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09章、众兽山的阴谋(上)

想明白这些,虎娃才清楚盘瓠是多么幸运与罕见,这条狗的修为精进速度几乎和人差不多,甚至比很多修士都要快。虎娃也想明白了传说中的一些事,比如古代仙家用来看守洞府的异兽灵禽,它们是可以驯化出来以供驱使的,如果寿元足够长久,未尝没有开启灵智、得以修炼的可能。

至于众兽山弟子所施展的神通手段,借助神识进行精神上的攻击,虎娃也在尝试着模拟演化,他也可以施展出来,并无太多特异之处。其实他此前就已经听说,众兽山的宗门秘法对二境中的根基要求非常严格,偏重于深厚的力量,修炼这样的秘法,往往在元神方面稍弱。

没想到众兽山还有另一门用以辅助或弥补的秘法,是特意修炼与运用神识的。其实无论是御器还是御物,都是心念与神识的功夫,而众兽山将凝炼神识作为一种手段,也可以印证层层境界的修为,更能用于收服和驯化百兽。

虎娃仔细观察所有能见到的众兽山弟子施展的手段,研究他们的日常修炼。就在这一天,他还意外地看见了一位熟人。有一位黄衫女子从众兽山道场的方向走来,在几名众兽山弟子的陪同下穿过山谷离去,正是曾追击过他的那位大成妖修羊寒灵。

羊寒灵跑到这里来干什么?虎娃看见了她却没法现身,更没法起身去追踪。因为离他比较近的山脚下,正有几位众兽山弟子在练习驱兽,训练的是几只猎犬。虎娃知道这种经过特殊训练的猎犬感觉非常敏锐,若不是他事先用长龄先生教的方法,以特殊的草汁炼药掩盖了自身的气息,恐怕也不能安然地潜藏。

羊寒灵穿过山谷离开,虎娃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等到附近的众兽山弟子都离开后,时间已是黄昏,羊寒灵早就走了大半天了,他想追都没法再追,还是留下来继续观察吧。在看见羊寒灵的十多天后,虎娃才找了一个机会起身离去,该看的都看得差不多了。

虎娃是在夜间离开的,就算无人知道他来过,他也隐匿气息尽量不留下任何行迹,因此在黑暗中走得并不快,到了天明之后才翻过了另一座山。此处平日已无众兽山弟子出没,他借助地形与植被的掩护悄然穿行、渐渐远离了众兽山道场。

就在这时,虎娃突然站定了脚步,收敛神气仿佛从原地消失了一般,因为他感受到了澎湃的法力波动。虽然离得很远,但以虎娃敏锐至极的神识,依然感应得很清晰,它就来自众兽山道场的上空,竟属于曾在百川城之会上见过的善吒妖王。

善吒妖王怎会出现在这里?虎娃转过身,视线透过树冠的间隙往那边望去。只见众兽山道场上空云气翻滚,有一辆马车竟飞上云端而去,车上坐的正是善吒妖王还有那两名娇媚的女妖。而车前的两匹马虎娃也见过,它们在百川城之会上曾为帛君拉车。

虎娃至少离得有十多里远,那已不是寻常肉眼能看清的场景,就算他的目力再佳,也无法辨认出那么多细节。这来自于一种神识感应,修为至此,虎娃寻常五官所见闻,已自然于元神中浮现出相应的景象,只要他能在天地间捕捉到那一丝气息。

这种神通手段,虎娃此前已有感悟,而在这一番行游中完全地掌握了,仿佛元神世界已能与日常的五官感应渐渐融合。善吒妖王离开众兽山时,不仅没有收敛自身的气息,反而刻意运转法力尽情展示了神通威压,就连远处的虎娃也感应到了。

这一幕也印证了虎娃此前的猜测,在百川城之会上为帛君拉车的那两匹马妖,果然是善吒妖王的属下。善吒妖王应该与赤望丘早已结盟,而这次赤望丘是特意让善吒妖王出面亮相,并在暗中相助帛君争夺族长之位。可惜这番谋划虽然高明,却仍未能阻止少务登位。

百川城之会后善吒妖王没有回到蛮荒,又跑到众兽山来干什么?虎娃转念一想,也隐约猜到了一些端倪。善吒妖王与赤望丘是盟友,在蛮荒中聚集了一批妖修听令;众兽山是赤望丘的附属宗门,传承秘法善驱百兽,这两伙人倒很有合作互补的关系。

这次百川城之会上他们暗中相助的都是帛君,若有人想在巴原上扶持一位能对抗少务者,如今看来也只能是帛让了。

在那位妖王肆无忌惮地释放出神通威压的情况下,虎娃也不敢轻举妄动,他在山林间收敛神气悄然静立良久,直至那空中涌动的云气远去之后才继续前行。

虎娃的修为虽然尚未突破大成境界,但眼力绝对是有的。那善吒妖王驾车飞天而去,在他人看来固然是神威无比,可虎娃却感觉有点搞笑。并非是那车马会飞,而是善吒妖王以大法力带着车马在飞。

要有八境修为才能做到这一点,但不知是人在坐车,还是妖王本人在费劲运送车马。

……

众兽山道场中,宗主琮余率众弟子目送善吒妖王飞天离去,见众弟子皆一脸震撼之色,也不禁露出了一丝苦笑。在场众人中只有他看出来善吒妖王施展的神通是怎么回事,这位妖王是在刻意震慑众人,以显示自己的手段高超,甚至不惜耗费大法力。

善吒此番来访,其实也令琮余非常高兴。假如众兽山能与善吒结盟,对双方来说都是大有收获。善吒的势力可以借助众兽山进入巴原腹地,而众兽山也能得到强有力的支持,甚至可让门下弟子挑选妖兽驱使,使宗门实力大增。

这种结盟的前提,是一方不能压倒另一方,否则就不是合作关系而是控制关系了,但琮余并不担心这个问题。无论善吒本人多么神通广大,巴原上的民众还是不可能接受妖物公然横行的场面,善吒属下的妖修必须要有种种身份的掩饰;另一方面,两者之上还有赤望丘呢,善吒再大的本事也压不过赤望丘。

眼见善吒已远去,琮余宗主遣去周围众弟子,只留下长老扶余,他沉吟道:“这次赤望丘打招呼,善吒肯将属下的两位小妖交给伏夔驱使,并在百川城之会上相助帛君,很显然就是投效赤望丘之意,并希望与我众兽山结盟。但这位妖王很好面子,刚才故意显露神通震慑我山中弟子,就是告诉我们——千万莫要小看他!他这种瑞兽出身的妖修心态,今后千万要把握仔细,与善吒打交道,面子一定要给足。他想威风就让他威风,我众兽山只要得其实惠便好。”

扶余微笑道:“我明白,会吩咐众弟子今后一定要把这位妖王捧舒服了。”

琮余又皱眉道:“善吒发现了彭铿氏的行踪,没想到此子已来到了帛室国,并潜入众兽山附近。幸亏有这位妖王的提醒,否则我们将会错过一次难得的机会。此子将来必有大成就,而少务得此子之助,也令人甚为忌惮。他与我众兽山有仇,不早除去总令人不安。”

扶余脸上的笑容瞬间就消失了,咬牙道:“这里又不是巴室国,他既然来了,我们还会怕他一个人吗?……我不明白宗主为何会如此谨慎,若集合一批弟子结阵,难道还拿不下他吗?”

琮余却摇头道:“我得到了百川城之会的情报,就多少清楚此子的修为了。你不是他的对手,伏夔也不行,如今我不便出手,山中弟子更无一人是他的对手。若是众弟子结阵将此人堵住,倒是有可能将之拿下,但动静是掩饰不住的,消息也不可能不泄露。况且根据羊寒灵所说,当日他斩杀肖神,是凭借了大神通秘宝。那是武夫丘上的剑符,应是剑煞本人亲手所炼制,你怎知他身上还有没有?如今他敢孤身一人来到此处,应该还是有的,届时你等谁能挡住?若让他借剑符之威突围而去,更是难以收拾。”

“若是如此做,便是公然与武夫丘翻脸。引来剑煞率武夫丘门人大举追究,就连赤望丘都不好阻止,我众兽山应对不了。如今彭铿氏声望正隆、风头正劲,如此也是令众兽山在巴原上公然树敌,绝非明智之举,甚至可能给宗门带来灭顶之灾。唯一的选择,就是让他自己无声无息地消失。”

扶余有些不甘道:“可是宗主让羊寒灵设下陷阱,那妖修可靠吗?”

琮余高深莫测道:“最可靠的人就是羊寒灵!因为她已对彭铿氏没有敌意,便不会引起他的警觉。羊寒灵并不清楚我们想做什么,而我们暗中透露给她的消息也都是实情,查不出任何破绽。所有人都蒙在鼓里,只有你我清楚是怎么回事。”

扶余仍然皱眉道:“若是彭铿氏在羊寒灵那里得到了威据峰洞府的消息,他一定会去吗、宗主已料定他会踏入那个陷阱吗?”

琮余轻轻摇了摇头:“我并不能确定他一定会怎样做,但我不惜稍耗寿元推演,他应该会去的。百川城之会后此人便离开少务行游,说明他心向修炼,定然在找寻早日突破六境大成修为的机缘。得知世间有前代高人飞升后的遗留洞府,身为修士一定会想去看看的。只要他进去了,那就让他随那洞府一起永远消失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