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79章、古为今用(上)

这些传说中的高人们,平日各在道场中清修,就算行游巴原亦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在普通民众的心目中已与仙家一般,想见一面都难,今日却几乎都到齐了。樊室国不得不万分小心接待,唯恐不慎得罪了谁,往后恐都是不小的麻烦。

五位国君的卫队就驻扎在江边,从江岸到黑白丘脚下留出了一大片空地。身为此地主人的樊翀,按照规矩也只能率领四支军阵的亲卫至此。立春之日一大早,五位国君的卫队都在大营外列阵,衣甲鲜明威风凛凛,各家的气势也算是一种无声的比拼。

哪一国的军阵最威武雄壮?其实每位将士都是精神十足,就算如今的相室国和郑室国已破落,但挑选四支军阵的精锐还是没问题的。可一眼看过去,仍是巴室国的军阵最为肃杀威严,其将士无一不是历经血战胜、精锐中的精锐。

五位国君没有带侍从,分别从各自的阵营走出,来到黑白丘脚下向各派宗门的高人见礼。虎娃站在军阵后的营地门口,留心听着各方的介绍,见到了很多传说中的人物。古雄川的古令先生来了,步金山的三水先生到了,英竹岭的英竹先生也在。

虎娃特意观察了英竹先生,那是一位令他感觉有些阴森的老者,以虎娃近乎天赋的神通,竟察觉不到其神气波动反应出的内心情绪,当然也看不透其修为究竟有多高。虎娃早就猜疑当初刺杀大俊的那位大成修士便是英竹,假如是这样,他迟早也不会放过这位高人的。

但现在也不是谈这些的时候,自从杀了郑股之后,虎娃的心境很安定,就算最终要找英竹先生算账,但也不可着急。就如同他亲手打死郑股,亦不是当初想做到便能做到的事情,但随着世事演变,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当五位国君上前行礼表示敬意,英竹先生起身还礼时,似乎也莫名察觉到了什么,目光如电,抬眼向虎娃这边看了看。

长龄门的长龄先生也来了,以一派宗主的名义。凉风顶宗主圆灯先生当日立誓,终身于山中清修不再走出凉风顶一步,所以他本人虽接到了邀请却没来,派了一名长老率领几名弟子代表凉风顶参加了这次聚会。

对于各派修士而言,这也是一个百年难遇的机会,可以领略当世各位高人的风采,当然皆愿跟随尊长来此。但各宗门也不可能把弟子全带来,挑选的都是门中最出色的传人,来跑到这里既是寻结交同修的机缘,也是来增光露脸的。

虎娃在看热闹,而率领将士在大营外列阵的瀚雄,虽然站得笔直,却在那里冲着远处的山坡挤眉弄眼。炼枝峰的宗主瑞溪先生也到了,看形容是一位三十左右的秀媚女子。在瀚雄眼中,师父当然没有徒弟好看,小洒姑娘也来了,她就侍立在瑞溪先生的身侧。

巴原上接到赤望丘的邀请、有资格参加这次盛会的大派宗门共有十余家,令虎娃稍感意外的是,除了圆灯先生,还有众兽山的宗主琮余未至。众兽山率领弟子前来的主事者虎娃也熟,就是长老扶余——当初蛊惑肖神和羊寒灵去找虎娃麻烦的那位。

就算离得比较远,虎娃也能清晰地听见各派高人的隔空寒暄,原来琮余宗主最近在闭关修炼,所以不方便参加这次聚会,实在很是遗憾。各位高人的交谈都伴随了法力,所以在这么开阔的地方想听清并不难,但是想看清就有点不容易了。

小洒姑娘站在瑞溪宗主的身侧,也悄悄在向远处的瀚雄眨眼,也幸亏他们有修为在身,目力远超常人,否则抛媚眼也看不见啊。愿见或不愿见的各派高人都到了,虎娃也是大开眼界,看这个场面,哪里是五位国君的聚会啊,分明就是各派宗门的聚会。

五国的十支军阵站在江岸边,看似威风凛凛,但是与黑白丘脚下的各派高人相比,恐怕连盘菜都算不上。虎娃也在心中暗叹赤望丘此番手段的高明,不论那位国君成为族长,但在这个场面下,五位国君就像是来给各位高人做表演的,而且还不得不演上一场。

各大宗门高人来一场聚会,顺便监督与见证宗室之争的调解结果,那么召集与主持这场聚会的赤望丘,无形中的声望和影响则远远超过了五位国君。虎娃一边想一边皱起了眉头,别人都来齐了,最重要的赤望丘、武夫丘、孟盈丘这三派怎么还没到呢?

恰在这时,半空传来龙吟虎啸之声,连远处的江水都随之涌动翻腾。众人抬头望去,江上的空中出现了一座云台,离江面约数十丈高处悬空铺展,与黑白丘脚下各派高人所在的位置遥遥相对,云台上有七个人。

白煞端坐中央,身后是烈风、志杰、云诚、易寨、肇活五位大成修士,他们亦并称赤望丘的宗门五老,而后起之秀星煞则侍立于白煞身边。各宗门修士见此情景,皆起身向云台上行礼,拜见白煞以及赤望丘众高人。白煞等人亦起身一一还礼,然后重新端坐云朵之中。

白煞等人刚刚归座,众人又听见左右同时传来剑鸣与清啸之声,又有两座云台于半空浮现。左侧云台上是三位娇媚女子,正是孟盈丘宗主命煞以及虹影、烟衫两位长老。右侧云台上那剑意锋芒逼人的三位高人,是武夫丘的剑煞宗主以及二长老与三长老。

这次聚会,这三大派的尊长都没有携普通弟子前来,现身的一律都是大成修士,赤望丘来了七人,孟盈丘和武夫丘各来了三人。各派修士再次起身见礼,运转法力传音,隔空互打招呼问候。

各宗门来的晚辈弟子,很多人眼睛都看直了,他们何曾见过这种大场面,哪怕就是能见证这一幕,也不虚此行了!只听白煞呵呵一笑,同时对剑煞与命煞道:“二位宗主,你们似乎来的有点晚啊。”

剑煞笑着答道:“赤望丘近而武夫丘远,当然不能赶在白煞宗主之前。”

而命煞仍带着柔媚的气息、慵懒的神情,娇笑着答道:“白煞宗主何必明知故问呢?我和你一样早就到了,只是你未现身,我也不好抢这个风头啊,一直在等着。”

她倒是实话实说,其实这些高人早就到了,白煞特意等五位国君与各派修士见礼之后才现身,而剑煞与命煞也是等着赤望丘高人现身之后才出现。命煞娇滴滴的说话,听上去没有什么异常,可在场众人闻言不自觉便有一种心神荡漾之感,明明那远方的云台不太容易看得清,却莫名觉得发出声音的人是那样动人。

步金山那边,三水先生身边有一名弟子不由自主迈出两步,张着嘴望着孟盈丘众高人所在的云台,眼中一片痴迷之色。三水先生很不满的发出了一声冷哼,伴随着神念冲击,那名弟子就似从梦中忽然惊醒,满面羞愧退后站立。

三水先生也暗叹一口气,这位弟子仅仅是听见命煞带着媚惑之音的话声,不小心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弟子若心性修为不够,还是不要带到这里来丢人的好,免得让其他宗门看笑话。

白煞倒是没介意命煞说什么,环顾全场道:“今日各派宗门同修齐聚,为巴原自古未曾见之盛事。想必大家都已经清楚,赤望丘召集诸位相聚所为何事。五位国君方才已向诸位见礼,我等修士就不要在更多繁节了,此刻就商量正事吧。”

说话的同时伴随着神念,向在场所有人详细解释了赤望丘发起这场聚会的因由,用不着再多费口舌。营地中的虎娃暗暗心惊,突破六境修为后便能掌握神念手段,这本不足为奇,可白煞发出的神念却是如此惊人,在这么大的范围内,能清晰的印入所有人的元神。

黑白丘中的各派修士,能来到这里者恐怕皆有四境修为,清晰地解读神念没什么问题。但是各位国君带来的卫队将士未必都是修士啊,白煞的神念却能印入元神而不冲击意识,就算是普通人,也只是感觉脑袋稍微一晕,但也回过神也能在脑海慢慢明白,就像是被印入了一段记忆。

白煞不仅讲了为何会有今日之会,还介绍了他对推选族长的建议,供五位国君相商。这位竟然也提到了当年盐兆和武夫之间的比斗,他提议可借鉴传统的方式,但如今毕竟已是五百年后,还应该有些新的变化。

五百年前是盐兆与武夫两人相争,所以比斗两场,今日是五位国君相争,可以比斗五场。前两场为“投矛刺壁”与“抟土为船”,因为盐兆和武夫当年比的就是射箭与造船。

弓箭看似简单,其实是一种非常复杂的工具。打造一把良弓,需要寻找合适的材料,并经过很多道工艺才能制成,制作合格的箭矢同样不容易。山村猎户所用的弓箭就算粗糙,但也需要长时间的制作与精心的养护,至于军阵所用的精良弓箭,则更是如此。

而在大部分村寨中,狩猎最常用的武器梭枪,就是一头尖的矛,既可拿在手中格杀,亦可投射出去远程攻击。谁能投得更远更准,当然就是更优秀的猎手,能打到更多的猎物,从而更好地保障族人的生存。

比投矛与比射箭是一个道理,不仅是古时人们推选族长的方式之一,哪怕在如今的很多边荒村落中仍是这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