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06章、为王前驱(上)

仓颉这道神念心印发出,对巴原上的世人究竟有多重要?怎么形容都不为过!在场有不少人可能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这也没关系,仓煞很聪明地提到了另一件就发生在眼前的事情。虎娃学了文字,又教会了巴室国中几位重要的人物,在不久前的国战中用于传递军情。

在场的谁也不是笨蛋,立刻就意识到了这是前所未有的情报与信息传送手段,在各种场合都有非常重要的价值。他们得到了神念心印,怎么可能再让巴室国独享此手段,有的修士闭关解读一番自己就可以运用,然后能再传他人。

在场的还有各派大成高人,他们得到此神念心印,可以很方便地再以神念心印传于门下弟子。相信今日盛会之后,各宗门高人与各位国君回去,都会组织专门的机构和专门的人,去教授百姓学习和运用文字。仓煞这一道神念心印,便等于将文字传承推广到整个巴原。

所有人都震惊了,就连白煞都不例外。

虎娃微微一怔后随即就笑了,除了在场各位大成修士外,他解读这道神念是最轻松的,因为这三千字他早就学过,其中有近百字还是他本人创出来的。难怪昨天后半夜仓煞先生拉着他交谈,问的都是文字之事,他将虎娃这几年偶尔所创的、适合于运用的文字也吸收到这道神念心印中了。

少务却露出了苦笑,因为利用文字传递政令和各种情报,确实使巴室国在此番国战中占据了极大的优势。原本这是巴室国少数高层人物才掌握的秘密手段,少务并不想其他四国在短时间内都能窥见,不料仓颉前辈却当场公开了,它将不再是少务独有的秘密和优势。

但是转念一想,少务也就放下了遗憾,因为这毕竟是仓煞所创之文字,他也只是学习与传承者而已,不可能永远独享,将之在国中百姓中推广,不仅是大功德之举,对国中诸事都有极大的帮助。

想到这里,趁着众人都沉浸在那神念心印所带来的震憾与冲击中,少务率先于车上站起身行礼道:“多谢仓煞先生创为言之文字并传于世间,乃福泽万民之大功德。少务归国之后,便将恢复学宫,将先生所创之文字教授国中百姓,令万民感念先生之恩德!”

其他四位国君闻少务之言,也反应过来起身行礼、做了同样的表态。半空云台上以及黑白丘中的众高人尽皆动容,纷纷向仓煞行礼致敬,只有善吒妖王发出了一声冷哼。

仓煞出面主持第五场比斗,严格说来他是在趁机干私活,但他所做的并非一般意义上的私事,众人就算想说他都没法开口,只能表示感谢。善吒妖王不满这位高人节外生枝,但也不好公然指责。

这一幕让虎娃心中赞叹不已,其实这一场聚会,各种人都带着各自的目的而来,赤望丘有赤望丘的打算,五位国君也有他们的想法,每个人都可能想借助这场聚会达成自己的目的。仓煞亦不例外,但只看他做的是什么事情。

就这么一番话,五国学宫皆将恢复。学宫是否请高人指点百姓弟子修炼是一回事,但司职的重点必将是教授与传承文字,接下来自然就是整理与编纂各种典籍,这也是世间学宫的角色转变。就连巴原上的各派修炼宗门,将来也会教授各自的传人学习和掌握文字。

仓煞抱拳在半空转了一圈还礼,然后摆袖道:“我就不耽误诸位国君最后一场比斗了。善吒先生,您是否要以目中神光,验看场中众人与他们的车马?”

善吒淡淡道:“不必了,我方才已经看过,没有问题。”

虎娃闻言暗暗摇头,就算明知道帛君那两匹马是妖修,其实也没有办法说不公平。而且善吒的神目之光也验不出来。假如在场有人是妖物所化,那神目之光扫过会当场显现原身,但那两匹马本就是原身啊,不会有任何变化的。

比御车当然要挑选最好的骏马,谁说马就一定不能成妖呢,能驾御有修为的马妖,那也算是国君的本事,就像他们能请到最出色的助手一样。

仓煞又远远地俯视五位国君道:“诸位做好准备,响鼓为号,车马率先冲过终点者为胜。”说着话他一弹指,凭空出现了一声鼓响。

就听一阵嘶鸣,帛君的车驾率先冲了出去,一起步就将其他四位国君的车马甩在了身后。虎娃笑着问少务道:“师兄,我们该怎么比?”

这句话通常都是少务问虎娃的,但此刻已连胜三场,少务胜局已定,就没必要再争了。少务笑道:“诸君之君应有威仪,且让各宗室为王前驱。师弟啊,当初我们在大军之中车马是如何行走的,今日便如何御车。”

他这话说得太有底气了,假如尚胜负难料,那么在最后一场比斗中一举得胜,当然是最威风的举动;而此刻少务表现得就像一统巴原之君,哪有在大军之中让主君的车马冲在最前面疾驰的,且让各宗室开路吧。

从黑白丘上看过去,有两位国君的车马最引人注目。首先是帛君的车马,跑得实在太快了,比饿狗抢食还快,真是好马、好车、好御手啊!还有另一辆车马则是所有人关注的中心,白香木打造的车,两匹纯白色的骏马,不紧不慢地稳稳驶来,少务与虎娃安然端坐其中。

而且巴君这辆车还有一个与众不同之处,就是根本没有缰绳。虎娃曾用无形剑气控马御车,几乎绕巴原转了半个圈。这两匹白马早已灵性十足,无需缰绳牵控,只要虎娃御风轻轻一扫马耳,它们便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是跑还是走、是拐弯还是瞄直线。

眼看帛让的车马已冲在最前,而少务的车马则尽显雍华而行,虎娃却突然一皱眉,因为他感应到自地底忽然卷来一股无形的力量击向马蹄。

法力来自三个方向,樊君、相君、郑君见帛让在前已然追不上,不约而同做出了另一个选择——暗中阻止少务。他们不仅是阻止少务的车马前行,更要让少务当众出丑,三位国君本人没有动手,施法的是他们身边的三位助手。

五岩精通土属秘法,他的法力最为雄浑,透过地底深处袭来,将在那两匹白马的蹄下卷出。仇游的法力控制得最为精妙,对付两匹普通的白马而已,不需要什么强悍的神通,就是打算激起土块或石子打在马身上,让这两匹白马突然受惊。于成礼施展的法力非常隐蔽最难察觉,会干扰到两匹白马的五官感觉,使它们受惊之下可能会失去控制胡乱惊奔。

少务先前的担忧并没有错,到了这个时候,其他几位国君必然会设法当众打击少务、使其颜面尽失。诸位国君本人不动手,而且助手攻击的也不是少务,而是为少务拉车的那两匹白马。

虎娃早有戒备,鼻腔中发出一声闷哼,无形的隔空法力就如重锤落地,将两匹白马周围以及前方的地面都给定住了。仇游的法力受到阻隔而碰撞爆发,有几枚碎石从地上激射而出,却落在两匹白马左侧前方一丈开外。

而在马车的右方,地面突然鼓起了一道土垄,就像地底有一条虬龙钻过,从樊君那边冲向巴君这边,但离马车一丈外便被生生摁住。紧接着土垄爆开,场中有一道烟尘升起。而稍远处的于成礼元神一阵恍惚差点没坐稳,往前一栽抓住车辕这才没有摔下来。

虎娃以一敌三、连削带打,不仅化解了对方的偷袭,而且还趁势还击了其中一人。两匹白马并没有受到攻击,但是左侧突然射出的石子和右侧爆发的烟尘,在通常情况下也可能使马匹受惊。可这两匹白马经历过很多场大战,甚至已有灵性,在虎娃的操控下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少务的车马既未加速亦未减速,仍然稳稳当当潇洒前行。场中的状况,尤其是那一条虬龙般的土垄突然浮现于地面又爆开,已惊动了黑白丘上的众修士,这是虎娃的法力与五岩的神通直接碰撞所导致。五岩本想不着痕迹透过地底偷袭,不料虎娃将偷袭变成了明斗,这下谁都看出来是怎么回事了。

紧接着众人元神中都听见仓煞传来的一声冷哼,警告他们不得再动手,否则绝不客气!

这样的偷袭本就不能放在明面上,打得就是猝不及防,可是虎娃既有所准备而且修为如此高深,几人合力亦没有得逞。仇游倒还好,表面上看不出什么狼狈,五岩和于成礼倒是被闹了个灰头土脸,只得收起心思继续御车。

帛君车前的两匹马果然神骏非凡,很快就冲过了终点站定,伏夔施展神通在巨大的惯性下也定住了车,紧接着另外三位国君的车马也跑过了终点线。仓煞却没有着急宣布比斗的结果,因为还没有结束呢,少务的车马才走过了一小半距离。

接连的五场比斗已到了尾声,黑白丘下的江滩上出现了奇异的一幕。四位国君的车马等在山脚下,巴原各大派宗门的修士坐在山腰上,就像在迎接巴君的到来。而不远处江面上空飘浮着五座云台,当世高人齐聚于此见证着这历史性的一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