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10章、再见羊寒灵(下)

虎娃取一撮泥土放在祭坛上抟成香座,取出一支线香插在上面以法力点燃,然后站在祭坛前凝神入定,放开神气融于天地之间。虎娃居然在祭山神,以他自己特有的方式,并且运转了纯阳诀,这也算是对修炼纯阳诀的一种印证。

羊寒灵是自悟修行的妖物,却误打误撞被这一带的族人奉为山神,渐渐拥有了身为了山神的自觉,突破六境修为后,甚至在朦胧间自悟了山神之法。通过这些祭坛,她也能感受到这一带的族人那无形的心愿力汇聚,可以壮大其元神。

假如羊寒灵已回到这里,相信她就能“听见”虎娃的召唤。虎娃既然练成了纯阳诀,很清楚这般修行的玄妙,他不仅知道怎样利用人们的献祭去汇聚心愿中无形的力量,同时也清楚怎样通过这样的献祭仪式,将心念传达给此地所谓的神灵。

虎娃很耐心,就这样静静地等待着,一支线香快要燃尽的时候,他突然抬头睁开了眼睛。星光下高处的山林中,如飘飞般出现了一位黄衫女子,正是虎娃曾见过的大成妖修羊寒灵。

已有快两年没见面了,这位山神的气息比当初精纯了不少,至少在这片“山神道场”中,就似能融入天地山川的生机律动之中,看来她的修为又有精进。

虎娃笑道:“道友,我们又见面了!”

羊寒灵是飞速赶来的,此地见到虎娃,她赶紧行礼道:“彭铿氏大人,您终于来找我了。”

虎娃问道:“你已知道我会来吗?”

羊寒灵:“我不知您何时会来,但知您迟早会来。想当初在西荒一别,我曾立下誓言将为您效力,最近又听说了您在巴原上的诸多事迹,便一直在等您什么时候来找我……请问彭铿氏大人,此番召唤有何吩咐?”

自从跑到巴原上追击虎娃一番,羊寒灵也有了很大的改变,那次出行虽然没有成功,还差点丢了性命,但这位妖修也是大有收获。至少她走出了横连山,游历了大半个巴原,也增长了很多的见识、明白了更多的事情。

这位妖修既有大成修为,不可谓不聪明。但拥有多少见知与人的经历有关,这是需要积累的,否则山神也不必让虎娃行遍巴原。

羊寒灵曾在西荒边缘养伤大半年,然后又独自穿行巴原,时而以人形显化,时而以岩羚原身行走,又过了大半年才回到横连山。而巴原上恰恰爆发了一场国战,羊寒灵也听说了有关虎娃更多的事情。

她知道自己当初是做错了事,也是惹错了人。虎娃的修为境界虽不如她,却代表了世间的另一种存在,隐约指引着她的修炼所欲求证的方向,再见面时,无形中更有一种敬畏之意。

面对一位大成妖修,虎娃也没有兜圈子,直截了当道:“我此番行游巴原,本就想顺道来看看你的修炼。前不久意外在众兽山道场见到了道友,便想问清楚,你去那里做什么?”

岩羚天生胆小易受惊吓,羊寒灵就算有如今的修为胆子也不大,此刻又被吓了一跳,赶紧低头道:“彭铿氏大人千万不要误会,我知众兽山长老扶余与您有仇,但我绝无与之勾结之意。上次回来之后,我便在想,扶余找到肖神与我的用意,应该就是想借我们之手来对付您……”

说着话她发来了一道神念,对虎娃做了详细的解释。羊寒灵养好伤从西荒回来,走到帛室国境内时,巴原上的国战已经爆发了。此番战乱虽然没有波及到帛室国境内,但羊寒灵也不断听到各种消息,都是种种似是而非、带着夸张甚至神话色彩的传闻。

就在不久前,她又听说巴原上将举行一场各宗门高人齐聚的百川城盛会,五国宗室将在这场省省会上推选族长。

横连山一带实在太偏僻,就算巴室国早已派人潜伏到各地散布传言,也很难快速传播到这里来,于是羊寒灵决定去一趟众兽山,以拜访道友的名义打探究竟,因为众兽山也应邀参加了那场聚会。巴原上任何一位修士,都不可能不对对百川城盛会上发生的事情感兴趣,都想尽量打听清楚所有的细节。

这位妖修还存了另一个心眼,就是想搞清楚扶余当初的用意。虎娃放她走的时候,并没有揭穿扶余什么,是这位妖修自己琢磨出不对劲了。表面上看,当初对虎娃动手,肖神是主谋,她只是懵懂地协从,肖神的举动甚至都不是出于扶余的授意。

羊寒灵到了众兽山,见到了扶余,她表现得就像对百川城盛会感到无比好奇的一位修士,打听各种情况,并通过暗中的观察来印证自己的猜测。那些都是公开发生的事情,扶余想瞒也是瞒不住的,当然都详细地告诉了羊寒灵,也没什么不能说的。

羊寒灵也告诉了扶余自己和肖神追杀虎娃之事,不能说的自然没有提,隐去了虎娃的私密,也隐去了西荒中那位神秘高人的情况。她开口讲的皆是实情,并没有什么编造。她与肖神将虎娃一直追到了西荒,最终虎娃却祭出了剑符,特别是剑煞亲手炼制的剑符。

结果肖神当场被斩,而她亦身受重伤,立誓不再与虎娃为敌、并在今后为他效力,才得以逃命脱身。扶余则叹息良久,对肖神的殒落表示遗憾,并劝慰了羊寒灵一番,却绝口不提当初他自己的事情。

观察扶余的反应,并与其他众兽山弟子有意无意的交流,再通过所了解到的百川城盛会中的很多细节情况,羊寒灵总算是彻底搞明白了,自己和肖神当初都是被扶余利用了。扶余想除掉虎娃,他自己又没那个本事,众兽山更不好公然出手,于是才想到了所结识的两位大成妖修。

羊寒灵的目的并不是要报复扶余,其实这件事严格说起来,还真怪不到扶余头上,更何况她也得罪不起众兽山。但身为大成修士,莫名其妙差点送了命,她必须要搞明白究竟,不仅要透彻自己的内心,也要弄清楚与之有关的人是怎么回事。

当她明白了这一切之后便在想,假如虎娃再来找自己,她一定要解释清楚。这既是对自己的交待,也是在提醒虎娃小心。

此番众兽山之行,还有一个意外的收获,羊寒灵竟得知了有关众兽山祖师以及历代宗主的一个传承隐秘。这个秘密就是关于威据峰的,那里有一座数百年前妖王飞升后留下的洞府,而众兽山祖师就是偶尔发现了这座洞府,后来才开创了一派宗门……

得到这个消息很偶然,她回到横连山时,意外在山中救起了一名在受伤的妖修。这小妖名叫“叽咕”,与羊寒灵早就认识,它竟是从众兽山逃出来的。

想当初扶余第一次来到横连山,就是为了收服灵兽,却意外地撞见了肖神。肖神听说扶余是众兽山修士,便没有与之起冲突,反而刻意结交,双方都得了一些好处。肖神曾在横连山一带收服了一名小妖,留于洞府听命,为了讨好扶余,便让扶余将这小妖当成灵兽带走了,它就是叽咕。

叽咕是一头开启灵智的小兽,被扶余带走时已有二境修为。对于众兽山弟子而言,能收服这样的灵兽也很难得,扶余就让它平日看守自己的清修洞府。

众兽山弟子擅驱百兽,又有系统而完整的秘法传承,更有各种辅助修炼的灵药。叽咕来到众兽山这几年,竟有幸突破三境修为,灵智渐渐清晰并开启了天赋神通,虽然还不能化为人形,但已经能开口发出人言。

这样一名妖修,当然与众兽山中其他的灵兽不同,并不是懵懂地只懂得听从号令,有了清晰的灵智,便有了自己的思考和心眼,越聪明的东西其实越难驱使,但它仍对扶余恭顺异常。因为叽咕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它就是扶余身边的护法灵兽,能在众兽山中修炼也是它的福缘。

就在前不久,扶余于静室中修炼,叽咕趴在门外护法,前段时间一直闭关的宗主琮余却突然现身来找扶余,两人在静室中秘谈良久。扶余对身边的护法灵兽当然没有什么戒备之心,有一些对话隐约间也被叽咕听见了。

叽咕并未窥探之心,但是听见什么“妖王来访”,便引起了它的关注,不料接下来却听到了一段宗门隐秘,就是关于那座仙家洞府遗迹的。这小妖不仅知道了众兽山祖师的往事,琮余还讲了那洞府入口的具体位置,以及众兽山隐匿洞府入口的神通手法。

这两人又谈到了百川城之会的事情,很遗憾未能阻止少务夺得族长之位。提到少务的助手彭铿氏,扶余是咬牙切齿,并说当初利用肖神和羊寒灵这两位大成妖修对付那小子,竟然没有成功!如今肖神身死,而羊寒灵竟被彭铿氏收服、立誓为其效力,实在太过可恨!

叽咕是大吃一惊啊,但他也意识到这些隐秘不是自己应该知道的,所以就故意趴在门口装睡着了,事后也没有提到过此事,更没有流露出任何异状。

又过了两天,扶余告诉叽咕,羊寒灵已来到众兽山拜访,并带它去见这位妖修。他们走到了深山中的一道高崖的边缘,叽咕也很纳闷,扶余和羊寒灵为何要在这里见面?不料扶余停下脚步突然问道:“叽咕,那天宗主来找我,谈到了历代宗主传承的隐秘,关于祖师发现的那座仙家洞府的情况,你都听见了什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