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77章、帮两个忙(下)

瀚雄摇头道:“彭铿氏大人的意思,若说是让您为巴君效命,还不如说是让你为往日的麾下将士效命。主君虽给了他们一条生路,但有人未必肯信,亦有人未必肯服,更有人可能从中挑起叛乱、怂恿他们再寻死路。而主君亦视他们为子民,欲重新整编为军阵,但需有人相助劝抚,除了大将军,还有谁更合适呢?”

盘瓠亦开口道:“主君收编原郑室国之兵,不会用于攻打郑室国。如今相室国仅余三城,主君欲派军围困,不知将军可否出山领命?”

芮川沉吟良久,终于下拜道:“既然彭铿氏大人已开口,芮川愿意出山效命。围困相室国之残境、安抚麾下将士,是我愿为之事。希望巴君真如先前所言,视这些将士、视郑室国万民,同为巴国子民。”

虎娃等人离开武夫丘的时候,亦带走了芮川。芮川与悦瑄一样,都曾是镇国大将军,如今也扮演了类似的角色。少务收编两国战败被俘之将士,早就想好了该怎么用,以郑室国之兵围困相室国最后三座城廓,以相室国之兵围困郑室国最后四座城廓。

巴室国不必再去强攻,只要把相室国和郑室国残存的地盘困死就行,三年时间,足够形势发生少务所期待的转变了。而到了那时,他会信守诺言将这些战俘放回家乡,而这些人家乡所在的各城廓,大多已经完全纳入巴室国的治下,他们回乡之后,也自然是少务的子民。

带走芮川,是剑煞让虎娃“帮”的第一个忙。而第二个忙非得动用大军不可,因为武夫丘有一批东西要出售,让虎娃帮忙从武夫丘运出去找到买家。

武夫丘虽是世外修炼之地,但山中杂役弟子加正传弟子三百来号人,也是需要各种生活物资供养的。宗门经常派弟子运送所打造的器物出山,出售给各支商队,同时也采买各种所需之物运回山上。想当初虎娃等人受罚,便是挑十二头大肥猪上山,山中那么多习武之人,冬天也得有肉吃啊。

最近因为巴原上的战乱,几乎没什么商队来红锦城交易。是虎娃等人率军攻伐造成了这种影响,所以这笔账也要算到他们头上。而武夫丘如今拿出来的这批器物,一般的商队根本不敢买也买不起啊,那是足足能装备四支军阵的兵甲军械,由巴原上最高明的工匠所打造。

武夫丘主峰后面有一座兵库,里面收存的就是这些东西,武夫丘弟子可能用不上,但别忘了他们的祖师可是武夫大将军,这也是宗门的传统。武夫丘弟子平日打造的兵甲军械并不多,但积攒下来也不少了,这些东西虽非修士所用的法器,但都是最精良的宝器。

这批货物还能卖给别人嘛,少务肯定都会“买”了。无论武夫丘上想要什么,天材地宝、各种灵药,或者是谷面、布匹、大肥猪,少务定当如数满足,哪怕按市价再加几倍都行。

偏偏这些东西别人想要也买不到,首先你得控制红锦城,其次要能派人把这些东西运走啊。四支军阵,对于一国之大军来说数量并不起眼,但若挑选国中最精锐的主力、装备巴原上最精良的军械,可以在最关键的场合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虎娃已经清楚百川城之会的某些安排,各位国君当然不能率大军前往,就算要准备重兵接应以防万一,也只能将大军布置在各自的国境线上。各位国君的亲随卫队,其规模最多不能超过四支军阵,那么恰恰可以用这些军械装备。

运送军械之事由瀚雄负责,盘瓠陪着芮川去郑都城去找北刀氏,而虎娃先走一步,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巴都城见找少务。

赶回巴都城的路上,虎娃不禁又想起师兄少务的嘱托与师尊剑煞的回答。少务想得到尊长进一步的指点,剑煞却说如今的形势已无什么奇谋妙计,少务抓住战机出奇兵连败两国,相穷与郑股皆死,一切阴谋都成了阳谋。

如今从五分巴原,到巴室国已占据半壁江山,这是比一年前是好得不能再好的局面,少务只需去巩固它,然后解决新的问题。话虽这么说,但剑煞仍然是在帮少务,如今新的问题已经出现了,就是赤望丘邀请五国之君推选族长。

少务不得不去,剑煞亦无法阻止,所以剑煞只能打算提出谁都不好拒绝的建议,给了处于不利形势下的少务翻盘的机会。虎娃不由得露出苦笑,师尊真的很信任他,也知道他的修行非寻常修士所能及,所以让他去帮助少务获胜。

修行至今,虎娃倒是有这个自信,假如没有大成修士出手,他并不怕自己会吃亏。再转念一想,自己为了探索大道之本源,印证此前所悟之种种秘法,根本没有着急去证入梦生之境堪破什么,反倒成了帮少务的机会。

……

停战之后,少务早有计较。毕竟国力消耗很大,需要一段时间的休养生息,新占领的国土以及各城廓都需要好生安抚,将它们真正纳入巴室国的治下也需要时间。更重要的是,相室国和郑室国虽被打残了,但毕竟还没有死透,只能留待将来解决。

表面上看,少务免除了这些占领区民众一年之赋税,但大军同样获得了各城廓廪仓与兵库中的官方物资,并且收编战俘组建了更多的军阵。少务打算以郑室国之兵围困相室国,同时以相室国之兵围困郑室国,这些战俘继续服役的时间都是三年。

一年之后,巴室国就能获得比原先多得多的赋税,新拥有了那么广大的地盘和人口,只要好好经营,三年之后,也可以征募比原先更多的兵源。所以少务并不着急,在有进一步动作之前,他需要一到三年的缓冲时间。

少务首先做了一件事,就是任命自己的亲妹妹少苗为使者,前往孟盈丘求见命煞宗主,询问可否兑现当初之承诺?

少务一统三国的战略,也曾得到过命煞的指点。他还答应了命煞,将来一统巴原后要奉命煞为国祭之神。但另一方面,命煞让他立一名孟盈丘传人为正妃,少务则选了命煞本人。而命煞则告诉少务,若他真能先将巴室、相室、郑室三国一统,未尝不可答应此事。

如今可以说少务已经完成了这一步,但也不能算是彻底成功了,因为相室国和郑室国还在。在这种情况下,他要问命煞本人——能否宣布此事?

少务如今已有多位王妃,其中还包括瀚雄的妹妹,但一直未立为正妃。如果此时命煞点头,公布这一震惊巴原的消息,对于少务稳定新占领区的局面有极大的帮助。命煞不必离开孟盈丘跑到王宫里来居住,少务要的只是这么一个名份,当然也不可能仅仅将命煞立为巴君之正妃,他连命煞将来的尊号都想好了——圣后。

所谓后,是黄天后土之后,既象征生养与承载万物的大地,又象征着施令以告四方的君主。这样的尊号,才配得上命煞的超然地位,否则将来怎么奉她为国祭之神?

少苗尚未从孟盈丘回来,赤望丘的使者齐星衡却先找上门来。齐星衡这次不仅是为郑室国求和而调停,还带来了一个令巴室国满朝震惊的消息,便是赤望丘宗主白煞先生,邀请五位国君于百川城相会,协商平息宗室之争、推选出一位族长。

齐星衡告诉少务,白煞宗主也清楚此举并不能彻底解决宗室之间的争端,但毕竟迈出了走向和解的第一步。自从一百多年前巴原分裂内乱以来,五国之君还从未真正坐在一起,面对面以协商的方式解决过任何事情,这是第一次。

其他四国之君皆感谢与赞同赤望丘的提议,并答应赴会,赤望丘是最后一个来邀请少务的,少务去与不去,完全可以自己决定,赤望丘绝不勉强。如果少务去了,将有巴原各宗门高人在场见证,采用的比斗方式也会符合自古以来各部族自古以来的传统,且绝对不用担心人身安全。

齐星衡还告诉少务,赤望丘已派使者通知巴原上的各大修炼宗门,其中最主要的就是武夫丘与孟盈丘。

听说这个消息,少务就知道自己不必再等少苗的回音了。假如这件事情不解决好,命煞就不可能点头答应被立为少务的正妃。少务不仅要去,而且必须夺得这个族长才行,否则就算他想给命煞送上“圣后”的尊号,恐怕也只是个笑话。

果不出所料,少苗随后就回到了国都,也带回了最新的消息。少苗此行见到了命煞宗主,但命煞根本就没有提少务立正妃之事,与少苗谈的就是这场国君之会。命煞并没有要求少务去或者不去,只是让少苗转告少务,武夫丘的四长老已经来过孟盈丘、达了剑煞的提议,假如少务要去,应该准备好应对怎样的场面。

前线大军已攻占了红锦城,少务知道虎娃和瀚雄、盘瓠他们几个肯定会去武夫丘拜见尊长的,事先他也嘱托过虎娃向师尊剑煞请教将之之计。如今赶紧派人将虎娃召回国都,商量百川城之会的事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