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23章、与梦相期(下)

其实想炼制空间神器,也需要有这种大神通。但打造仙家洞天结界,宛如世上并不存在的另一个空间,就算是仙人也要耗费经年累月之功。

太昊遗迹并不是仙家洞天结界,只是留有仙家所布的守护法阵。武夫丘的祖师虽然已飞升成仙,但武夫丘亦非仙家洞天结界,只是留有祖师布置的锁山剑阵。至于虎娃不久前刚去过的众兽山历代宗主的清修隐秘之地,也不是仙家洞天结界,只是用阵法禁制隐匿了一座幽谷。

但这里显然不一样,凡人看神民丘险峻陡峭,远望如一女子婷婷而立,山中断不可能出现这样一片天地,就像本不存在的另一片空间。虎娃也多少猜到那妖兽的骸骨是怎么回事了,不知多少年前,有一头强大的妖兽想硬闯仙家洞天结界,结果却被格杀于此。

虎娃赶紧向前望去,发现自己停下脚步时,那小鸟也在木板小径上停了下来,仿佛是在等他。虽然眼前就是一条清晰的路,但是虎娃也不敢擅自乱走了,神识锁定这只小鸟,紧跟着它前行。这只小鸟应就是来指引他穿过仙家洞天结界的,或者本身就是门户的灵引所化。

虎娃不禁感到有些紧张,同时也有些兴奋与期待,难道前方等待着他的,就是真正的仙人吗?这神民丘与传说一样,真是仙家居所?传说中的巴原九丘,在凡人眼中都是仙人修炼的圣地,而虎娃去过武夫丘和孟盈丘,知道山中住的并非仙人,只是神通广大的修士,剑煞与命煞修为虽高,但并未迈过登天之径。

可是这座神民丘中,竟有真正的仙家洞天结界,那么此间的主人,是否就是仙人呢?

但自古相传,迈过八境九转七十二阶登天之径后,就不能常留于世间,很快就会飞升登天而去,这里的主人怎么可能是真正的仙人呢,或许此地只是与啸山君的洞府一样,是前人成仙后留下的遗迹。但啸山君是自悟修炼的妖王,成仙后不久便飞升而去,所以在洞府石壁上留下了仙家禁制,却并未打造真正的仙家洞天结界。

看来这里很可能是一派隐秘的修仙传承之地,甚至自古以来可能不止有一人飞升成仙,所以才能留下这样真正的仙家妙境。虎娃曾在威据城外遇见的那女子,难道就是这仙家洞天结界如今的主人吗。那么她应该没有仙家修为,否则怎么会借助虎娃来躲避一伙众兽山弟子的围捕呢?

虎娃越想越好奇了,不觉中小径已到了尽头,那只小鸟展翅不知飞往了何处。他面前是一道瀑布,并不是很陡峭,水流顺着山坡倾泻而下,被嶙峋的山石分割成网状,露出水面的岩石上还生长着一种奇异的瑞草,是紫色的灵芝。

这芝草带着一指多长的细柄,生长在露出水流的岩石上,顶端的形状像一朵漂亮的紫云。前行无路,那小鸟已不知踪迹,虎娃的元神中突然听见了莫名传来的声音——“精魂为草,摘而为芝。媚而服焉,则与梦期……”

这声音虎娃很熟悉,就是当初化为一只红鸾、在他元神中开口说话的女子。看来对方早已知道他来了,听其语意,竟是要虎娃摘取一株紫石芝服用,然后与她在梦中相见。这样的见面方式倒是闻所未闻,为何要搞得这么复杂与神秘呢?

虎娃又不是傻子,和对方也不算太熟,就算知其没有恶意,也不能人家叫他吃什么就吃什么。还好他练成了大器诀,神识锁定那些紫石芝查探、分辨其物性与可能的效用,发现其能迷醉神魂,普通人若吃了,可能就将大梦不醒。

但是对于有些修士,服用这种灵药,则有助于凝炼神魂,甚至能辅助修炼出摄阴神之法,前提是能够炼化其灵效,不受其迷醉神魂的气息影响。想做到这一点,必须要有大成以上的修为,否则服药入定,可能就会被引入无穷无尽的梦幻中。

难怪当初那女子曾对虎娃说,要他拥有大成修为之后再来神民丘找她,还传给了他大器诀。而虎娃如今已将大器诀修炼大成、能分辨此灵药之效,知道该怎么服用、服用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才敢把那紫石芝吃下去。

成熟的灵芝宛如木质,轻而硬,服用之时当然不能直接吃,通常要用浸泡之法汲取其有效成份。但这对虎娃而言更简单,他摘取了一株如意状的紫石芝,直接以大器诀将其炼化为一片紫色的云雾,灵效融入形神,然后就在这瀑布前闭目定坐。

灵芝化为了粉末洒落,其灵效若能沁染神魂,虎娃再睁开眼睛时竟出现在另一片天地中。这似一个梦,却又如此真实,他应该是元神出游的状态,可在梦中似拥有真切如常的身体。这里并非凡人所见的神民丘,亦非虎娃刚才见到的仙家洞天结界,却是他无比熟悉的景象。

这一片天地,他从未来过,亦早就到访,似他在此生所见的最美的山川景象演化而成,从幼年时就一直出现在梦境里,后来他从三境突破至四境时,又出现在他经历心魔的深寂定境中,再后来……出现在他的欲乐之境中。

抬头可见蓝天白云,远方的群山环抱着美丽的大湖,湖岸边点缀着各色娇艳的花朵。在这个世界里,虎娃似有飞天之能、可凌空举步而行。他越过大湖登上一座山峰,前方有一湾泉池,泉池中生长着五色神莲。

池畔有一株白木树,树冠垂下笼罩着半池水面,树下站着一名女子,看形容不到双十年华,身姿窈窕绰约、肌肤晶莹如玉,宛若降临人间的仙子。她身着洁白的长裙,裙裾和袖口晕衬着淡淡的金色,就像一朵白云在霞光中染上了金边。

看她的样子,应该是从莲池中沐浴起身、刚刚穿上了衣服,发梢上还带着些许湿润的水迹。虎娃已经无数次地见过她,在梦境里、定境中,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从小就会就做那样的梦,会梦见这样一个人,就算山爷也未曾给出解答。

随着他的成长、在世间经历得越来越多,梦境也会演化,如同对他的安抚,又演化为他在这个世界上的渴望与向往,经历了与梦境一样的定境。在武夫丘外遭遇蛇女齐罗,虎娃感其天赋之妙,又在定境中演化欲乐之境,已有太多不可言。

虎娃一直在想,世上是不是真的存在这样一个人,或者她只出现在自己的妙空之境里?如果她在这世间、他行遍巴原也要找到她!虎娃欲行遍巴原五国,故然是山神的交代,但也是他自己的修行,未尝不怀着这个目的。

修为大成、解读山神留下的神念心印,已得知自己的仇家是谁,将来要为清水氏一族报仇,这故然是虎娃的誓愿。但这个誓愿是痛苦的,饱含着沉重与忧伤;人生不能只有这些,虎娃还有一个朦胧而强烈的愿望,便是找到她,这象征着在世间最美好与美妙的期待。

虎娃为何会把此番行游的目的地定在神民丘,其实多少也与这个愿望有关。在前往神民丘的这一路上,虎娃也在猜测那女子的身份,她显得太神秘了,正因为神秘才让人浮想联翩。当初在威据城外,别人看见的都是一只火红色的鸾鸟,而虎娃看见的偏偏是一头胭脂虎。

那一瞬间心中的感觉异常柔软,不知是何种情怀被莫名触动,便顺手喂那头胭脂虎服用了一枚五色神莲的莲子。

虎娃知道自己的身世与一头胭脂虎有关,山爷和族人们曾见过那头胭脂虎,自己可以说就是被一头胭脂虎从城寨废墟里救出来的。但他却不明白,那梦中的女子和胭脂虎有什么关系,只是朦胧地觉得应该有些关系,却又说不清是为什么。

所以虎娃来到神民丘的主要目的,并不是为了对方的答谢,而是有着自己的期待。他隐约期待将要见到的人,就是自己一直想寻找的人。梦中的她,宛若降临人间的仙子,而神民丘也是传说中的人间仙境,当虎娃发现自己进入真正的仙家洞天结界之后,这种期待感就格外强烈。

他服用了一株奇异的紫石芝,便现身于这熟悉而奇异的世界里、见到了她。

此刻的少女站在池畔,只是一个侧影,虎娃很激动地上前几步,想扶住她的肩头甚至想将她搂入怀中,颤声道:“是你吗?我终于见到你了!……这些年,你一直出现在我的梦里,伴随着我。我却不知你是谁,也从来记不清你的样子!”

虎娃真的不知她长什么样子,幼时的梦境里,她的面貌总是朦胧看不清。而在定境中,虎娃应该看得很清晰,可是每次离定之后,便自然地忘记了。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不清楚她的样子,也没有想当然地赋予她某种形象,虎娃从来不认为她只是自己的心念中所设想的人,就应该存在于世间的某个地方。

今天终于要看清她了,虎娃也不敢失礼,甚至很紧张。那女子终于转过身来,容颜秀媚、眉目如画,虎娃曾见过的女子中,最美者也不过如此,她是那么地娇艳动人。她的眼眸似带着奇异的魅力,笑盈盈地开口道:“是吗,你未曾见到我的真容,却一直在梦中想我?”

虎娃这一瞬间却莫名愣住了,退后一步行礼道:“实在惭愧,我方才失礼了!”

他低下了头,难掩羞愧与失望,面前的女子很美、很动人,可是他看清了她的样子,便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她并非自己寻找的人,没有梦中那样的、只属于“她”的气息。而那女子也愣住了,秀眉微蹙反问道:“难道你又认错人了,又将我看作了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