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81章、风云际会(上)

二长老一开口,就算不认识仓颉的人也知道来者是谁了,竟是巴原七煞中大名鼎鼎的仓煞。仓煞身边的少年,当然就是他的弟子侯冈。侯冈本无凌空而立的修为,是仓煞以大神通把他带到天上的,此刻站在云台上就如脚踏实地一般。

坐在黑白丘上的众高人也就罢了,他们本就离得远,也不可能无礼地放开神识去窥探那片虚空。但几座云台上的诸位大成修士心中更是骇然啊,他们竟不知仓煞是什么时候到的,直至他本人开口现身时才突然察觉。

这固然是因为众人只关注场中的事情,根本就没有想到有谁会在这个时候、这种场合潜行到这个地方,所以也没有刻意去动用大神通搜寻身边的虚空。但以他们的灵觉之敏锐,对天地间细微的变化自然就有感应,却为察觉仓煞已至,说明这位高人修为恐怕更在传说之上。

只见对面云台上的善吒一度面红耳赤,仓煞的突然出现,虽使得在场高人都很震惊,但对于他而言意义却不太一样。身为天地所化生的异兽诸犍,其天赋神通就是擅于窥破世间一切隐匿与幻化痕迹,身怀化境修为,就算不使用神目之光,他也认为没人能在自己面前隐藏行迹,可是仓煞偏偏就做到了!

善吒甚至有点后悔,刚才用神目之光扫视五位国君及其助手时,怎么没有顺便将周围都扫一遍?那样说不定就能把仓煞从虚空中照出来,就不必像现在这样感到狼狈。

仓煞一开口就点破了他的原身为何物,这对于妖修来说是十分忌讳的事情。尽管在场有的高人知道他是妖修出身,但除了赤望丘的众大成修士,尚无人知其原身为何物,结果却让仓煞当众说破了。

以善吒的修为,本也不怕有人打他的原身什么主意,而且身为天地所化生的瑞兽,和别的妖修的感觉还不一样,善吒也以此自傲。可是自己得意洋洋地说出来是一回事,被人当众点破又是另一回事,这位妖王脸上难免有些挂不住。

善吒很不满地正想说些什么,却又把话咽了回去,低头狠狠地揉了怀中的女妖两把,竟然忍了!一方面是因为他收到了白煞的神念,让他在这个场合耍耍威风就够了,但不必再与仓煞起什么冲突。另一方面他也感受到了来自仓煞的那种无形威压,很显然对方的修为法力在他之上。

而看在仓颉的神情,好像根本就不在乎善吒高不高兴,言下之意仿佛在说——你既然敢跑到这种场合耀武扬威、卖弄神通,就要有被人当众点破底细的觉悟与思想准备。

二长老既然叫破了仓煞的身份,除了低头不言的善吒,云台上的众高人皆起身行礼,而黑白丘上的各宗门修士也向仓煞行礼表示久仰。仓煞面带微笑一一还礼,然后对着场中道:“虎娃小先生,当年龙马城外一别,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虎娃恭恭敬敬地答道:“当日能陪先生行游三月,实乃此生之幸。多谢先生的指点,晚辈于修行中获益良多!”

在场众人又都把目光集中在虎娃身上,已修成纯阳诀的虎娃,甚至能感受到这无数道目光中凝聚的心念威压,其中包含了各种情绪,全身都不禁都有些发紧。自从被两名大成妖修追到西荒再归来后,虎娃已感觉自己实在太引人注目了,这样不好,往后行事应尽量低调。

只可惜事与愿违,除了擒获野黄和白叔辛之事不为外人所知,他后来在国战中的表现,实在太过夺目了。如果说他低调,那么巴原上实在找不出更能出风头的人了!

今日的百川城之会,真正引人瞩目的是各大宗门高人,特别是身为召集人的赤望丘。可是他一走到场中,先是星煞单独与他打招呼,还引发了一场节外生枝的小小争端;紧接着仓煞以出人意料的方式现身,也是单独和他打招呼,又谈及了往事。这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集中到虎娃的身上,甚至连一旁的五位国君都被忽略了,好像他们成了一种陪衬。

这种感觉有些不妙,假如换一个人可能会很得意,但虎娃却不敢这么想,只有暗自苦笑。这既会招人羡慕也会招人嫉恨,更会招人惦记啊!可是转念一想,自己的际遇如此,与其刻意矫情不如顺其自然,当他再度站直身体的时候,心境倒也坦然了。

而仓煞微笑着又说道:“虎娃小先生,今日之你,颇有我当年之风范啊!……我听闻百川城盛会的消息,就猜到你也会来,特意赶来看个热闹。原本只打算静悄悄地旁观,可善吒先生既然现身了,我也不好意思不露面,就与众高人一起做个见证吧。”

仓颉称虎娃有自己当年的风范,很多人怔了怔才反应过来——还真是!仓颉最初成名,是因为当众一脚剁死了郑室国君,而虎娃也曾亲手将郑股打成肉泥。虽然具体的情形不太一样,但他们打死的都是郑君啊。郑室国怎就这么倒霉呢,这找哪儿说理去!

以仓颉的身份说出这种话,当然是在夸赞虎娃,但也等于打了在场某些人的脸,别忘了郑室国新君就在场,而远处黑白丘上的英竹先生已脸色铁青。可是看仓颉的情况却毫不在乎,既然总有郑君自己找死,还能不让人说吗?

看场面总是起意外的波折,这场盛会的召集人白煞又一次开口道:“今日高人已齐聚,我们就办正事吧。空中有五座云台,场中将要进行五场比斗,那么每场比斗就由每座云台上的一位高人主持,在场众同修共同监督见证。”

半空中有五座云台,云台上各有一位修为已突破化境的高人,分别为命煞、善吒、白煞、仓煞、剑煞。白煞将原先的计划临时做了一点改动,让五方势力分别主持一场比斗、负责宣判胜负。第一场是“投矛刺壁”,白煞为了显示身份超然,自己没动,而是让星煞出面。

星煞御器飞离云台,来到黑白丘上众高人所在位置的右侧。这里的山势转了一个弯,有一片山崖前伸而出,众人扭头都能看得见。星煞落在崖顶向下一挥手,就见一片星光洒落,没有烟尘,只有无数碎石崩落于地面,再看那片山壁已光滑如镜。

虎娃也转过身来仔细观瞧星煞的动作,这片垂直于地面的山壁应是新近开凿的,而星煞这一挥手只是完成了最后一个步骤,因此显得神通格外骇人。但就算是早就准备好的一片山壁,星煞也显示了强大的神通法力。

光滑如镜的山壁一出现,星煞祭出的星光不断洒落,在山壁上激起点点如涟漪状的光晕,良久之后才渐渐消散。这片悬崖已看不出任何异状,仿佛就是削平的石头。他再一抖手,虚空中飞出了十支梭枪,很整齐地插在离山崖十丈远的地面上,分别间隔一丈,排成了一条直线。

做完了这些,星煞好似也感觉有些吃力,在悬顶站直身体道:“你们十位,请过来吧,每人取一支梭枪,就在那个位置站好投出。投矛刺入石壁者为胜,若数人皆能将梭枪刺入石壁,则能悬挂最重之物者为胜。”

白煞方才的神念中早就详细地介绍了五场比斗的方式,因此星煞没有什么废话。五位国君及五位助手走过来站好,伸手去拔地上的梭枪。然而好几人皆脸色微变,本以为很轻松就能拔出来,不料插在地上的梭枪却纹丝未动。

原来这场比斗不仅是投矛刺壁,第一个考验就是要把梭枪拔出来。场中众人各用神通、默运法力,握紧枪杆缓缓将之抽出地面。梭枪入地足有二尺多深,越往上提阻力越大,就像有无形的力量要将之拉回,需一气呵成才行。

这只是个小考验,还不至于难住场中之人,但看各人拔出梭枪的难易程度,也能大概分辨出其修为深浅。站在最左侧的是帛让,拔出这支梭枪稍显吃力,而其他人感觉都差不多,好像来自相室国的那位国君助手仇游显得最为轻松。

虎娃也没有故意显露手段,不紧不慢地保持和大部分人差不多的速度将梭枪抽出地面。但少务却觉得手中的梭枪很沉重,他运足法力倒是能将之抽出,但若显得太过吃力凝重,比斗尚未开始,就会大失颜面。

就在这时,少务突然觉得手中的梭枪莫名变轻了,有一股无形的力量缠绕枪杆帮着他将其抽离地面。少务知道这是虎娃不动声色地在帮忙,心中不禁暗暗感叹师弟的修为深厚,须知以隔空法力助人抽出另一支梭枪,比自己握住枪杆从地上抽出来可要难多了,更难得虎娃做得不着痕迹。

就算在场的众位大成高人能看出一丝端倪,但也没什么话好说,因为虎本来就是少务的助手。众人纷纷将梭枪抽离地面的那一瞬间,来自地面那沉重的拉力就消失了,手中感觉陡然一轻,使好几个人都向后退了一小步。

虎娃站得很稳,而少务的后背被一股力量悄悄扶了一把,使他也稳稳地站定,总算没有露怯。正式的比斗尚未开始,就能看出修为的差别,少务确实是在场众人中实力最弱的一位,假如让他单独出场比斗,恐是非败不可。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