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07章、功成而弗居(上)

虎娃也有感觉,假如自己修为突破六境、神通法力更加强大之后,想打造威力更大的剑符秘宝,就不能仅仅用原先的特异剑叶了,必须在此基础上合炼更珍贵的天材地宝。象煞那三枚符叶的威力很大,那可是以他鼎盛时期的神木菁华所制,世间很难找到那等材料。

这也是很正常的情况,假如剑符这种秘宝可以轻松炼制,还可以轻易承载炼制者自身最强大的神通法术,那么弟子出山时给他一堆秘宝揣兜里,不就能横着走了?实际上这是不可能的!虎娃今日又得师尊赐予剑符,也知道这肯定不是一般的剑符,感激得不知说什么话才好。

过了边境关防,几位尊长叮嘱与勉励了弟子一番,这才化为剑光飞去,临行前还大有深意的看了虎娃一眼。

众人保持行礼的姿势恭送,良久之后才起身。少务对虎娃道:“师弟,我不知怎样感谢你才好,若没有你相助,师兄哪能有今日!……返回都城之前,我要先去一趟孟盈丘拜见命煞宗主。师弟清楚我是为了何事,就像上次一样,你还陪我一起去吧。”

虎娃却摇头道:“师兄啊,我正想与你说呢。百川城之会后,我要告辞一段时间,就不能陪你去孟盈丘了。”

少务有些意外地说道:“师弟这是要打算闭关清修,争取早日突破大成修为吗?武夫丘是最好的地方,你方才为何未随师尊一起回去?”

虎娃:“我此番将远行,确实与修行求证有关,但去的地方并非武夫丘。当初我欲行遍巴原找寻我的目标,却意外遇见了师兄、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如今国战已毕,至少数年内诸国之间不会再起大的冲突,我也该去走自己的路了。”

少务:“师弟要继续行游巴原?你打算去哪里?”

虎娃微微一笑:“我还没看过海呢,打算向东走。师兄也不必劝我,这是我的修行,至于目的在何处,暂时还不便透露。”

虎娃离开家乡之前,山神曾叮嘱他要行遍巴原五国,然后再争取早日突破大成修为。如今虎娃已走过了相室、郑室、巴室三国,而帛室国只是前年护送少务时匆匆路过,樊室国也不算真正到过。虎娃要继续自己的行游,向东走,第一站先到东海边。

他想先去帛室国,有些事情还不太方便对少务说。他曾在帛室国的威据城外遇到那只鸾鸟,或者说他自己记忆深处的那头胭脂虎,得到了大器诀传承并获知了神民丘所在。

在百川城盛会中,扶余旧事重提,这也提醒了虎娃,他当时就有了这个打算,等到随少务返回巴室国境后便辞行。他要找到传说中的神民丘,搞清楚当初遇到的究竟是什么“人”、又发生了什么事。

神民丘是番行游的目的地,而穿过帛室国的途中,虎娃还想去一些传说中的地方、去见见某些人,都与他的修行印证有关。至于什么时候到达神民丘,并无确定的期限。

此番参加百川城盛会,既见识了巴原上各大宗门的高人,也助少务夺得族长,也算一番心愿已了,但他还有更大的心愿未了,那是属于自己的隐秘。在比斗中助少务获胜,对虎娃而言并不算太困难,但见证各派修士的手段,虎娃本人也有很深的感触或者说感悟。

尤其是那第二场抟土为船的比斗,虎娃震惊了各派道友,但他也见识了大足山修士五岩的手段。五岩在场中十人中并不算修为最高,肯定也没有修炼过大器诀,但打造那一艘船却是除了虎娃之外最快的,他几乎是独立完成,速度甚至超过了与相君配合的仇游。

之所以如此,是因五岩所修秘法特别擅长施展土属神通,在第五场比斗中五岩的暗中偷袭,法力透地而过亦十分强悍。而在虎娃看来,有擅长便意味着有所侧重、有所相对不擅长,世间还有擅长火属、木属、金属、水属神通的修士。

历代先人所总结的、朴素的五行之说,不仅演化为各门神通法术,而且也附会为天下气运之说。在仓煞看来,它是天地间万事万物纹理的一种描述方式,描述的是事物的不同特性、它们之间的变化以及相互关系,更重要的是这种变化的规律。

这是在当年的行游中,仓煞告诉虎娃的。而在虎娃看来,万事万物的特性以及演化规律的背后,便是他所寻求的“道”。大道本身无穷无尽、无形无相,甚至无法描述,但人们之所以能够去印证它,是因它于万事万物中的显化。

修士演化神通,所显化的只是其中一部分,因为受修为和见知所限,修士本人不能代表“道”,往往只窥见其一斑。当人们不自觉地去运用种种手段时,便往往忽略其背后蕴含的本源。

最早的太昊天帝被称青帝、神农天帝被称炎帝、轩辕天帝被称黄帝,分别能对应着木、火、土之德,仿佛是一种自然的巧合。而后世的少昊天帝被称白帝、高阳天帝被称黑帝,分别对应着金德、水德,就是后人有意在附会五行之说了。

至少以虎娃今日所悟,万事万物的特性以及它们的变化关系,就是神农天帝所传大器诀在修炼中所要印证的玄妙。而将这种感悟对应到人自身,腑脏神气的特性、变化和相互关系,便是轩辕天帝所传的灵枢诀在修炼中所要印证的玄妙。

也就是说大器诀和灵枢诀所蕴含的玄理,其实同源,修炼到一定境界可彼此参照,与虎娃的修行求证也是契合的,他在五境修炼中就已在体会自然与人自身的那种感应关系。

大器诀可凝炼天地间的各种物性,最终也可修炼自身形神为大器,由外而及内。灵枢诀修炼的就是自身灵枢,最终也可以感应天地万物,甚至可成为将天地万物化为己身形神的大神通,由内而及外。

两者皆可进入天人相合而交感的境界,经过百川城之会,虎娃已经触摸到这层境界了。

不能指望世上人人都是虎娃,就像后世的巴原,百姓都能掌握与运用文字,但不能说人人都是仓颉。在比斗中,当那艘船于土壳中飞出,就像脱胎而现,虎娃于修行中的感悟,尤其是对万事万物的理解,变得前所未有地清晰。

仓颉给百川城盛会在场所有人留下神念心印之时,虎娃也明确了自己的道路,打算好下一步该干什么。他要继续行游巴原,于天地气息中去感受万物之始、大道演化的源头。假如有朝一日他能突破六境,也是修行过程中自然伴随的成就——这便是虎娃如今的心境。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