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14章、悟道的轨迹(下)

啸山君的仙蜕发生异变的那一瞬间,他自然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那仙蜕化成的光晕,就是啸山君留于世间的印迹,包含着一种特殊的仙家神念心印,随着仙蜕的消失而化散于天地之间。无论是谁,只要在元神中捕捉到,便等于接受了啸山君所留的指引。

不论是全部还是一丝,这信息都是完整的,只看有缘人是否有清明的元神去解读了,但这机会就是一瞬间,等光晕彻底散去之后便不复存在。而虎娃和羊寒灵便是有缘人,他们就站在这仙蜕前,元神世界都捕捉到了一丝光晕。

光晕化入元神世界,成为一种无处不在的神念,虎娃仿佛在与当年的啸山君交流。啸山君在白玉台上留下的仙家御神之念,就是给有缘人的,将自己的一世修炼经历与感悟告诉后人,希望后人受到启发后开创出一条属于自己的、并可以传承的道路。

有些事情,啸山君的神念中虽未明确提及,但虎娃也自然想明白了内情。比如五百多年前射叔良在山中射中的那只猛禽,很可能就是啸山君留于洞府外的仙家灵引所化,否则哪有那么巧的事情?这看似巧合却并非偶然,射叔良就是啸山君找到的有缘人。

射叔良命后世传人永远封存这里的遗言,也是啸山君当年的交代。与洞府入口第二层禁制相连的法阵一旦激发,此处遗迹就将彻底封存。

但是射叔良与众兽山历代宗主并不知道,啸山君的仙蜕在这一刻也会化散消失。它去了哪里?至此是在世间真正地消失了,啸山君在天地间所留下的一切,又重新回归天地万物的气息中。

这一刻,五百年前射叔良曾得到的神念心印,虎娃也完整地得到了,有些可与此前的修炼所印证,有些尚非他如今所能理解,只能结合今后的修行才能有切实的感悟。想解读这奇异的仙家神印对虎娃而言也不简单,他立刻闭关进入了沉寂的定境。

再看羊寒灵,也同样化为黄衫女子定坐于石室中,身为修士皆深知这等机缘的宝贵,不会做出别的选择。

虎娃定坐了足足一个月,浑然忘记了身外的一切,只要不受触动和惊扰,他应该还会继续定坐下去。在元神中解读光晕中的神念信息,将能明白的部分搞清楚。而今后结合自身的修炼去做各种印证,从而得出更多的感悟,恐怕还需要更多的时间,甚至是一世的修行。

令虎娃诧异的是,啸山君最后留给世人的是一声叹息,便是他飞升成仙时那一刹那的心境。这位仙家竟不知自己将去往何处,只知这一步迈出,便是超脱于生死的永恒存在状态。那瞬间化散的光晕其实也是一种指引,啸山君也希望自己求证长生之后,能够见到被指引者的到来,或许这样能给他带来更多的印证。

阴差阳错,最终是虎娃和羊寒灵来到这里,那彻底封存洞府的法阵却不知被谁被引发了,反倒让他们得到了啸山君最后的仙家神念心印。

虎娃并未突破八境之上,他只能朦胧地感应到那仙蜕化成的光晕消散于天地间、不受任何事物的阻隔,似乎在指引着另一个世界,但他却根本没有那等修为随之飞升登天。

但是一个月后,虎娃的定境终于受到了惊扰,那是来自羊寒灵的神念——不妙了,我们已被封死在这里出不去了!

虎娃睁开眼睛,前方那座白玉台上已变得空空荡荡,他回头看见了惊慌失措的羊寒灵,而这位大成妖修的眼中带着绝望之色。她比虎娃更早离定而起,发现了洞府中的变故,已意识到他们如今的处境。

洞府四壁、屋顶、地面都经过仙家大法力的炼化处理,坚韧无比,就算在山川巨震中也会完整地保存,但通往外面洞府的那条甬道已经完全塌陷了,他们被彻底封在了威据峰的山腹深处。

这也意味着他们得到了世间珍贵的传承、仙家前辈的所有修炼感悟的同时,也被永远困于绝地。

……

这是扶余干的。就在虎娃和羊寒灵进入洞府见到啸山君仙蜕时,这位众兽山的长老也来到了洞府入口,激发了与禁制相连的法阵。在扶余飞身退出入口后,整座威据峰都在震颤,那进入洞府的通道从头到尾完全塌陷了,不可能再有活人出得来!

可是仙蜕化为的光晕却不受任何阻隔,穿透山体而出,在完全消散之前,有一丝也印入了扶余的元神——这对他而言也是个惊喜的意外。

在众兽山当代宗主琮余看来,这处洞府遗迹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所有的东西都被众兽山搬空,啸山君留下的神念心印也早已消失,只有一具仙蜕。而啸山君的仙蜕,祖师严令不能触动,其实就算让他动也不敢乱动,所以是时候将这段隐秘永远封存了。

放弃这处洞府遗迹,既符合祖师的遗愿,也是甩掉了众兽山这派宗门不太好处理的一个包袱。这世间有什么牢笼能困得住虎娃这种人,还能让他心甘情愿主动踏入呢,最合适的就是这处仙家洞府遗迹了。

……

接到羊寒灵的神念,虎娃并没有慌乱之色,他就像刚从一个漫长的大梦中醒来、回到了置身的时空,只是皱眉道:“看来这是一场阴谋,你我都被算计了。扶余早知道叽咕已开启的天赋神通,打伤它之后,也猜到它会去横连山向你求救。”

羊寒灵颤声道:“是的,我方才也想明白了!叽咕并不是存心骗我们,它未将开启的天赋神通告知他人,也从未在他人面前演示,但自己私下里肯定修炼过,应是被察觉了,所以众兽山才会顺势设下这个圈套。”

这两人都不笨,就算先前受到了蒙蔽,因种种原因没有将隐情看透,此刻已踏入了陷阱,怎可能还想不明白?

虎娃:“众兽山想算计的是我,他们想要我的命,却不愿意被人查觉,所以才设下这个陷阱让我自己踏入虎口,从此无声无息地消失,谁都找不到我的下落……连累了羊寒灵道友一同受困,实在抱歉。”

羊寒灵的声音颤得更厉害了,甚至连全身都在轻轻发抖:“道友不必如此说,实际上是我被众兽山利用了,将你引入此绝地,而我此前却浑然未觉……我一天前出关离定,已经在外面试了一整天,我们无论如何都出不去了,将永远困于此地,该怎么办?”

羊寒灵闭关参悟啸山君留下的仙家神印一个多月,心神仍在那天然的威压气息中尚未完全恢复,再加上胆子本来就小、易受惊吓,此刻又发现自己和虎娃陷身于无法脱困的绝地,怎能不惊慌甚至绝望,倘若不是修炼有成,此刻恐怕吓都吓软了。

从羊寒灵传来的神念中,虎娃也清楚了她这一整天都干了些什么。羊寒灵发现来时的通道坍塌后,本以为以自己的大成修为,未尝找不到脱困之法,但后来她却绝望地发现,这里是一处绝地。

啸山君在这里修炼了数百年啊,在漫长的岁月中无事或者说无聊,尽量使自己清修的洞府更加坚固,哪怕没有外敌闯入,也要防范在闭关时发生各种天灾。他于洞府中飞升仙去,这里还要留给后来的有缘人。

啸山君飞升前所做的最后一件事,便是以仙家大法力将洞府打造得能有多坚固便有多坚固,哪怕是外面的山崩了,这座洞府也能完好无损地保存下来。

洞府四壁、屋顶、地面那带着漂亮花纹的岩石,坚逾精钢、刀斧难伤,且能隔绝神识。它就是利用山腹深处天然岩层炼化而成,浑然一体。羊寒灵试过了,以她强大的六境修为,施法攻击竟很难留下痕迹。

羊寒灵御原身之器能化为无数道锋芒,每一寸的地方都没放过,但石壁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屡试无功后,她集中所有锋芒、连续全力施法攻于一处,只劈出了一条一尺多深的细缝。周围的石壁竟似最坚韧的金属,受损变形后很难击碎。

好不容易劈出了这条缝,可后面还是这种材质,根本看不到尽头,也判断不了这石壁有多厚。来时甬道崩塌了,那巨大洞厅的入口处,落下了一道厚厚的石闸,应是经过了啸山君的特别炼化,比那洞府四壁还要坚固。更别忘了他们是在山腹中,外面还被整座山的岩层包裹。

虎娃亦心惊不已,却不动声色地说道:“道友莫要惊慌,此处并非绝地,至少这洞府完好无损,你我皆安然无恙,便可以慢慢想办法。”

说话他也离开了静室回到了大厅中,放开神识查探四周的石壁,感叹道:“啸山君前辈也不知用了多少年功夫,打造这座仙家洞府,竟然将周围的岩层都炼化成了天材地宝。这大厅的空间,就是将这些岩石物性提炼精纯、去除杂质后而形成的。”

羊寒灵见虎娃很冷静,并没有任何担忧的样子,身子不再颤抖,但仍惊魂未定道:“这洞壁中留有玄妙的仙家手段,攻击的法力竟能激发防护禁制,法力越强,防护的禁制便越强。这里宛如困天绝地的牢笼,您难道还有办法出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