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79章、古为今用(下)

在这里并不需要五位国君去猎杀什么野兽,由高人施法在黑白丘上将一面山壁削平,五位国君各持一支梭枪投射,谁投出的梭枪能扎进山壁,并能在上面悬挂最重的东西便算获胜。这是第一场比斗。

第二场比斗仍然参照古时的传说,但并不是砍木竹造船筏,而是就在江滩上抟土为船,然后乘坐这条船到达那江心的小岛,谁第一个到达便为获胜。白煞说得很清楚,一定要坐船过去,并不能游泳或凭借其他神通手段到达江心小岛。

其实对于有修为高人而言,甚至能施展神通在水面上行走,哪怕手段差点,这段浪既不大、也不太宽的水面,借助一根木头也就行了。所以这一场比的主要不是渡河,而是造船。江滩上柔软的湿泥怎么能打造船只呢,这就要考验五位国君的手段了。

古时人们掌握了造船技术,才能够渡过江河、让足迹到达远方,不仅能在江河中捕鱼,且可率领族人们迁徙、寻找更宜居住之地。所以能否造出更好的般筏,也意味着很多部族能否更好地生存下去,以这种方式来推选族长也很自然,只是今日要造的船很特别。

另外三场比斗分别是伐木、捡谷、驾车。这些比斗乍听上去都令人感觉有些怪异,因为它们都不是需要一国之君平日亲自做的事情,只要一声令下自然就有人去办。但今日是按巴原上各部族自古的传统推选族长,所以这些比斗内容又令谁都挑不出毛病。

不仅是古时,哪怕是今日,很多村寨的族长并不脱离生产,而仍然亲自参加劳作,且是率领与指挥族人能将各种事情做得最好的人。

伐木对一个部族非常重要,无论是建造房舍还是每天生火加工食物,都需要用到大量的木材。在这里比斗伐木当然不需要去山中砍树,而是由高人将准备好的一批木桩立在江滩上,就看五位国君在规定时间内谁能砍断更多。

捡谷听上去是一件很无聊的事,就是将收获的谷粒混杂在碎石等杂物之间,然后让五位国君分捡出来。谁能捡得最快最干净,便是获胜者。但它也是各村寨族人年复一年的重要劳作,这场比斗不仅象征着收获谷物,也象征着在野外采集各种食物。

第五场比斗是驾车,被称为“御”,其重要性更是不言而喻,它象征着人们的生产与生活从远古走向现代的一种进步。人们学会了饲养牛马等牲畜,特别是掌握了轮子这么神奇的东西,又学会了造车,从而可以运送原先他们运送不了的重物、到达原先去不了的远方。

牲畜和车辆的出现,代表了人们生存状态的极大改善,这是原始的蛮荒族人无法想象的交通运输手段,人们的交流与交换从此变得非常便捷通畅。正是从这个时候起,各部族才能集中力量去建造城廓、修筑四通八达的道路。

今日比斗驾车很简单,五位国君各驾一辆双马所拉之车,运送指定的重物跑过规定的距离,谁最快便赢了,这有点像如今贵族子弟间流行的赛马或赛车。

白煞说完后等了一会儿,给在场众人足够的时间去解读神念。待大多数人都理解得差不多了,星煞朗声道:“各派宗门的同修高人,这五场比斗,大家可有意见?”

黑白丘的坡地上,各派修士有一百多号,但在这个场合能说上话的,也只能是那些大成修士。众高人用神念交流了一番,古令先生朗声答道:“赤望丘既召集了这次聚会,当然将诸事皆已考虑妥当,这五场比斗非常合理,就算我等相商,恐怕也商量不出更好的办法。但今日比斗者并非我等,而是五位国君,须他们皆无异议才行。”

星煞又朝五位国君道:“诸位国君可有异议?”各派修士都坐在黑白丘山脚往上的坡地一带,而对面的天空有三座悬空的云台,云台上的高人们都端坐着,只有星煞一人站在白煞的身边,看架式他就是这场比斗聚会的主持者了。

五位国君正要答话,忽听远方传来吼哮之声,此声虽不伤人,却冲击元神使在场修为不足者双腿发软。有的军阵将士甚至握不住手中武器,只听当啷声成片,等回过神来又赶紧弯腰将武器拣起,重新凝神站好。

众人抬眼望去,只见天边云霞涌动、很快就到了近前,那云霞之上站着一名彪形大汉。虎娃的目力极佳,扭头看得清楚,此人形容约在四十岁左右,穿着花花绿绿有些怪异的服饰,脸颊消瘦脑壳很宽,前额正中有一道竖直的细逢,就像闭上了一只诡异的竖眼。

这大汉飞天而来,突然现身,将众人都吓了一跳。他还不是一个人来的,两臂一左一右还各搂一名娇媚女子。这两名女子半倚在大汉的身上,在云霞中搂着他的腰腹,至于身上的衣物——好像有点太少了,看了令人不禁脸红心跳。

各派宗门齐聚、五位国君相商的百川城之会,怎么突然来了这么一位?大汉停下的位置就在孟盈丘与赤望丘的云台之间。在场其他各宗门的高人亦有能御器飞天者,凭借神器或许但在这个场合都很自觉地没有与赤望丘、武夫丘、孟盈丘这三派争风头。

而这位大汉倒好,竟然毫不客气地也铺展云台于空中现身,竟有与其他三座云台上的众高人分庭抗礼之势,还不伦不类地搂了两个女妖怪,举止十分放肆张扬。

那两名女子的确是妖物所化,虎娃能感应清楚,她们是被那大汉施法带到空中的。

黑白丘上的众高人一时都没有吱声,来者既然敢以这种方式出现在这种场合,必然倚仗修为高超神通广大,且看空中的这三派高人怎么处置吧。只听白煞冷哼一声道:“善吒先生,你也来了吗?”

那位善吒先生放肆地笑道:“各宗门高人齐聚,且能见证巴原上五位国君推选族长。我既然得到了消息,怎能不来凑个热闹呢?”

白煞冷冷道:“这不是热闹,而是盛会。善吒先生既然来了,那就与各宗门同修一次为此盛会做个见证吧,不得偏袒场中任何一位国君,也不得搅扰这场盛会所议诸事。”

善吒先生:“你就放心吧,我今天不是来找你打架的,就是想看看巴原上的各宗门有哪些高人,五国之君又是怎样的才俊?今日不仅不会捣乱,假如有人捣乱妨、碍我看热闹的话,我也不会客气的!”

那边剑煞开口笑道:“善吒,就算你想捣乱也是来错了地方,这里可是巴原腹地,要问问各派宗门高人答不答应。假如是参与盛会、共同见证的话,老夫倒是欢迎。你已经来晚了,且坐下吧。”

命煞亦微微蹙眉道:“善吒先生,原来你也得到消息了,既然如此,那应是赤望丘请来的,何必在这里冷言冷语与白煞宗主演戏呢?且坐下看热闹吧,大家来这里是为了见证五位国君比斗的,不是来看你耍怪的。”

善吒先生看似来势汹汹,还与白煞冷言相对,此刻却没有和剑煞与命煞顶嘴,闻言就坐在了云台上。那两名娇媚的女妖,一左一右被他抱在了胸前,正好一条腿上坐一个,伸出手臂勾住他的脖子,场面很有些令人想入非非啊。

虎娃悄然问身边的伯劳道:“工正大人,您可知这位善吒先生是何来历?”

伯劳以神念答道:“我倒是听说过一些传闻,他是巴原东北方蛮荒深处的一位妖王,修为高超神通广大,据说已有化境神通,手下聚集了一批妖物听命。只要他不到巴原上捣乱,深山广袤倒也无人理会。

据说白煞行游各地之时,曾遇到过这位妖王并将之击败。而我又隐约听说另一则传闻,十几年前星煞率赤望丘弟子斩杀了一头有大成修为的鳞岩兽,当时这位妖王就出手帮忙了。

这位善吒妖王今日突然出现在此地,看来早已与赤望丘有所勾结,就算未被白煞收服,也可能与赤望丘结盟了。他看似耀武扬威,言语中与白煞针锋相对,但我看只是做给在场各宗门看的,实际上就是被赤望丘叫来壮声势的。”

原来如此!难怪命煞方才会说那番话呢,这位孟盈丘的宗主倒是心直口快,言语也不太给面子,干脆把这些隐情给挑明了。

这时云台上的星煞又开口道:“方才我师尊的建议,诸位国君可否听清?若有什么异议,此刻就提出商议,若无异议……”

星煞的话还没说完,又被一个声音打断道:“等等,老夫还有话要说。今日之会,是为了调解巴国王族宗室之争,五位国君各代表一支宗室。那么这番比斗便不仅是他们个人之间的私斗,仅有国君一人出手,恐怕不太合适。”

开口者当然就是武夫丘宗主剑煞,他自称老夫,看上去却一点都不老,此刻的形容可不是虎娃当初在红锦城集市上见到的老者,其身姿气势,无形中就像一柄出鞘的神剑。

星煞似早有准备,并无惊讶之色,扭头问道:“那么剑煞宗主又有何建议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