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22章、言者不知(上)

这完全就是息事宁人的做法了,虎娃和羊寒灵早就一人取走了一件神器,但如今正式宣布赔偿给他们,不仅是让众兽山不要再付出更严重的代价,也是让虎娃和羊寒灵光明正大地拥有了这两件神器。虎娃身上原本有不少神器,但那些见不得光,如今倒是可以公然祭出威虎刺了。

后来帛让也表态了,以帛君的身份宣称深感自责,今后定要避免辖境内再发生同样的事情。既然琮余和扶余已死,而彭铿氏与羊寒灵无恙,这是不幸中的万幸,他又特意赔偿了虎娃一批财货。作为捎带的补偿,或者为了表达诚意,帛让又奉虎娃为国工,今后亦在帛室国中享受国工的供奉与礼遇。

以本寂长老为首的众兽山弟子,则表示要整顿宗门,不能再出琮余和扶余这样的败类,后世祭奉历代宗主时,将琮余除名!可是众兽山必须还要有一位新的宗主,于是年轻一代弟子中最出色的伏夔便被推选为新任宗主。

这位新宗主与其说是众兽山自己推选的,倒不如说是在场高人协商提名的。如今众兽山已无大成修士,而伏夔的修为已有五境九转圆满,推他为宗主倒也没什么问题。另一方面,伏夔作为帛让的助手参加过百川城盛会,众高人对他都很熟悉,这个印象也很重要。

伏夔意外地当了宗主,但作为众兽山“上宗”的赤望丘,还有在场的各大派高人,人人很不放心。星煞提议,要有高人来监督众兽山的宗门整顿事务,于是便请善吒妖王留在众兽山、协助伏夔主持大局。众兽山哪有拒绝的余地,善吒便成了众兽山的供奉长老,其地位甚至在宗主之上。

在这种情况下,请善吒坐镇众兽山,也是防止有人趁众兽山巨变、打这派宗门的主意。但另一方面,伏夔恐怕也失去了宗主的权柄,宗门大小事务皆受制于善吒,善吒的势力会逐渐控制众兽山。善吒本就是赤望丘的盟友,如此安排就是赤望丘的目的。

还有一件事大家都没有注意到,或者有人注意到了也故意没提,便是众兽山传承的宗主信物。伏夔既做了宗主,啸山印理应由他来掌控,可是伏夔目前并无大成修为,啸山印在他手里只相当于一件威力强大的普通法宝而已,并不能施展此神器真正的妙用。

就算伏夔将来突破了六境修为,可是那掌控神器的仙家神魂烙印传承已断,他仍然掌控不了啸山印,除非是羊寒灵或虎娃授予他啸山君留下的传承。但伏夔目前不好开口去求羊寒灵,因为羊寒灵的态度摆明了就是要看众兽山将来整顿宗门的结果。

善吒若得到了羊寒灵的神念心印传承,倒是可以立刻就掌控这件神器,但是这位妖王也不好开口求羊寒灵。就算他求,羊寒灵未必会给。事后善吒把啸山印拿走了,企图抹去啸山君的神魂烙印重新祭炼,结果发现以自己的修为还办不到。

后来善吒又带着啸山印私下去找过赤望丘,但连白煞也无法掌控这件神器。仙家所留的神魂烙印,只有得到传承才能掌控,他们的修为虽高,但毕竟尚未长生成仙。就算是另一位仙家,抹去祭炼者本人的神魂烙印,也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虎娃已有不少轰动巴原的事迹,但迄今为止,此事是最为轰动的,震惊了各国宗室与各派宗门。而当众人齐聚众兽山的时候,虎娃本人却并未到场,也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如今定有无数人在打探虎娃的消息,若是知道他独自到了某个不为人知的陌生之处,难免也有人会想打他的主意。他得了啸山君的仙家传承,又拿走了众兽山的神器,还惹出了那么大的事端,这些都足以成为对他动手的理由了。就算不能公开对付他,暗中下手还不行吗?

也许有这种想法的人很多,可是真要这么做的话,得先想想琮余和众兽山的下场,因为琮余当初也是这么想的。可是在另一些人看来,尽管虎娃的背后有很强大的势力,但本人不过只是一名五境修士,就算手段再厉害又能厉害到哪里去?只要干得漂亮,未尝不能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假如有人这么想,又碰巧遇到了行游中的虎娃、真的打算这么做,那恐怕就要倒霉了。虎娃如今已有七境修为,在巴原上也算是能排得上号的当世高人,且其手段远非一般的修士所能想象。这个情况,如今只有极少数几人知晓。

……

虎娃仍在巴原上独自行游,不论他刚刚做了多么惊人的事情,但他还是本来的面目,事了已拂衣而去,留下的仿佛只是传说而已。

这一路上他听见了自己的声名传播,可是所遇之人,谁都不会认为面前的少年就是传说中的彭铿氏,连想都不会这么想!虎娃腰间还挂着那个葫芦、肩上背着背包,就是一个走在路上的平凡少年。

虎娃随身的很多东西,都已经收入兽牙神器中,以他如今的修为当然可以自如地使用这件神器了。他穿行在人烟村寨里、行游在天地之间,体会着生命全新的感受。恐怕没人能想明白,当初的五境修士为何突然就拥有了七境修为?但虎娃本人却很清楚,他在修行中走过的道路,皆已印证清晰。

他是在何时、以何种方式突破至六境大成修为的?就在凿穿山体脱困而出的那一瞬,也在劈山开路的过程中,更在有生以来所有的修行经历中。山神曾告诉过虎娃,五境九转圆满迈出那玄妙难言的一步,想求证六境大成修为,都必须经历如梦生之境般的历练。

这梦生之境就是破关的机缘,也是凶险考验,有人永远都迈不出这一步,有人迈出了这一步却永远在困扰中不得堪破、直至耗尽寿元。这是山神自己的修炼体验,他便这么像虎娃形容。后世亦将这重考验称为妄心劫,将这奇异的定境称为妄境,哪怕修为足够,也须破妄才得大成。

可是虎娃根本就没有闭关入定,他就是在真切的现实中修为大成的,只要迈出那一步,自然便破妄了。古往今来,且后世五千年,无人像虎娃这样破妄大成,唯有道祖太上,而此刻的虎娃尚无此尊号。

可在定境中演化世界,世事则如一场大梦、梦境却真切如实,这便是妄境。证入妄境,本身就是拥有了一种大神通,何苦在世间苦苦追求想要得到的一切,一切便可以在妄境中得到。所有欲望、所有理想,皆能按自己想要的方式实现。

直至妄境经历多年,有人可能才会堪破,无论现实还是梦中、无论能否分辨,皆行止如常。这种堪破就是真正的堪破,没有任何的技巧和诀窍可言,甚至也与悟性无关,越自作聪明便越难。

假如有人告诉你妄境是怎么回事、在什么情况下该怎么做才能堪破,其实没有任何用处,反而只会是妨碍。因为真到了妄境中,你可能会刻意行事、为了所谓的破妄而破妄。

当人们这么想的时候,这想法本身就是妄心,只能使人入妄更深,甚至自以为已破妄,其实还在妄境之中。

这是必须在修行中切实求证的身心状态,切忌自以为该怎么破妄的想法。比如有人听说了妄境玄妙,便想着假如自己有一天也迈入妄境,便该怎么做怎么做、于是便能破妄而出。这种情况,在后世亦被称为见知障。而这样的见知障,恰恰又是最难破的。

所以已有大成修为的尊长,会提醒弟子迈过这一步宛若梦生之境,但不会告诉弟子真正的玄妙,更不会告诉弟子怎么才能破妄。这种话说出来,才是最大的困扰。师尊亦不会主动询问弟子的妄境,当然更不会告诉弟子在什么样的妄境中能怎么做。

若妄心堪不破,就不可能求证那真正超脱的身心状态。而虎娃的六境大成,其玄妙其实“不可言”。若说梦生之境,其实他早已窥见了,但窥见与不窥见,对他来说毫无分别,也可以说虎娃的修炼,一直就在梦生之境中,到了该大成自然便大成。

后世有南华真人庄周,感世事如大梦、梦蝶而破妄;再后世有忘情公子风君,创世间三梦大法、以梦境穿行世间如常,成为独门秘诀传承。这些证悟未尝不是得到了当年太上的启发,或者说虎娃在修行中所迈出的每一步,便谙合大道本源。

在世事中也好,在大梦中也罢,梦如生或生如梦,虎娃还是虎娃。所以后世又将拥有破妄大成修为者称为真人。真人者,真如不二。

虎娃从迈入初境,到六境大成,已修炼了十几年。对于很多人而言,这已经是相当惊人的精进速度了,因为大部分修士一生也无法突破六境修为。可是对于古往今来的不少绝世高人而言,这个速度可能并不起眼,有的人可能在一年之内就从初境直破六境,更有人甚至只用了几天功夫。

可是没有一个人,像虎娃这样自然破妄大成,更没有人能像虎娃这样破妄之后迈出九步,便证六境九转圆满,再转过身来的时候,便已经历真人之返璞、拥有了七境修为。众兽山宗主琮余那么久不能解脱的困扰,对于虎娃而言,却成了那么自然的一转身。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