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23章、与梦相期(上)

菁华诀、大器诀、灵枢诀、吞形诀、纯阳诀大成之后,虎娃迈出的第六步,则是武夫丘所传剑意大成。虎娃就是武夫丘弟子、已拜剑煞为师,武夫丘传承的御剑、炼剑、剑符、剑阵之术,虽是出自自悟,但他也不是凭空而悟,是见识了诸位高人的剑意神通得到了启发,后来又有了师尊剑煞的神念心印传授。

此刻的虎娃若回到武夫丘,留于山中清修,完全也能成为一名执掌武夫神剑的长老。

虎娃迈出的第七步,则更为玄妙,是当年啸山君所修之秘法神通大成,宛如当年的啸山君重现世间。虎娃吞形诀大成,又修成了吞猛虎之形,能掌握一头猛虎的天赋神通,更得到了啸山君完整的修炼经历得,自然也能印证这位仙家当年的大成之道。

虎娃迈出的第八步,则只可意会、难以言述,是欲乐大成,感悟的是天地阴阳交融之道,它亦可演化为种种秘法,可窥登天之径,亦可行人道之事。虎娃已年满十八岁,他是一名正常而健康的男子,在修炼中经历了各种定境,也曾印证欲乐之境。

这是他自己的隐秘,当然不必对他人述。其实欲乐妙行大成,未尝不与他所修的种种秘诀皆大成有关。对于已能堪破妄境的大成修士而言,凡俗中何种欲望于妄境中不可得?若行之,则是真妙行。

虎娃迈出的第九步,不可言。不是此前任何一门秘法大成,却包含了他迈出的前八步种种秘法大成的演化,更包含了有生以来所有修行的感悟,就是他本人所悟之道、欲探寻的大道之本源。

这九步,便是虎娃的六境九转圆满,是多年修行的厚积薄发,迈步而精进,每一步的根基皆精纯无比。六境九转圆满,仿佛已能看见那条登天之径的大道显现。

虎娃在那高崖边缘转身,当他转过身来时,已突破至七境修为。修士自六境突破至七境,都会遭遇神通法力尽失的困扰,这在后世亦被称为真空天劫。羊寒灵当时正在闭关历劫,而琮余则已受此困扰两年有余,虎娃却只是转身而成。

所谓的真空境与妄境一样,对于虎娃来说并非什么困扰,他向来都是在什么情况下便做什么事情,无论是否拥有强大的神通法力,他依然还是他。若不得此等心境,换一名六境修士,面对那坚不可催的仙家禁制、神通法力无所用之时,恐怕早就被困死在仙家遗迹中了。

虎娃就是用两把斧子硬生生地劈山开路而出,这么一步步地走了出来。当他迈出九步、六境九转圆满之后,突破七境只是转瞬之间。如果另一名修士也能拥有虎娃此等心境,并在行止中切实印证,那么也一样能如此突破至七境。

虎娃转身之时,那一对斧头落地又飞起,被炼化为上品法器。羊寒灵亲眼看见了这一幕,这就是虎娃对她无言之点化,而被困于仙家洞府中的这段经历,亦是羊寒灵度过真空的过程。那一瞬间若福至心灵,她也堪破了七境修为,化为黄衫女子向虎娃下拜行礼。

羊寒灵此前的修炼还是有点问题的,若是在突破四境之时另悟关窍,就算失去神通法力也不会被打为原身,便如世间之常人。但是羊寒灵身为山野妖修自悟摸索修炼,突破七境之前被打回原身的状况也很正常。

虎娃离开威据峰时,已是一名七境修士,又在众兽山杀人留书之后便飘然而去,在天地间行游,体悟着全新的感受。后世之丹家,亦将六境修为称为金丹大成;将七境修为,称为金丹化胎;将八境修为,称为婴儿出世,皆是玄妙的意境描述。

突破七境之后,虎娃的感受就像在天地中被孕育,种种修为神通仿佛与生俱来、就包含在大道之中。或者说虎娃能感受到自己的身心就是一方天地,正在大道中孕育,将迎来脱胎换骨式的新生。

虎娃向东行去,眼前的城廓村寨以及人们的种种行止,亦是大道于世间的种种演化。行游途中,虎娃寻山野秘地炼化了那枚玄牝珠,在无人处偶尔化身駮马、偶尔又化身猛虎、后来又化身为怪兽山魈——这是为了演化秘法。

他腰间那个紫金色的葫芦,也被其炼化成为一件上品法器,印证了世间之物皆可为天材地宝的玄理。葫芦的常形还和原先一样,但在虎娃手中可变化器形,若施展神通秘法,这葫芦里可以装下一潭之水。

这个宝葫芦还另有神通妙用,它是天地间物性精华凝炼而成,凡是包含天地间物性的事物,都可与之产生玄妙的感应,虎娃能以大神通收摄。但炼器至此已是极致,至少以虎娃如今的七境修为,也只能把葫芦炼化到这个程度了。

当他终于将葫芦炼成上品法器之后,已经到了东荒边缘。这里又是东海之滨,烟波浩渺的东海在巴原的最东端被乌云山脉阻隔,百川汇流于此形成了这一片汪洋大泽。东海之水从乌云山脉地势较低的坳口处倾泻东去,形成了连绵的飞瀑激流。

这里的山川不像西荒那么雄浑,却更加险峻奇诡,寻常人绝难深入。虎娃自东海之滨进入险山,在那连绵的激流飞瀑北岸穿行,终于望见了传说中的神民丘。那山峰就像一名妙龄女子婷婷而立,隐藏在凡人难见之幽险深处,带着秀美的灵动气息。

前往神民丘,根本就没有路,虎娃先化身为一头駮马,在山林中奔驰穿行,又化身为一头山魈,跳跃着攀援绝壁,当他登上神民丘的半山腰时,最终化身为一头猛虎阔步前行。这里就是传说中的仙家修炼之地吗,风光虽险峻秀美,可是半点都看不出有洞府存在的痕迹啊?

假如不是当初那女子留下了神念心印,虎娃根本不认为这地方会有人居住。不仅没看见人,虎娃化身的猛虎在峭壁中跳跃奔行,自然带着一种无形的威压,就连沿途禽兽皆纷纷退避。

看这个情形,就算转遍神民丘也找不到当初那女子啊,虎娃正准备恢复本来面目、以法力传音呼唤,这时突然有一只小鸟飞来,恰好落在了“猛虎”的脑门上。

这只小鸟比麻雀大不了多少,长着黄色的鸟喙,腹下的软毛亦是黄色的,翅膀和尾羽则带着浅红色的纹路,很好看,叫声亦很悦耳。它好大的胆子,竟敢落在山中一头奔行的猛虎头上,且无惧于它的威压气息。

虎娃愣住了,知道这突然出现的小鸟另有名堂,于是便停下了脚步。小鸟从猛虎的头顶飞了下来,就在他面前蹦蹦跳跳,一点都没有害怕的样子,还叽叽喳喳地叫着。虎娃好像明白了什么,迈开虎步便跟在小鸟后面,穿越苍茫的原始森林向神民丘高处走去。

林间出现了一条溪涧,一株几人合抱粗的云杉倒伏在溪涧上方,宛如一座天然的木桥。这株云杉的树龄恐已有数千年,不知在什么年代被山洪冲刷连根倒下,树身上已经长满了一层厚厚的苔藓。

小鸟飞过了溪涧,虎娃踏着苔藓也跟了过去。放眼都是高大的古树,树龄皆在千年以上,仍焕发着盎然的生机。这样的古树丛林,树木分布得不可能很密,每一株大树至少都相距数丈之远,阳光透过树冠洒下,林间生长着低矮的花草和一丛丛纤细的冷箭竹。

林间出现了一条小径,曲折蜿蜒不知通往何处,竟是由整齐的木板铺就。小鸟叽叽喳喳地叫着,就在这条小径上蹦蹦跳跳,时不时展开翅膀飞翔一小段,就像是在给虎娃引路。

其实这条路已不必鸟儿指引,它很清晰地就在脚下,虎娃前走不远,突然注意到路边的异状。林间有一片寸草不生的黑色泥土,泥土中央分明有白色的轮廓,走到近处仔细观看,那竟是一副骸骨。

就算虎娃从小在蛮荒中长大、见过各种飞禽走兽,但也分辨不出这是何种兽类的骨骸,此兽的体型很大,甚至明显超过了虎娃此刻所化身的猛虎。它留下的骨架非常完整,每一根都晶莹如玉、带着异样的光泽,显然已经过了完美的淬炼,是罕见的天材地宝。

这不是普通的野兽,而是一头强大的妖物,哪怕已倒毙多年,骨骸周围仍寸草不生。通过这副骨骸判断,这头修炼已成的妖兽生前应相当强大,且不像寿元已尽自然死亡,就是在全盛之时莫名倒毙在路边。

这条路看上去没什么危险,怎么会出现这种状况?看来它不知在多少年前也曾从这里走过,至此却永远无法再前行。

虎娃突然觉得不对劲,从远处眺望神民丘,是一座非常陡峭的山峰,走到山中,怎么会出现这样幽深的谷地呢?他突然反应过来,此刻在此山中又似不在此山中,这里应是仙家洞天结界。他曾听山神讲过仙家传说,只有踏过八境九转七十二阶登天之径,才能掌握仙家移置空间的大神通,方可打造世人所不知的洞天结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