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04章、命煞之邀(上)

若是少务成为一统巴原之君,未来的巴原上将会流传他当年的事迹:那把锋芒闪烁斧头是巴君少务当年在武夫丘上亲手打造,于百川城之会的比斗时,突然化为一件法宝助他获胜。至于另外两把布满裂纹的石斧,也见证了当日那场比斗是多么地惊心动魄与艰辛无比。

后人祭祀少务时,摆上这么三把斧头,便是在无声地诉说着那段历史与少务的功业。所以它们绝对可以成为传国之器,且是属于少务本人的传国之器,对巴室国或将来的巴国而言,甚至比器物库中收藏的那些神器都更加重要。

……

一个时辰之后,五位国君与各自的助手又走出营地来到空地中央,不论是运功涵养还是服用了什么恢复神气的灵药,此刻又都显得精神焕发。少务的神情很轻松,站在那里气定神闲,他已经连续两场比斗第一,这让其他四位国君倍感压力。

其实比斗能否胜出只是一方面,五位国君中注定只能推选出一位族长,更重要的是在比斗中的表现以及建立的威望,身为人君者是必须要考虑的。假如让少务再连续赢下去,重要的不仅是族长之争,而是他在巴原上恐将享有远超其他四位国君的威望了。

第四场比斗是“捡谷”,由孟盈丘宗主命煞主持,这位高人飞到了江面上空,神情不再像平时那么慵懒。但就算她很严肃时,人们仍然能感受到那种几乎无法抗拒的媚意吸引。世间女子动人之美,恐怕莫过于命煞了——在场众人多同此感。

那边云台上的善吒妖王,怀中的两位女妖虽然千娇百媚,带着撩人的挑逗气息,可若是与命煞一比,根本就没人会正眼注意她们。

不提众人是何观感,命煞娇声开口道:“这第四场比斗,方才白煞宗主已说得清楚,就是将混在杂物中的谷粒分拣出来,但想分出高下却不好判断。既然由本座主持,那我再给它加点难度,在此香点完的时间内,谁能分捡得最干净,便是获胜。与方才的伐木不同,诸位不必一味求快,更求精细。”

说着话嫩白的素手一招,停在江心小岛上的五艘船便飞了过来,轻巧地停在了五位国君身前。这就是他们昨天在第二场比斗中亲手打造的船只,尺寸和形状皆完全一样,却成了今日第四场比斗用到的东西。

命煞再一招手,空中有无数细碎之物落入船舱,那是很多谷粒以及与谷粒差不多大小的碎石,每艘船舱差不多都装满了三分之二。命煞又微微一笑道:“这些东西都是赤望丘准备好的,我再给它加一点彩头。若有谁能赢了这场比斗,请他来孟盈丘中与本座饮酒对谈。”

说着话又一弹指,江滩上又有一片淤泥和草叶飞入船舱,涌动之间搅拌均匀,与原先的碎石和谷粒混杂在一起,恰恰将每艘船舱都装满了。

两日五场比斗,所有要用到的东西当然是赤望丘早就准备好的,包括那些梭枪、木桩、斧头,都收存在专门的空间神器里。所谓各派高人轮流主持,也不过是站出来做个样子。但命煞显然对赤望丘这种一手包办的安排不太满意,临时又调整了比斗的具体方式。

但这只是调整方式并非改变内容,捡谷还是捡谷,但与谷粒混杂的不再仅是碎石,将更多的泥块、湿土、灰尘、杂草都给混进去了,难度比以前大了数倍不止。而且想把这些东西分捡出来,最适合的神通手法与原先也不完全一样了。

虎娃不禁暗赞一声,连他都看出来另外几位国君早就得知了比斗的具体内容,挑选助手时专门做了针对性的准备,命煞宗主怎会看不出来?她突然来了这么一手,实际上就是打乱了某位国君原先的针对性布置,使这场比斗真正地公平。

剑煞这么做,谁也说不出什么反对意见来,因为比斗本身还是捡谷。各村寨族人在秋收时节分检谷粒、于野外采集食物时,所排除的杂物当然不仅只有碎石,泥土草叶则更为常见,如此才更符合比斗捡谷的本意。

虎娃暗中观察其他各位国君的反应,果然发现相君紫沐皱起了眉头,嘴里不知在嘟囔些什么,显然是事出意外。而他身边的助手仇游则悄悄开口说了几句,看样子应该是在安慰相君,意思可能是虽有意外的变化,但他仍有手段应对、请主君不必担忧云云。

命煞接下来还有动作,她凭空取出一物,约一尺多长非常细小,拿在半空目力不好者根本无法看清,那是一柱线香。“香物”这种东西在巴原上很少见,若非身份尊贵之人或者是在特别重大的祭礼上,普通人难得目睹。

香物是采集各种能发出天然香息之物,制成种种香料,当然很珍贵。除了佩带之外,它还可以制成一次性点燃的物件,以其燃烧所发出的气息熏蒸物品;更有甚者,点燃特制的香料发出香息,就是为了使室中的气息更好闻,令人更舒适。

原属郑室国的香木城,就特产一种香料。有一种白木在生长时受到创伤或被虫蛀,就会自然分泌一种油性汁液包裹创口,形成一层与正常白木不同的深色木质,这样的木质带有天然的香息,燃之有安神之妙。

孟盈丘上的众女修,以这种香木为原料,以类似炼器的手法制作成种种香物。此物非常昂贵,却颇受各国贵族的欢迎。武夫丘有出产之物,比如那些斧头;孟盈丘弟子也会加工一些东西出售,最重要的就是各种香物。

命煞取出的这柱线香,虎娃认识,少务在重要的朝会上点的就是这种东西,是一种礼器,显得正式而郑重。此物有安神、静心、理气之妙,对定坐修炼也有帮助。少务身为国君当然不缺此物,还特意送给了虎娃一匣,让他平日静坐时可以点上一柱。

虎娃却几乎没用过,因为他身边总有盘瓠以及藤金、藤花,这几位犬类出身的妖修嗅觉极为敏感,已成为一种带着灵觉感应的天赋神通。这种香息虽有助于静心凝神,却会干扰到犬妖的天赋灵觉,所以虎娃干脆不点。

命煞也清楚在半空中取出这样一柱线香,远处有很多人看不见。所以她将线香施法定在身前时,空地上空便幻化出一道数丈长的线香虚影,此香随即点燃散发出袅袅青烟。一时在场所有人朦胧间仿佛都闻到了沁人心脾的香息,感觉神气舒畅、心境安适。

线香点燃并幻化为虚影显示的同时伴随着神念,告诉五位国君这一场并非一味比快,若是所有人都能在一炷香的时间内分捡完毕,获胜的也不是最先完成的那一位。大家可各施手段分捡船中谷粒,一炷香的时间之后,如果大家都捡完了,则看谁捡得最干净。

虎娃心中暗叹,这位宗主的花样可真不少,点了一柱这么好闻的香,还给这场比斗加了个彩头,获胜者可与她饮酒对谈。假如传出去,巴原上恐怕有无数人会羡慕场中这五位国君,恨不能取而代之。但虎娃也清楚少务与命煞的约定,看来这一场,少务又是非胜不可!

虎娃也注意到命煞点燃线香时,似笑非笑地看了自己一眼,他心里也明白,这位宗主是对自己相助少务获胜有信心,所以才会那么做。命煞之所以临时调整了比斗的方式,也是针对某位可能提前有所准备的国君,使少务和虎娃更有把握。

虎娃又不禁暗自苦笑,别的比斗且不谈,恰恰是这一场,他有绝对的把握获胜,比快的话是最好不过。命煞其实是多此一举,无意间也等于是给虎娃制造了一点小麻烦。但这无所谓,虎娃仍能轻松获胜,而其他几位国君恐怕要皱眉头了。

既然比的不是时间,看那线香点完至少也要有一顿饭的功夫,所以也不必太着急了。少务主动问道:“师弟,你看我们应该怎么办呢?”

虎娃答道:“身为一位国君当众捡谷,也是躬身劳作的象征,你不妨就像国中万民一样去挑捡谷粒……至于这场比斗,师弟自有办法助你获胜。”

少务闻言点了点头,走到了船边,弯腰在那一堆杂物中细心挑捡谷粒。他就是用手在拣,每拣起一粒还吹去尘土、擦拭干净。而虎娃站在他的身侧,平捧双手侍立,少务将拣出来、弄干净的谷粒都就放在了虎娃的手中。

在场众人又觉得纳闷了,心中颇为不解,暗道这位巴君还真是捡谷啊?这么满满一船的谷粒,别说一炷香的功夫,捡到明天也捡不完啊!但先前的三场比斗,巴君总有惊人之举,如今再这样做,众人倒也不敢小瞧了,已料定接下来必然另有手段。

再看其他各位国君,已经开始施展神通。帛君与助手伏夔将那艘船抬了起来,于空中奋力筛动,草叶随即被筛出、紧接着是谷粒,施展御物之法将谷粒收集在旁边堆成一堆,船底留的都是碎石和泥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