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21章、众兽山之变(下)

众兽山封闭山门、严令所有弟子不得外出,还没商量出最终的应对办法来,但此事以爆发式的速度已传遍巴原,事态已不能由他们来控制。各派宗门的高人接连来到,甚至巴室国与帛室国也专程派了君使前来质询。

与众兽山有关的各宗族也都派人来了,或打探消息、或观望事态、或确认自家子弟无事。众兽山的修士,有很多就出身于周围一带的各大宗族势力,如今连宗主琮余都被杀了,相关人等不清楚山中还出了什么状况,当然都很关切。

第一个来到众兽山的是武夫丘宗主剑煞,他御剑飞天赶至,身边还跟着二长老与三长老。剑煞锋芒毕露,差点一剑就把众兽山的山门给劈开了,看架式直欲持剑杀进山中。幸亏有人劝阻了剑煞,能拦住剑煞恐怕只有命煞了,命煞带着长老青黛恰好也于此时赶到。

命煞劝阻剑煞,只是做个样子,她可不是要为众兽山出头。她劝告剑煞——如今众兽山内部情况未明,要搞清楚之后再做处置,该怎么追究就怎么追究,还没到大开杀戒的时候,但与此事有关人等绝不可轻饶。

若仅仅是虎娃与琮余、扶余之间的私仇,其实命煞用不着亲至,就算想插手,派一名孟盈丘弟子来过问即可,反正虎娃也没吃亏。但事态绝不仅如此,宗主在道场中被刺杀,是任何一派宗门都无法容忍的,在正常情况下,必将集合整个宗门全力缉凶。

无论虎娃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也要先将其拿下之后再论是非曲折,否则众兽山全体弟子干脆自己抹脖子算了。可是此事的背景偏偏又这么复杂,分明不是正常情况,还涉及到众兽山的宗门来历、涉及到祖师遗愿、涉及到五百年来的传承隐秘。

命煞名义上是巴室国的“圣后”,所以在少务的请求下,又接到了武夫丘专程传信的武夫石,她还是亲自出面了。她其实就是来收拾众兽山的,使事态尽量向有利于少务的方向发展,并不给虎娃留下隐患。

各方势力得到消息的时间早晚不同,赶路的速度也不一样,最先来的是剑煞和命煞。紧接着巴室国专程派出的国使长龄先生也到了。长龄先生摆出的就是一副问罪的架式,但既然剑煞和命煞已经在场,那便先把事情搞清楚了再问罪。

长龄先生身为君使,来到帛室国就是国使。他本人先赶到众兽山与剑煞汇合,另派属下又赶往帛都城,以少务的名义去质问帛君帛让。为何在帛让所治理的国境内,会发生这种事情?帛室国的子民,居然用这种狠毒的阴谋陷害巴君的结义兄弟,帛室国以及帛君都必须给个交待!

少务在百川城之会上夺得了族长之位,名义上的族长也是族长,不管能不能直接插手帛室国的事情,这架子还是必须要端出来的,而且难得有这样的机会。

听少务的意思,假如帛室国不能给个满意的交待、不惩处众兽山并交出凶手,巴室国就要起刀兵自行杀入众兽山。——这当然是不太可能发生的事情,否则就意味着两国要全面开战了,但少务的话必须得这么说,就看帛君怎么解决这场争端了。

帛让听说消息也是大惊失色,更是暗暗叫苦不迭。众兽山虽地处帛室国境内,但帛让平时也管不到众兽山宗门内的事情啊,他本人见到琮余,都得客客气气呢。

帛让于是做了三个决定:一是赶紧派人到赤望丘禀报此事,请示赤望丘该如何处置?二是对巴室国来使解释,他也是刚刚听说消息,目前还不明详情,将专程派人查清,并请各派宗门高人公断。三是立刻派出君使,赶到众兽山问明情由。

两国君使都到了众兽山,附近一带各宗族也都派人来打探消息。而帛让派出的另一位使者还没有到达赤望丘,赤望丘就已经得知了消息。白煞可能正在闭关没有露面,星煞带着裂风、志杰两位大成长老来了,同行的还有不久前刚刚拜访过众兽山的善吒妖王,阵容非常强大。

各大宗门的高人听说消息也纷纷陆续赶来,各自带着不同的目的,他们大多在年初刚刚参加过百川城盛会,此刻又齐聚众兽山。众兽山只得大开山门迎接,不接也不行啊,众弟子看到各派高人来此,再想到自家发生的事情,皆羞愤难当,可是又不得不面对。

大部分人当然不是直接来问罪的,就是想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事情的已经说得很清楚了,重点就是确认消息是否属实?而消息怎么可能不属实,琮余的尸身到现在还没安葬呢,而虎娃于石壁上的留书也仍在那里。

事态已超出了单纯的一派宗门事务,各方势力都扮演了不同的角色,但谁都无法回避所发生的事实。有一个人成为天下瞩目的中心,就是仍然活着的众兽山长老扶余。

虎娃杀了琮余,却放过了另一位罪魁祸首扶余。扶余当时正在闭关修炼,但他可不像琮余那样拥有那么隐蔽的清修之地,虎娃若是直接上门刺杀,不可能不惊动众兽山其他弟子。但虎娃放过他可不仅是因为这个原因,恐怕也是预见了扶余今日的下场。

扶余躲过了一劫,感到的却不是幸运,而是后悔为什么没有早点死掉。扶余出关时就已经受了内伤,他的代宗主地位当然被剥夺了,但在众兽山内部还没有达成一致意见之前,倒也没决定该怎么处置他,只是没人再对他有好脸色了。

扶余本以为大仇得报,不仅享有代掌宗门的地位,而且还得到了啸山君的仙家传承,是世上最志得意满之人。不料事态急转而下,他不仅没能报得了仇,而且阴谋已经暴露,还给宗门带来了大祸。

扶余一度咬着牙,在仇恨中养伤。他心里还想着怎么借助整个宗门之力,杀了虎娃报仇!只要他不死、还活在世上,就仍有希望。但是各派高人来到之后,扶余彻底就成了一个活的证据,接受一次又一次的质问,虽没人严刑拷打他,但比经历严刑拷打还要难以忍受。

剑煞等人来到众兽山,怎么可能不审扶余,审问的时候又怎会客气!事情都到了这个份上,众兽山又怎会再回护给宗门带来大祸的扶余,想护也护不住啊,就把他扔给各派高人慢慢审吧。其实无论谁面对扶余,手段都不会客气的。

比如善吒妖王,问了一番还不过瘾,又直接睁开眉间的神目,以大神通控制扶余的心神,采用了搜魂之法。假如不是有人劝说善吒手段不要太狠,这个活口还得留下来接着审呢,善吒差点就将扶余折腾成白痴了。

各路高人来到众兽山,必做的事情之一就是审扶余,不仅问话,还用各种手段查探他所言真假,的针对他的形神试演各种平时不能轻易动用的神通法术。哪怕先前已经有人审过了、得到了确定的结果,后来者还是要亲自再审一番。

可想而知,扶余被折磨成什么样子了。巴原上自古以来,恐怕都没有像他这么凄惨之人,每天都恨不得自己能早点死去。可是这么多高人在此,他想死都不行,大家都不能把这个活口给弄没了呀。他不仅被神通制伏不能自尽,还带伤被各种大神通保命。

这场聚会的一个高潮,是羊寒灵带着叽咕到来。就是羊寒灵亲手杀了琮余,她居然还敢来,这对于原先那头岩羚而言,几乎是不敢想象的!但如今的羊寒灵又有何不敢,她已是一位七境高人,背后还有巴室国以及大派宗门撑腰,并且是以啸山君传人的身份来此。

羊寒灵重回众兽山之时,各方势力该到的都已经到齐了。有她这个亲历的一切当事人,现身解说详细经过,当然是最清楚的,众人也没什么好继续调查的了。

总算没人再以大神通给扶余续命了,早就被折腾得奄奄一息的扶余,又挣扎着苟延残喘了好几天,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他在临终前的这些日子,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是对虎娃说的——你为什么不杀了我,却让我这样引人注目地活着?

事情已经查明,接下来就该商量怎么处置了。在场这么多人,当然有偏袒众兽山的,比如来自樊室国的大足山宗主本寂,便当众表态此事只是琮余和扶余两人的阴谋,其余众兽山弟子皆不知情,应与众兽山这派宗门无关。

他这么说的时候,琮余和扶余都已经死了,其实也等于没法再追究这两人了。他还说了几句便宜话,表示潜入道场刺杀一派宗主,对于任何一派宗门来说皆是大忌,但事出有因,也不能再追究羊寒灵和虎娃。

本寂的意见,得到了星煞和善吒的支持。可是以剑煞的脾气,怎能善罢甘休。剑煞认为是众兽山这派宗门违背了祖师遗愿,干的简直就是欺师灭祖的事情。众兽山其他弟子既不知情,可以免除个人的责罚,但琮余身为宗主做了这种事情,便需要宗门付出代价。

长龄先生趁机插话,表示这也是帛室国人做的事,既发生在帛室国中,帛室国也必须做出赔偿,否则巴室国坚决不干!

在场还有不少人和稀泥,最终商量出的结果是:琮余与扶余皆死得其所,众兽山应遵守祖师遗愿,今后要将啸山君奉为祖师、位列射叔良之前。众兽山不仅不能再追究羊寒灵和虎娃,而且还要以宗门的名义给予赔偿,每人赔一件神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