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04章、命煞之邀(下)

将碎石和泥土倒在河江滩上,已分捡出的谷粒再放入船舱重新筛一遍,更多的杂物便分离了出来。这是个笨办法,却非常有效,反正时间足够,以过人之力和御物神通筛选谷粒,到最后再亲手剔除一遍杂物,便可以分检得很干净。

这两人筛谷可比普通人效率高太多了,几下就把泥土、草叶、碎石都给筛了出去,接下来再精细地筛选,务求能在一炷香时间内分检得更干净。

再看樊君和五岩,竟然施展法术将满船杂物都卷到了半空,一人卷物一人配合,风首先卷开的是草叶,接着卷落的是谷粒。樊君施法,而五岩负责收集,将杂物去除一遍之后,接着再来,总之也能分拣得越来越干净。

郑君和助手亦是与樊君那边同样的做法,一人以御物之法卷起所有的东西,借助风力分拣,另一人专门负责收集谷粒,效率相差无几。

最引虎娃关注的是相君紫沐及其助手仇游,这场比斗比的并不是法力浑厚,而是神识的精微、施法时控制的精准,假如有一人特别擅长,其实用不着两个人出手。这两人显然是以仇游为主,只见仇游站在船边不断地挥袖,船中谷粒飞起汇成一束落向紫沐。

紫沐已平整出一块干净的土地,甚至以法力将地面烧实,施法收集飞来的谷粒都堆在脚下,的确是又快又干净。

虎娃的眼力已堪比宗师,见此情景也不禁暗暗赞叹。仇游的手法并不出奇,但是非常精妙,以神识感应杂物、分辨其物性,很精确地将神识扫过的谷粒皆以御物之法摄出。只见他衣袖卷过之处,船舱中的杂物便一层一层地被卷到外面,其中的谷粒皆飞往一个方向,由紫沐专门收存。

只要仇游的神识感应足够精微,御物之法控制得足够精妙,分拣一遍就够了!

云台上的白煞悄然以神念对星煞道:“相君的助手、那名叫仇游的后生,倒是极为出色。你当年虽错过了彭铿氏,但今天未必没有收获。”

星煞答道:“我记得此人,亦曾对师尊提过。他是原相室国高城前任城主悦耕送到步金山的,其实出身北荒山水城的有鱼村,原名鱼与游,其族人已尽数为奴。我原先曾猜疑他便是清煞的传人,但后来查证并非如此,早在树得丘有异动之前,此人就已离开了蛮荒。既然他出身于树得丘一带的蛮荒,师尊也曾命我暗中关注。他与我赤望丘也算有缘法。他虽拜在步金山门下,但这些年我令梁易辰安排赤望丘门人对他有诸多指点。若是师尊有意,他本人也愿意,且步金山不反对,倒可以将之引入赤望丘门下。”

一派宗门的传人也能拜入另一派宗门吗?当然是可以的,比如瀚雄身为长龄先生之子、长龄门传人,又拜入武夫丘成为三长老的弟子,这需要原先的宗门允许,另一派宗门也愿意。这往往还有一个隐含的前提,就是新拜入的这派宗门比原先的宗门传承更高深,弟子能得到更高明的指点,甚至就连原先的宗主都对这派宗门充满敬意。

步金山虽然也算是相室国中的大派宗门,但声望、实力与影响远无法与赤望丘相比,其宗主三水先生虽然也是大成修士,可远不能与白煞宗主相提并论。况且如今相室国与步金山都要仰仗赤望丘在背后的支持,也不可能不答应这样的事情。

仇游若是拜入赤望丘门下,其仍然是步金山弟子,就像瀚雄成为武夫丘传人之后,也仍然是长龄门的弟子。更何况仇游的来历特殊,早就受到了赤望丘的关照,也算是有缘法在先。

白煞又说道:“我既然已经动念,就看你愿不愿意收这名亲传弟子了。步金山不会反对,而仇游本人恐更是求之不得。”

星煞:“那好,弟子今晚就去找步金山宗主三水先生说此事。百川城之会后,便将仇游带回赤望丘收为亲传弟子。”

假如今天没有虎娃,那么在这些当世高人眼中,场中表现最出色的人无疑就是仇游了。已进行的四场比斗,除了伐木之外,另外三场中仇游皆令人眼前一亮。就连虎娃都关注到此人、心中暗道一声赞,各位高人又怎会没注意。

若不谈虎娃,对于世间各宗门的传人而言,仇游表现出的手段与修为便是五境九转的极致了,除非各派大成修士出手,否则很难超得过他。白煞今天也许是受了虎娃的刺激,竟然动了惜才之念,想让星煞将仇游收于门下。

至于仇游出身于树得丘一带的蛮荒,其实更好。白煞虽然已经做好了得不到理清水传承秘密的打算,但也没有忘了树得丘上的清煞。就算仇游不是清煞的传人,至少也与那一带有所关联,说不定将来什么时候就能派上用场。

而场中的虎娃当然不清楚这些,他暗赞仇游的同时,却不知道这位年轻的修士亦出身于他的家乡蛮荒。虎娃在家乡时没有见过鱼与游,山神曾用神念向他演示蛮荒各村寨的景象,可能无意中有过一瞥,但仇游现在的样子已有很大的改变。

别说虎娃当初是否注意到了,就算曾经留意,此刻也未必能认出来。他看见仇游时莫名觉得熟悉,可能更多是来自一种玄妙的难以解释的感应,或许与家乡的气息、类似的经历有关。

眼见空中那支硕大的线香虚影已经燃烧了将近三分之二,而自己的双手中已经捧了一满把黄色的谷粒,都是少务亲手捡出并细心擦拭干净的,虎娃也不再耽误工夫了,轻声道:“师兄,轮到我了。”

少务退到一旁,也没见虎娃有什么动作,船舱中突然卷起了一阵金黄色的波浪,汇聚成一束就似蛟龙般飞向了天空。那是无数谷粒于半空盘旋,仿佛化为了一朵涌动的云,又像一大片金黄色的蜂群,飞舞中还发出嗡嗡的声音。

声音是因为谷粒急剧而轻微的震颤,谷粒表面上沾染的泥尘都被震了下来,渐渐变得非常干净。

虎娃的这一手神通,玩得实在太熟了,没人教过他,也与历代天帝的秘传无关,他的那些石头蛋想当初就是这么一枚一枚找来的。那时他的修为尚浅,带着盘瓠在山中走了快两个月,以一枚石头蛋为引,施法感应同样的物性气息,沿着溪涧找出了很多同源的天材地宝。

后来在他离开武夫丘之前,修为已突破五境,神通法力比当初要高深多了。于深山中找到了一株生长了两千朵年的冷剑杉,一次收集了一千多枚特异剑叶。那些剑叶从水潭中飞起汇聚的场景,与今天在半空中盘旋的谷粒非常像。

可是普通的谷粒毕竟不是物性几乎完全相同的天材地宝,以这种手法收集谷粒,其实要比收集特异剑叶难多了,所以虎娃也要颇费一番功夫。他刚才先让少务去拣拾谷粒,不仅是为了让这位国君展示躬亲劳作的形象,也不是为了留悬念、摆什么高深莫测的架子,他是为了仔细感应这些谷粒的物性。

鱼与游以衣袖扫过船舱,以精微的神识分辨谷粒并将之摄出。虎娃其实也在做同样的事情,只不过他没有着急动手,一旦动手便要全搞定!

因为谷粒不是天材地宝,一粒与另一粒之间的个体差异非常大,虎娃在体会所有谷粒之间共同的物性,包容这些差异、感应其相通的“纹理”,以区别于碎石、泥土、杂草等物。所以他让少务一粒一粒将谷粒放在自己的双手中,直至攒了一满把。

虎娃并不是以某一粒谷粒的物性为引,而是以手中这一满把谷粒共通的物性为引,将船舱中所有的谷粒都摄到了半空。但有的谷粒上沾了湿润的泥尘,所以虎娃又施法引发震颤,运转神通将这些泥尘荡去。

云台上的星煞眯起眼睛以神念道:“以一物为引,激应物性共鸣,好精妙的手法!寻常修士就算知其玄理,恐怕也很难施展出来。”

白煞再度动容道:“此法看似简单,但推其玄理却博大精深,应能成为一门秘传,激应天地万物,我看至少要等到七境修为后,才能够完全修炼成功。他如今只是摸到了一丝门径。那仇游的手法,与他施展了神通只有一线之隔,但这一线之间,便有大玄机啊!”

虎娃的师尊剑煞也怔住了,弟子的表现真是让他惊喜连连啊,这时他突然听见命煞的神念传来道:“老神剑,这是你教的吗?”

剑煞有些惭愧地答道:“非我所教,但我观其玄理,竟隐约感觉此神通可用剑意引动天地间的杀机,若雷霆霹雳。”

仓煞这时也突然听见了剑煞的神念:“仓煞先生,这是您教的吗?”

剑煞在回答命煞的同时,也在向仓煞提问,他清楚虎娃曾陪同仓煞行游三月、得到了这位高人的诸多指点。此刻虎娃所施展了、完全可以演化为一门大神通秘传的手法,既然不是自己教的,那么最有可能就是得自仓煞的指点。

仓煞却暗中摇头道:“非我所教,看来是他于修行中自悟。但当年我曾指点他观感天地间万事万物之纹理,可能对他领悟此术亦有所启发。若是有朝一日这孩子能突破七境修为,这将是一门锋芒无匹的法术啊,别忘了他还学过武夫丘的剑术,完全可将天地间的雷霆锋芒引入剑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