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21章、众兽山之变(上)

虽然有门规所限,不得宗主允许不能进入那庭院的后堂,但此刻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格余带着一大帮弟子,在密地院落前厅中接连敲响石钟,并运转法力朗声呼唤,过了好半天也得不到琮余的回应,终于闯进后堂并进入了后园。

他们在水潭边的大石上看见了琮余的尸身,这位宗主早已气绝多时。顺着后园中的小径,这片秘地中还有一座殿堂,其中供奉的是一头蹲踞的猛虎以及创派祖师射叔良。在殿中的祭台上,他们还找到了众兽山历代宗主的传承信物——啸山印。

虎娃将事情说得很清楚,当年啸山君留下了三件神器,他和羊寒灵各自带走一件,给众兽山留下了最重要的一件。啸山印不仅妙用威力强大,且是一件空间神器,其中收存着由众兽山历代宗主保管的很多珍贵器物。

如今琮余已死,众兽山中并无第二位大成修士,无人能彻底掌控这件神器、打开其中空间取出里面的东西。琮余在闭关之前,倒是将啸山印的仙家神魂烙印传承,以神念心印传给了扶余。可是扶余并未修炼大成,无论是掌控这件神器,还是将神器的神魂烙印传承下去,都必须要等到他突破六境修为之后。

格余长老感觉天都快塌下来了,又本能地觉得虎娃留在石壁上的字迹说的都是实情。否则在这历代宗主的清修之地,怎会有一座殿堂,将一头猛虎与祖师射叔良一起供奉?那猛虎当然应该就是虎娃提到的啸山君了。欲确认此事真假,如今只有去找扶余问个明白。

众兽山弟子们,也顾不了扶余的身份是代宗主,更顾不上他如今正在闭关修炼,直接闯进扶余闭关的静室强行将其唤醒,然后把他带到了这处秘地质问情由。闭关中的扶余猝不及防受到意外惊扰,就已经受了内伤,被带到秘地看见那片字迹,又见到琮余的尸体,当场就口吐鲜血昏死过去。

出了这么大的事,怎么能让扶余继续昏迷呢!众长老各施神通手段又强行将之唤醒,几乎是用逼问的方式问清楚其中缘由。扶余身受重伤,精神上也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与刺激,当时都已经有些神智不清了,不停地喃喃自语。

但大家到最后也听出来了,那石壁留书所说的事情都是真的!该怎么办?有人竟然闯入众兽山的道场中枢、格杀宗主琮余后飘然离去,还留书说明了前后因由,这要是传出去,众兽山的脸往哪儿搁呀?

此事不仅是宗主在道场中被杀,更涉及了五百年来不为人知的宗门隐秘。彭铿氏可说得清楚,此举既是报仇,亦是替众兽山祖师清理门户!彭铿氏还说了,历代宗主信物啸山印留下,想得到啸山君当初的神器传承,将来派一位大成弟子去找羊寒灵求取。

也就是说,若众兽山这派宗门还要继续传承下去,将来又有弟子突破了大成修为、想重新执掌宗门信物,得去求羊寒灵授予仙家神魂烙印传承,因为羊寒灵亦是啸山君的传人。至于众兽山有没有脸去求羊寒灵,在什么情况下羊寒灵才会点头,那就要看情况了。

其实虎娃也得到了啸山印的神魂烙印传承,但却没有再管这件事。此事既然由羊寒灵而起,那么就让羊寒灵去操心吧。虎娃还要继续自己的行游,况且暂时也没有暴露已突破大成修为的情况。若无大成修为,当然就不能将神器传承以神念心印之法传授他人了。

……

三天之后,在一处高崖上,羊寒灵向虎娃行礼告辞,挥手祭出啸山风,御天地间的流风飞游而去。此时她已经祭炼完毕这件神器,抹去琮余的印记掌握其妙用,并留下了自己的印记。虎娃看着羊寒灵飞远后,也纵身一跃,向高崖下滑翔而去。

虎娃未突破大成修为之前,曾在横连山中钻研过小妖叽咕的控风滑翔之法。如今他已突破七境修为,完全不必再借助石头蛋法器的妙用变化了,御无形之风自能从高处滑翔,虽然尚无飞天之能,但从高崖上飘下来并无任何问题。

他对羊寒灵说,飞天神器只要自己想要便会有,这倒不是吹牛。巴室国的传国器物中就有飞天神器,后廪还曾赐予长龄先生一件,虎娃曾亲眼见过。武夫祖师留在武夫丘上的十几柄神剑,亦皆有御剑飞天之妙用,武夫丘宗门器物应该还藏有其他的飞天神器。

以虎娃在巴室国中的地位、如今的修为,想弄一件飞天神器,确实不算难事。但巴原上传承的不少飞天神器或空间神器,除了能以之御器飞天或收存各种器物之外,几乎就没别的用处,仅仅是给大成修士代步或者携带东西用的,比如虎娃身上的那枚兽牙神器。

这些神器之所以会流传在世间,是因有先人在踏过登天之径后、飞升长生之前,将一些已炼成的上品法器继续炼化,赋予它们能御器飞天或移转空间的妙用。

相比之下,空间神器比较容易打造,但此前的准备很费事。它需要寻找合适的天材地宝,先打造为上品法器,待到炼制者的修为踏过登天之径后,继续祭炼,以移转空间的大神通赋予其妙用,最终才能成为空间神器。

最后那一步倒不是太难,只要祭炼者的修为能掌握移转空间的大神通即可。但是适合打造神器的天材地宝难寻,此前的祭炼过程亦不容易。一般都是高人预感到自己将要迈过登天之径,提前做好了准备,求证长生之后飞升登天之前,一次可能会炼制好几件。

这些空间神器几乎都是留于后人的,因为已能长生登天的仙家,本人就有移转空间的大神通,有随身洞天之妙用,一般是不需要空间神器的。

飞天神器的打造,比空间神器更难一些,主要难在最后一步成器。而仙家打造飞天神器,为了降低难度确保能够成功,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赋予其他任何的神通妙用,仅仅让大成以上的修士持之拥有御器飞天之能。

但是这世上还有另一些神器,为仙家前辈所留下,当初的祭炼颇不容易了需要更玄妙的机缘才能成功,拥有各种神通妙用,有时还兼有飞天神器或空间神器之妙。比如啸山风是一件飞天神器,而啸山印是一件空间神器,但它们的妙用可不仅仅如此。

啸山君修炼数百年,最后将三件随身法宝打造成不同的神器,是留给后人珍贵的遗泽。至于武夫丘上传承的十三柄武夫神剑,更是锋锐无匹,同时兼具能御剑飞天之妙,远非一般的飞天神器能比。

那啸山风是好东西,羊寒灵既得了啸山君的传承,又亲手杀了琮余,虎娃倒不介意让她得此大机缘,将来再让她接着解决众兽山的事情。至于虎娃本人所得的威虎刺,虽无飞天之妙,其实威力比啸山风更大,所以虎娃也不贪得啸山风。

就算虎娃不向少务或武夫丘求飞天神器,他也能从别的地方得到。当初在威据城外遭遇的那头胭脂虎,或者说那只火红色的鸾鸟,对方不仅授予了他大器诀的传承心印,还指引他有朝一日前去传说中的神民丘,将以一件飞天神器相谢。

……

这段时日,众兽山简直乱成了一团。琮余已死,代宗主扶余显然也不能再管事了,几位长老召集众弟子商议——如何应对这突如其来的惊天变故?

有人义愤填膺,强烈要求集合门中弟子大举出动,找羊寒灵和彭铿氏报仇!也有人为了稳妥起见,主张先向“上宗”赤望丘禀报此事,请星煞或白煞做决断。更有人很务实地建议,把啸山印先送到赤望丘那里,看看白煞前辈有没有办法打开神器空间,先取出宗门收存的东西再说。

但是各种建议都有人反对,商量了三天也没商量出什么结果。期间众长老也专程派人去了威据峰一趟实地查看,结果实情与虎娃石壁留书所述毫无出入。虽然还没有作出决定,但众长老一致下令封闭山门,所有众兽山弟子暂时皆不得外出,且不能将此事向外界泄露分毫。

是隐瞒还是公开,或者是有选择地开?做出任何一种选择都要承担相应的后果,并关乎宗门未来的命运,确实不好决断。可是没过多久,众兽山暂时捂住的事情却在巴原上公开了,消息散播之快出人意料。

想当初巴原大战时,巴室国就能将各种传闻快速散播到巴原各地,虎娃托少务办这件事,当然是找对了最合适的人。少务不仅派人在巴原各城廓公开散布消息,还将虎娃写在众兽山秘地的那一篇文章,又以布匹书写多份,命人送达各国以及各宗族。

口口相传的东西会改变本来面目,但书写在布匹上的原文是不变的。虽然普通民众们还看不懂,但是各国宗室以及高层人士,基本上都是能看懂的,哪怕是专门找人来解读也行,如今巴原上已经有不少人识字了。

少务用传言散布加上文书转达此事,而武夫丘则更方便。宗主剑煞和大长老桃东,炼制了很多枚武夫石送给巴原上的各大宗门,上面附有他们特意留下的御神之念,很方便地就能将事情的因由解释清楚。二长老与三长老则御神剑飞天出动,到处送石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