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13章、自投虎口(上)

当远远地看见那如猛兽蹲踞般的山峰轮廓时,羊寒灵不由得叹道:“彭铿氏道友见知渊博,竟早已知晓此处。而我多年来只困守横连山一隅,不识天下之大、奇人异士之多。”

虎娃只是笑了笑,没有解释自己为何会知道这个地方,手指前方道:“至此道友便可领路了,我上次来,并没有发现那洞府遗迹的入口。”

两人来到威据峰前,沿着东面陡峭的崖壁向上攀登,停在了接近峰顶一处可以落脚的平台位置。远观威据峰的形状像一头猛兽,但站在近处是看不清楚的,身处山中更是看不出来,回顾一下地势,他们此刻应站在这头猛兽前胸的上方,抬头便是这猛兽的下巴。

前方是一片山壁,平整的大块岩石带着天然的层状纹路,羊寒灵伸手一指道:“那便是洞府的入口,无遮无挡,很远就能看见。”

如果说山峰的形状像一头蹲踞的猛虎,她手指的地方,正是“虎口”的位置。没想到那仙家洞府的入口不仅不隐秘,而且就在几乎是最显眼的地方,但恰恰是人们最意想不到的。

“猛虎”的下巴凌空伸出,“虎口”的位置就是一片平整的峭壁,岩层的天然纹路就似兽牙。除非会飞,否则寻常人和山中野兽根本碰不到那个位置。就算是空中会飞的鸟儿,在那里也找不到落脚之处,不可能停留。

无论是以肉眼去看,还是以神识感应,都发现不了任何异常,那里不过是平滑的崖壁而已。虎娃曾在这一带搜寻过,但他不可能亲手去敲击每一寸土地、每一块岩石,当然没能发现洞府的入口。

虎娃皱眉道:“就算在眼前、就算道友已经指给我看,我还是察觉不出端倪。”

羊寒灵苦笑道:“莫说是道友,其实我也没发现。叽咕听见众兽山宗主琮余与长老扶余的秘谈,曾提到山势远观如虎,洞府入口便在虎口处,我指的便是这个地方。彭铿氏道友请稍候,我且按琮余告诉扶余的方法试一试……”

说着话她一挥袖,隔空将不远处的一块岩石打成无数细小的碎片,这些碎石再被法力一卷,如雨点般密密麻麻都打向了那片山壁。在一片密集的撞击声中,虎娃与羊寒灵的眼神同时一亮,他们都发现了某处异常。

整片山壁的大部分地方没什么不妥,却有一处位置没有传来碰撞声,那处山壁就似不存在的幻境,碎石打在上面毫无阻碍地就穿了过去消失不见了。那里应该有一个洞口,他们所看见的山壁只是幻像而已,但这幻像就连一位大成修士的神识都可骗过,仙家洞府的隐匿手段果然不可思议。

羊寒灵惊喜道:“就在那里,我先进去探路,据说后面还有第二道禁制,但并无什么危险。”

虎娃点了点头:“道友先请,千万要小心。”

羊寒灵虽不会飞,但是施法借力攀援峭壁自无任何问题,就似贴着崖壁飘升上去一般,为了谨慎起见,她还化为了岩羚的原身。虎娃眼见着一头岩羚“钻”进了岩层,场面十分诡异,紧接着就听见羊寒灵的声音叫道:“彭铿氏道友,这里是一处居所,并无危险。”

虎娃闻言也贴着崖壁攀援而上,穿过那片奇异的山壁时,感觉就似透过了奇异的水面,或者说钻过了一曾无形的膜,没有遭遇任何阻碍。进来之后抬眼望去,前方竟然是一座凿建在高处的院落。

谁能想到悬崖峭壁上会有一个院子?这处院落建在崖壁向内凹陷的一座石龛中,石龛顶端呈弧形、边缘似檐角般垂下,而底部平坦、呈七丈宽阔的半圆形。院墙就与天然的岩壁一体,虎娃进来的地方是一道拱门,也是利用天然岩壁凿建的,可供两人并行而入。

院墙只有齐胸高,若是站在墙边转身望去,外面就是半空,远方是山野景象,视野非常开阔,这里倒是一个赏风景的绝佳所在。再看庭院里还种了一些树,多是两、三人高的灌木,虎娃虽说不上名字,但小时候在山野中深处也见过。

这几种树的木质都极为坚硬,通常扎根在高处的岩缝里,生长得极为缓慢,哪怕百余年也只能长到一人多高,庭院中种的这些形状各异的树木恐怕至少已生长了五、六百年,应是那位妖王当初装点庭院所植。

有一棵树上开着粉色的小花,点缀在一片嫩绿色的细叶中,还有一棵树上已结出了一串串圆珊瑚状鲜红色的小果。虎娃以神识扫过,运转大器诀分辨其物性,发现这些树木包括花和果都可以入药,且药性非常精纯。

庭院的两侧靠各建有一排房舍,左边三间、右边两间,真是个世外隐居清修的好地方,当年那位妖王真是好雅致。再仔细观察,这些房舍都有经过一修葺和改建的痕迹,并不完全是五百年前的样子,应是众兽山历代宗主所为。

虎娃冲羊寒灵笑道:“道友是大成妖修,五百年前此处洞府的主人亦是一位妖王。我在横连山看见道友的洞府,外间有就一座庭院,院中还有花草。而来到这里,又间这样一座奇特的庭院,种植着一片瑞树。”

羊寒灵笑着解释道:“毕竟已开启灵智修炼有成,特别是化为人形后,天天猫在黑漆漆的巢穴里,感觉也不是那么回事。模仿人间居所的样子建庭院、布置景观,也是自然的心境。只是这位妖王前辈的洞府风光,可比我那处小窝的好太多了。”

庭院两侧的五间房舍很久之前可能各有用处,但如今早已多年无人居住,里面也没什么陈设,更并无什么特别的物品。如果说这就是妖王飞升后留下的仙家洞府,实在也没有什么可探寻的,但在这座石龛的正面,岩壁上还有一个洞口,约一丈多高、六尺多宽,里面黑幽幽不知通往何处。

羊寒灵又一指那洞口道:“真正的仙家遗迹,应该在山腹深处,我们一起进去吗?”

虎娃点头:“既然来了,焉能不探!”

两人走进了山洞,虎娃身前飞出了一枚石头蛋,散发出柔和的月色光芒,既是照明也是飘在前方探路。虽然他们在黑暗中皆能视物,但进入这个未知的遗迹,一切还是更谨慎些好。

这里在古时可能是个天然的岩洞,但经过了雕凿改建,显得很平整,恰可容两人并行而入。岩洞内的空气很清新,似乎还在隐约地流动,而深处也没有蝙蝠栖居。虎娃能够察觉出来,岩洞四壁都经过简单的法力炼化,比普通的岩石要坚韧多了,其气息无形中也带着淡淡的威压感,使寻常禽兽不敢擅入,而这里也几乎不可能有禽兽误闯。

沿着这条狭长的甬道曲曲折折走了约百余丈深,假如普通人不打火把进来,此刻已完全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前方的岩洞已经走到尽头了,迎面是一片冰冷的岩壁。羊寒灵停下脚步道:“叽咕听见的情况没错,这就是第二层禁制所在了。”

方才进入那空中庭院的第一层禁制,类似一种幻阵,应是那位妖王当年所布下。虎娃也仔细感应研究了,应该是以整座山峰为阵法灵枢,使那一层本不存在的空间分界,与这座山峰的天然气息完全融为一体。虽是一道小小的门户,却也是惊人的仙家神通。

但不论那位妖王当年的手段如何高超,他所留下的法力在五百年后也会渐渐消散,可能众兽山历代宗主也不断在施法维持。好在这幻阵是那位妖王已布成的,继续施法弥补其消耗就可以,并不需要费太大功夫。

而眼前的这层禁制也是如此,也是当初那位妖王所布,但维持禁制的法力应该经过众兽山历代宗主的补充,使它仍保持着五百年前的样子。这里就不是幻阵了,直接走过去只会将脑门撞一个包,在寻常人看来它完全就和岩壁一样,必须用御器感应之法才能打开。

羊寒灵挥袖拂在岩壁上,岩石表面荡起了一道道光晕纹路。这一下只是试探,所要施展的手段并非要强行破除禁制,而是打开它得以进入。接着这位大成妖修再一挥袖,那光晕纹路弥漫而开形成了一片完整的光幕,岩壁消失了,光幕中出现了一道向下的台阶。

曾见识过登上武夫丘主峰玄妙的虎娃,并不以为异,祭起石头蛋率先迈了进去。羊寒灵紧随其后,等她的法力一收,方才的岩洞尽头已看不出任何痕迹。假如再有人打着火把进来,所见依然是冰冷的岩壁。

前方仍然是甬道般的狭长岩洞,但根据叽咕听见的密探介绍,应该已没有什么禁制阻拦了。

羊寒灵边走边说道:“按琮余的说法,那第二层禁制不可强行以法力击破,否则会触动与禁制相连的法阵,引起这一整条岩洞的坍塌,会把这处洞府遗迹彻底封死。”

虎娃点头道:“方才道友打开禁制之时,我也感应到有法阵与禁制相连,若是强行破禁,确实会引发整条岩洞崩塌。但是打开那层禁制并不难,只要法力足够,有四境以上修为即可,与最基本的神识御器之法类似。”

说话间,两人沿着起伏曲折的岩洞又走出了很远,眼前豁然开朗。虎娃祭出的石头蛋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已经飘入了一个巨大的洞厅中。这里是山腹深处的岩洞,竟至少有三十余丈方圆,洞顶则有二十多丈高。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