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20章、杀人留书(下)

第二件法器有点像披风,但是比较短,只有三尺长,更像披肩,御器之时光毫四射,可以操控天地间的风势。此器不仅可用来与人斗法,同时也是一件飞天神器,有大成修为者掌握了其神通妙用,便可御器乘风飞行。此器的名字很有意思,就叫啸山风。

第三件神器的形制很特别,像一柄略带弯曲的如意,御器展开可刚柔变化,有开山裂石之威,此器叫做威虎刺。

这三件神器都是啸山君亲手炼制并起的名字,啸山印是其中威力最大、也是最重要的法宝。而啸山风和威虎鞭都没有留下祭炼这的仙家神魂烙印,若大成修士得到,经过一番祭炼留下自己的神魂印记,便可融入形神中掌控使用。

但大成修士留下的印记,只是临时操控这件神器的,并非炼制神器时真正的神魂烙印传承。假如神器落到了别的高人手里,还可抹去印迹并重新祭炼。如今众兽山只有琮余这么一位大成修士,所以三件神器都由他掌管,平日皆融于形神。

如今琮余一死,三件神器重新现世。虎娃看着羊寒灵道:“此非众兽山之器,而是啸山君前辈留于后人的神器。射叔良得其传承,我与道友亦得其传承,今天既然来了,也不能白白辛苦一趟。这啸山风与威虎刺,我们便一人取走一件。至于这啸山印,是众兽山历代宗主信物,仍然留给众兽山。今日我们来报仇,亦是替啸山君前辈以及众兽山祖师清理门户,倒不是要断这一支传承,亦不是定然要针对这派宗门。”

其实虎娃的各种宝物已经够多了,但他若不拿,羊寒灵也不太好意思拿,所以他与羊寒灵一人取一件,倒也能说得过去。既然啸山印留下,那么啸山印的神器空间内收存的众兽山之物也留下了,虎娃并不贪这个财,那些也是不是琮余的私产。

羊寒灵看着啸山风和威虎刺,有些犹豫难决。啸山风应是一件更好的神器,因其另有飞天之妙,本应该让虎娃拿走。可是另一件神器名叫威虎刺,彭铿氏大人的名字可就叫虎娃啊,她拿走这件神器也不太合适。

虎娃随即笑了,将啸山风递给羊寒灵道:“道友就取这一件吧,威虎刺既与我的名号相合,也是缘法,我便留下了。”

羊寒灵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可这是一件飞天神器,若是老爷持之,可御器飞天而游了。”

虎娃仍然笑道:“我不缺飞天神器,想要就肯定会有,便将这机缘留给道友了。我行游巴原是为了印证修行,又不是为了赶路,还是脚踏实地吧。况且将这件飞天神器让道友拿去,其实另有要事相托。”

被困啸山君的仙家洞府遗迹、闯入众兽山灭了琮余,这些都是虎娃没想到的事情,但遇到了也就做了。他此番行游是为了印证修行,按山神当初的交代行遍巴原五国,目的地将要到达那传说中的神民丘。此间事毕,且已突破至七境修为,但虎娃的修行还要继续。

羊寒灵不适合再回横连山了,看她的架式,显然是打算追随虎娃。但虎娃并不想把羊寒灵带在身边,所以给她安排了一个去处,同时也托她办一件事情。他让羊寒灵拿着啸山风飞天赶往巴室国,先到彭山禁地去找叽咕以及藤金、藤花。

让藤金、藤花通报一声,她再带着叽咕去找巴君少务,将这件事原原本本地告诉少务。见到少务之后,羊寒灵还要再去一趟武夫丘、求见剑煞宗主,亦禀告此事的详细情由。再由巴室国及武夫丘分别派人,将此事转告巴原各国、各宗门、各城廓、各宗族。

虎娃并无丝毫隐瞒之意,不仅要公开此事,且要让天下皆知。要让世人知道,五百年前曾有一位飞升仙去的啸山君,留下了仙家洞府以及各般器物、还有一世修炼经历及种种感悟心得。

有一位叫射叔良的修士得到了这一切,才创立了众兽山这一派宗门。射叔良当年曾有遗愿,后世传人应公开这一段隐秘往事,并奉啸山君为众兽山之祖师、位列射叔良之前。但后世的历代宗主并没有这么做,它成为代代传承的隐秘。

而到了琮余这一代,不仅要把这段内情彻底隐瞒,而且还将啸山君的仙家洞府遗迹当成一个陷阱,设计欲取彭铿氏大人性命。彭铿氏与羊寒灵被困于仙家洞府遗迹,历时半年有余劈山而出,直入众兽山道场找琮余报仇,并替众兽山祖师清理门户。

相关情由,都有详细交待,但是涉及到虎娃与羊寒灵本人的某些隐私,不该说的并没有说。比如虎娃还要继续行游,很多人仍以为他还是一名五境修士,不知其已经突破了七境修为、足以进入当世高人之列。

亲手杀琮余者,不是彭铿氏而是羊寒灵,这些情况也交待得很清楚。想当初那只岩羚,别说让她公开这样的事情了,潜入众兽山恐怕都是不敢想象的,而如今已能坦然为之。

虎娃交代已毕,羊寒灵躬身行礼道:“谨守老爷的吩咐!”她已正式改口叫虎娃老爷,刚才差一点没说出“谨守法旨”这四个字来。

虎娃与羊寒灵离开了这座院落,在那山谷泉流边削平了一面石壁。太极图变化为一支长杆带尖的器物,飞到空中在那石壁上连连勾画。只见石屑纷飞,留下了一片字迹。

虎娃不仅要通过巴室国和武夫丘将此事公告巴原,而且就在此时此地,亦留书于石壁,将方才交代羊寒灵所述的所有情况都记录下来。若众兽山弟子来到此处,自会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们若是选择不公开,或者想悄悄毁去这面石壁上的字迹,回头仍是掩盖不住的。

羊寒灵虽已突破七境修为,但这位妖修不识字,以前没人教过她,她也没有参加百川城盛会、当场得到仓颉的心印传承。而她却能看懂虎娃写的东西,因为虎娃书写的同时,带着神念解释,告诉了她每一个字的含义,最后还将仓颉所传之神念心印也教给了羊寒灵。

这面石壁上的字迹,就是一篇文章。虎娃留书于此,终于离开了众兽山道场,他收起太极图时,顺手又将威虎刺融于形神之中。

羊寒灵暗暗吃了一惊,啸山风以及威虎刺这两件神器与那啸山印不一样,并未留下祭炼者的仙家神魂烙印传承,大成修士拿去都可以掌控。掌控的过程便是祭炼一番、体会其神通妙用、留下自己的印记。若是别人已祭炼过,还要抹去前人留下的印记。

威虎刺在众兽山中历代传承,最近一位掌控者是琮余。虎娃拿到这件神器,施法在那石壁上留下一篇文章,便不动声色地在暗中抹去了琮余的印记,祭炼完毕将之融入形神、彻底掌控了这件神器。

羊寒灵的修为和虎娃一样,如今都是七境初转,可她要想彻底掌控自己得到的啸山风,恐怕得有几天功夫,而且还得专门寻静处凝神祭炼。由此可见,虎娃的修为根基可比羊寒灵她多了,这简直是随手而成。

其实羊寒灵不知道,巴原上的修士没有人比虎娃更熟悉这活,他可是在太昊天帝封印于祭坛中的仙家神通法力帮助下,曾亲手炼制成功了那么多件神器啊。如今不是炼成一件神器,而只不过是抹去琮余的印记,留下自己的印记,还是在得到啸山君仙缘的基础上,这确实是轻松之事。

……

两名给宗主琮余去送日用之物的众兽山弟子,终于幽幽转醒,他们方才刚打开那法阵禁制的门户,就突然被人打晕了,连袭击者是谁都没看清。等醒来时却发现浑身上下毫发无伤,随身的东西也一件都没少,那打开洞府禁制的特殊法器也还在。

两人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了什么,赶紧重新开启门户进入了琮余闭关的隐秘之地。这里果然有变故,泉流边的一面山坡被削平,露出的石壁上留下了一片字迹。这两人也是不识字的,看不懂这上面的符文都是什么意思,赶紧又来到那院落前厅,想看看宗主是否遭遇了意外。

他们在前厅中敲响石钟,等了良久也不见琮余现身。以往琮余在闭关时也经常不现身,弟子也不敢打扰,可今日显然非同寻常,两名弟子很担心宗主出事了。可是受门规所限,他们不得准许便不能擅入后堂,只得立刻退出秘地,向门中的长老禀告变故。

如今掌管宗门事务者是长老扶余,可是扶余自己也闭关了,临时将宗门事务交代给另一位长老格余。格余闻讯也感觉不妙,匆忙进入秘地察看,发现了那一片符文字迹,于是又派人叫来了另外几名众兽山弟子。

方才那两名弟子不识字,可众兽山中还有识字的人。年初的百川城之会,扶余可是带着十几名弟子参加了,将这些弟子都叫来挨个认字,终于读懂这篇符文之后,格余长老是目瞪口呆!

他简直不敢相信这石壁上所说的事情是真的,涉及到的情由,不仅是宗主被羊寒灵及彭铿氏所杀,还有关众兽山的传承隐秘。而这段隐秘,在场所有众兽山弟子皆不知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