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78章、深谋远虑(下)

没有人星耀比星煞更了解自家师尊,白煞不仅想迈过登天之径,且不欲只在帝乡神土做个传说中的长生仙人,而是想拥有历代天帝的成就、开辟属于自己的帝乡神土。世上其他的一切人和事,都不能阻挡他向这个宏伟的目标买进,甚至只是他求证大道的方式。

白煞微微点了点头道:“少务如今恐怕还没有想到这么多,他首先要巩固目前的局势,然后再图谋实现一统巴原的志愿。我虽不希望他能成功,但赤望丘若直接阻止,可能也会遭到孟盈丘与武夫丘的干扰。其实就算少务能一统巴原,与我亦无所谓,他最终还是要求上门来。”

星耀躬身道:“师尊真是深谋远虑。”

白煞摇了摇头道:“这不是深谋远虑,修为到了我的境界,自能看到凡人看不见的东西……少务一定会去百川城的,你先做好准备吧。不知玄煞这些年修炼的如何了,除了她之外,这次让宗门五老全出面吧,我也亲自去。”

星煞:“我陪师尊前去百川城,玄源尚不知身在何处,五位长老亦全部出动,难道不留大成修士看守宗门道场了吗?”

白煞摇了摇头道:“五位长老在山中清修的日子太久了,恐已疏离世事,也该出来走动走动,看看如今的巴原是什么样子。就算我们全部离开宗门,难道还有人会打赤望丘的主意吗?至于玄煞,已经好久没她的消息。这次山中大成修士全部出动,不知她是否会现身?……就这么定了,巴原各国的情况又怎样了?”

星煞:“相室国那边,新君宫羊已禅位于英竹岭弟子紫沐;至于郑室国得到的消息比较早,立的新君就是英竹先生的亲传弟子泓竹。樊君日前也刚刚禅位,新君为我赤望丘的传人樊翀。至于帛室国的帛让,他要亲自参加百川城之会、与少务一较高下。”

白煞又点了点头道:“帛让在位已有十余年,根基稳固,虽对我赤望丘恭顺异常,但禅位这种事情当然不甘心认命,况且我也没有让他禅位的意思。这次突然打郑室国,他虽然也向赤望丘打了招呼,但未得回复之前便进军了。

这说明此人不仅有野心也有眼光,既想趁机壮大帛室国的实力、遏制少务的扩张,亦没有贻误战机。他这样也好,等于在告诉世人,巴原上还是有一位主君欲与少务争锋的。

他早已拜入赤望丘门下,这十余年来国中无事,已有五境六转修为,如果仅仅是为了对付少务,倒也足够了。其实我最希望能争得族长之位的人便是帛让,至于其他几位国君,就算成了族长也没有太大意思。你别忘了私下给相室、郑室、樊室打声招呼,若是少务在前,则应尽力相争;若是帛让当先,则不必强争了。”

星煞:“弟子明白,这就派人去打招呼。”

白煞:“还有一件事,你须提醒四国之君,不仅他们本人要做好准备,还要挑选一名副手相助,届时每方可能有两人同时出场。”

星煞不解地问道:“为何是两人呢?”

白煞沉吟道:“我思虑再三,若武夫丘与孟盈丘想帮少务,也只能以一种方式,那就是提及盐兆与武夫的当年往事……至于会不会如此,我亦不敢肯定,但这样的提议在那种场合却是无法否决的,所以还是要有备无患。”伴随的神念中介绍了当年盐兆和武夫争夺族长的传说。

星煞惊讶道:“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那的确应该做好万全的准备。相室与郑室那边自有步金山和英竹岭操心,至于樊室与帛室这边,既然两位国君都是赤望丘传人,那么其助手就在其他宗门弟子中挑选吧。”

白煞:“樊翀那边,可以劝他在大足山或炼枝峰传人中找一位高手,至于帛让那边,就在众兽山弟子中挑一个人吧。”

……

剑煞先前的担心果然没错,少务在巴都城中接连听到消息,相室国与樊室国先后有新君继位。樊室国也就罢了,但相室国新君宫羊可是刚刚继位的,这么快又换了国君,这分明就是针对百川城之会临时做出的安排。

再加上郑室国的新君泓竹也是新近继位,其人的修为已有五境九转圆满。那么在如今的巴原五国中,只有少务和帛让才是真正地位稳固的国君,并非临时仓促受禅。

少务接受了赤望丘的邀请,商定了百川城之会的日期,就定在来年立春,整整一冬的时间,也足够各国做好各种准备了。北刀、盘瓠、灵宝先生都被召回巴都,“帮助”武夫丘运到山外出售的那批兵甲器械也带了回来,装备了四支精锐军阵,就是少务此行的亲随卫队。

……

当春日到来之前,少务离开巴都城,在亲随卫队的簇拥下向樊室国进发,沿途民众自发望道而拜、逶迤千里不绝。这样的场面,足以让一位国君志得意满了,但少务心中却暗怀忧虑,很清楚百川城之会是他必须渡过的一道难关考验。

虎娃反而表现的很轻松,路上不时劝慰少务不必想太多,尽力去争这个族长就是了,就算争不到也无所谓。巴室国还是巴室国,少务也不会少一块肉。

国中镇东、镇西两位大将军,分别囤重兵于樊室、帛室两国边境,重点是与百川城交界的边关。如今少务调兵要比先前从容多了,只需围困相室与郑室两国的残存之地,大部分主力精锐都可以调到这边的国境线来。

穿过边关后便到了樊室国,虎娃是以侍从的身份跟在少务身边,而北刀、瀚雄、盘瓠、灵宝分别担任四支护卫军阵的队长。这可不是他们被贬官了,而是受到了格外的重用。

虎娃曾感叹后廪留给少务的治国班底终将渐渐老去,若是不出意外的话,少务带到樊室国中的这四位军阵队长,很可能就是将来的四位镇国大将军,其中只有北刀氏是原先的旧臣。

原本一番大胜后,巴室国应封赏有功之臣。可因为这个意外打乱了计划,所以国中的论功封赏,要等到这次百川城盛会之后了。

除了四支亲卫之外,国君当然还有侍从,至少要有宫中的侍女照顾其生活起居。少务在这方面比较简单,只带了十几名近侍,除了虎娃之外,威芒和伯劳也在其中。威芒会来,是想领教各大宗门的高人手段,而伯劳这位六境修士,也是想见识一番巴原上的当世高人,这对他们今后的修炼都很有好处。

樊室国早就派人在边关迎接少务一行,由于这番大战樊室国并没有参与,由他们来做这个东道主是最合适的,百川城这个地点也选得非常好。

巴原的最东边,有一片汪洋名为东海。有一条大江从西南方向的蛮荒高原奔流而下,横穿巴原流入东海。巴原上的各条河流,发源于周边的蛮荒群山,最终几乎都汇入这条大江。在接近大江流入东海之地的这座城廓,自古被称为百川城,取百川归海之意。

百川城在大江的北岸,而这条大江便是樊室国与帛室国天然的国境。自百川城往东,东海岸边还有两座城廓,隔着大江的入海口,位于南边帛室国境内的叫滨城,位于北边樊室国境内的叫宜郎城。

滨城与宜郎城是在百川城之后建立的,它们最早都是渔民聚居的村寨,后来村寨变成了集镇、集镇又变成了城廓。当初玄煞率领白额氏族人,分别击溃了樊室国与帛室国的进犯,主要的战事就发生在这两座城廓周边。很难想象,玄煞当时还只是一位十几岁的少女。

如今这两座城廓名义上还是在樊室国与帛室国的治下,但已完全被赤望丘控制,生活在城廓周边的民众,大多也都是白额氏的各支族人。百川城离滨城以及宜郎城都是这么近,在这里举行聚会,赤望丘也最为放心。

正式举行聚会的地点,并不是在城廓里,而是在百川城南门外几十里的大江边。这里有一座山,山上裸露的岩石呈黑白两色,其间生长着野树杂花,被当地人称为黑白丘。

有人认为黑白丘就是传说中的巴原九丘之一,但它如今已地处人烟围绕之中,虽然山势险峻瑰丽,可山中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所以很多人并不认可这个传说。大江绕着黑白丘的山脚拐了一个弯,留下了大片开阔的江滩,还在江心留下了一座滩涂淤积的小岛。

洪水季节,江滩和那小岛都会被淹没,但在刚立春的枯水时期,上面只生长着不知名的杂草。站在黑白丘脚下,视也穿过这片开阔的江滩可一览无余,甚至可以望见大江对岸樊室国的景象。

这一年的立春,这片荒凉的江滩上热闹非凡。巴原上各大修炼传承宗门的高人几乎皆来到了黑白之丘。帛室国早就做好了准备,沿着黑白丘山脚的坡地,以竹木和条石搭建了一座座房舍与凉棚,供诸位高人休息与观赏风景。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