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18章、祸兮福之所倚(上)

身为修炼多年、早已超脱出身的族类、拥有大成修为的羊寒灵,神通法力尽失,又回到当初一头普通岩羚的状态,惊惧心难以避免,其实无论是谁都会感到茫然失措。修炼多年神通广大,早已是高高在上存在,突然间又与凡人无异,谁又能受得了?

对于妖修来说,这一关则更难过,甚至会回归当初的普通禽兽状态。心境上受到的冲击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面临的大凶险。此刻的羊寒灵假如是在山野中,遭遇几头恶狼就有可能要了她的命。

自古以来山野妖物修炼之艰险,由此可见。若是换作往日那个胆小易受惊吓的羊寒灵,此刻恐怕又六神无主了。但她在啸山君所留的白玉台上闭关磨砺心境,可不是白白修炼的,如今还能保持冷静。另一方面,这里虽是绝地,却没有别的凶险,她也算是避过了一劫。

惊惧心还好说,但焦躁心却是难免的,修炼至此,几乎谁都会焦躁不安,明知平静下来才是解除困扰的前提,但实际上绝大部分修士是做不到的,或者说很难立刻就做到。

拥有大成修为者,莫不是叱咤一方当世高人,突然间又被打回凡俗,必然想着早日脱离困扰、重新找回那个神通广大的自己,越是这样便越是挣脱不了,心境也越是焦躁。若这焦躁心不去,则永远过不了这一关。

对羊寒灵而言,还有特别的困扰,这属于每个人各自的机缘与考验。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虎娃劈山开路,自己却帮不上忙,默默地吃着虎娃留在大厅中的食物和清水度日。这些东西够一个人吃一年,但岩羚的体形可比普通人大得多,就算尽量不活动,每天省着点吃,顶多也就够她吃半年的。

假如这半年之内,虎娃无法凿穿山体脱困,那羊寒灵就会死在这里,她怎能不焦躁难安,同时又迫切地希望虎娃能早日成功。假如不是修炼多年、心志非常人所能及,换个人恐怕都得急疯了。

羊寒灵成天就这么可怜巴巴在黑暗中张望着,到后来简直是眼泪汪汪地企盼着。但她尽量没有将焦躁的心态流露出来,以免干扰到正在劈山不止的虎娃。她心里也清楚,生死就在于虎娃能否成功,自己帮不上忙也别添乱。

期间她只是提醒了虎娃一声,看看那仙家禁制是否已经穿透,因为她实在是等得太心焦了。而虎娃试了一下,果然已穿透了仙家禁制的防护范围,这多少也让羊寒灵松了一口气、看到了一丝希望。

羊寒灵就在大厅中默默地趴了一个多月,这焦躁心才渐渐地得以平复。此时已是他们受困的第五个月,到了第五个月,虎娃陡然加速劈山百丈,照这个进度,他们应该是可以脱困的。令羊寒灵惊讶的是,虎娃仍将所有的食物都留给了她,他自己还是一点都没动。

羊寒灵是妖物,但面前这少年,简直是连妖物都难以想象的“妖孽”,他是怎么办到的呢?羊寒灵一度很担心,若虎娃有一天突然就坚持不住了,那他们俩可就都完了!

可是虎娃表现出的不急不躁的平和之态,是对羊寒灵平复心境的最大帮助,也可以说是她在这种处境下难得的机缘。当焦躁心渐渐平复之后,这头岩羚也在思考自己究竟能帮什么忙?她不可能去帮虎娃劈山,但也可以去做力所能及的事情。

她现在就是一头普通的岩羚,那就像一头岩羚那样去行事。随着劈山进度的陡然加快,虎娃开凿出的碎石也越来越多了。而那时这条通道已经很长,那些碎石都要运出来堆放在大厅里。刚开始碎石并不起眼,可是百丈长的通道,累计得挖出多少碎石啊?

虎娃每天要以御物之法将那些碎石从通道里扔到大厅中,等停止劈山之后、涵养休息之前,再把碎石都堆起来。幸亏这山腹大厅的空间很大,否则遍地碎石,两人恐怕连坐都没地方坐了。

羊寒灵便开始主动清理码放这些碎石,用蹄子踢、用角顶,或者像人一样站起来用两只前蹄去搬运,有时还用嘴去叼。

以岩羚之身完成这样的动作是很困难的,好在羊寒灵已有灵智,不经训练都能做到,每天都会把虎娃开凿出来的碎石堆到大厅一侧。碎石越来越多,堆放起来便有讲究,随意堆积太高,可能就会泄落下来把整个大厅都铺满,甚至将那通道的入口给堵死。

于是她就在大厅一侧一层一层地去铺,尽量垒结实,使其能堆得更高。到后来整个大厅有一多半都被这些碎石占据了,呈层层阶梯状,一直堆到了洞顶。这都是羊寒灵一块一块码起来的,她的蹄子都磨破了。

渐渐地,羊寒灵也不想别的了,只想着怎么能把这些碎石给堆放整齐。这是很辛苦、很累的活计,消耗的体力比趴在那里不动要大很多倍,不知不觉中,她几乎就快把那些食物给吃完了。

沉浸在劳作中的羊寒灵突然意识到这一点时,暗暗长叹一声,她没有停下来,而是每天接着干。能帮虎娃省点功夫,也就意味着虎娃能早日成功。她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当所有的食物都吃光的那一天,总计他们已困在这里五个半月。

这天虎娃休息之前,羊寒灵又发来一道神念:“道友,我已尽力,恐怕没法再帮您了……希望您早日脱困,若将来有可能的话,找到众兽山报此仇。”

虎娃看着这头岩羚,淡淡笑道:“道友为何不想亲手报仇呢?”

羊寒灵仍以神念道:“我也想啊,可惜我坚持不了几天了。修行一世,就在这仙家洞府中坐化,倒也不枉此生。只是抱歉不能实现当初的诺言,为彭铿氏道友效命。”

虎娃又问道:“我不太清楚道友如今的情形,但你的修为未失,仍可闭关清修吧?不知是否可服用灵药炼化其效?”

羊寒灵:“我的神通法力无法对外施展,但仍可闭关修炼,亦可服食炼化灵药……”说到这里,她突然蹦了起来,眼中露出震憾与狂喜之色,不禁感叹这真是绝处逢生啊!

因为虎娃不知从何处取出一枚指肚大小的椭圆形珠子,似美玉还散发着淡淡的琼光,在黑暗中看得清清楚楚。这,这,这是什么?羊寒灵张口结舌,连神念都发不出来了,想开口询问,下意识地只发出岩羚的叫声。

虎娃知其心意,似自言自语般答道:“这是传说中的不死神药琅玕果,天地间的生机菁华所凝,我当初能为巴国先君后廪延寿,也与此物有关。当初的肖神听说此事,定是有所猜疑,所以才会远去彭山找我的麻烦。此物是传说中天帝身边的神兽之食,想必对妖物修炼另有奇效,你且服食一枚,我教你服食化用之法……”

这头岩羚闻言四蹄发颤,差点都哭出来了,她像做梦般服食了一枚琅玕果,然后按照虎娃所授之法炼化吸收其神效,再次闭关入定。她不知在定境中过了多久,参悟的就是开启灵智得以修炼以来种种的感受,自己是如何一步步拥有今天的成就,每一层修为境界都谙合了天地间的何种玄妙?

她不再为虎娃担忧了,拥有这等不死神药,肯定是饿不死的,难怪这么长时间虎娃本人根本就没有碰那些食物、全部留给了她。羊寒灵也在暗暗感叹,当初肖神带着她追了几千里求而未得、甚至肖神还为此殒命的东西,今日虎娃主动给了她。

感叹之余,羊寒灵也不禁在思考一个问题,她为何能得到呢?这个问题的答案,似乎就与她能否解决目前的困扰,成功突破至七境修为有关。羊寒灵却不清楚,虎娃给她的并非普通的琅玕果,而是一枚神器。这样的神器,他人已无法服用,除非是虎娃赐予。

羊寒灵只是山野妖修,未得宗门传承,所以此前并无准备。其实这是任何人修为至此、都必须经历的考验。后世有人将六境修士称做大成真人,又将从六境突破七境的这一重考验,称为真人之返璞,再后来亦被称为真空天劫。

无论修炼何种秘法,到这等境界都必须经历这一关,这仿佛是天地间的法则,又似是天道无私之显现。想超脱凡俗哪有那么容易?众生本无神通法力,一步步修炼而得,欲求证本源之大道,在天地间可知本来之面目。

真人之返璞或真空天劫,其实理论上来讲并不难度过,只是需要足够的岁月磨砺,是水磨功夫,区别只在于不同的人要用不同的时间。惊惧心和焦躁心谁都有,参悟此生修行重重境界之玄妙,直至找回本来面目,才能领略那天地灵息之妙。

就以寻常的身份去做寻常的事情,便可度过这一关考验。这句话倒是简单,能悟出来也不难,可是想做到却不容易。所以修行并非灵机一动,还要在行止与经历中切实印证。

对于那些大派宗门传人而言,他们在道场之中有宗门保护,往往是有惊无险。可是对于世间散修和山野妖类,在此期间恐怕就是步步惊心了。

羊寒灵服用了一枚琅玕果又再度闭关,蹲坐在静室中的白玉台上,周身隐约散发着一层琼光,在黑暗中显得是那么神奇。但虎娃却没有多看一眼,继续持斧每日劈山,还将碎石在大厅中堆放整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