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15章、知者不言(下)

羊寒灵走进了那间静室,当她坐在白玉台上时,忍不住有惊惧之色,身子还在轻轻地发颤。这只胆小的岩羚,无法不惊惧啸山君留下的气息,但在虎娃平和的目光注视下,她似乎获得了勇气、无形中也受到了某种安抚,良久之后,终于调匀神气进入沉寂的定境中。

羊寒灵已在横连山修炼多年,有幸突破大成修为后,精进速度非常缓慢。实际上还是她的心境有些问题,而且修行中的各种见知与积累也很欠缺,须知六境大成之后的修炼要比此前艰难得多,每一境的九转圆满,都超出了此前修炼中所有的功夫。

而羊寒灵遇到虎娃,便是意想不到的机缘。她在西荒养伤然后穿行巴原,停滞在六境六转多年的修为终于突破到七转,得到啸山君的仙家神念传承定坐解读一月,神气自然运转印证种种所得,睁开眼睛后便自然突破到六境八转修为。这也是在多年修炼积累基础上机缘到了,因而能厚积薄发。

虎娃悄悄退出了静室,站在大厅中看着羊寒灵定坐的方向,满脸皆是苦笑之意。他刚才说那些话、做那些事的目的,就是想让这位妖修克服修行所缺,抓住这个机缘早日突破至七境修为,这才有不困死于此地的希望,甚至是他们最终能否一起脱困的希望。

虎娃很清楚众兽山又一次利用羊寒灵针对自己设下了陷阱,但他倒没有责怪羊寒灵的意思。假如这么想,他难道还要怪到家乡山神的头上吗,众兽山的这个隐秘最早就是山神告诉他的。羊寒灵对他并无隐瞒,更无丝毫恶意,她是主动带着虎娃来寻找仙家机缘的,结果连自己都身陷绝地。

从某种意义上讲,是虎娃连累了这位大成妖修,若要怪,只能怪众兽山的狠毒阴谋,这对虎娃而言已是杀身之仇,因为对方就是想要他的命!

而虎娃心里也清楚,恐怕在很长时间内都不会有人刻意寻找他,更别提来此地救援了,想脱困只能靠自己。虎娃的脱困之法,就是羊寒灵想都不敢想的,只有理论上存在可能性的笨办法——开凿一条通道,从山腹深处一直挖穿到外面去。

当没有别的计谋可施时,这就是唯一的办法,但他没有直接告诉羊寒灵,更没有把握能在多长时间内成功。在这种情况下,首先坚持不住的绝对会是羊寒灵,这位大成妖修很可能将殒落此地。

羊寒灵本就心神已乱,再让她希望断绝,就绝无机会突破七境修为了,所以虎娃并没有告诉她自己的打算。羊寒灵闭关潜心修炼,可以辟谷两年;但若耗费神气尽力施法,她恐怕只能坚持半个多月,这样反而于事无补。

只要羊寒灵突破了七境修为,在寿限到来之前,根本不会被这绝地困死,便能和虎娃一起,慢慢地下功夫将这座山给凿穿了。水滴尚能穿石,只要岩层有尽头,便能打开一条通道。

虎娃在大厅中坐了下来,元神中出现了整座威据峰的轮廓,然后山峰的轮廓变得透明、出现了内部的结构,显示出这座洞府以及虎娃进入时所走过的通道位置。山势像一头蹲踞的猛虎,他们是从“虎口”而入,曲折向下走了三百余丈远,仙家洞府就在猛虎心脏的位置。

从这里向猛虎的“左肋”方向开凿通道,直线距离是最短的,大约是二百七十丈厚的岩层。但最重要也是最艰难的,首先是要破开这座仙家洞府的石壁。洞府的外壁可是被啸山君前辈以大法力炼化的天材地宝,更有仙家禁制防护,虎娃的神识也无法穿透,不清楚总共有多厚。

虎娃在绝境中为何如此镇定?这与他的修行经历有关,此刻才能看出其心境超凡。这少年十四岁时就被迫远离了家乡,来到举目茫然的巴原上,身边只带着一条狗。这些年他有无数的奇遇,但也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各种险境。

比如当初他能在两位大成妖修的追击下保住性命,还成功地反击让对手一死一伤,这对虎娃而言也是生死考验。他的那些所谓的奇遇假如落到别人头上,恐怕就根本不能成为奇遇,甚至连命都早就没了。

困在这山腹深处,对于虎娃而言又是一次生死考验,但他不会畏惧退缩甚至在绝望中放弃努力,只束手等待救援。假如是那样,他来到巴原之初,早就找个地方悄悄躲起来自以为在修炼了,甚至可能到达白溪村后就不会再离开。

这座仙家洞府无路可出,那就自己开一条路吧,想当初他离开路村之前,也曾手持祖先留下的斧头硬生生在村外开辟出百丈山路,由此将开山劲修炼至武丁功之境。如今破开这仙家洞府、凿穿整座山峰,比当初在路村削山开路难了千百倍,但他的修为也比当初高太多了。

在自己被困死之前,这条路能不能凿穿,虎娃并不清楚,但如果不去开凿的话,那就一定不会有路的。这就像踏过登天之径的修行,谁都不知自己能不能迈过去,但不去一步步地修炼,定然求证不了长生超脱。

虎娃主意已定,便在那大厅的一面石壁前坐了下来,看上去就像在面壁闭关。他这一坐就是三天三夜,三天后那面石壁突然发出了亮光。这石壁呈现的是漂亮的虎斑纹路,质地光洁如玉,此刻却在发红、发亮、发光,渐渐化为桔色、白色直至纯青。

这是难以想象的高温所致,虎娃却微微皱起了眉头,因为他发现这石壁的材质非常难以炼化。恐没人能想到虎娃此刻在干什么——他居然在炼器!

假如换作其他五境修士被困于此地,恐早已绝望,连想死的心都有了,也可能会陷入疯狂、疯狂得企图凿开这几乎坚不可摧的石壁。虎娃的脱困打算也不外乎如此,他就是要凿开一条长长的通道穿出去,但没有着急动手。

这洞府外壁的坚韧难破,羊寒灵已经试过了,用了一天功夫耗尽神气,也不过劈开了一尺余深的细缝,那还是她连续不断攻击的结果。一位大成修士只有这么点本事,世上有什么天材地宝能坚韧如斯,并非完全是石壁本身的问题,更重要的是那仙家禁制。

破禁之法,要么是掌握并打开它,要么是强力破除。而无人触动的禁制,其封存的法力随着时间的流逝也会缓缓地消散于天地之间,可是这座洞府四壁中留下的禁制乃仙家手笔,另有一种玄妙。

洞厅的四壁、屋顶、地面,所有的材质都已融炼为一体,包含着完整的禁制,就算是破坏了其中一部分,剩余部分的禁制仍是完整的,除非能一次将其全部损毁。这就像那啸山君仙蜕最后所化为的光晕,其中每一丝都包含了完整的神念。

这禁制中没有封存法力,但仙家手段非常人所能理解,每一个局部都包含了整体,又融合在一起浑然一体。若施法攻击一处,攻击者的法力自然就会触动与激发禁制,使攻击的力量分散由洞府整体来承受。

而激发禁制的法力来源,就是企图破壁者施展的攻击。羊寒灵在施法劈击石壁时,虽然攻击的是一个点,但力量却由这洞府的四壁、屋顶、地面的整体岩层共同承受,这如何能破得开?

这便是迈过登天之径后,仙家手段的不可思议之处,它是啸山君飞升之前为洞府留下的最后一层防护手段。这位妖王前辈当然不希望此处遗迹被各种外力所破坏,能完整地留于后世有缘人。

仙家禁制虽玄妙无比,但毕竟已无人主持运转,只是在羊寒灵的法力攻击下自然被激发,也有一个极限。羊寒灵显然是发现了这一点,她以一对羚角化为漫天飞芒只集中于一点连续攻击,力量被这座仙府整体承受,但是禁制被激发运转也有非常短暂的间隙,所以她能在石壁上劈开一条缝隙,并渐渐将其深入。

但这种天材地宝虽一点点被劈开,却不会崩碎,那就只能一小块一小块地把它削下来。这就像蚂蚁啃骨头,若以神通法力为之,等于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得啃到什么时候?虎娃不知道这特殊的石壁有多厚,反正羊寒灵劈开的那条缝并没有到尽头。

虎娃的神识也穿透不了洞府外壁,最多只能深入二尺。他还尝试过出摄阴神,在通常情况下,阴神是可以穿透各种物体的,但也有极限。比如在山腹深处,虎娃的阴神就绝对穿透不了整座山,在穿透的过程中就会渐渐耗散;如果完全散尽无法再回来,虎娃就等于坐化了。

所以虎娃出阴神只是小心翼翼地尝试,想探探这石壁到底有多厚,见势不妙就赶紧回归。结果出摄阴神却不能离体,别说穿透这石壁了,被一股无形气息压制得连动都动不了。这里可是仙家洞府,哪怕只留下了啸山君的一丝气息,又岂能容阴物窥探?

但虎娃并没有失望之色,他看着那漂亮的石壁却眼神一亮,仙家禁制厉害,以法力攻击得不偿失,但这洞府的四壁包括屋顶和地面,就是一块硕大的天材地宝啊!是天材地宝就可以炼器,那干脆就把它炼化了。

炼化天材地宝并非是攻击手段,当年啸山君就是将山腹深处的天然岩层一步步炼化成这种材质的,凝炼其物性精纯、去除杂质后,才有了这么大的洞府空间,那么虎娃就继续炼化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