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13章、自投虎口(下)

置身其中,借助石头蛋的光芒望去,此洞厅四壁的岩层很特殊,如玉质般光洁如洗,带着很漂亮的黄色与雪白层叠的纹路,但表面却浮现着青铜色的光泽。虎娃伸手敲了敲岩壁,施展武丁功的劲力透入岩石中,竟有隐约如钟鸣般的回音。

这里应是那位仙家的真正的修炼洞府所在了,洞厅四壁并非是以御神之念留下的法力禁制,而是以炼器神通进行了永久性的炼化。这里四面的岩层坚逾精钢,还如金属般极富韧性,哪怕外部的山川巨震,山腹深处的这座洞府也不会被损毁。

这是一间大厅,有石台、石案等各种布置,哪怕数百年后仍然很干净。经过法力炼化的四壁还雕凿了很多小型的石龛、石格,应可收藏和存放各种东西,但如今都已经空了。就算当年的妖王前辈曾留下了什么宝物,也早就被尽数取走了。

展开神识扫过这片空间,并无什么特别的发现,虎娃与羊寒灵对望一眼,不约而同都向大厅的一侧走去。那里还有一道户,是在洞厅旁边另行开凿的内室。

散发着光芒的石头蛋飘过门户,虎娃与羊寒灵也并肩走了进来。当他们看清室中情形的那一瞬间,身形同时都定住了,神情是难以形容地震憾。羊寒灵的身子都在微微发颤,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又化为岩羚的原身,屈起前蹄跪拜于地。而虎娃也躬身拱手,向着前方悄然行礼。

石室中没有别的陈设,只有正中的一座白玉台,玉台上蹲坐着一头斑斓猛虎!

此虎的身形异常健硕,就算蹲在那里也有一人来高,浑身的皮毛交错分布着漂亮的黄黑与雪白的花纹。虽是一头猛兽,但它的神情并不凶恶,微微睁着眼睛看着前方,目光平和而安祥,似乎正带着思索之意。

最奇异的是,虎娃和羊寒灵进入石室之前都展开神识查探过,但根本就没发现这头猛虎的存在,在他们的元神感应中,这玉台上的猛虎就似不存在于世间的事物。但走进来在石头蛋发出的光芒照耀下,却亲眼看见了,便在那触手可及的位置。

这就是传说中的仙家遗蜕,当年那位妖王的原身吗?虎娃的修为尚未突破大成,当然更不了解飞升成仙的究竟了,当年那位妖王飞升而去,怎么还把原身留在此处?难道飞升成仙之后,就成为了与凡俗不同的另一种存在,去了另一个不可思议的世界吗?

所谓的仙家遗蜕又是怎么回事?按照虎娃所悟纯阳诀的玄理,难道是阳神离去之后所留下的没有生命的躯壳?这头猛虎本是虎娃的神识感应不到的,可是当眼睛看见它之后,元神便能奇异地感知其气息,它对于虎娃与羊寒灵而言,又变成了这世上真实存在的事物。

猛虎不仅看上去栩栩如生,神识感应中也带着真切的生机,与所谓的遗骸感觉完全不同。但虎娃在它身上所感应到的,又不是寻常人或禽兽的那种生机律动。这头猛虎仿佛还是活的,又像进入了深寂的定境中,生机就凝固在数百年前的那一刹那,而那一刹那便似永恒。

羊寒灵位大成妖修,化出原身趴在地上一时都不敢动了。那猛虎的神情虽然安祥宁静、仪态端庄而高贵,但气息中自然伴随的形容的威压,令它的元神都在战栗。

眼前的猛虎可不是善吒那样的在世妖王,而是真正的仙家遗蜕。它不可能刻意释放什么威压气息,但它在这里,仿佛自然就能令世间的百兽敬畏臣服。

虎娃的反应要比羊寒灵从容得多,他恭恭敬敬向那头猛虎行了一礼,同时也注意到了猛虎身前放着的一块淡碧色的玉圭。圭是一种礼器,形制狭长顶部呈尖状,在祭祀时握在手中、双手抱拳而拜,然后再随祭品一起敬献在祭坛上。

而这块玉圭是一件法器,里面蕴含着御神之念。虎娃展开神识以御器之法触动,便“读到”其中蕴含的信息。

是众兽山的祖师打造了这块玉圭,给后人留下信息,介绍了他发现此处洞府的经历以及收获。而历代宗主解读此信息之后,也会留下自己的神念,并施法弥补使玉圭中凝聚的御神之念不散,代代传承直至今日的宗主琮余。

玉圭中的神念首先讲述了一段发生在五百年前的故事。众兽山的祖师名叫射叔良,他是山中一个村寨的族长,同时也是村寨里的巫师与祭司。当时的年代恰逢巴原巨变,盐兆来到巴原,指引各个部落的族人走出蛮荒时代,建立了农耕文明,巴国正在建立之中。

射叔良就是生活在新旧交替时代的一位族长,也是族人中最强大的领袖、方圆百里之内最优秀的猎人,当时已有相当于四境的修为。至于他究竟修炼的是什么秘法或巫术,玉圭所留的御神之念中并没有介绍。

射叔良在山中狩猎时,射中了一只猛禽。但这只猛禽受伤未死,带着箭挣扎飞遁,一头撞在了崖壁上,竟穿透了岩层消失不见!

射叔良吓了一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于是攀到山顶腰间系绳坠下,来到猛禽消失的位置伸手一摸,那山壁竟然似不存在一般,他由此发现了那道无形的门户,便进入了这处洞府遗迹。

射叔良进入此地的过程,与羊寒灵和虎娃今天的经历差不多,也是在外外那凌空的庭院里搜索了一番,发现了不少与修炼有关的事物,接着又走进了后面的岩洞。在岩洞的尽头释放神识查探,察觉与打开了第二层禁制,来到山腹深处的洞府遗迹里。

很难想象,五百年前的射叔良见到妖王遗蜕时会有怎样的感受,他无意间闯入这里,所遭遇的一切远远超出了原先的见知。射叔良进入洞府遗迹的时间,是在那位仙家前辈飞升十余年后,洞府的禁制、封存的各种物品、以及特意留给后人的御神之念,都完好如初。

就在这座白玉台中,有仙家前辈给后人留下的神念,讲述了自己的经历。这位妖王的原身是山中的一头猛虎,修炼有成后,更是能驱使百兽听命,自号啸山君。

在啸山君的修炼岁月中,巴原上还是一片蛮荒,各部族人所聚居的村寨,还处于原始古朴的状。啸山君开启灵智自悟修炼,突破化境修为后,曾飞天远游巴原之外更广袤的世界,也曾去过中华之地游历,增长了不少见知,终于窥见了八境九转圆满、迈过登天之径的那最后一道门户。

啸山君迈过登天之径后、飞升求证长生之前,将自己一生的修炼经历以及种种感悟心得,皆以仙家神念留在了这洞府密室的白玉台中,进入此处见到他仙家遗蜕的后人,就可以得到这珍贵的传承。

虎娃和羊寒灵来得太晚了,已是五百年后,啸山君所留神念,经众兽山历代宗主的多次触动读取,早已消散无存。其内容如今应在众兽山以神念心印的方式于师徒间传承,只有宗主才有资格知晓。

射叔良当时已有四境修为,元神世界清晰无碍,可在闭关定境中慢慢解读神念心印,他也得到了这位妖王所留下的一切。相比啸山君留下的三件神器以及很多灵药,这里最珍贵的遗泽,便是他的修炼经历以及种种感悟心得。

射叔良在盐兆建立巴国之后,也突破了大成修为,开宗立派建立了众兽山这一派宗门,被后世传人奉为祖师。但射叔良本人并没有迈过登天之径,他是在从七境修为突破到八境时坐化的。

在其坐化离世之前,可能已有所预感,自己将迈不过这道关口,射叔良将他的一名亲传弟子、也就是他指定的众兽山下任宗主,带到了这处洞府遗迹中,告知当年的往事,并在这里放了一块玉圭,以御神之念记录了这段经历。

射叔良还有遗言,有关此处洞府遗迹的情况,暂时是执掌宗门的历代宗主才能知晓的隐秘,不能让门中其他弟子知晓,以免惊扰到啸山君的仙蜕。

啸山君仙蜕所坐的白玉台中留有仙家神念,历代宗主继位后,都应来此祭拜,并接受啸山君的神念心印传承。等到有一天,当这仙家神念完全消散,就将这处洞府遗迹彻底封存,后人不得再来打扰。而到了这一天,也应将这段隐秘告知众兽山弟子。

啸山君留下仙家神念心印,就是要让后人得到的。留在白玉台中的神念心印若无人触动,所凝聚的法力也会缓缓耗散,但这个过程会很漫长,可能定会存留千年以上。若有后人来到这里,每一次触动并读取神念,就相当于啸山君所留的法力耗散一分。

在此神念心印没有消散之前,让历代宗主来到这里接受传承,也符合啸山君的本意。等它消失之后,那就不能再来打搅仙家遗蜕了。众兽山历代传承的秘法,已融合了这位妖王当年的感悟,可以就在宗门中传承下去。

封存洞府遗迹后再公布此事,可让后世弟子不忘当年缘法之发端,代代祭奉啸山君,将其与神叔良共同奉为祖师,并应位列射叔良之前。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