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03章、工欲善其事(下)

各宗门修士很自然的认为,虎娃应该已看清第三场比斗的形势,在正常情况下他与少务注定无法取胜,但也没有为了保留实力而干脆放弃,而是赌了一把。他竟然在这种情况下冒险炼制法宝,如果不能成功,反正也是一个输。

假如万一成功,且赶在一个时辰之内,那么让少务手持法宝御器伐木,或许也有争得第一的希望。法宝当然是本人炼制者本人用起来最顺手,可虎娃为何要让少务去伐木呢,是因为他炼器已消耗了太多的神气法力,所以不得不让少务接过法宝动手,同时也能衬托这位主国君的威风,虎娃的身份毕竟只是助手。

在众人眼中这种几乎是不可能成功的冒险,竟然成功了!人们在惊叹虎娃的炼器手段时,更多地是在心中暗叹——少务这样也能翻盘,莫非真是有大气运加身吗?就连各派的修士也忍不住与普通民众一样在心里嘀咕,难道少务是得到了祖先的护佑,所以能赢得今日的比斗?

而创造这个奇迹的虎娃此刻也暗道一声侥幸,少务实在是太走运了!他所谓的侥幸并不是冒险成功,实际上虎娃炼器从未失手,他有十足的把握才会这么干,否则他就直接与少务合作去砍那些木桩了,未必不能与帛让及伏夔一争。

在虎娃看来,真正的侥幸是——赤望丘准备什么别的斧头不好,偏偏准备了武夫丘上所打造的器物!

对于武夫石壳,虎娃是再熟悉不过了,他在武夫丘上当杂役弟子时,领受的宗门任务就是开采这种东西,虎娃还根据矿脉走向在砍柴峰中给自己凿建了一座临时洞府,洞府四壁全是武夫石壳,他就是在那里突破了五境修为。

更难得那把石斧是少务亲手打造的宝器,所用的手法与武夫丘上的炼剑术一脉相承,所以虎娃能够娴熟地继续炼制下去。有了少务已经炼成宝器的基础,虎娃将之继续炼化成法器过程,可以省去不少功夫。

否则猝然拿到一个陌生人炼制到一半的陌生器物,是很难继续炼化的,手法稍有不对绝对会当场损毁。同样的道理,一件刚出世的法宝,假如不是自己所炼制,对其神通妙用并不熟悉,换一个人也不会立刻用得那么顺手。

可少务持斧在手便能熟练御器,因为这就是他当年打造的器物,被虎娃进一步炼制成法宝,且其神通妙用就是武夫丘秘传的御剑锋芒,少务使用与操控它没有任何障碍。

假如换作任何一种其他的情况,虎娃也没绝对的把握,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抄起一把斧头就能炼成法宝,而且炼成的法宝能让少务毫无困难地立刻使用、恰好就是最合适砍木桩的。赤望丘如此安排自有用意,但恰恰成全了少务;少务不仅获胜,且是以这样一种震憾全场的方式获胜。

其实虎娃刚开始看见那些斧头,又见少务挑出了其中他亲手打造的三把之后,就已经决定这么做了,而且尽量忍住了才没有笑出声来。武夫丘弟子比砍柴怎么能输呢?虎娃不为少务也要为宗门与师尊争口气,而武夫丘道场中不仅有砍柴峰,还有磨刀峰呢!

不提在场一些晚辈弟子的惊讶和议论,各派宗主以及大成修士对比斗的结果是毫无异议。善吒妖王当场宣布第三场比斗巴君第一,其次排名为帛君、郑君,至于樊君与相君则并列第四。

星煞站在云台上面色凝重,他与在场其他高人一样,都认为虎娃是行险一博而侥幸成功,少务难道真是有祖先与神灵护佑,有大气运加身?忽听师尊白煞的神念道:“这位彭铿氏,未能拜入我赤望丘门下,实在是可惜了。其人若能突破大成修为,将来成就难以测度,若是与我赤望丘为敌,恐成心腹大患。”

星煞纳闷道:“师尊言重了吧,他的炼器手段确实惊人,在第二场比斗中就能看出来。但毕竟还是区区一名五境修士,能否突破大成修为尚难说,今日炼器成功,不过是侥幸而已。”

白煞却摇头道:“并非侥幸,而是游刃有余。他方才未尽全力,否则此刻怎有余力和心情还在炼化另外两把斧头?”

人们的注意力都被少务手中的法宝,还有他方才连续砍断六十四根木桩的场面吸引了,虎娃已炼器成功,接下来肯定是涵养神气休息。受关注的是少务手中的斧头,而不再是虎娃本人。但虎娃将那法宝斧头递给少务后并没有歇着,他手中还拿着两把少务换下来的斧头呢。

这两把斧头表面已布满蛛网状的裂纹,少务不忍毁之才留了下来。在少务于前方御器伐木之时,虎娃凝神迈步跟在后面,又在炼制这两把斧头。

少务手里有法宝就已足够取胜,虎娃又何必多此一举?没人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也根本没想到他还会这样做。虎娃并没有将另外两把斧头炼制成法宝,它们仍然是原先的宝器,虎娃只是采用凝炼天材地宝的手法,法力侵入其内部的纹理将之炼成一块粗坯。

这两把斧头表面看上去还是裂纹密布,但其内部已修复得比原先还要坚韧,用普通的手法很难将之损毁。少务既然想保留它们,虎娃干脆再帮个小忙,将之更好地保存下来。

白煞眼力超凡,他没有关注少务而是一直在关注虎娃,当然看出了端倪,以神念提醒了星煞。星煞惊讶道:“看来他真的是游刃有余,也可能是侥幸成功之后心情大好,顺手又炼制了另外两把斧头,只是修复保留而已。我方才也听见少务说的话了,那三把斧头都是他当年亲手打造。此等手段虽然值得赞叹,但师尊也不必如此动容吧?”

白煞又叹道:“哪怕玄源当年,亦不如这虎娃。”

星煞:“玄源师妹十六岁便突破大成修为,这孩子恐怕已经不止十六岁了吧,就算他手段过人,又怎能与玄煞相提并论?”

白煞摇了摇头道:“机缘有先后,各人根基各不同。到了一定的修为后,当年的有些差异便不重要了。玄源未突破大成修为前,手段亦不能与此人相比。更重要的是,这不是剑煞甚至是我能教出来的,对他的修为,我总有一种看不透的感觉,无法测度其将来的成就,所以才会隐约有些不安。世间凡人,面对难以测度之未知,都难免有不安之心。没想到看见这个孩子,竟牵动了我的此种心境。”

星煞:“师尊许是多虑了,正如您方才所说,修为突破一定境界之后,当初的差距便不重要了。这孩子在五境九转修为时远超同辈,将来可未必如此,自古很多少年才俊,遭遇不都是这样吗?他今日能以此手段助少务获胜,其实也与我的安排有关。是我有意选择以武夫丘上出产的石斧为伐木之器,其中有三把恰恰是少务亲手打造,这倒是个意外。此材质之物性、用以炼器的手法、成器之后神通妙用,少务与虎娃当然早已纯熟,所以才能侥幸成功。假如换作别的器物,应绝不可能如此。”

白煞沉吟道:“嗯,你说的对,事实如此。以我之身份修为,忌惮这么一个小小的修士,的确是多虑了,看来登天之心境尚有一丝未证圆满。”

白煞第一次见到虎娃本人,刚开始觉得星煞当年未将之引入赤望丘门下有些可惜,此刻又莫名觉得有些忌惮。他所忌惮的可不是现在的虎娃,而是将来那未知的虎娃,但很快就平复了这种莫名自扰的心境。

善吒妖王已宣布了比斗结果,各位国君及助手先向黑白丘上的众宗门修士行礼,又转身向云台上的众高人行礼致谢。虎娃将那三把斧头都递给了少务,悄悄说了一句:“师兄,另外两把斧子我已施法炼化修复,可以存留不损,加上刚才那把法宝斧头,若都能带回去,则可为传国之器。”

少务眼神一亮,趁着行礼致谢之机上前一步开口道:“诸位尊长高人,今日安排的各场比斗可谓用心良苦。少务侥幸赢得此番伐木之比,而所用之石斧竟为当年亲手打造,不禁感叹冥冥中天意!我有一不情之请,能否将这三把斧头赐予巴国,以纪念今日之盛会?”

少务当众请求要把这三把斧头带回去,这只是普通的石斧而已,在众高人眼中根本算不得什么珍贵之物,以少务的身份既然开了口,当然谁也不好拒绝。星煞点了点头道:“比斗已完成,这石斧也没什么用了,巴君愿意留下,那就拿回去做个纪念吧。”

少务再度行礼致谢,赶紧吩咐侍从将这三把斧头接过送入营地中收存,在场的诸位国君及其助手也返回各自的营地稍事休息。这一场伐木,是极耗法力与体力的比斗,所以接下来要休息一个时辰,等到正午时分再进行下一场。

传国之器,顾名思义都是奠定一国祭祀传承的重要政治遗产,继位者能拥有之,也象征着礼法上的正统身份。巴国的传国之器,最重要的就是当年武夫大将军的佩剑,武夫归隐后命人将之送到巴都城,后来也成了盐兆的佩剑,象征着平定巴原的功勋。

如今巴原五国的传国之器,主要都是各宗室因各种机缘得到的神器,还有一些代代传承的祭祀礼器。一把普通的法宝斧头、两把布满裂纹的宝器石斧,在寻常情况下当然远远算不上珍贵难得,可这三把斧头有了今天的经历,象征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它们身上已被赋予了重要的历史传承价值。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