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15章、知者不言(上)

虎娃却摇头道:“天下没有破不开的牢笼,此仙家洞府是以日积月累之功打造,我们也可以日积月累之功脱困。”这是什么意思,他难道是想凿开洞壁,从山腹中挖个洞一直穿出去吗?这在理论上好像是可以的,但实际上不可能啊!

用多长时间才能完全这个壮举?几年、十几年、几十年?还没成功,他们恐怕早就饿死、渴死在这里了。虽然四境以上修为就可在修炼中辟谷,这也有助于净化形骸百脉,但并不能完全做到辟谷不食,尤其是在消耗越大时,就越需要进食补生机元气。

只有突破至七境修为,才能不食人间烟火,可羊寒灵和虎娃都不行。若羊寒灵就此辟谷,可能会坚持一、两年,但一、两年之后呢?若是羊寒灵全力施法想在洞壁上凿出一条通道,恐怕她连半个月都坚持不了。

在羊寒灵看来,以她此刻的六境八转修为尚且如此,虎娃虽然厉害但毕竟尚未大成,就不要想着怎么脱困了,饿也会饿死在这处绝地。但听见虎娃如此确定的语气,羊寒灵又莫名觉得他必然有所依仗,应还有什么她所不知的手段,心中不禁又燃起了希望。

羊寒灵当然不认为虎娃会用理论上的笨办法,那是连想都不必去想的,她又问道:“彭铿氏道友,难道会有人来救我们吗?……没有人知道我们来了这里,更没人清楚我们被困于此地啊。”

外界的救援才是他们生还的希望,虎娃可是武夫丘宗主剑煞的得意传人,若得知他困于此绝地,武夫丘上的高人是有本事花大气力从外面打通一条路进来的。羊寒灵唯一担心的就是——假如武夫丘根本不知道这个消息怎么办?

虎娃刚想说不能指望别人来救,可是念头一转,却开口道:“众兽山设下的陷阱,应该说很成功,我们若来此地探寻,就绝对不会走漏消息。可是百密一疏,这个看似完美的阴谋毕竟还有一个破绽,就是叽咕还活着!”

羊寒灵眼神一亮:“对,对,对,叽咕还活着!虽然我们没有告诉它,将来这里探寻仙家遗迹,但您若是长期不见,令巴君或武夫丘起疑寻找,那么最后见到我们的就是叽咕。他们一定会去询问叽咕的,应该也能猜到我们去了何处,会派人来查探。”

虎娃点了点头道:“是的,叽咕还没有死,而且受的伤也被我治好了,这绝对是个意外。连我都不敢保证一定能救得了叽咕,再晚去几天就无计可施了,众兽山也不会料到。况且我所施展的疗伤手段,就连武夫丘的尊长都不完全清楚究竟,扶余更不会想到。”

羊寒灵接着点头道:“对对对,剑煞宗主与巴君都会来救您的,届时我们便能脱困,就是不知要等多久。在此之前,我们应尽量坚持更长的时间。我若此刻闭关,可辟谷两年,但是您……?”

虎娃道:“你就不必担心我了,我自有办法,吃的东西倒是有一些,至于所需之饮水,倒是要稍费点功夫。可是我们在此地一味受困亦非良计,不能只寄希望于救援,我会尽量设法自救,至于道友你,最好能在此地突破至七境修为。”

虎娃方才提到了叽咕未死,且带着他的信物去了彭山禁地,这确实是两人等待救援的希望。但虎娃却没告诉羊寒灵——最好别指望叽咕、也别指望别人来救。

他打发叽咕去彭山禁地时,根本就没告诉那小妖——他和羊寒灵要来这处洞府遗迹。而叽咕在未得到虎娃的吩咐之前,亦不会将它无意间听到的隐秘告诉他人。既然叽咕不会主动说,别人又怎能猜到虎娃和羊寒灵去了哪里?

况且虎娃离开时,也没有告诉少务——自己此番行游要历时多久?谁都认为他此去是为了找寻突破六境大成修为的契机,若是机缘已至、尝试着踏出那一步,必然会寻找隐秘之处闭关,要用好几年都说不定。若是他很长时间不出现,恐怕只会引人焦急,而不会引人起疑。

至少在正常情况下,羊寒灵所说的两年时间内,是不会有人刻意来找他的,更另提探寻到此处了。而且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谁又能仅凭从叽咕那里打探到的情况,然后推测出羊寒灵和虎娃可能曾来过这里,就一定要到众兽山历代宗主传承隐秘之地搜索呢?

他人就算知道了叽咕的经历,也未必能猜到众兽山的阴谋啊,更难想到虎娃和羊寒灵会被困死于此处!

但这些话,虎娃并没有说出口。他能看出羊寒灵的心神已乱,这对于她的修行非常不利,修行的考验是贯穿始终的,并不是说曾经的一道关口迈过去了,便不会再面临类似的问题。若知道自己必死无疑,羊寒灵恐会心魔重现。所以虎娃还是给她留了一线希望,以稳其心境。

说着话虎娃解下了腰间的紫金葫芦,这是他在帛室国东海之滨的集市上买的,一路上以天地间各种物性精华气息炼化成宝物。这个葫芦的妙用威力暂时还很弱,但以之为引灌注法力,可以收摄天地间的各种东西,比如以一滴水为引,便可凝聚周围环境中的水汽汇集,然后得到满满一葫芦清水。

这座洞府几乎与世隔绝,但虎娃不知当年的啸山君有如何玄妙的布置,空气似乎还能保持清新流动,所以能不断地凝聚清水。

然后虎娃又凭空拿出了很多东西,都是加工处理过的各种食物,羊寒灵几乎都看傻眼了。虎娃此刻施法已没有回避她,这些东西都是虎娃从脖子上挂的兽牙中摄出的——那兽牙是空间神器。

羊寒灵惊呼道:“您带了这么多吃的,足够一个人吃半年的!……您能使用神器,难道已突破六境修为?”

虎娃笑道:“至于我的修为,道友就不必多问了。我们被困期间,你还是好好想想自己的修行吧。”

他拿出来的这些吃的,都是当年山爷和水婆婆为他远行准备的,已经快四年了,他几乎就没动过,不仅是用不着,也是有些舍不得,那代表着家乡的纪念,也带着家乡的气息。而食物都被山爷以菁华诀处置,仍然似当初那样新鲜可食,只需以清水化开即可。

虎娃把这些东西拿出来,并不是准备吃掉,只是为了让羊寒灵安心。羊寒灵拍了拍胸口,终于松了一口气道:“我真羡慕您这样的大派宗门修士,有高人尊长之助,修炼中能有这么多好东西……原先我还担心道友尚无大成修为,辟谷不可久持,我可坚持两年,您却挺不了那么长时间。看来您有这些食物再辅以辟谷修炼,差不多也能坚持两年了。”

羊寒灵知道虎娃绝非寻常修士可比,所以尽着胆子猜测,认为他若交替进食与辟谷,有了这些吃的,挺两年亦有可能。她却不清楚,虎娃只要有所保留、不轻易耗散神气,辟谷个十年、八年都是没问题的,真正更应该担心的是她自己。

虎娃平心静气地说道:“既暂时困于此处,岁月不可虚度。道友也得到了啸山君前辈的仙家神念心印,对你这样的大成妖修而言,堪称珍贵无比。此前闭关一月有余,相信其中能解读的内容,道友都已经解读清楚了。如今之计,恰好可在此安心闭关修炼,若能修为更进,我们脱困的把握也就更大了。”

冷静下来的羊寒灵,当然转念间就明白了虎娃的意思,就算有被救的希望在,可是也不知何时才会有人来,所以他们还是不能放弃自救。对于羊寒灵而言,利用这个机会闭关修炼,若能突破七境修为,两人才有更大的希望脱困。

她赶忙点头道:“此番探寻仙家遗迹,收获确实超出想象。看道友如此镇定,我也就心安了,这就闭关清修。您最好也是如此,以神气蜇伏之法尽量减少消耗。”

虎娃一指方才那间静室道:“那么道友就请吧,那座白玉台上,便是最好的定坐闭关之地。”

羊寒灵又吓了一跳:“那可是啸山君前辈的仙家法座,我怎敢坐在上面?”

虎娃摇头道:“道友为何要如此想呢?仙家遗蜕已化散、重归于天地大道本源,这座洞府包括那法座,皆是啸山君前辈留于后人的,那里亦是最适合闭关清修的地方。如果你连坐都不敢坐在上面,将来又谈何像啸山君前辈一样踏过登天之径?我知你的原身是岩羚,天性胆小易受惊吓,不知你当年是怎样渡过心魔之劫、突破至四境化形修为的,但今天这一关你必须得过。那白玉台上有啸山君的气息遗留,能令你的元神有威压之感,正是你所需的磨砺。”

虎娃的语气诚恳而坚定,仿佛也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威严气息,令羊寒灵的元神中不由自主地就有共鸣之意,这位妖修点头道:“多谢道友指点,我这就去那白玉台上定坐闭关。道友若有事,可用惊神之法随时将我唤醒。”

虎娃摆手道:“这里虽是绝地,但对道友的修炼也大有好处,更不会有人惊扰,你就安心闭关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