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16章、劈山的虎娃(下)

虎娃动手劈了大半天,然后将碎石都清理到大厅另一侧,又坐了下来运转神气。他的法力并没有太大的消耗,但体力已经到达了极限。过度运用开山劲的力量,是会伤到自己的,而虎娃练成了灵枢诀,很清楚自己的身体状态,知道在什么时候休息最佳,而吃不死神药长大的他,恢复的速度也极为惊人。

就算是这样,虎娃也歇了大半天才重新开始。这已足够令人惊讶了,假如换一个人,且不说能够削下来多少山石,要想不受伤的话,至少也得恢复个五六天。虎娃就这样日复一日地劈山不止,休息时偶尔继续用法力温养祭炼两把法宝斧头,使其保持最锋锐的状态。

一个月后,虎娃又在石壁上硬生生凿出了三尺深的通道,加上前一个月的成果,两个月时间虎娃已劈山四尺。

……

他从这个位置劈穿山体,最短的直线距离是二百七十丈,两个月才凿出了四尺深,想脱困得等到什么时候?而且他每天都会耗尽全力,休息恢复之后才重新开始,在这绝地中又能坚持多久?

假如换一个人可能早就绝望甚至崩溃了,就算还能保持冷静,或许会做出另一种选择,那就是开辟谷修炼,尽量不耗费任何生机元气。利用现有的这些食物,再加上辟谷修炼,一位五境九转修士应可以坚持两年多,或许有等到救援的希望。

像虎娃这样选择以斧劈山,越卖力便消耗越大,恐怕几个月都挺不住!

而虎娃并非普通的五境九转修士,他自幼吃了那么多五色神莲,其灵效融于形神中尚未彻底炼化呢。假如他就是闭关清修、苦苦等候救援,再挺个七、八年没问题。可是他这样开山不止,确实能够将形神中五色神莲的灵效渐渐地彻底炼化,但也顶多只能挺半年。

半年之后,如果还打不开这条通道,那么就必须交替辟谷与进食。他可以放弃开山,这样还能再坚持两年左右。但若继续开山,在如此大的消耗下,兽牙神器中带的那些平常够吃半年的食物,恐怕连一个月都不够。

若到了那一步,其实虎娃还有一个选择,就是放弃形神中已融合的某些神器,将它们当作不死神药炼化吸收其灵效。一件一件把那些“神器”都吃掉,他还可以像这样每日竭尽全力开山一年左右。

也就是说虎娃想硬生生凿开一条路,每天都坚持开山,不论能不能成功脱困,他能坚持的极限时间不超过两年。但虎娃当然也不希望被困到那个时候,假如羊寒灵能突破七境修为,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

但对付眼前仙家洞府的石壁,哪怕是有七境修为的羊寒灵,也没有五境九转圆满的虎娃好使,因为有那玄妙的仙家禁制防护,法力攻击的效果微乎其微。谁能像虎娃这样完全不动用神通法术,就是用两把锋利的斧头,硬生生去劈削坚逾精钢的岩层呢?

就算别人想这么干,在这里也找不到趁手的家伙呀!虎娃取石壁之材,将其坚韧锋锐的物性凝炼到极致,打造成斧头,再去劈削这石壁。想当初他在百川城之会上,曾抟土为船一次成器,又现场将武夫石壳制成的斧头炼成了法宝,也算是很有心得了。

其实虎娃最厉害的保命手段,就是师尊剑煞所赐的剑符,可是在这里却没有用武之地。那剑符之威相当于剑煞本人全力斩出一剑,但它是封印在秘宝中的神通法力攻击,由于那玄妙的仙家禁制存在,也会由仙家洞府的整体结构来承受。

除非剑煞的一剑之威,能将这座洞府整体毁去,否则还是无用。而虎娃也清楚,师尊的本事虽大,但也没大到这种程度。退一万步说,就算这剑符威力超乎想象,一击就破了仙家禁制,那么山腹深处的这个洞府便将整体损毁,洞府中的虎娃也别想活下来,保命手段反而成了要命手段。

虽然用了两个月功夫才凿壁四尺,虎娃眼中却看不出什么失望,也没有什么高兴或焦躁的神色,他就是在坚持每天继续开山。山中普通的岩层不会都这么夸张,只要先破开仙家洞府的外壁就好办了。可是这层材质坚韧无比、又有仙家禁制防护的石壁,究竟有多厚呢?

以凿开了四尺深的通道,可那石壁的材质以及其中的仙家禁制仍没有丝毫变化,仿佛给人一种错觉——它是永远没有尽头的。

虎娃没有理会这些,继续每天抡斧子开山,需要休息的时候就休息,养足精气神再继续干。不知不觉又过了七、八天,虎娃再度凿壁一尺,却敏锐地察觉到一丝变化。这变化非常微弱,但虎娃也不知劈了多少斧出去,对每一斧的细微感觉已经很敏锐了,凿开同样深度的石壁,似乎轻松了那么一丁点。

虽然只有那么一点点,但也意味着变化的出现。那仙家禁制依然如故,使整座洞府的防护浑然一体、使所有法力攻击都由洞府整体来承受,那么变化出在哪里呢?应是材质——构成这洞府四壁、屋顶、地面的岩石!

山中的岩层不知被啸山君炼化了多少年,形成了一种特殊的天材地宝,是那么地坚韧。但它并不是一道独立的墙壁,就是直接在天然岩层的基础上炼化的,离开洞府越远的岩层,天材地宝的物性就会渐渐参杂、不再那么精纯,直至完全变成普通的岩层。

洞府四壁五尺厚的范围,岩层的材质都是很均匀精纯的,而到了五尺之后,便出现了缓慢的变化,渐渐含有天然岩石中的杂质了。虎娃微微点了点头,终于看到了脱困的一线希望,但他也没有改变自己的节奏,仍然像前两个月那样挥斧开山。

斧头仿佛变得越来越锋利,是因为石壁的材质在慢慢地变化,这第三个月,虎娃将石壁上这个洞又向外凿出了五尺深。

第一个月炼器化壁一尺,第二个月开山削壁三尺,第三个月则推进到五尺,累计已达到了九尺。虽然还不到一丈,但也能看出虎娃的进展越来越快了。黑暗的洞府大厅中听不见任何声音,因为虎娃施法拢住声息不惊扰到闭关中的羊寒灵,他当然也没有浪费法力继续祭出石头蛋照明。

但这山腹深处却并非完全伸手不见五指,大厅一侧有个洞,洞中不时发出如闪电般的亮光,闪烁间隐约能照出一些景物。只见那洞中有一个人形的轮廓,挥着两把斧头不停地在劈削,那亮光就是利斧劈在石壁上迸出的一串串火星。

洞中的人形轮廓,当然就是虎娃被火星照出的影子。这一闪一闪的亮光可能很不显眼,但在这完全黑暗的洞厅中,就是唯一的光源。

三个月后的一天,虎娃仍在挥斧劈山,九尺之后,那构成石壁的天材地宝坚韧程度已经下降了一成左右,虎娃的斧子劈起来更顺手了。恰在这时,他突然停下了动作,整座洞府恢复了一片黑暗,可是他在寂静中却听见了声音。

这声音很轻,似脚步又非脚步,是从羊寒灵闭关的那间静室方向传过来的,像是有什么东西出来了。这里除了虎娃和羊寒灵不可能有别的存在,凝神开山时突然发觉异常,感觉可够吓人的!

虎娃转身时,那对斧头已合二为一,飞进了大厅悬在半空化为了一轮圆月。在月光的照耀下,他愣住了!

他看见的是一头岩羚,假如不是已见过羊寒灵的原身多次、一眼就能认出来,他此刻绝不敢相信这岩羚就是羊寒灵,因为气息不对。羊寒灵有大成修为,她若收敛神气,虎娃也很难清晰地察觉,但此刻来的就是一头普普通通的岩羚!

虎娃的神识轻松地扫过这头岩羚的形骸百脉,它没有丝毫修为法力,假如在山中偶尔遇见,虎娃根本就不会特别注意到,别说它是大成妖修了,甚至连最普通的妖都不是。但虎娃知道来者一定是羊寒灵,只是不明白她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

刻意查探之下,虎娃还是察觉了这头岩羚的异常。首先它的筋骨形骸虽然普普通通,但是很健康,还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健康,而是没有任何暗伤隐患,简直就是完美的体魄。其次是岩羚头上的那对角,它是羊寒灵的原身之器,此刻看起来晶莹剔透,假如被别人得到,那是非常珍稀的天材地宝。

虎娃吃了一惊,走出洞口问道:“羊寒灵道友,是你吗,这是怎么回事?”

岩羚抬起头看着虎娃,眼神前所未有的复杂,似绝望中饱含着希望、期待中带着深深的歉意、惊讶中带着无比的敬佩、自责中带着某种困惑,看它的样子分明是想说话,可是开口只是发出了动物的叫声。

这一声叫可让虎娃震惊不小,羊寒灵居然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这就像当初身受重伤失去了神通法力的小妖叽咕。可是虎娃暗运各般神通查探羊寒灵的形神,没有发现丝毫伤势,她一定是遭遇了自己想象不到的变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