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11章、叽咕(下)

羊寒灵又开口道:“叽咕的伤势如何,彭铿氏大人待会便能看见,我希望您能治好它,这也是我欠您的人情,将来必定会归还与报答……它受伤之后哪里也没去,却挣扎着回到横连山,不仅是在寻找自己的归宿,也是想提醒我众兽山,我同样欠它一个人情。”

虎娃亦叹息道:“你不必再叫我彭铿氏大人了,称一声道友即可。”

两人在山林间飘然而行,速度极快,此刻已经到了羊寒灵的洞府门前。这里接近横连山主峰的顶端,低矮的杂树间怪石丛生,看不见洞府的入口。羊寒灵领着虎娃绕过似迷宫般的山石,指着两块巨石之间的一片地方道:“当初叽咕就是晕倒在这里,前方有我留下的法阵,它穿不过去。”

说话间羊寒灵挥手打开了法阵,前方的乱石丛消失了,藤蔓缠绕间出现了一道门户,门户后是种植着一片花草的小小庭院。穿过庭院是雕凿在山壁间的一座洞府,应是在天然岩洞的基础上改造而成。

进入洞府的正厅,里面的陈设很简单,有一头小兽就趴在厅角的草窝里,气息十分微弱,正在昏睡之中。羊寒灵略带歉意道:“我等妖修的习惯,随天光生性而出没,洞府中没有布置灯光,我施法为道友照明。”

禽兽栖于巢穴,当然不可能点灯,羊寒灵修炼成妖之后,仍然习惯于黑暗的洞府中休息,此刻外面是夜间,进入洞府当然更是伸手不见五指,如此待客确实有些失礼了。虎娃摆手道:“不必费事了,以你我的修为都能看得清,点不点灯没什么区别。”

虎娃近来的修炼,寻常之身心所见与元神世界的感应已渐渐能融为一体,羊寒灵有大成修为当然更是如此,黑暗中展开神识便能视物如常。但羊寒灵又解释道:“我们能看见叽咕,但叽咕此刻已无神通,睁眼却看不见我们。彭铿氏道友稍候,我这就将它唤醒。”

虎娃又摆手道:“不必将它强行唤醒,就让它继续昏睡吧,这样更方便我为其疗伤。”说着话一弹指,背包里飞出一个李子大小的金色圆球。圆球在半空中展开,绽放为一朵碗口大小的金花。

金花旋转发出淡淡的光芒,隐约照亮了厅中的情形,又有无数花瓣状的光雨洒下,汇聚于叽咕的身形中消失不见。虎娃借助金铃花施法调匀叽咕的神气,同时使其陷入更安稳的沉眠,在睡梦中忘记身受的伤痛。

叽咕尚不能化形,它是一头毛色灰褐的貉兽,虎娃在山野中也见过这种动物。貉兽长得有些像狐狸,远远望见很容易认错,但它的体形比狐狸稍小一些,皮毛也很珍贵。叽咕的身子原先应是胖墩墩的,但近来明显急剧地消瘦了,原本光滑油亮的毛皮变得蓬松干枯,就似软绵绵地搭在身上。

金铃花悬在空中转动,虎娃闭目凝神站在那里,神识已切入叽咕的形骸百脉,不禁暗暗皱了皱眉。叽咕所受的主要伤势,并不是坠崖时的撞击,而是扶余的神通法力。其实只要拥有二境修为,就能够在修炼中祛除自身的暗伤隐疾,就算受了伤,只要不算太重被救了回来,事后也可自行涵养恢复。

但叽咕是伤上加伤,又强压伤势挣扎着赶了这么远的路,早已神气耗尽无法恢复,扶余那一击几乎毁了它的修为根基,差一点就将这小妖当场废了。羊寒灵虽拥有大成修为,也不能彻底治好它,假如虎娃再晚来几天,恐怕也只能治好叽咕的身体,而无法助其恢复修为了。

这小妖真是走运,它恰在这个时候碰到了虎娃,虎娃可是巴原上货真价实的神医啊!假如换作别人,哪怕是长龄先生那种疗伤高手,恐怕也只能给叽咕治好表面上的伤势,使它重新成为一头看似健康的貉兽,但也只能如普通貉兽那样剩下短短几年寿元,就别想着恢复修为了,更别提还能开口说话。

虎娃曾为后廪延寿,治疗过夏卓的蛇精病,甚至为象煞调治过原身枯槁之衰,叽咕这等伤势还难不住他,只是得费一番功夫。

搞清楚叽咕的状况,虎娃也明白这应非什么苦肉计,无论对寻常修士还是对妖修而言,这都是几乎不可逆转的重伤。就算是虎娃出手,也要借助琅玕枝以及形神内五色神莲的妙用,并同时运转菁华诀与灵枢诀。幸亏羊寒灵这些时日一直尽量稳定了叽咕的状况,否则就算虎娃有这些手段也用不上了。

虎娃收起金铃花,吩咐羊寒灵先到洞府外等候,他则定坐厅中取出一枚龙脂泪珀,化散入一片白雾之中润入叽咕的形神。为了保证治疗的效果不留隐患,虎娃还是动用了灵药。

羊寒灵没有窥探虎娃如何为叽咕疗伤,她就守在自己的洞府庭院中,直至第二天快到正午时分,才听见虎娃略带疲惫的声音召唤她。羊寒灵回到洞府正厅,见虎娃背手站在草窝前,而叽咕仍在沉睡。这头小兽呼吸均匀、神气安稳了许多,以神识查探,它身上显然还带着伤,但相比昨日已有了微妙的不同。

虎娃示意道:“你可将它唤醒了。我消去了它形神内法力纠结之伤,剩下的伤势便可自行恢复。道友亦可像此前那样施法为其调治,还能保住其修为。”

羊寒灵施法将昏睡中的叽咕唤醒,此时已是正午,门户中透入的光线使厅中可以视物。那头小兽睁开了一对黑漆漆的小眼睛,突然发现面前多了一位陌生人,在草窝里翻身露出了惊讶之色。

羊寒灵赶紧发出一道简单的神念,告诉它虎娃的身份以及事情的经过。叽咕虽然伤势与修为未复,但灵智还是清醒的,立刻就明白过来,在草窝里勉强站直身体,抬起一对前爪做拱手行礼状,样子很像一只硕大的松鼠,嘴里还发出叽叽咕咕的声音。

虎娃只是消除了它形神中最难缠的隐患,其伤势还需要在调养中渐渐恢复,此刻除了拥有灵智,叽咕的状态与普通的貉兽没什么区别,因此还无法口吐人言。它的名字起得倒挺贴切,平常发出的动静就是叽叽咕咕的。

虎娃笑道:“叽咕道友不必多礼,且安心养伤,待你恢复到可以说话时,我还有事情要好好问你。”

虎娃就暂时在横连山中住了下来,羊寒灵继续每日为叽咕施法调治伤势,虎娃也没去打扰,他来到山顶另一侧肖神留下的洞府中清修。又过了七天,叽咕的伤虽还没有完全好,但终于能勉强开口说话了,羊寒灵带着它来拜谢虎娃。

虎娃坐在那里,而羊寒灵恭恭敬敬地侍立一旁。待小妖叽咕行礼拜见、表达谢意之后,虎娃才开口问起了正事:“叽咕,你带伤逃离众兽山之后,为何要回到横连山?”

叽咕放下前爪,趴在地上答道:“我知道伤势难治,若不得高人相救,最终恐怕只能死在山野之中。可是除了众兽山修士之外,我所认识的高人只有羊寒灵前辈,只得回到这里求救。我还想确认那扶余所说的话是否属实,也想提醒羊寒灵前辈要小心。”

虎娃点了点头道:“你想提醒羊寒灵道友,也是想向她求救,也确实没有别的去处。但你无意间窥听了众兽山的宗门隐秘,因而被灭口,为何又将这段隐秘告诉羊寒灵道友呢?”

叽咕答道:“我当然要向羊寒灵前辈解释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为何会有这样的下场?我也没想到扶余真会因这种事情杀我,而羊寒灵前辈有大成修为,神通广大,扶余亦不是她的对手。假如这隐秘已经传出去,扶余就算知道我还活着,再追杀我便没有意义了。”

虎娃继续问道:“你自己是否能想明白,那扶余为何要杀你?你只是他身边的护法灵兽,至于那段隐秘谈话,也是他们自己说话时让你听见的,难道是故意找个借口要除掉你吗?”

叽咕目露困惑、愤懑等复杂的神色,一头野兽的表情也能如此丰富,它有些悲愤地答道:“前辈所问,叽咕也想了很久,有这么几种可能吧。琮余宗主原在闭关,因善吒妖王突然来访而临时出关,所以直接就来找扶余打探各种情况,一时没有顾及到我这头小兽。

等他事后想起,才意识到谈话可能被我听闻,而有些事情是我不应该知道的,这就是祸源……还有一种可能,我原先是横连山肖神前辈的属下,肖神前辈受扶余的利用去对付您,却丢了性命。这种事情恐怕迟早会被人看出端倪,扶余也怀疑我是否会有异心。

他把我带到深山高崖上,突然问出的那句话,我当时确实是答错了。现在回想,那可能就是他的试探,我明明听见了却回答什么都没听见,他当然知道我有意欺瞒,一头护法灵兽是不能这样欺瞒主人的。现在我才清楚扶余的心性是多么狠毒,以他的脾气,当场就想把我除掉。”

虎娃想了一会儿,才接着开口道:“你能逃得性命,是因一门天赋神通,而这门天赋神通你从未对其他人说过,更未在扶余面前施展,这又是何故呢?你若对宗门完全坦荡无私,这种事情根本没必要隐瞒,开启了天赋神通,当然也是好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