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80章、节外生枝(上)

剑煞侃侃道:“若是将整支宗室或举国之人都派上场比斗,这既不可能,也失去了调解争端的意义,但白煞宗主提到了巴国先君盐兆与我武夫丘祖师之间的比斗,需知先君与祖师当年是各携一名助手出场的,这名助手便象征着他所率领的族人。”

星煞:“那么剑煞宗主的意思,今日五位国君也应各自挑选一人相助了?”

剑煞点头道:“老夫正是此意。”

星煞反问道:“可是这名助手该怎么选呢?谁都知道巴君少务是您的亲传弟子,若是您出手的话,哪位国君又能挡得住武夫神剑?”

剑煞笑着摇头道:“我等当然不可出手,若是老夫下场,白煞宗主亦下场,这便成了各宗门之斗了……命煞宗主,您又是什么意见呢?”

命煞娇笑着答道:“剑煞宗主此议甚佳,既是效仿当年的盐兆与武夫,我想在场众人以及五位国君皆无反对的理由。只是挑选助手嘛,倒是应有所讲究。”

伴随着神念,她提出了各位国君应怎样挑选这名助手的条件。此人不能是各派的大成修士,而且必须是各国受封的臣属,就在各位国君这次带到百川城的随从中挑选,这对大家来说都很公平。

星煞又开口道:“两位宗主的建议,我没有理由反对,不知各派高人如何看,五位国君又是否愿意?”

各宗门修士当然没什么意见,而五位国君齐声道:“此议甚佳,我等皆无意见。”

那云台上的善吒先生松开一只搂着女妖的手,不耐烦地挥舞道:“既然如此,那就快回去挑好助手,赶紧下场比斗吧,我还等着看热闹呢!”

站在营地门前的虎娃却暗暗皱了皱眉头。他早知道师尊会提出这个建议,也会得到命煞的支持,在场众人皆没有理由反对,少务当然是早就做好了准备。可是另外四位国君竟然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甚至还面露喜色,难道他们也早就料到了这个状况,已经做好了应对的准备?

实情还真是如此,星煞早就暗中分别对四位国君打了招呼,要他们再挑选一名助手为随从,不论届时能否用得上,也是以防万一。所以连同少务在内,五位国君皆自以为做好了万全的准备,都答应得非常痛快。

须知命煞后来的提出的条件很合理,但对每位国君的限制都很大。不能是大成修士倒常,但就在随从中挑选助手,恐怕就令人猝不及防了。

虎娃又抬头看着半空云台上的善吒,心里直犯嘀咕。他已知道这位高人是一位化境妖王,在蛮荒中聚集了一批妖修听令,想到了自己身边的盘瓠、藤金、藤花、林枭等妖修,接着又想到了更多。

其实在看见众兽山弟子的时候,虎娃就已经感觉有哪里不对劲了,看见善吒妖王才突然想明白。

在巴室国对相室国和郑室国的大战中,大军得林枭相助,无论是收集情报和传递军情,都拥有极大的优势。但将来若与帛室国或樊室国起冲突,这样的优势恐怕就不存在了,甚至是属于对方的。

传闻众兽山修士擅驱灵兽,但那些灵兽具体有多大本事很难确定。而这位善吒先生率领的可是一批货真价实的妖修,假如他真与赤望丘是结盟关系,巴原上的其他国家又能得到赤望丘的暗中支持,那么对方派出一批妖修化为原身,或侦察军情、或搞暗中刺杀,确实是令人防不胜防。

虎娃只是一念之间想到了这些,但也没功夫仔细琢磨,各位国君已经返回营地挑选助手。其实没什么好挑选的,大家早就准备好了,少务的助手就是虎娃。五位国君又各携助手来到那片空地的中央,向黑白丘上的众修士以及云台上的众高人行礼,并先后介绍了自己所挑选的助手。

郑君泓竹挑选的助手是英竹岭弟子,名叫于成礼;相君紫沐挑选的助手是步金山弟子,名叫仇游;樊君樊翀挑选的助手是大足山弟子,名叫五岩;帛君帛让挑选的助手是众兽山弟子,名叫伏夔。这些人皆有五境修为、拥有国工身份,一律都曾受封,有的就在国中任职。

几位国君在介绍时,虽然未说他们所选助手的修为是几境几转,但想必应该一律都是五境九转修士,而在场最引人注目的,当然是少务的助手彭铿氏大人。虎娃如今的声名自不必说,而很多人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位传说中的小先生。

当少务做了一番介绍,虎娃向黑白丘上的各派高人行礼时,有不少人纷纷起身还礼道一声久仰,甚至包括那些宗主与大成修士。

而虎娃本人最关注的当然是另外四位国君的助手,其他人倒也罢了,他却莫名对来自步金山的那位名叫仇游的修士,总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可是回忆过往的经历,他却从未见过。或者是在某种场合见过的,但那已是很久之前了,或许此人的形容神气相比当初已有了很大的改变。

虎娃思忖间,又与其他人一起转身向半空四座云台上的高人行礼,忽听星煞笑道:“虎娃小先生,我们又见面了!……当初在飞虹城外偶遇,我就看出你这孩子将来成就非凡,如今又于百川城外相会,你果然已名震巴原。”

云台上的星煞当然早就看见了虎娃,刚才在办正事,也没有特意和他打招呼,此时见少务挑选的助手就是虎娃,倒也不出乎预料,这才笑着开口。

虎娃当年持星煞的信物闯过边境关防,如今随着他声名远扬,此事也渐渐传开了,很多人都有所耳闻。但清楚其中内情者并不多,很多人都不明白为何剑煞的弟子会持有星煞的信物?此刻一看,这两人果然早是旧识。

虎娃赶紧躬身行礼道:“武夫丘弟子小路,拜见星煞前辈!想当年在飞虹城外偶遇,前辈之风采令晚辈惊叹不已,而前辈所赐之信物,更是几次帮晚辈脱困,今日才有幸能向前辈当面道谢!……此物我已持有数年,还请前辈收回。”说着话他从怀中取出一物,恭恭敬敬以双手举过头顶。

虎娃早知会在这里见到星煞,已打算好将这件信物当众归还,并当着各派修士的面向星煞道谢。方才众高人和几位国君议事,他没法插嘴,此刻终于有了开口的机会。

星煞在云台上一招手,那件信物便被摄到袖中不见,这位高人又笑道:“你当日所行之事,也是在维护我赤望丘的声誉,否所以我赐你信物,既是答谢也是褒奖,更是想指引你一段机缘,使你将来能拜入赤望丘门下。不料我倒是错过了,你却另有机缘拜在剑煞宗门的弟子。前年在帛室国威据城外,有人在众兽山弟子面前出示了我的信物,想必那人也是你吧?”

声音中伴随着神念,向在场众修士介绍了当初他偶遇虎娃的经过,以及赐下这件信物的缘由,在场众人这才恍然大悟。这个疑问倒是解开了,但众人又有了另一个疑问,前年在帛室国威据城外又是怎么回事,这位彭铿氏大人为何又出示了星煞的信物,此时怎么没听说过?

虎娃知道前年那件事如今在星煞本人面前也瞒不过去,他坦然答道:“当初我与少务师兄出师离山,并与长龄门宗主长龄先生一起,护送师兄归国继位。为防暴露行迹招来意外,所以取道帛室国绕行。行至威据城外时,却遭遇众兽山弟子在大道上设关卡拦截盘查,事急从权,这才出示了星煞前辈的信物。”

原来如此!在场众修士多是心念通透之辈,闻言大都明白了原因。当初少务归国确实够凶险的,善川城外商队遇袭之事,随着前段时间的国战已传遍巴原。郑股派高手在半道劫杀少务,居然都潜入巴室国境内了,好像还有几位巴室国公子为内应,少务不死真是命大。

如今看来,少务当初也是早有准备,在长龄先生这位高手的保护下从另一条路归国。他们不想在路上遭遇麻烦,更不想暴露身份,否则以长龄先生的修为,当然也能冲过众兽山弟子设下的关卡,但出示星煞的信物,却是更好的选择。

这时众兽山长老扶余突然开口道:“彭铿氏,你为了掩护巴君归国,出示了星煞先生的信物,众兽山弟子既不敢阻拦亦不好盘问。但当日你在威据城外顺手带走的那只灵禽,却是星煞先生特意嘱托我众兽山弟子降服的。我们好不容易才将它困在法阵之中,却莫名被你劫去。能否告知当初这么做是何用意,那灵禽如今又在何处?”

虎娃当初确实带走了一只火红色的鸾鸟,但他看见的是一头胭脂虎,还喂了那胭脂虎一枚五色神莲的莲子。后来才清楚是自己看错了,也不知对方使用了何种大神通,竟莫名触动了他脑海深处未曾触及的记忆,别人看见的都是鸾鸟。

那只鸾鸟脱困后就飞走了,临行前还给虎娃留下一道神念心印、传授了他大器诀,并以一个女子的声音告诉他,将来可以到传说中的神民丘去找她,她将赠送一件神器相谢,还叮嘱虎娃不可将此事告诉别人。

原来当时是星煞托众兽山收服这只灵禽,星煞方才却未提到这些。不料众兽山长老扶余却开口追问,分明就是要让虎娃当众给个交待。若扶余所言属实,在各派修士眼中,这是很恶劣的、为人所不齿的行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