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01章、埏埴以为器(下)

原来不知是谁施法原地挖了一个坑,这坑约有一丈一尺长、四尺宽、一尺多深,少务和虎娃此刻都站在了坑中。他们这是干什么呢?古雄川宗主古令先生正坐在竹棚中喝茶,突然间噗的一声把茶都喷了出来,瞪大眼睛望着江岸,露出匪夷所思之色。而各派其他修士,神情也都和古令先生差不多。

坑挖好之后,虎娃和少务看似站在原地,其实并非未动,而是连着脚下的地面缓缓向江中移去。虎娃数尺后的地面上出现了一道裂缝,大约有六尺长,只见这裂缝越来越宽,看上去约有近二尺深。

巴君与其助手彭铿氏,竟然施展法力带动了脚下的一大块泥土,就这么缓缓移向江中。众修士本以为尽管场中十人皆修为不俗,但想将船只打造完毕,至少也要再过一个时辰。不料比斗刚一开始,就有一艘“船”已经下水了!

可少务与虎娃所乘的……那也不是船啊!就是一大块中间掏空的土疙瘩,湿软的淤泥被江水一冲,难道不会当场四分五裂吗?就算他们以强大的神通法力,凝聚这个土疙瘩不被江水冲散、就这么漂到江心的岛上,也不能算他们胜了呀!

沉重的大土块向前平移到江水中,虎娃和少务站在土疙瘩中间被掏空的坑里,仿佛是一幅静止的画面。黑白丘上的众修士运足目力关注着这个场景,很多人甚至在心中暗想——这两个乱来的家伙,什么时候会随着脚下的土块分解沉到江中去?

可是在这样的场合,以少务和虎娃的身份,怎么会这样胡闹呢?虎娃当然不是胡闹,也不是为了故意卖弄手段自己出风头,不仅是基于对自身修为绝对的自信,也是为了让少务以无可争议的方式赢下这第二场。

明天的后三场比斗且不说,今天的前两场比斗其实就是一种历史的轮回。方才投矛刺壁以不分高下结束,在场所有人皆公认这是五位国君在向先人致敬,那么第二场比斗何尝不也是致敬祖先、继承与发扬历史?

当年盐兆和武夫只比了两场,盐兆就是在第二场造船筏渡泽中赢了武夫当上族长的。所以这一场比后面三场都重要,少务不仅要胜,而且获胜的结果不能有任何争议与悬念,这才能使他当上族长的同时,令巴原民众皆相信这个结果是天命所归。

其余四位国君的助手,根本就不像是在侍从中临时挑选的,说明他们早有准备。看那樊翀的助手五岩所擅长的神通法术,分明就是针对这一场比斗的,那么其他三位国君挑选的助手也应该有所针对,也就是说对手早就知道五场比斗的内容了。

虎娃能够预见到的、最坏的情况是什么?既然第一场比斗注定是平局,那么剩下来的四场比斗,每位国君各自有针对性地准备好,他们只要各胜一场,推选族长就没少务什么事了。所以不论明天的三场怎么比、会遇到什么样的状况,虎娃先尽全力帮少务拿下这第二场再说,如此也能让另外几位国君措手不及,打乱某些有心人暗中的布置。

抟土造船倒是个出人意料的安排,谁会没事干以毫无用处的泥土炼器呢?但虎娃对这活很熟呀,他来到巴原之后所炼制的第一件器物,就是在白溪村外的河边,现场抟土制成了一个宝器陶罐“赔”给薇薇姑娘。

虎娃自悟修行、谙合大道本源,山神没教过他什么具体的神通法术,一切手段全凭境界演化,换而言之,他也没什么“弱项”,更何况如今已炼成了大器诀,那就将脚下这块土疙瘩视为一件大器吧,御大块之形渡江而成器。

大土块移出江岸漂入水中,这天没有风,但水流自然带起了无数细碎的浪涌。奇异的是,这些浪涌冲刷不到土块上,土块周围几尺开外的那片地方就像被无形的力量镇住,江面平滑如镜。

这是少务施展的法术,虎娃让他做的便是镇住周围的水面,不要让水流直接冲刷到土块上,同时施法带动沉重的土块平稳地向小岛漂行。假如脚下是一艘真正的船,亦不在乎水流的冲击,少务就算修为弱些,毕竟也是四境三转修士,很快就能到达岛上。

但少务此刻要镇住包围土块的江水不能有丝毫扰动,等于带着土块和一大片静止不动的江水以绝对平稳的方式前行,难度不知大了多少倍,所以得尽全力小心翼翼施法,不能出丝毫差错。按照这个速度,到达江心小岛恐怕要用一个时辰,别看只有短短三十丈的距离。

土块怎么能浮在水上呢,因为它的中心已经被掏空了,就像是一艘船。水为什么没有渗进泥土中使其化散呢,少务感应得很清楚,整个土块的边缘就像被一层无形的薄膜包裹,使江水不得渗入,那是虎娃在施法。

除了身处其中的少务,别人眼中所见就是另一番场景了。只见土块周围的江水变得越来越浑浊,似乎是泥土不断地化散其中,恐怕再过不久,整个土疙瘩就会在水中崩解,可是这块土疙瘩始终处于马上就要崩解的状态,却一直没有真正地崩解。

半空中的剑煞眉梢挑了挑,睛中露出一丝惊叹之色,这位高人也不得不叹——连自己这位师尊,先前都有些小看虎娃这名弟子了!

剑煞方才以神念给所有人同样的提醒,其实就是为了告诉两名弟子该怎么做才能获胜,对虎娃的本事,他也有绝对的信心,而意外就可能出在虎娃与少务的炼器配合上。可是虎娃并没有采用他所预计的方式造船渡江,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想到。

剑煞当然清楚那平静的江水变浑浊是怎么回事,并非土块在水中崩解,而是虎娃炼器时分解出的各种杂质。虎娃直接在地上挖出了一整块泥土炼器,与此同时,让少务施法将这一块正在炼化中的大器,包裹在平静的水中送到对岸去。

下水时是一大块土疙瘩,到了对面的小岛上,便是一艘炼造好的船,这就是虎娃的手段。

云台上的众位大成修士都看出来了,皆露出惊异之色。仓煞身边的侯冈本是一脸疑惑,听见师尊暗中传来的神念解释,眼神发亮连连点头,对虎娃赞叹的同时,也有些暗暗担忧。

远处黑白丘上的众修士离得比较远,不可能清楚虎娃和少务具体在做什么,但若干修为高超的大成修士已经猜出端倪,暗中向身边的晚辈弟子们解释。众人不解的神情,渐渐也都变成了惊叹与诧异。

在水中漂行的同时炼器,最困难的在于两方面,一是虎娃的法力是否足够浑厚,若是难以为继便会当场损毁,其二是不能出丝毫差错,必须排除所有干扰一气呵成。

土疙瘩就这样在水中静静地漂着,不断有杂质分解,其表面仿佛被覆盖了一层淡淡的琉璃光华。虎娃始终微闭双眼站在那里一动未动,仿佛对人们带着各种情绪的目光浑然不觉。而少务也按照虎娃的吩咐,背手站在“船头”的位置,丝毫没有理会其他四位国君造船的进度。

时间就这样一点点地过去,少务施法定住水面,带动一团静止的水裹住土块漂行,为了不扰动虎娃炼器,所以速度很慢,快到一个时辰的时候,才漂过了二十五、六丈的距离。

仍在江滩上打造船只的另外八个人最初皆露出不解与嘲弄之色,可是后来偶尔往江中一瞥,又露出了惊讶与焦急之色。毕竟少务已经在渡江了,而他们还留在岸上造船。好在这些人皆修为不俗,明白越是在这种时候越不能分心耽误了自己的事,可是少务离那小岛越来越近,也给他们无形中造成了越来越大的心理压力。

土疙瘩已漂出二十七、八丈远的时候,江岸边终于有人造好了船,果不出虎娃所料,就是樊翀与五岩。他们迅速推船下水,坐上船以法力催动,分波开浪疾速向小岛驶去,三十丈的距离几乎是片刻就到。

樊君的船行到一半时,相君紫沐与助手仇游的船也造好下水了,几乎是贴着水面,在江中带起一道白线飞射而来。这两艘船下水之时,不约而同都激起一股浪涌,卷起水面向着少务所在的“土疙瘩”拍来。

因为少务离小岛已经很近了,不论他是否造船成功,也要阻其登岸以防万一。既然是在水中炼器,不能受到意外的扰动,以浪涌一冲,就能让少务与虎娃分心,正在炼制中的土疙瘩瞬间便会崩解。

这场比斗是各自造船,本不能去打扰别人炼器,但船下水以法力催动前行,必然会带动浪涌,只是现在这浪涌大了一些而已,合理利用了比斗的规则,樊君和相君也不算是故意捣乱,谁叫巴君选择这样一种方式造船渡江呢,掉到江中也是他自找的。

船未到、两股左右夹击的浪涌先后拍到,这是四位五境修士合力攻击,少务也无法定住水面。第一道浪头卷来带着浑然的力量,竟然将这硕大的土疙瘩凌空抛了起来,近处果然能听见碎裂之声、少务与虎娃的脚下一片土崩瓦解的场面。

远处观看的修士,有很多人内心中是倾向少务的,此刻不禁发出一声惊呼。而众兽山长老扶余面露喜色,就差大笑喝彩了。小岛上空主持比斗的剑煞,眼中居然也露出笑意,丝毫未见失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