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16章、劈山的虎娃(上)

这么大一块超乎想象的天材地宝,众兽山五百年来为何没有利用?首先当然是不能破坏这座仙府,其次是这洞府的石壁太难切割了,不仅材质坚韧且有仙家禁制的存在,费那么大气力削下来一小块也没什么意思。

当然更重要的一点,啸山君将岩层炼化成的这种天材地宝,并不算什么很神奇珍贵的炼器材料,它除了质地极其坚韧之外没什么别的特性。众兽山历代宗主又不是找不到更好的、更容易得到的天材地宝,又何必如此呢?

可是虎娃今天却这么做了,假如有旁观者在场可能会感到更加费解,难道他要将这种天材地宝费劲切削下来,然后一一炼器吗?虎娃当然不能这么干,他的目的就是要凿穿山体,已经能削下来还炼什么器啊,他就直接在石壁上炼器!

虎娃一动手便清楚,如此做仍然会受到那仙家禁制的影响,虽然炼器的法力不会由洞府整体来承受,只凝聚于他的神识锁定的那一片材质,可是他却不能用这种方法来损毁石壁。一般来说,若炼器失败,天材地宝也会损毁,但虎娃若炼器失败,那仙家禁制就会发生作用。

失控而损毁器物的法力,仍会被这座巨大的仙家洞府整体承受,石壁仍然完整地保存,只是虎娃会前功尽弃,那反噬之力亦会伤到他自己。除非炼器失败时那损毁的冲击力太大,一次能将整座洞府全都给毁掉了,否则虎娃就必须一次炼器成功,中途不得出任何差错。

虎娃当然还没有本事将构筑整座洞府的天材地宝一体炼器,他连神识都穿不透石壁二尺呢。退一万步说,假如真是那样,他损毁正在炼制的法器之时,相当于自己就坐在这件法器之中啊,那他和羊寒灵都别想活命了。

所以虎娃调息涵养了三天三夜,这才开始炼器,他的神识锁定了一片直径八尺、厚一尺的石壁——好大一块天材地宝啊!

这要是炼器失败了,那损毁器物的反噬之力,恐怕连一位大成修士都得重伤殒命吧?虎娃就是直接在石壁上炼器,一旦动手就不能中途停下来,必须从头到尾一气呵成。中间出了任何差错或者法力不继,不仅前功尽弃且后果严重。

那八尺石壁上散发的光和热持续了一个多时辰,又渐渐黯淡下去,虎娃这是在进一步凝炼天材地宝精纯的物性,并以神识仔细体会它的特质,然后缓缓运转法力温养。这个温养的过程,法力消耗得并不那么剧烈,却持久绵长,不能有丝毫的间断,更不能在控制上出任何差错。

就这样,七天七夜过去了,石壁上又亮起了光芒,这回不再那么炽热,而就像一轮皎洁的明月。“明月”中又出现了器物的轮廓,竟然是两把斧子的形状,斧刃就是月轮的边缘。几个时辰后这白光消失,就似月华隐去,石壁上又出现了两把斧子的图案。

看这斧子的样式,分明就是武夫丘的特产,五国之君曾在百川城盛会上伐木所用。但虎娃最早见到这种斧头却不是在武夫丘,而是在家乡路村,便是路村的祖先路武丁留下的那把开山斧,虎娃曾经拿着那把开山斧在路村外开出了百丈山路。

渐渐地又过去了七天,那石壁上的斧头图案仿佛是活的,在这七天中变得越来越小,到了第七天时就变得和虎娃家乡的那把开山斧一模一样,终于不再有变化。这时虎娃睁开眼睛开始咳嗽,同时向着那石壁连连弹指,无形的剑意锋芒汇入那斧头图案中。

虎娃这一咳就是大半天,难道他已经神气法力耗尽,连身体都承受不住了吗?可是通常修士在炼器时必须保持定境不乱,假如人都忍不住在咳嗽了,那么法器早就损毁了呀!

其实虎娃在完成炼器最后一个、也是最关键的步骤,使器物成形,并在其物性的基础上赋予其妙用。虎娃施展的是无形剑气,并不是攻击这片石壁,而是将剑意锋芒赋予所炼化的法宝。至于咳嗽嘛,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师传“绝技”。

剑煞自创了一门“咳嗽功”,说穿了就是在武丁功极致的基础上发出的无形剑气,由剑意锋芒凝炼而成。而虎娃就将这种锋芒赋予了正在炼制的法器,其实他不咳嗽也完全可以,但好像是被师尊传染了,咳嗽起来感觉手法更顺畅。

当虎娃终于不再咳嗽时,那石壁上的斧头图案消失了,直径八丈的石壁范围内,原先黄黑与雪白交错的漂亮纹路也消失了,表面不再那么光洁,呈现出一片枯槁灰白之色。

虎娃隔空轻轻一弹指,就听哗啦一声,直径八尺、厚一尺的石壁已化为了一片粉末泻落,却有一道月色光华向着他飞来,到近前又分为两道,虎娃的左右手各接住了一把斧头。这是两把斧子,却是一件成套的法器,可合二为一化为一轮圆月。

斧子带着月白色的光泽,宛如世上最纯净的美玉,质地仿佛是透明的,视线却穿不过去,斧刃上流转着锋锐的光泽。这是中品法宝,已是以虎娃的五境修为炼器所能达到的极致了,他同时也将这两把斧头炼制到了中品法宝的极致状态。

虎娃并没有赋予它们更多的神通妙用,首先就是炼化这种天材地宝本身的物性到精纯的极致,然后又赋予了法宝最锐利的锋芒。它们恐怕会是巴原上最锋利的斧头,而且最适合施展开山劲——这是虎娃的看家功夫。

直径八尺、厚一尺的那么一大块天材地宝,炼成了这么一对斧头,那石壁所化为的粉末,都是虎娃在炼器过程中所剔除的杂质。那种天材地宝本身就已坚韧无比,可想而知,凝炼其精华所打造的法宝斧头,就算不赋予其他的任何妙用,本身又会锋锐到什么程度?

虎娃接斧在手却微微一挑眉,这是他亲手炼成的法器,当然没人比他更了解此物,但这两把斧头的玄妙却超出了他炼器之前的预计。

虎娃一挥手,两把斧头合在一起又飞了出去,在洞厅中化为了一轮圆月,月华化为剑芒四射。紧接着他再一挥手,那圆月化为了一头猛虎的虚影,无声无息地震吼,猛虎化为锋利的光芒呼啸而出,似能将一切都吞噬入剑光中。

虎娃并没有真正展现法器的威力,只是在演化其妙用。一方面是因为他炼器半个月,神气法力已接近耗尽,只能勉强御器却不能施展出太大的威力来;另一方面羊寒灵还在那边静室中闭关,虎娃不想惊扰到她。

但这些妙用变化并非虎娃炼器时有意赋予,竟是成器时自然出现的,他事先没料到。虎娃心念一动,突然明白这洞府四壁的仙家禁制是借助什么手段布成的,那就是啸山君用原身毛发化为精纯的物性凝炼其中,编织成法阵纹理。

这是仙家禁制的玄妙,并非是天材地宝的物性,所以虎娃先前没发现。但虎娃将石壁整体直接凝炼,成器之时斧头从石壁中飞出,器物居然便有了意想不到的神通妙用。那圆月洒出的光华可以布成阵式,宛如一片无形的剑阵;而那头猛虎的虚影,所发出的咆哮不仅带着强大的神识威压,化为吞噬之光更是锋锐无匹。

虎娃很满意地点了点头,将两把斧头放在身前,开始闭目定坐涵养神气,此时他的法力、体力、精力都已经到达了极限,必须要休息恢复。炼制这两把斧头,就算是练成大器诀修为根基精纯无比的虎娃,也差一点没成功。

虎娃这一坐又是半个月,有时会摄过葫芦饮一口清水,半个月后这才站起身来,手提双斧来到那石壁之前,此时已神气完足、整个人又恢复到巅峰状态。这一个月的功夫也不算白费,至少虎娃已在石壁上打开了一个一尺深的圆洞,他就在这个位置挥起斧头劈了过去。

没有嗡鸣的回响,因为虎娃施法隔绝了这个圆洞的声息,就见火星迸出,他劈开了一条一寸多深、一尺多长的细缝。左手再来一斧,这回是斜着劈出去的,两条细缝延伸交汇到一起,竟从石壁上削下来一条尺余长的细石。

这就是虎娃对付仙家禁制的手段,他没有动用任何神通法力,就是直接轮斧子劈,同时运转开山劲。

就算虎娃把石壁打了一个洞,那洞府的禁制仍然完整,所有攻击的法力,都是激发那禁制的法力来源,几乎绝大部分法力都由这洞府整体承受了。所以虎娃干脆就直接用斧子去劈,就似凡人开山取石那般,那仙家禁制的防护反倒失去了意义。

可是那石壁的材质仍是被啸山君炼化的天材地宝,什么东西能劈得动呢?虎娃手中并无利器,就算是以神器幻化为利刃,那也是催动法力的御器变化,同样会激发仙家禁制。所以虎娃打造了两把斧头,就用这石壁炼化,却比原先的材质更要锋利坚韧得多,如此才能劈得开。

这两把斧头是中品法宝,但虎娃并没有拿它们当法宝用,就似樵夫手中砍树的斧子,炼器时赋予的剑意锋芒妙用,也只是为了将斧刃炼化得更加锋锐而已。虎娃就这么一斧接一斧连续不断地劈在石壁上,一块一块的石头被削了下来,落地却不碎。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