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12章、师法天地(下)

叽咕平日谨小慎微,修炼神识却很专注,倒是自行琢磨出来这么一门妙法。就是这小小的一步,便是意义重大的突破,使一头貉兽在天赋神通的基础上,结合自己的修炼可以从高处滑翔而下。看来这头小兽挺有悟性的,也是可造之才。

虎娃又在想——自己是否也能试试?他可不是叽咕那样的貉兽,没有尾巴,更没有将长尾化成无数飞丝的天赋神通,但可以尝试用别的手段去演化。一念及此,虎娃很干脆地从高崖上一跃而下,二十丈的高度,以他如今的修为,就算不会飞也摔不死。

虎娃身后突然飞出三十六条似飘带般的剑光,这是他祭出石头蛋一化三十六,尝试着御风滑翔。他在御器的同时更要御风操控气流保持平衡,第一次的尝试不算成功,他就像一头带着三十六根尾羽的大鸟,如石头般砸在了地面上,将柔软的草坡砸出了一个坑。

虎娃苦笑着摇了摇头,从坑里爬出来回到崖顶上,又一次纵身跃下。这一次他没用石头蛋了,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根深绿色的长茎,长茎顶端是一片展开的莲叶。虎娃干脆祭出了形神中融合的神器,一枝五色神莲的带茎碧叶。

神器可随心念变化,莲叶随即舒展成三丈方圆,就如一柄巨伞,带着虎娃随风滑翔而出。虎娃通过莲叶感应着气流,随时操控着莲叶的形状变化,莲叶又向左右展开呈飞翅状,带着虎娃飘然滑出很远才落地。

这一次的尝试很成功,但借助五色神莲的叶片变化为滑翔的飞翼,只是取巧而已,算不得什么突破性的手段,平时也不方便公然施展。虎娃收起神器又回到了崖顶,这次向着高崖下方一步迈出。

他并没有一脚踩空跌落深崖,祭出石头蛋向下打出一道光华,以反冲之力将身形定住了片刻,再向下迈出第二步时又打出一道光华……虎娃在空中迈出了三十六步,御器变化已尽,就像踩着无形的台阶走下了高崖,很有几分仙家风采。

但这道悬崖不高,虎娃才可能如此尝试,这也并非真正地凌空滑翔。他再一次登上崖顶,手中出现了一根晶莹剔透、散发着琼光、带着花叶、挂着果实的琅玕枝,这是他形神中融合的另一件神器。

他在跃下时将手中的琅玕枝一挥,在身后化为无数道扇面形的丝光,操控着一丝丝细微的气流延缓下坠之速、控制着滑翔的方向,飘然落到了地面上。这一次的尝试非常成功,看上去与叽咕的滑翔场面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只是虎娃借助了另一件神器的变化。

虎娃形神中融合的五色神莲与琅玕枝都不是飞天神器,以虎娃现在的修为,就算有飞天神器也飞不起来,却可以借此滑翔。而借助琅玕枝模拟叽咕的神通手段虽然很完美,但此物也不是轻易能使用的,虎娃想了想又做了最后一次尝试,还是借助自己的石头蛋。

当他第五次从高崖上跃下,石头蛋化出三十六道光芒围绕在腰间,他滑翔在空气中,就像系着腰舟飘浮于水面上。他借器御风操控着不同方向的气流,在精妙的控制下亦能缓缓地滑翔而下。

虎娃此刻莫名回想起一件事,初遇蛇女齐罗之时,他曾在红锦城外格杀了一名英竹山的五境修士延丰。当时延丰忽起歹念偷袭虎娃,却被虎娃打落深崖,假如延丰当初也能自悟这一门神通妙法,倒也不至于摔死了。

演法至此,虎娃终于满意了。以他的修行根基以及如今的神通境界,当然远远超过了那小妖叽咕,但从这小小的妖修身上,虎娃也能研究与学会很有价值的东西——这便是虎娃看待修行的心态,此番救了叽咕,他自己也很有收获。

次日,就在羊寒灵的洞府庭院中,虎娃赐给了叽咕一枚自己亲手炼制的剑符,这是他的信物,吩咐叽咕去巴室国彭山禁地找藤金、藤花。

当这头小貉兽伸起一对小爪子捧过剑符时,虎娃也饶有兴致地盯着它在看——这小兽没穿衣服,身上当然也没兜,它怎么在身上带东西呢,难道是含嘴里吗?

叽咕真的很机灵,御物之法控制得也非常精微,操控一阵风卷起了胸口下的毛,竟然打了一个结将这枚小小的剑符系在了上面。这样它在跑动的时候,别人也看不见胸口下的兽毛深处还藏着一枚剑符。

虎娃又叮嘱道:“叽咕,此去彭山千里迢迢,还要穿越帛室国与巴室国的边境,以一头貉兽之身,经过巴原上人烟最为密集繁华的地带,对你而言也是一种考验。但你既能从众兽山带伤回到这里,如今也应该能够成功到达彭山,只是路上一切皆须小心。”

叽咕连连点头道:“请老爷放心,叽咕可机灵了。其实我还有一门天赋神通,就是能迷幻于人,遇险时也可保命。”

虎娃微微一怔道:“迷幻之术?你的小秘密还不少呢!怎么没听你提起过,你还藏了什么手段没说出来?”

叽咕有些尴尬地答道:“小的怎敢跟老爷藏私!您从来都没有问过,我这不也主动交待了吗?迷幻之术,才是我身为貉兽真正的天赋神通,和很多狐妖差不多。但如今我还没有体会真切,施展起来也不太顺手,今后修炼纯熟了再向老爷展示……此去可以穿行山野险地,因为我已经会飞啦!”

虎娃忍住笑意,正色道:“你那不是飞,只是借助空中的气流滑翔而已,施展此等神通也有凶险,千万不可得意忘形。若是风势太大,你在空中是控制不住身形的,尤其是在峡谷峭壁之间,气流复杂,一不小心就会撞在山岩上,而在空中滑翔之时,亦要防备猛禽的袭击!所以此等手段,也不能随意施展。”

诸事叮嘱完毕之后,叽咕终于告辞离去,虎娃扭头看着羊寒灵道:“道友,我们也该出发了。”

他们俩要上哪里?当然是去威据峰,探寻那位妖王前辈飞升后的仙家洞府遗迹。别说羊寒灵动心了,虎娃听说后也是大感兴趣。羊寒灵先前因为善吒妖王在众兽山,所以不敢再接近那一带,如今听说善吒妖王早已离去,而叽咕也无事离开,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心要前往一探。

众兽山宗主琮余先生不愧是大成修士,他的推测没错,虎娃听说消息便会主动踏入陷阱。

虎娃这些日子问了叽咕很多事,确信这小妖说的都是实情,这是他感兴趣的原因之一。而有羊寒灵这位大成妖修同行,也是虎娃敢于前往一探的原因之二。虎娃并不怀疑羊寒灵言不属实,就算她还有所保留,但身为大成修士,所说的话对应本心、所立下的誓言便会遵守。

山神曾告诉过虎娃,大成修为的心境或非常人所能理解,这样的人当然也可能会很奸诈、很阴险、很狡猾,会欺瞒与误导敌人,但他们不会不遵守誓言,也不会违背本意撒谎,这是虎娃信任羊寒灵的原因。而实际上,羊寒灵对虎娃也是完全坦诚的,丝毫没有隐瞒与欺骗。

也许这世上阴谋陷阱的最高境界,就是——不骗人!

但琮余恐怕也没有想到,虎娃会踏入陷阱最主要的原因,既不在于叽咕也不在于羊寒灵,而在于家乡的山神。假如仅仅遇到了叽咕的事情,行游中的虎娃未必一定会去探访那传说中的仙家遗迹。

但山神早就告诉过虎娃威据峰的传说,他自己前不久甚至还亲自去了威据峰一带,找寻洞府而不得。从羊寒灵和叽咕这里打听到的情况,实际上是印证了他自己此前所知,这些情况是与众兽山的安排无关的,所以虎娃也不疑有诈,只是更加确信了山神的说法。

羊寒灵躬身道:“我对那一带的地形比较熟,就由我来为道友引路吧。”

虎娃摇头道:“不必道友引路,你所说的威据峰,其实我已经去过。道友跟着我走吧,等到了地方,由你来找到并打开那洞府的入口。”

羊寒灵跟随虎娃离开了横连山,但虎娃走的路却不是直奔威据峰而去的,他们在村寨田园和山林野地的边缘游走,甚至刻意避开了威据城的方向。羊寒灵心里有点奇怪,但既然虎娃要带路,她也就跟着走了,并没有多问什么。

羊寒灵并不清楚,虎娃其实是在追踪叽咕的行迹。他追踪的并不是那小妖留下的气息,而是自己赐给叽咕的那枚剑符。剑符是虎娃亲手所炼制,上面留有他的灵引,只要距离不算太远,他都能清晰地感应到。

以叽咕的修为,尚动用不了剑符这等秘宝,虎娃却将此物赐予它,不仅是作为信物,也是另有用意。

这倒不是虎娃不信任叽咕,只是在如今形势下穿行帛室国应有的谨慎态度。当他确认叽咕并没有返回众兽山,更没有在帛室国中被意外截住,已避开威据城方向朝巴室国而去,这才彻底地放心了,便折转方向赶往威据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