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78章、深谋远虑(上)

虎娃回到国都的第二天,少务就召集朝中重臣商议此事,尽管他心中主意已定,但还是要倾听听大家的意见。诸位大人对赤望丘此举进行了各种分析,将有利和不利因素谈得都很清楚,但最后得出的结论少务还是得去,剩下来就是该怎么准备的事情。

在毗邻百川城的边境上布下重兵以防万一,同时也是宣扬国威,再选拔四支军阵为少务的亲随卫队。

假如剑煞提出了那个建议,由谁来担当少务的助手?假如没有虎娃,那么最适合的人选则是镇南大将军威芒。威芒的修为已有五境九转圆满多年,早先就曾提出想卸甲清修。

据虎娃暗中观察,这位大将军应已证入梦生之境,但迟迟未得堪破。在不知多少次梦生之境的经历中,恐怕也消耗了不少寿元,对诸般俗务也不太想再操心了。

但如今又虎娃在,少务已不会有别的选择。少务在击败相室国与郑室国的过程中,其威望已经和彭铿氏大人的名字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假如不请虎娃出手相助,恐怕会在巴原上导致各种猜议。剑煞以师尊的身份打招呼,无非就是让少务在朝议时顺水推舟,接受小路师弟的人情。

让彭铿氏大人准备助少务出手,众臣没有任何异议。虎娃在这次朝会上也注意观察巴室国中的诸位大人,包括辅正、兵正、工正、仓正、风正,还有除了北刀氏之外的三位大将军,另有几位功勋老臣,他不禁暗叹了一口气。

这些重臣都是后廪给少务留下的班底,不仅绝对忠心,且都在各个职位上历练多年、才干出众,是后廪一手发掘的国之栋梁。少务继承的并不仅仅是后廪蓄积多年的国力,后廪留给他的政治遗产中也包括了人才。

但是这些朝臣,很多人年纪都大了,他们大多已跟随后廪多年。威芒自不必说,而工正伯劳已有六境修为,假如不是为了辅佐少务,他恐怕也不会想每日处置这么多繁杂的事务,找个地方安心清修或者开宗立派皆可,当一位逍遥自在的世外高人。

辅正、兵正、仓正、风正年纪都不小了,镇东、镇西两位大将军虽然精神健旺,但年岁也比北刀氏大了不少。这些人在今后众将陆续离开,少务需要打造自己的班底以填补空缺,才能继续保持巴室国强盛,而不能总吃后廪留给他的老本。

在这场国战中表现出色的北刀、瀚雄、盘瓠、包括虎娃和山爷举荐给少务的灵宝、西岭等人,恐会成为巴室国将来的柱石。

……

“他有一个好父亲,又赶上了最好的时机,为人也很聪明果断,所以才能取得这场的大胜。但再过几年,一切就要看他自己了,要么是将形势巩固,要么是后廪留给他的家底都挥霍一空。但再想有如今这么好的机会,却是不太可能了。”

——这是在赤望丘宗门道场中,白煞隐居的那座清修小院里,白煞对弟子星耀说的话,评价的就是如今的巴君少务。

星耀问道:“以师尊您看,少务会不会去百川城?”

白煞淡然道:“他爱去不去。他若不去,则此人不足为虑;他若去了但未夺得族长,恐怕在巴原上声望大损,苦心营造的一切荣光都要失去大半,而令支持他的民众失望;他若能侥幸夺得族长之位,对于我赤望丘而言同样大收获。”

星耀试探着问道:“师尊根本就不在乎少务能否成为族长?”

白煞微微一笑:“我不希望他成为族长,更愿意看到另外四国之君中有谁能够夺得族长之位。但少务若真的成为了族长,这是他自己的收获,亦是成就了赤望丘的权威。只要是我们召集了这长会盟,便足够了。”

白煞和星耀说话,不需要更多的解释,甚至都用不着神念,星耀自然就能明白师尊的意思。巴原上的这场国战,固然是少务大胜,可是成就了谁的最大威名?除少务之外,有人可能说是虎娃,但是都不对,答案只有一个——赤望丘。

虎娃陪少务来到飞虹城下,便有兵师绑了城主投降;在攻克相都城之战中,也是虎娃出手一举奠定了胜局;后来送了一件信物到龙马城,龙马城便不战而降。而巴室国打下郑室国的时候,虎娃虽然默默无闻,但最后仍是他亲手打死了郑股。

这一切功业的建立,当然都是有前提和原因的,但是在普通民众看来,彭铿氏大人身上便有着太多的神话色彩、令人更加敬仰。但不论虎娃留下了多少神奇的传说,他毕竟还是一位年轻的小修士,无法与赤望丘相提并论。

赤望丘只是派了使者传话,少务便停止了攻伐,相室国与郑室国先后得以保全,而且这两国都将一位宗室子弟送到了赤望丘,并各奉上了一件传国神器。这种局面的出现,当然也有其现实的原因,但在普通民众听来,便是白煞宗主发一句话、即可阻止巴原上的国战。

如今也是赤望丘发了一句话,便能召集大派宗门比齐聚,把五位国君都叫到百川城去,面对面在一起商量如何平息宗室之争,并推选出一位族长。就算少务成为了族长,那也是赤望丘的一句话给了他这样一个机会、成全了他的心愿。

五位国君无论谁成为了族长,其锋风头能盖得过赤望丘吗?此事在巴原各国民众的心中播下了一颗种子,人们都会认为,赤望丘才是真正左右巴原各国局势之人,也是各派宗门的盟主;而白煞才是巴原万众以及各位国君仰望的神灵,少务仅仅是一位族长、一位国君而已,他的地位也需要得到赤望丘的认可。

星耀不禁点了点头,然后皱着眉头又问道:“据我所知,命煞曾向巴室国提出要求,欲成为巴原国祭之神,师尊您又是怎么看的呢?”

白煞冷笑道:“我知道这件事,她当然希望少务能一统巴原成功,借助国祭之神的地位,由此踏过登天之径。能想到这些,说明这个女人的野心还不小,还想堪破飞升成仙真正的玄妙。

历代天帝所留之登天指引,菁华诀我知其玄理却不知其秘传,所以当年才会去逼问理清水;至于大器诀,恐怕与炼器诸般手段有关,借此求证层层境界、掌握万物变化,最终成而登天。灵枢诀应是修炼自身之灵枢、感悟天地之灵息,以求天人相合、最终得大超脱。

吞形诀是你我所得到的传承,用于世间争锋乃大神通手段,境界之极致可千变万化。但若修炼到我这等境界,终究会明白,它是在体会众生族类形神之妙,亦是迈过登天之径的指引。

众天帝所留之秘法越久远便越古朴,今人若不得秘传便越领悟,可是后人又何必拘泥于此?近世之高阳天帝所留之纯阳诀,倒是最容易领悟的,它是自古以来诸位天帝成就集大成之法,既是统御万民的世间法,亦是登天法。

就我所悟,为国祭之神得世间万民信愿之力,而修炼纯阳之元神,确实是一条最便捷的路子、也必将流传于世间。但此法之大用,不仅在于迈过登天之径前,更在于迈过登天之径后。不知命煞有没有想明白这一点?”

星耀惊讶道:“师尊的意思,以神道设教,其实是登天长生之后的修炼秘法?”

白煞点了点头道:“若不堪破长生而立神坛,无非是世间鬼修之法,壮大神魂而已,我隐约有所感,它对迈过登天之径那最后一步亦可能有所帮助。但历代天帝之所以能成就天帝,开辟帝乡神土、指引仙人飞升,当然都在于他们登天长生之后的修炼。

他们皆是先成为国祭之神,而后成就了天帝,这才是关键。我所求者,不仅是要迈过登天之径,更要知道求证长生之后会怎样,历代天帝又如何能成为天帝?

命煞既然愿意这么做,我便看着她是怎么做的,无论成败亦是我的印证,我倒很希望有一个人做出这种尝试。但她别忘了自己还在孟盈丘上,今日少务有求于她、愿奉她为国祭之神。他日少务若真的一统巴原,还希望真有这么一位国祭之神就在世间吗?

若是如此,少务还算什么一统巴原之君?无非是率众信奉命煞的臣属而已!可命煞之命,少务不得违抗;命煞之声名权威,少务也必须拜服,因为那是他自己立的国祭之神,拥有太昊与盐兆一样的地位。太昊与盐兆不会说话,可是命煞却会,到了那时,结果就难说了。”

星耀追问道:“假如真到了那个时候,少务又能将命煞怎样?”

白煞反问道:“你又怎能肯定,少务不能将命煞怎样?他若无所依仗,怎能答应这样的要求,所谓国祭之神,你见过凡人或活人吗?主国祀者,无非以自身为神灵代言而已。少务是盐兆的后人,说不定就掌握了某些我们所不知的手段。就算他本人不能将命煞怎样,那么剑煞呢?就算剑煞不行,别忘了尚有可镇压命煞之人,届时少务又会去求谁呢?”

星耀眼神一亮道:“剑煞恐怕不行,可能亦不愿对付命煞,少务当然只能来求师尊您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