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09章、众兽山的阴谋(下)

扶余目露欣喜之色,却假意叹息道:“那可是祖师发现的仙家遗迹,就这么永远封存,实在太可惜了!……那小子能以仙家洞府为葬身之地,实在太便宜他了!”

琮余又摇头道:“当年祖师偶尔发现了那座妖王飞升后留下的洞府,曾受其启发,创立众兽山一脉传承。祖师究竟在洞府中得到了什么,数百年后我等已不知究竟,但相信其收获都留在了众兽山传承中。祖师曾有遗言,要将那洞府彻底封存,勿再使后人惊扰仙家遗蜕。但历代宗主皆觉可惜,始终没有这么做,经过这数百年的大神通搜寻,该发现的东西早就发现了。那里你也去过,只余一座空府和一具遗蜕,是时候按祖师的遗言将之彻底封闭了。”

就在这威据城境内,有一座仙家飞升后遗留的洞府,大约在五百年前,与盐兆进入巴原、建立巴国的同一时代,被众兽山的创派祖师发现。那位迈过登天之径飞升的仙家是一位妖王,众兽山祖师可能得到了其留下的御神之念,从而受到了很大的启发,后来开宗立派创立了众兽山一脉传承。

这件事以及这座洞府的情况,只有众兽山历代宗主知晓。琮余宗主前段时间闭关,因此将宗门事务交由师弟扶余代掌,也将这段隐秘告诉了扶余。除了他们两人之外,山中其他弟子皆不知情。

扶余已经去那座洞府看过了,时间过去了五百年,不论当年那位妖王飞升后曾留下什么,都早已被众兽山历代宗主取走,只有一座空荡荡的洞府和一具栩栩如生的妖王遗蜕。可能是出于敬畏或感激的心态,众兽山祖师曾有遗言,后人不能动那具妖王遗蜕,且要将这洞府永远封存。

可是后代宗主觉得那么做太可惜,于是便暂时没有将那仙家洞府封存,这段隐秘往事一代代传承至今,那洞府早已没有什么继续探索和搜寻的价值,琮余宗主终于决定彻底将之封闭,同时还针对虎娃设下了一个陷阱,要将他也封死在里面。

扶余又问道:“那小子一定会去找羊寒灵吗,羊寒灵一定会告诉他这件事吗?”

琮余瞄了他一眼道:“你是担心这个计划不能成功吗?你要清楚,做这样的事情,首先要考虑的是假如失败会有什么后果。而这样安排,就算彭铿氏没有踏入陷阱,也不会对我们有任何不利的后果。

有什么事情,能让他心甘情愿地踏进陷阱永远消失;又有什么地方,让他本事再大也逃不出来?对于他这种修士而言,当然就是寻访传说中的仙家遗迹了。

你尚未突破六境,还不明白一位大成修士的言行,但我很清楚。羊寒灵虽是妖修,可毕竟已修炼大成,她不是不会欺瞒于人,但不会言不属实。你以为她为何要来众兽山找你,当然不是来叙旧情的,就是来探问你当初的用意。

相信她已经明白了,你当初是故意诱使肖神与她去对付彭铿氏的,结果肖神身亡,而彭铿氏却饶了她一条性命。身为大成修士,她怎会不知,与她有仇的并非彭铿氏,而是你令她差一点送了命。

只是追击彭铿氏之事,是她与肖神当初自己的决定,也怪不到你的头上,她更不敢开罪众兽山,今后只会尽量远离。她曾立誓为彭铿氏效力,而彭铿氏这番行游,独自一人深入帛室国,假如是你,不会顺道去一趟横连山找羊寒灵吗?

假如羊寒灵见到彭铿氏,不会向他解释清楚这件事吗,不会提醒他当初你的企图是什么吗?她没必要与彭铿氏结怨,彭铿氏若能有这位大成妖修效命,当然更是求之不得。哪怕是投其所好,羊寒灵也会告诉彭铿氏,她偶尔得知的众兽山隐秘,甚至会与他结伴去那座洞府。

我们只需顺势而为,若成功,彭铿氏将永远消失。白煞宗主恐怕也是这么希望的,否则不会这么巧,他让善吒在百川城之会后来到众兽山,而善吒又恰好发现了彭铿氏的行踪。

若不成功,众兽山也没有任何损失。我知你报仇心切,可如今人人皆知我众兽山与彭铿氏有仇怨,所以我们做这件事情千万不能留下任何痕迹。就算这一次没有除掉此人,下次再找机会便是,赤望丘已生此意,他再大的本事还能逃得掉吗?

这次善吒突然来访,我不得不出面相见,接下来又要闭关清修了,不突破七境修为不再露面,门中事务仍暂交你来主持。若是彭铿氏去了威据山,你应知该怎么办。”

扶余有些激动地躬身道:“师弟当然明白,就请宗主师兄放心闭关!”

……

虎娃并不清楚有一个阴谋陷阱正在等着自己,他离开众兽山道场后,继续南行拐上大道,在威据城辖境边缘的关卡前方又进入了山野。这里已经接近巴原的边缘,连绵的山脉渐高渐多,人烟城廓都分布在山间的平谷中,景象不复巴原腹地那么繁华富庶。

沿着山谷中一条清澈的溪涧向上游行走,虎娃远远望见了一座奇瑰的山峰。此峰被群山环绕,不走到人迹罕至的深山中则看不真切。它的东面峭壁凌空,西面的坡度较为缓和,形似一头蹲踞的猛兽。

虎娃为何会走到这里来?因为他的元神中有地图,并非得自武夫丘,而是山神以神念所留。山神让虎娃行遍巴原五国,也介绍了各地情况,包括山川地貌、物产风俗甚至历史传说,有很多地方是山神曾着重提起的,比如巴室国中的彭山禁地、比如虎娃现在看见的这座山峰。

此峰名为威据峰,据说最早的威据城就因此而得名。但五百年后的人们基本已淡忘,反而认为威据城之名与众兽山有关。这就是仓颉曾发出的感叹之一,由于世间没有文字传承,不仅是历史,有很多先人总结的智慧与知识都在代代相传中湮灭了。

但众兽山与威据峰真有关系,据说众兽山祖师在五百年前于此处发现了一位妖王飞升后所遗留的仙家洞府。据山神猜测,洞府中可能有这位妖王飞升前所炼制的法器甚至神器,或者是灵丹妙药,更重要的是以御神之念传下的秘法与修炼心得。

这位妖王已经迈过登天之径飞升而去,但身为一位妖修,他很难指点山中的禽兽亦能如他一般开启灵智修炼,有些天赋神通也其他人学不会的。可是修为突破化境甚至迈过登天之径后,他也应该希望能将自己在修炼中的种种感悟留传给后人。

这位妖王究竟是何方神圣,众兽山祖师在此洞府中又有哪些收获,外人不得而知。总之此人后来开宗立派,众兽山一脉秘法传承或许是得自那位妖王,或许是这位祖师自己所总结,更可能是受到那位妖王的启发而别有所悟,创立了这一派宗门。

理清水曾是巴国最后一位主持学宫的学正,他所掌握的就是巴国官方历代传承的知识,也清楚很多隐秘,因此他知道这个传说。但理清水也不清楚传闻是否为真,更不知那仙家洞府遗迹究竟在何处,只知这里有一座威据峰。他曾叮嘱过虎娃,行游时若路过,不妨顺道来看看。

虎娃今天果然来了,在山中远望威据峰,果然气象非凡,就连这一带的山水给人的感觉也特别有灵气。只是威据峰太偏僻,群山环抱中地域也不够辽阔,不适合建立面向世人传承的宗门道场,所以众兽山立道场选择在了别处,但这里挺适合一位强大的妖修建立洞府。

虎娃登上了这座山峰,就在峰顶定坐放开形神融于天地。若大一座山峰,若真的存在仙家洞府遗迹,又曾被众兽山的祖师发现,其入口处一定很隐秘,必定被大神通手段隐藏了痕迹,虎娃很难发现。

既然搜寻不得,虎娃也没有勉强,十余日后他走下了山峰,又在周围绕着威据峰慢慢转了一圈,越看越能发现此峰的不凡之处。

将前后左右各个角度都看遍了,此峰就像一只蹲踞的猛虎,潜于山中仿佛随时都能跃起。不仅有形且有“势”,并非单纯的形似,它恍然带着一股灵动气息,仿佛是有生命的,也有其独特的生机律动。这就是天地间的灵性与生机吗?它汇聚于此能让虎娃感受到。

虎娃没有找到仙家洞府,但有自己的收获。他以前所能察觉的只是人或禽兽的生机律动,在这里定坐并绕山行游,不仅察觉到满山草木的盎然生动,还能感应到整座山峰在天地间的生机流转。仓颉所说天地间万事万物的纹理,也是一种生机律动特征,它可以极细微,也可以极宏大。

一个月后,虎娃带着这样的体悟离开了威据峰,走出山野继续于人烟村寨中穿行。众兽山的宗主琮余与长老扶余恐怕没想到,虎娃早知有威据峰以及那个传说的存在,不必羊寒灵引路,他就已经来过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