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02章、有器之用(上)

只见那土疙瘩被浪头卷起数尺高,于空中瓦解,少务和虎娃却没有落到江中,他们脚下竟出现了一艘船,就是按照比斗要求的样子打造好的船!浪头拍碎的只是包裹在船身上的一层土壳,那是炼器留下的残渣,虎娃早已将这艘船给造好了!

这艘船被卷得向前飞起,落下时恰好第二个浪头又卷来,虎娃和少务皆丝毫未用法力,船顺着浪涌之力瞬间就冲上了小岛。浪涌退去,露出滩涂上湿润的泥土,少务不紧不慢背手走下小船,在湿泥上留下清晰的脚印,转过身来面带微笑,显得无比潇洒与从容。

隔江对岸发出一片轰然喝彩,欢呼声最响亮的当然是少务带来的那四支军阵将士,二百多人一齐高声欢呼,声如雷霆震动——这可是提前演练过的。

第二个冲上小岛的是樊君,第三个冲上小岛的是相君。其实他们距少务登岸分别只落后了几个呼吸的时间,但此刻江那边完全被赞美巴君的喝彩声笼罩了。假如虎娃换一种方式让少务获胜,绝对起不到这种效果,很多人们说不定还会惋惜樊君与相君的落败。

而如今的场面,使少务的获胜变得毫无争议。其实虎娃多少是有点故意的,土疙瘩走过二十丈的距离时,船就已经打造好了,包裹在土壳中就是一件巨大的陶器。而且这艘陶船不像普通的陶器那样容易碎裂,船身轻盈且能抵抗冲撞。

这是少务的比斗,虎娃只是助手而已,所以他接下来没有再出手,从头到尾都是少务一人施法带着土疙瘩往前漂。虎娃只管造船,少务只管渡江,配合分工很明确。后来另外两艘船下水时,其实怎么也追不上了,但少务表现得却不慌不忙,没有着急赶紧加速,只是等到浪涌卷来,借势击碎土壳并冲上了小岛。

在云台上侍立于白煞身边的星煞,突然听见师尊传来神念道:“我没见过修为根基如此浑厚精纯的少年修士,这仅靠剑煞去教,恐是教不出来的。星耀啊,你当年在飞虹城外可是错过了一个好传人啊,若是把他带回赤望丘,说不定此时已修为大成了。”

星煞叹息道:“当时树得丘有异动,我赶往那一带的蛮荒查探,正着急回宗门向师尊禀告,所以只是留下信物而已,没想到却让武夫丘拣了个便宜。”

虎娃方才的表现,终于让白煞动容了,心中不免生出惋惜之意。别说他会有这种感觉,就连虎娃的自家师尊剑煞方才也在感叹先前小看了这名弟子呢。

由于在比斗中不好延伸神识窥探干扰,所以在场只有寥寥数位高人完全看清了究竟,惊叹虎娃修为根基之精纯、手段之神妙。而对于其他绝大多数人而言,最出风头的当然是少务,他们只知彭铿氏肯定出了大力相助,却不清楚两人究竟是怎样分工和施法的。

其实对于巴原上的民众而言也同样如此,少务与虎娃怎么合作的并不重要,重要的只是这样的结果。此刻少务已获胜无疑,可剑煞并没有立即宣布比斗的结果,这场比斗尚未完全结束,江岸上还有两位国君呢。

当众人的欢呼声平息时,郑君的船也终于造好下水了,很快就漂过江面登上了小岛,紧接着帛君也造好了船渡过了江。他们并不能因为有人已领先成功便放弃,这可不是修士之间的斗法,就算败了,也必须保持一国之间应有的风范。

当帛君上岸之后,剑煞才开口道:“第二场比斗,巴君领先,樊君、相君、郑君、帛君次之。今日的比斗已完毕,诸位回营休息,明日再比后三场。”

由于一场比斗的获胜并决定最终的结果,所以每场比斗都要有个排位,最后将综合比较,公推出一位最没有争议的国君为族长。

当这天的比斗结束后,聚会的主角便不再是五位国君了。众高人落下云端来到黑白丘上与各派宗门的修士相见,这也是赤望丘所召集的一次宗门聚会,白煞无形中便拥有了各宗门盟主的地位。

从这天黄昏到第二天清晨,很多人根本就没有休息,难得有这样的机会与巴原上的各派同修结交。黑白丘上的修士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该交友的交友、该谈事的谈事、该抱大腿的抱大腿,但场面并不喧哗,气氛一片欢快祥和。

对于五位国君而言,这也样的机会他们不可能错过,服用了补益神气的灵丹妙药后,便在相熟的宗门尊长陪同下,与黑白丘上的各宗门修士一一见礼欢谈,表现得极为恭谦有礼。

至于五位国君的助手,则需要在大营中好好调息涵养,以应对明天的比斗。只有虎娃是个例外,他拉着北刀氏和盘瓠首先去拜见师尊剑煞与武夫丘众尊长。北刀氏自从离开武夫丘后,今日还是第一次见到当年的师尊二长老,大老远就跪拜行礼。

剑煞与二位长老又领着少务等晚辈弟子,给他们一一引荐各宗门的高人。他们首先是与仓煞先生及其弟子侯冈打招呼,虎娃与盘瓠再见到侯冈也是格外高兴。众尊长座谈,众弟子侍立,其余各宗门修士纷纷主动前来问候。

黑白丘上聚起了好几个主要的圈子,以赤望丘、武夫丘、孟盈丘各高人所在地为中心,其余修士轮流拜见问候之后,往往都选择在某个圈子周边听高人畅谈。少务所之地,各派修士几乎都来与剑煞和仓煞打过招呼了,不论是否暗地里有过节,表面上的礼数还是有的。就连三水先生都率步金山弟子过来道了一声久仰,只有英竹岭是例外。

各宗门女修大多聚在孟盈丘尊长周围,而武夫丘众高人这里还有仓煞在,也聚了不少人,但聚的人数最多的当然是赤望丘那边,就连善吒妖王都坐在白煞身侧。这场聚会也是一场法会,聆听众高人讲解彼此的修炼心得、行游巴原的各种见闻,皆是难得的收获。

很多人发自内心地感激白煞宗主召集了这次聚会,不仅是调解巴原上的宗室之争、造福万民之举,也给各派修士创造了这么好的交流印证机会。众高人畅谈一夜,有人还相约到山中单独交流,也有人伸手试法互相比斗切磋一番,凡此种种皆为佳话。

这一夜远未尽兴,但到了第二天日出时分,各位国君的仪仗卫队走出营地重新列阵,五方高人又于半空升起五座云台,比斗又开始了。很多人这才回过神来——哦,百川城聚会的主角原来还有五位国君啊!

第三场比斗是“伐木”,由善吒先生主持,结果也由他来宣布,并由在场众高人共同监督见证。不需要五位国君去山中砍树,赤望丘早就准备好了替代的方法,善吒先生飞到半空一抖手,就有五百根一丈八尺高的木桩从空中飞下,整齐地插在江滩上。

所有木桩皆入地三尺,在露出地面上的部分,三尺高的地方又画了一道线,要求就是用斧子从这道线的位置将木桩劈断,限时是一个时辰。在这一个时辰之内,谁能第一个劈断一百根木桩、走到黑白丘脚下,便为获胜。若是时间到了,谁也没有劈断一百根木桩,那么劈断最多木桩的一方获胜,剩下的国君也根据劈断木桩的数量依次排名。

五位国君还站在昨天造船的位置,但已不再是面对大江,而是转过身朝向黑白丘。五列木桩整齐地排开,每人面前都是一百根,一直延伸到黑白丘脚下。

插好木桩之后,善吒先生再一抖手,江滩上又落下了五十把斧头,他未用神念,而是运转法力高声喝道:“诸位中途累了可以休息,但不可服用丹药。准备好的斧头就在这里,你们可以随便挑,这些都是武夫丘所打造的宝器,据说伐木最为顺手。那些木桩并不容易砍断,若是斧头砍坏了,可以随时更换。”

见到十个人比斗伐木、现场却准备了五十把斧头,虎娃微微一怔,听见善吒先生的解释又不禁暗皱眉头。不仅是他,云台上的剑煞与两位武夫丘长老也微微皱了皱眉头,但旋即只是淡淡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这些斧头虎娃很熟悉,而少务则比虎娃更熟悉,它们就是用品质上佳的武夫石壳所制。少务在武夫丘上做了三年半的杂役弟子,每个月都要完成宗门任务,曾有整整一年时间都在打造这种斧头。对于巴原上的普通民众来说,它们可能就是平常能用到的、最好的斧子了。

武夫丘上众弟子打造的这等器物,大多是运到山下去出售、换取各种生活物资,也被各国商队从红锦城带到巴原各地贩卖。武夫丘出产的器物对品质的要求很严格,像这种斧头有制式标准,每一把几乎都差不多。也难为赤望丘有心了,竟然事先收集了五十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