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12章、师法天地(上)

叽咕有些惭愧地垂下头道:“前辈说得不错,在众兽山中,我确实留了的心眼,并非像那些懵懂的灵兽只知听命行事。我被扶余带到山中时已开启了灵智,后来更是突破了三境修为,灵智已渐渐清晰无碍。

除了尚不能化为人形,我与寻常的三境修士已没什么区别,甚至更有身为妖修的天赋神通。我在山中时,经常看见众兽山弟子是如何收服、训练、驱使灵兽的,以强大的神识威压冲击元神,反复鞭策使之只知听命受驱使。

众兽山弟子表面上虽爱惜灵兽,但遇险地总让灵兽探路先行,若与人斗法不得脱身,也首先牺牲灵兽以求自保。我虽已是三境妖修,但在扶余眼中,却并非他的弟子或众兽山的传人,仍然是一头仅仅供其驱使卖命的小畜生而已,只是比其他灵兽更加聪明、会说人话。

所以我虽然愿意留在众兽山修炼,但并不能全心全意拜伏于门下,也有自己的私念,不希望永远如此。假如将来有机会,也打算在修炼中另有所求。我的天赋神通是在三境中渐渐开启的,掌握得还相当不纯熟,所以并未对人提起,只是私下在修炼。

另一方面,我也不希望众兽山修士对我的底细知道得太多,否则的话,他们亦会利用我的天赋神通去做更多的事情,比如从高崖上滑翔而下,探寻险地、采取灵药,以我现在的本事一个不小心,就可能受伤甚至送命。

我虽有所隐瞒,但对众兽山并无异心,就算将来或许在修炼中另有所寻,也绝不会做对众兽山不利的事情。却万万没有想到,竟会落得今日下场,若不得前辈相救,我可能就困于伤痛之中,挣扎而亡于山野了。”

虎娃其实很了解叽咕这种妖修的心态,它们已经超脱于族类修炼成妖,就算叽咕一时不死,但让它再像一头普通的貉兽那样挣扎于山野,却拥有如人一般的灵智,这恐怕是比死还可怕的折磨。叽咕答话时,虎娃也听出了它内心中那种深深的后怕。

虎娃语气尽量轻松地说道:“叽咕,看来你确实有自己的想法,这可以说是私心,但不能说是异心。在众兽山的遭遇,是你的不幸,而遇到我也算你走运……且好好养伤吧,等你恢复得差不多了,我还想亲眼见识一番你的天赋神通。”

虎娃有一种自幼修成的近乎天赋的神通手段,就是能察知生灵真实的情绪反应,这种神通被某些后世修士称为“心通”中的“共情”,而虎娃称之为“通感”。除非有大成以上修为,否则很难瞒得住虎娃。叽咕确实没有说一句假话,它告诉虎娃的,至少都是它所认为的事实。

但虎娃还要做一番确认——叽咕是否真有那个本事,在受伤坠落高崖时还能保住性命逃走?

接下来的半个月,虎娃继续在肖神原先的洞府中修炼参悟,而叽咕在疗伤之余每天都会主动来拜见、向他问安。虎娃每次都会和这头小兽聊上一个多时辰,谈论各种事情,叽咕对虎娃所讲述的、有关巴原上的种种见闻非常感兴趣。

而虎娃也问了叽咕很多问题,大多与它的修炼经历有关,有意无意间还问到了它在众兽山中所见到的很多事情,包括种种细节。有时聊得太久了,叽咕露出疲惫之色,虎娃亦会出手施法为它调理一番神气。

半个月后,叽咕终于恢复得差不多了,羊寒灵将它带到了山中的一道悬崖上,让其现场演示它特有的天赋神通。此处经过特别的挑选,悬崖约有二十丈高,当然没有叽咕当初坠落的深崖那么险,底部是柔软的草坡,当叽咕从高处跃下时,虎娃在下面可以看得非常清楚。

虎娃背手站在崖下,他让叽咕从高处跃下滑翔到自己身前,万一这小兽法术神通没控制好,他还能及时出手接住。

叽咕站在崖顶上显得很紧张,身旁的羊寒灵安慰道:“彭铿氏道友只是想见识一下你的天赋神通,这里也不算太高,更何况还有道友在下面接着呢,你不会有任何危险,尽管放手施为。”

叽咕深吸一口气,纵身跳下了悬崖,只见它的身子缩成了一团毛球,疾速坠落了五、六丈之后又突然弹开,张开四肢扬起一根大尾巴。那尾上的长毛化为了无数细丝,在身后铺开呈丈余长的扇面状,施法操控着一丝丝细微的气流,使它可以在空中滑翔,同时还能甩尾转向。

叽咕这一次“跳崖”演示得非常完美,很轻巧地落在了虎娃身前,收起长尾行礼道:“前辈,小的献丑了,您看得还开心吗?”

虎娃忍不住笑了,点头道:“我看得非常开心,麻烦你再跳一次吧。”

施法成功之后,叽咕心里有底了胆子也大了,又一次爬上崖顶跃下,这次它在坠落十丈后才打开身体与长尾,又一次滑翔到虎娃的身前站定。虎娃夸赞了一番,又让叽咕再跳一次。叽咕存了卖弄之心,在空中扭着身体甩了两下尾巴,滑翔出一道蛇形的轨迹,仍然落到与原先同样的地方。

这头小兽很兴奋地问道:“前辈,您还想再看吗?”

虎娃笑着摇头道:“不必了,我已经看清楚,辛苦道友了……方才见你在空中展尾滑翔时,很像一只开屏的孔雀啊?”

叽咕有些不好意思地答道:“我小时候在山中见过孔雀开屏,觉得它们特别美,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开屏,所以后来才练成了这门神通……前辈真是好眼力,连我小时候的心中隐秘,都被您一眼看穿了!”

羊寒灵已从高崖上下来了,闻言亦笑道:“彭铿氏道友有所不知,它当初在横连山时,居然看上了一只开屏的孔雀,还动过求偶的心思。”

虎娃有些愕然道:“据我所知,开屏的孔雀都是雄鸟,而叽咕你也是一头公貉啊!”

叽咕惭愧万分地低头道:“前辈真是太有见识了,可我当时不知道啊,如今别提了……”

虎娃和羊寒灵都笑出了声,这时叽咕又抬头道:“前辈,您看我的神通还有用吗?”

虎娃点头道:“有用,简直太有用了!它不仅来源于天赋神通,更来源于你自己的悟性。”

叽咕扭头看了羊寒灵一眼,羊寒灵冲它点了点头。这头小兽突然向着虎娃拜倒在地,连大尾巴也整整齐齐地贴在地面上,毕恭毕敬地喊道:“主人,既然我这么有用,就请您收下我吧!”

叽咕当初带着重伤逃离众兽山,天下之大却遍处是险地,它只有挣扎着回到横连山求救。羊寒灵治不好它,幸亏虎娃及时赶到救了它的命,还让它恢复了神通修为。这不仅是救命之恩,亦是再造之德,叽咕当然对虎娃充满感激,心甘情愿为他效命。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以及崇拜的偶像,小妖也不例外,叽咕如今的偶像就是盘瓠。它这些日子听虎娃说了不少曾经的经历,且早就听说名震巴原的彭铿氏大人身边有一头灵犬盘瓠,而它如今也希望能像盘瓠那样追随虎娃。

虎娃一眼就看穿了这头小兽的心思,笑着说道:“我将要远行,而你若继续留在这里,将来不一定安全,若想择地修行,可以拿着我的信物去巴室国彭山禁地找我的弟子藤金与藤花,他们会给你安排容身之处的。但我不是众兽山修士,你不必叫我主人。”

叽咕倒也乖巧,当即改口道:“多谢老爷,小的今后就听从老爷的吩咐!”

叽咕又换了称呼,“老爷”这个叫法倒是挺稀奇的,虎娃还是第一次听见别人这么叫自己。从语境上看,它最初是对长寿者的尊称,自古长者就受人尊敬,所以老爷也可以用来称呼特别受尊敬的人,甚至用于尊称神灵。

叽咕今日开口称虎娃为老爷,后来它又见到了盘瓠,便又改口称虎娃为“大老爷”,称盘瓠为二老爷……而这些都是后话了。虎娃此刻倒也没计较这小妖怎么叫自己,又摆手道:“你先回去好好休息吧,明天一大早便出发。你走后,我与羊寒灵道友也该离开横连山了。”

羊寒灵带着叽咕回山那边的洞府了,虎娃又独自登上了高崖,迎风站在那里闭目凝神思悟着什么——他是在回想方才叽咕所施展的神通法术。叽咕是一头貉兽,只有三境修为,当然不会飞,它只是从高处跃下时,能借助特殊的方式操控气流滑翔而已。

叽咕的天赋神通,原本也不是滑翔,玄妙就在于它那根大尾巴,可以化出无数道飞丝,就是原身之物炼成的法宝妙用,宛如羊寒灵的那一对羚角。三境修为本无御器之能,叽咕能施展出那等手段,是占了身为妖修的天赋便宜。

假如换一头别的妖兽,可能还想不到这么利用天赋神通,只会在斗法时将长尾展开,化为无数道飞丝状的锋芒。而叽咕当初可能是觉得好玩,或者刻意在模仿孔雀开屏,于跳跃中渐渐掌握了这个技巧,它的尾巴在奔跑跳跃时本就有辅助身体平衡的作用。

长尾化为无数道飞丝展开呈扇面状,并不能控制身体在空中滑翔,更关键的一步,是借助这些飞丝,施展御物之法操控气流。三境修为便有御物之功,但操控无形之物是最难的,需要长期的专门修炼,以及相当精微的神识感应与控制,这就不属于天赋神通的概念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