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08章、送一程(下)

二长老说话时一直背着双手,但背后的长剑已自行出鞘。中年男子惊恐地后退,因为二长老已发来一道神念,告诉了他自己是谁、一路都看见了什么。

这男子是众兽山传人,也是被帛室国派到巴室国的密探,在如今的形势下,各国之间都有密探渗透,而此人无疑是最出色的那一类。少务归国时恰好经过了他所潜伏的地方,他在暗中窥探时发现了虎娃离去的行踪,认出了他是曾与少务同车行游的彭铿氏大人,于是便一路跟随至此。

他追踪虎娃,却不知道自己也被武夫丘二长老暗中盯上了。不知为何,已告辞离去的二长老并未返回武夫丘,反而出现在了这里。脾气一向耿直火爆的二长老,难得这么有耐心,不紧不慢地跟了一个月,顺手抹掉了他一路留下的暗记。

眼看前方已到威据城,这个地方又很适合动手,二长老便干脆现身了。那名众兽山弟子惊惶地叫道:“前辈,我只是追踪而已,什么事都没做,你不可滥杀……”

他的话音到此便戛然而止,迎面有一道凌厉的剑光劈下,就像一团炽热的火焰,没有血肉横飞场景,那剑意锋芒已经将他分解为无数的碎片,就似从世上消失了一般。

二长老冷冷地似是自言自语道:“百川城之会后,众兽山长老扶余找到帛君,请帛君命巴室国中所有的密探关注小路的行踪,此事我已知晓,还会放过你吗?”然后又低头看着地上那瑟瑟发抖的花貂道:“你这头小兽,鼻子倒很灵啊,都快赶上汪汪了!我若把你也斩了,难免让人议论我以大欺小、恃强凌弱、滥杀无辜什么的。算了吧,就将你带到远处放生。”

说着话二长老伸手提起那只花貂,御剑缓缓飞去。他暗中跟着虎娃已有很长时间了,确定只有这名中年男子发现了虎娃的踪迹,这才出手除掉此人离去。众兽山如今的情况,武夫丘多少也了解,宗主琮余闭关欲突破七境修为,短时间内不可能露面,其他的众兽山弟子没人是虎娃的对手。

只要虎娃不暴露行迹、被人结阵围住,或者吃错药了主动去攻打对方的宗门道场,就不会有太大危险,遇敌至少也能脱身自保,更何况他身上还有剑煞所赐的剑符。二长老护送虎娃至此时间已经够久了,弟子于世间行游,终究还是要靠自己,尊长也不能永远守护。

不知又过了多久,高处的虚空中出现了一道小小的细缝,就似莫名的裂隙,细缝张开竟然是一只眼睛。这场景好生诡异,空中就是这么一只眼睛而已。

就听善吒妖王的声音自言自语道:“好险啊,差点就被他发现了。哼!我倒不是怕他,就是犯不着无缘无故和武夫丘结仇……但他刚才那些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已经发现我了,自忖不是对手才离开的吗,却拐弯抹角地来警告我?算了,反正武夫丘也没得罪过我,我也不想趟这个浑水惹祸上身,白煞让我关注这彭铿氏的行踪,去众兽山打声招呼,不小心看见了那娃子,总不算得罪人吧?我告诉众兽山一声便回去,至于他们爱怎样,不关我的事。”

以善吒妖王的化境修为,倒还不至于怕六境九转修为的二长老,但他忌惮二长老手中的武夫神剑,更忌惮二长老身后的武夫丘,所以看见方才那一幕并没有露面。

……

虎娃对身后发生的事浑身未觉,他虽不知已被人跟踪,但也尽量小心地做出了防备。在高崖上的隐秘处定坐了三日,见无任何事情发生,便起身继续前行。他没有进入威据城,因为城廓里难免人多眼杂,只在城廓外的村寨集市中穿过。

这里有很多人家都豢养各种兽类,并驱使它们干耕田、拉车一类的活,有的小兽则是供人嬉戏为乐的。虎娃觉得有些奇怪,他自幼生活在蛮荒,清楚很多野兽是普通人很难驯化的,至少在一代或几代之内办不到,可此地居然有人豢养大狗熊看门,看上去挺吓人的。

能够豢养与驱使这种猛兽的人家,在当地往往非富即贵,虎娃也特意打听到,原来那黑熊是从众兽山买来的。众兽山弟子捕捉幼兽从小养大,并以特殊的手法训练,使它们不再随意伤人、并能听从主人简单的指令。

武夫丘上打造各种器物,孟盈丘上炼制香物,众兽山中训练兽类,看来各派宗门各有各的特色与特长啊。众兽山是帛室国中很重要的一派修炼传承宗门,在附近一带的影响就非常大,在普通民众眼里,山中住的是一群能驯化和驱使百兽的神仙。

驯化狗熊之类的猛兽,卖给富贵人家或护院或示威或用于游猎,虽然报酬颇丰,但毕竟数量不多。帛室国最倚重众兽山的地方,便是驯养各种有用的牲畜,比如将马驹送来,请众兽山训练成国中最优秀的战马。当然了,国中各大贵族也喜欢从众兽山购买训好的猎犬。

虎娃又被勾起了好奇心,他也很想见识一番众兽山弟子的手段,他们究竟修炼了何种秘法,能擅长这种事情?虎娃打算去观察众兽山弟子的手段,不可能去宗门道场中窥探,但听说他们经常在附近山野中收服兽类,也算是弟子的一种试炼,总能找到机会暗中观摩一番。

虎娃与众兽山有过节,但真正认识他众兽山的弟子也不过十来位,在若大的威据城辖境内,恰好碰上的可能性很小。即使偶尔碰见了,对方也未必能一眼认出他来,虎娃现在的装束包括肤色都和以往不太一样,而且论知觉之敏锐,谁先认出谁还说不定呢,只要小心些,应该没有问题。

……

半个月后的一天,虎娃静静地坐在山中,周围是半人多高的杂草,草叶几乎完全掩盖了他的身形,无论是气息还是样子,都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甚至半个身子都嵌入在土坡中。透过草叶的间隙,他悄然望着前方山谷中发生的事情。

这一带山高林密,有很多兽类出没,恰好有一片群山环绕的平谷,谷地中有溪流和水潭,也是各种野兽饮水之处。这里离众兽山宗门道场不远,是众兽山弟子经常来收服野兽的地方,他们也会带着所收服或豢养的兽类在这里训练,虎娃悄悄摸到附近,已经暗中看了快十天了。

他这么做,不仅是因为曾与众兽山结怨,假如将来有冲突须提前了解对方的手段,还有更重要的企图,就是印证天下各派宗门的秘传神通。虎娃门下也有妖族与妖修弟子,通过观察众兽山的秘传手段,或许有启发与借鉴意义。

他甚至在想,难道众兽山有手段将兽类训练成妖修吗?带着这个疑问,他一连观察了很多天,就在这里一动不动,并没有刻意潜近,有机缘就看得清楚点,结果却令他有些失望,同时亦大有收获。

众兽山训练百兽的方式,其实也是一种潜移默化的功夫,与他在国战中驱使那两匹白马并无本质的不同,渐渐训练出一种类似灵性的反应。但是另一方面,众兽山弟子也会用到秘传的神通法术,尤其在收服兽类时很有用处,亦可以用于斗法之中。

他们掌握一种神识攻击的手段,能造成精神上的威压或冲击,可以削弱野兽的反抗意识,不断反复为之,辅以其他的训练手段,便能使很多兽类像家畜一样被驯化,还可以听从简单的指令。他们还会给兽类服用一些特殊的灵药,起到洗炼筋骨的效果,从而激发更强悍的力量。

如果用这种手段训练一种野兽,日久天长未尝没有令其开启朦胧灵智的可能,但这也仅仅是一线可能,且所需的年限也远远超过了普通兽类的寿元。所以虎娃原先担心或者说好奇的问题是不存在的,众兽山并没有掌握一种能将百兽训练成妖修的固有手段。

众兽山弟子当然也喜欢收服已经开启灵智、自悟修炼的妖物,但这种机会太罕见,所以数量很少,虎娃只见到了几头这样的妖兽而已,修为在一境或二境不等,或多或少拥有某些天赋神通。但三境以上的妖兽,虎娃一头都没见到。

虎娃与盘瓠一起长大,又收了藤金、藤花为弟子,很清楚妖物的修炼,甚至比众兽山弟子更为了解。禽兽开启灵智的机缘太难得了,一境修为只会使它们的知觉更敏感与敏锐,往往也会变得更加暴躁甚至发狂,因为它们尚不能完全理解自己在修炼中的感受。

一境启蒙的过程就会淘汰很多妖物,直至其寿元耗尽或者因意外殒落。到了二境炼体之时,那种暗疾隐患发作的考验,禽兽是更难度过。假如真有这种妖物被众兽山弟子收服,在修士的宗门道场中可能更有把握度过考验,毕竟有修士护持。

但是三境以上的妖修,灵智已渐渐清晰,天赋神通的威力开始显现,就不太可能让众兽山弟子收服了,而到了四境化形以上,则更不可能像懵懂兽类那样被驱使。所以众兽山弟子擅驱百兽,却并不是在培养妖修,实际上这些所谓的灵兽能成为妖修、或者突破更高修为的机缘太小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