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20章、杀人留书(上)

这两名弟子之所以能安然出入此隐秘之地,因为他们随身带着琮余所赐的法器,也清楚这守护法阵的阵枢所在,以那法器的神通妙用施展秘诀,便可开启门户。

琮余皱眉不悦,在巨石上站起身,扭头就看见了那两人,随即便愣住了。因为来者并非众兽山弟子,而是一位英姿勃发的少年和一位身着黄衫的妙龄女子。琮余没见过那少年,却认识黄衫女子,正是前不久曾在山中做客的羊寒灵。

他前不久刚刚得到长老扶余的消息,羊寒灵和虎娃去了啸山君留下的仙家洞府遗迹,被困死在那里,已无声无息地永远消失。她怎么没死?不仅没死,而且还突然出现在这里!看见羊寒灵,琮余已经猜到她身边的那位少年是谁。

这一瞬间,琮余如遭雷殛,他的心直往下沉,若沉入无底深渊。

……

虎娃和羊寒灵潜入众兽山道场,比预想的要顺利得多,几乎没遇到什么麻烦。众兽山弟子根本想不到竟有人会做这种事情,如今平安无事,护山大阵并未开启。道场中的各处禁制以及守护法阵,也被虎娃和羊寒灵从容绕过。

以他们如今的修为,选择合适的路线,收敛气息已能避过山中各种灵兽的知觉,只要不恰好撞上就行。最后进入历代宗主隐秘的清修洞府,若强行破禁则不可能不触动法阵了。但他们有叽咕这个内应,知道每隔七天就会有两名弟子去给琮余送东西。

于是他们就悄悄潜藏在密地门户外等待,那两名弟子开启门户之时,虎娃和羊寒灵突然出现将其制伏,很顺利地就进来了,没有惊动其他任何人。

将昏迷不醒的两名众兽山弟子随手放到一旁,抬眼望去,两人也不禁暗暗感叹。众兽山道场中竟然有这样一片山谷,以两人的修为皆可感应到那精纯的天地灵息,眼前的风景如此清幽秀美,宛如仙家妙境。

假如不是事先知道内情,他们还真找不到这个地方,在道场中怎么转都发现不了。这是历代宗主所打造的清修密地,而众兽山的历史甚至比武夫丘还要久远。

他们沿着泉流走入谷中,穿过一片竹林来到一座庭院,前厅和后堂无人,于是直奔后园,抬眼就看见了一脸惊惶的琮余。这是虎娃第一次见到这位众兽山宗主,其人身材魁梧,倒也称得上相貌堂堂,假如在别的场合出现、端足了架子,亦颇有大派宗主的气度和卖相。

琮余看见羊寒灵就心知不妙,回过神来惊慌之色敛去,强自镇定道:“羊寒灵,您怎会出现在这里?……这位小先生又是何人?”

羊寒灵答道:“琮余宗主为何明知故问,他就是你设计要除掉的人——巴室国的彭铿氏大人……你一定以为我们早已被困死于绝地,此刻很惊讶吧?”

随着话音羊寒灵发去一道神念,原原本本地告诉了琮余事情的经过,从她在横连山救起小妖叽咕始,直至穿过众兽山道场来到此隐秘之地,所有细节都没有隐瞒。这其中涉及了她和虎娃的很多隐秘,但羊寒灵就这么都说了出来,显然就是不会再留琮余的活口了。

琮余目瞪口呆,这才明白他和扶余的阴谋的确是得逞了,将虎娃和羊寒灵封死在了啸山君的洞府遗迹中。但谁也没想到,虎娃劈山开路破开仙家禁制,只用了半年多的时间,居然就硬生生地凿穿山体脱困而出。如今出现在这里,就是来找他报仇的。

琮余下意识地后退一步道:“彭铿氏,是你自己寻到我众兽山历代宗主的隐秘传承之处,我众兽山不追究你擅闯秘地也就罢了,你居然还敢到这里来?”

虎娃笑道:“进入啸山君前辈的洞府遗迹探寻,确实是我自找的,但我不认为这么做是在开罪众兽山,更不认为这是触犯了你们的隐秘。那洞府遗迹是啸山君所留,而非你众兽山所留,我与众兽山祖师射叔良一样,都是后世之有缘人。若那洞府中有大凶险,则与你无关,可是我与羊寒灵进入洞府之后,是何人触发禁制法阵将、那里封为绝地?杀身之仇,怎能不报!我若不得脱困,你与扶余毒计得逞;我如今既然脱困而出,怎还能容你逍遥?”

随着话音,他也发出一道神念印入琮余的元神,与羊寒灵刚才介绍的是一样的内容,只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告诉了琮余从横连山救治叽咕开始、直至潜入此地的所有经历。他既然要琮余死,也得让琮余死个明白。

琮余又退一步,下意识地想催动形神中的一件神器,可惜他如今神通法力尽失,根本就不能与人动手斗法。他突然意识到,如今身处绝地的人反而成了自己。这片山谷有众兽山历代宗主布下的法阵守护,无论多大的动静都不会惊动外界。

他的神通法力虽失,但见识还在,方才羊寒灵和虎娃分别印来神念时,周身神气浑然与天地灵息一体,分明是皆已突破了七境修为。

这不对啊,听说彭铿氏还是一位五境修士,怎么突然就拥有了七境修为了呢?而羊寒灵不久前来众兽山做客时,尚未六境九转圆满,此刻竟然也突破了七境修为。难道这就是啸山君留下的仙家缘法所致吗?

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得通,否则一位五境修士怎会转眼间就突破了七境?琮余这一瞬间甚至在后悔,自己应该早日完成祖师的遗愿、去封存那仙家洞府遗迹,这样得到仙缘的人就是自己,说不定早就突破七境修为了!而那扶余得到了啸山君留下的仙缘,回来后居然只字未提!

琮余心中既悔又恨,后悔自己没有完成祖师遗愿,又深恨扶余无用还招来大祸,可事到如今再想别的也没用了。

琮余也不甘心就这样认命,硬着头皮道:“二位,你们可知这是什么地方?潜入我众兽山宗门道场、历代宗主的潜修之地,若是杀了我,你们能逃得掉吗?就算能逃得了一时,但你们认为此事能永远隐瞒吗,我众兽山弟子皆将誓死报仇!”

接着语气一软,又说道:“这一切都是长老扶余的谋划,他为报杀子之仇,想致您于死地,不惜彻底封存祖师留下的仙家遗迹。若道友能守我众兽山之秘,我将严惩扶余,也可答应你们的补偿要求。二位既安然无恙,又得了一场仙缘,此事不是不可商量。”

虎娃却摇头道:“谁说我要隐瞒此事?我不是你,我报仇亦不是阴谋。你死之后,我便将此事公告天下。不仅是今日之事的前后因由,还有五百年来众兽山历代传承的隐秘,啸山君之遗泽、射叔良之遗愿,也到了该告知世人之时。我要让世人皆知,你是怎么死的、又为何该死,我今日既是报私仇,亦是以啸山君传人的身份,来众兽山清理门户!”

琮余变色道:“彭铿氏,你真敢杀我?我是众兽山宗主,众兽山如今亦是赤望丘之盟友……”

他提到了赤望丘,虎娃的眼神突然变冷,摆手打断他的话,冲羊寒灵道:“道友,你可以亲手报仇了!”

羊寒灵上前一步道:“琮余,你好歹是一派宗主。我给你个体面,你自己了断吧!”

……

琮余死了,他躺在那块平日修炼的巨石上,一脸惊恐与不甘之色。他终究还是没有自我了断,羊寒灵轻轻一挥袖,便取了他的性命。琮余倒下时,他身前的巨石上凭空落下三件东西,竟是啸山君当年留于洞府中的三件神器,由众兽山历代宗主传承至今。

虎娃一招手,这三件神器都飞了过来。第一件神器是一座迷你小山,大小恰好可以托在手心。

这是啸山君留下的最重要的法宝,祭出时可化为一座山峰。别说将这座山扔出去了,仅仅是那威压气息,就足以让很多修为不足者站都站不稳了。且此物还兼有空间神器的妙用,山中似有一座洞府,可收存各种东西,这与虎娃的兽牙神器是类似的。

这座迷你小山名为啸山印,也是众兽山历代传承的宗主信物。琮余不仅将其融于形神之中,且将众兽山最珍贵的秘藏也都收存在啸山印之内。它不仅是一件神器,同时也是一座移动的宝库啊。虎娃和羊寒灵都得到了啸山君的仙家传承,其中就包含着掌控这件神器的神魂烙印。

只有突破八境九转七十二阶登天之径后,才能以仙家神通打造神器,祭炼者若留下了神魂烙印,世间凡人不得传承是操控不了的。

若是得到了神魂烙印的传承,也要有大成修为才能完全掌握这件神器,否则它不过相当于一件威力强大的上品法宝,发挥不了全部的妙用。掌控啸山印的神魂烙印,由众兽山历代宗主传承的,如今琮余已死,世上只有虎娃与羊寒灵能掌控这件神器,也只有他们能打开这神器的空间、取出里面收藏的东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