《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24章、炎帝仙宫(上)

虎娃当初遇见她时,就看错了,将一只红鸾看成了一头胭脂虎,眼神也差得太离谱了。而此刻并非是将她的样子看错了,而是认错了人,幸亏方才没有直接过去一把将人家抱怀里,但他那种情绪的流露,对方也一定察觉到了。

虎娃赶紧解释道:“姑娘的神通玄妙,我差一点就认错了人!”

那女子盯着他,追问道:“你来得要比我预想的要早多了,如今巴原上的凡人,无人见过我的真容,只有你有此幸运机缘。我为答谢你当初的相救之恩、赠送不死神药之情,所以才指引你来此与我相见。

我遇到你的时候,便知你是个好人,也是个好男人,世间最出色的男子莫过于此了。因一念之爱惜,就将不死神药随手给了我,且任由我飞走,并无别的目的和祈求。我没有想到,世上会有如此对我之人。若你我易地而处,我自问也是办不到的。

可惜你当时的修为还太低,所以我传你大器诀。若你能突破大成修为,又能将大器诀修炼大成,倒也能来此与我相伴了。你见到了我的真容,我自信世间无凡俗女子能相比。我之神通,就能让你将我视作心中所思、所想、所梦、所求。

留此仙家妙境与我相伴,是我给你的报答,也是你的仙缘。而你见到了我,却说认错了人,究竟是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你终于修为大成、翻越千山万水来到这里,难道想找的是另一个人吗?”

女子说到后来,语气中已流露出明显的不悦和失望。听她的意思,原以为虎娃只要来了,便是冲她来的。毕竟曾有言在先,虎娃的修为突破大成之后才可来到此地,以大成之心境,所行就是所求,她也希望虎娃会留下来与她相伴。

虎娃不禁有些纳闷,当初只是在路上短暂的相遇而已,他连对方是什么样子都没看清,见到的只是一头胭脂虎。而听这女子的意思,居然好像是看上自己了!有这么夸张吗,他哪有那么大的魅力?

难道这姑娘是花痴不成?虎娃自幼在蛮荒中长大,蛮荒部族中的女子大多很奔放,往往看上了就是看上了,情投意合也就好上了,没有太多扭扭捏捏的讲究。可是面前的女子是如仙家般的高人啊,虎娃就没见过修为这么高的花痴!

可是转念一想,这女子的意思也许很简单。她在这传说中的世外之地修炼太久了,也想有人能与之同行。可是她的眼界高、心界也太高,可能所见过的人也非常多,总是看不上或者不放心,难得遇到了虎娃、对他很有好感,所以想把他引到神民丘来,但也须他突破大成修为之后。

这让虎娃感觉颇有些尴尬,退后一步又行一礼,发去一道神念解释,这种复杂而微妙的事情,也许只有用神念才能解释清楚。除了自己的出身来历以及具体的欲乐妙境,其他的事情,特别是有关他要找寻那女子的情由,虎娃倒也没有太多隐瞒。

那女子看着虎娃又笑了,突然一挥手,衣袖如飞起的羽毛般拂过虎娃的脸颊,笑着说道:“原来如此,你服下了居草,却并非与我相期,倒是让我有些失望了……但你若连我这一关都过不了,又如何行遍巴原,找到你真正想找的人?”

随着她的衣袖拂过,眼前的场景又变了,恢复成仙家洞天结界原来的样子。虎娃正端坐在那小径的尽头、溪流飞瀑前,身边站着那名女子。她不再穿着白色的衣裙,而是一身如朝霞般的红衣,容颜秀媚顾盼生姿,不是虎娃梦中所见的人,就是这女子真正的形容。

虎娃赶紧起身道:“前辈,不知您是何方高人,这里又是什么地方,为何要与我先像方才那样相见?”

女子现身时,那条延伸到飞瀑前已到尽头的小径,又拐了一个弯重新出现,前方则是向上的玉阶,洞天中宛如打开了另一道门户,出现了真正的仙家世界。沿着玉阶往上,并非苍莽的原始丛林,隐约可见亭台楼阁层层宫阙。

女子瞪了他一眼道:“不必叫我前辈!我的名字叫瑶姬,曾是炎帝伯陵之女,陨落后一缕精魂转世化为居草,被轩辕天帝移植于此处,此生修炼为草木之精,便是你现在见到的我。而这个地方,曾是历代炎帝之行宫。”

这番话有些超出虎娃如今的见知,同时伴随着某种声闻智慧,自然相当于神念解释。居草,就是那泉流石上生长的紫石芝,虎娃刚刚服用了一株。伯陵,是神农天帝之孙,也曾继炎帝位。瑶姬前世曾为伯陵之女,亦曾修炼有成,踏过了八境九转七十二阶登天之径。

但瑶姬并未飞升而去、前往神农天帝开辟的帝乡神土。其时炎帝氏系衰,轩辕天帝崛起于北方,部落联盟之间发生了战争,轩辕天帝取当时的炎帝而代之,成为中华之地人皇,尊号为黄帝。瑶姬也卷入了这场战端,为轩辕天帝手下的风伯所斩。

她死后一缕精魂转世,化为居草重生。轩辕天帝感其忠烈,将这株居草移植到神民丘。而神民丘最早就是神农天帝所凿建,后世亦为历代炎帝之行宫。神农天帝凿建此仙家洞天时,巴原上尚是一片原始蛮荒,亦未到盐兆建立巴国之时。

居草是一种罕见的瑞草,炎帝行宫中却有生长,瑶姬转世化为居草,恐怕也是一种缘法。这株居草就在此地自悟修炼,又化为草木之精,宛如虎娃在彭山禁地见过的那株金铃藤。但虎娃已经好久没回去过了,不知那株金铃藤是否已开启清晰的灵智并化形成功。

瑶姬前一世就曾在神民丘修炼,对这里当然再熟悉不过。但在她没有突破六境大成修为之前,一直困于此地没有出去。瑶姬在这里见到的第一个外人是少昊天帝。少昊天帝亦是轩辕天帝的后人,行游巴原顺便进入神民丘遗迹看看,恰好见到了刚刚化形的草木之精瑶姬。

瑶姬相当于转世重修,随着灵智的开启,渐渐恢复前世的记忆与见知,很多秘法不必再得指点便可自行修习。但毕竟以草木之身与前世之人不同,很多机缘亦不复,所以精进速度虽快,但也不是那么顺利。

少昊天帝给了她很多指点,并告诉她,是轩辕亲手将她移植此处,不仅能受仙宫庇护,且能得仙灵之气滋养,前世之事已成过去,她就是今世之身,希望她今生能修炼有成、登天而去。瑶姬独自在这里不知修炼了多少年,当六境大成后,终于彻底掌握了仙家洞天中的诸多禁制,可打开门户外出游历。

她见到了巴原上行行色色的人,也明白自己不再是前世的炎帝伯陵之女,就是独居于神民丘仙宫遗迹中的精灵。她的修为虽高,但在巴原上并非无敌,至少巴原七煞中的每一个都可以收拾她,世间还有很多能威胁到她的存在。

若是神民丘仙宫遗迹被外人知晓,仅是历代炎帝行宫中的珍藏,还有遗迹中生长的不死神药,都足以给她带来大祸。所以瑶姬不敢暴露自己的身份来历,大部分时间里仍然是在这仙家洞天中独自修炼,此世的感觉亦十分凄清,有时候仍会忍不住外出游历。

日子久了,瑶姬也想找一个能于修炼中相伴的人,或者也想邀请她能看得上的人到炎帝行宫中做客,使修炼岁月不再这么凄清。可是芸芸世间,能让她看上眼的凡俗之辈实在是太少了,别说能相伴修炼、共享这仙家洞天,哪怕是能放心地请到炎帝行宫来做客的人都没有。

不得不说瑶姬的眼界太高,不屑与凡俗之辈为伍,实际上若不得大成修为、拥有长久的岁月与不变的形容,也根本谈不上能与她相伴论交。而巴原上有些成名高人,比如白煞,瑶姬也不敢轻易跟人家打交道啊,她拥有仙家洞天以及历代炎帝珍藏,这是个不能暴露的秘密,尤其不能让大派宗门知晓。

以她的修为只要谨慎些,外出时也不会遭遇什么凶险,但凡事总有意外。枯守洞天并非修炼之道,她的修为达到七境九转圆满之后,外出行游找寻突破八境的机缘。若拥有八境修为,便超脱了众生族类之别,将不再受草木之精原身所困。

从七境九转圆满突破至八境,宛若脱胎换骨,其中亦有大凶险。瑶姬迈出这一步后便欲返回神民丘闭关,却在半路上遭遇了赤望丘星煞。她当时化身为一只火红色的鸾鸟,星煞倒没有看破她的来历,却想捕获这只灵禽。

在脱胎换骨的困扰中,尚可勉强动用神通法力,瑶姬勉力逃走。星煞正好有别的事情要办,便托众兽山弟子捕获这只灵禽。瑶姬差一点就被抓住了,幸亏虎娃路过,还喂她服食了一枚五色神莲的莲子,这才使她转危为安,成功脱身之后,便回到神民丘突破至八境修为。

瑶姬说的这些事情,对虎娃而言简直是闻所未闻。她前世已迈过了登天之径,却在人间殒落,但也不能算通常意义上的殒落,精魂未灭又转世托生为一株居草,居草通灵后还能渐渐恢复前世的见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