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77章、帮两个忙(上)

至于帛室国与樊室国,其国事向来都受赤望丘操控。据说帛室国君帛让本人就是一名五境修士,也是赤望丘某位长老的弟子。而樊君则声名不显,若是有需要的话,樊室国完全可以临时换一位国君,回头再把君位禅让回来便是。

所以在理论上来说,其余四国都有可能这么玩,唯独巴室国不可能。少务欲夺族长之位,假如觉得自己没把握,临时在宗室中挑选一名高手,将君位禅让给此人,那么少务又将何以自处?他宁愿争夺失败,也绝不可能这么干的。

虎娃点头道:“弟子明白了,若是我在百川城助少务师兄出手,那么其他四位国君的助手,可能都有五境九转圆满修为,就连那四位国君,也可能至少皆有五境修为。既然如此,弟子尽力而为便是,总不能挫了师尊的威名,也不能让少务师兄吃亏。”

这话说得很客气也很大气,虎娃的言下之意,他能一个对付两个。剑煞很满意地手捻胡须道:“这就是我先前所担心的事情,也是我打算提这个建议的原因。如今提前让你知晓,好回去告诉少务,让他有所准备。我很了解你的修行,嗯,修行之说也是从你而始,连为师都觉得这个形容十分贴切。但巴原上的其他各位国君,包括赤望丘上的高人,未必像为师这般了解你的修行。我不认为各宗门弟子能比得上你,尤其是方才你竟能发现我的踪迹,为师就更放心了。”

刚才剑煞悄然从山中飞来,躲在半空看虎娃等人与三长老说话,却被虎娃察觉了。剑煞当时就意识到,虎娃至少已有五境九转圆满修为,且已能窥见那扇突破六境大成修为的门户。只有到达这种境界,才有可能发现他;但换一个人就算到达这种境界,恐怕也发现不了他。

所以虎娃暗示自己可以一个对付两个,剑煞倒也不认为他在吹牛,反而对弟子表现出的自信很满意,这位宗主又说道:“既然是公平比斗,届时就不可依仗各种法宝与秘宝。”

虎娃露出了笑容:“如此更好,请师尊放心!我这就赶回巴都城去找少务师兄,请问师尊,是否要将您的意思,再派人转告给孟盈丘的命煞宗主?”

剑煞摆手道:“不用少务派人了,四长老已经御剑飞天赶往孟盈丘,就是告知命煞宗主此事。你们既然率领大军来到红锦城,顺便再处置两件事吧,也算是帮宗门的忙。”

剑煞让虎娃等人赶紧回去,临走时再“帮”两个小忙,只是用神念交代却没有开口直言。虎娃等人皆微微吃了一惊,拜别两位尊长后并没有直接往回走,而是拐了个弯进入了山林。

翻过一道山梁,密林间有一片开阔的坡地,坡下有一道溪涧流过,坡上有人伐木建造了一间小屋,看样子是最近刚刚搭好没多久。这荒山野岭的,什么人会跑到这里来搭个窝棚住,而武夫丘也没有干涉?

虎娃等人并没有刻意掩藏行迹,听见脚步声,有一名中年男子走了出来。他穿着破烂的衣裳,脸颊和裸露出的肩头上都带着伤痕,神情也饱含悲怨之色,但身姿仍很挺拔,神气中隐约伴随着一股剑意锋芒。

虎娃离得老远就打招呼道:“芮川大将军,是你吗?我是武夫丘弟子小路,亦是巴室国中的彭铿氏,这两位是我的同门瀚雄与盘元氏。”

从小屋中走出的男子,就是在郑室国发动了一场未遂政变、失败逃亡不知去向的镇国大将军芮川。芮川的家眷和亲信皆已被斩,他一个人无处可去,竟然跑回了武夫丘。这倒是个很明智的决定,因为兵败西撤的郑室国也不可能派人到这里来追杀他。

芮川曾是二长老的弟子,他回山也是来求见师尊的,而令人感慨的是,在战场上打败他的北刀氏大将军,同样也曾是二长老的弟子。虎娃等人今天尚且没有进入山门,这位在郑室国发动政变失败后逃亡的大将军,当然也没能上得了山。

他在山门前便被挡了回来,二长老出山见了他一面,告诉他可以就在山门外等候,却没有解释为什么。芮川已无处可去,甚至连红锦城中都无法安身,也只能在野地里搭了间小屋,过着如野人般的生活。这里紧邻武夫丘道场边缘,还好并没有同门弟子出来驱逐他。

突然看见虎娃等人,芮川吃了一惊,下意识地后退几步,并没有躬身,只是拱了拱手道:“诸位大人,芮川已是败军之将、国之弃臣,你们怎会追到这里来?”

虎娃笑道:“巴国与郑室已停战和谈,在这武夫丘下,我们只是同门弟子。我等并非是追捕大将军而来,只是听宗主说你暂居此处,特来拜访。”

芮川冷脸道:“诸位找我何事,是想看我现在这副样子的吗?如果是想拿下我这位落魄之人立功,就请尽管动手吧。”

瀚雄摇头道:“若是当日在两军交战之时,能于战场上擒获敌方主帅,我等当然乐意为之。可如今两国已停战和谈,既在这武夫丘下,我等又为何要拿下芮川师兄呢?师弟只是有事不解,你一心为国奋战,为何会落得今日下场?”

芮川的精气神似乎在这一刻都已经松懈下来,低头凄然道:“你们嘲笑我也是应该的,我败了就是败了。”说着话又抬头露出不甘之色,“但我自始至终,并未有违誓叛国之举。”

芮川心里憋屈啊,甚至自认为是世上最憋屈的人了。他一直都认为自己并没有背叛郑室国,在战场上虽然战败,但也是尽了全力奋勇作战。后来发动的那场未遂政变,也是正确的选择,因为郑股确实是一位祸国之君,他祸害的可不仅仅是少务。

更令芮川不甘的是,他所提出的军事建议以及发动的军事政变,在事后都被证明是正确的选择,但偏偏在当时没有被采纳。在香木城失守后,郑室国终于不得不将东线重兵撤回了,英竹先生与兵正兴竹在镇压了他发动的政变之后,亦发动了目的相的政变。

所以芮川深恨郑股也深恨兴竹,就是这样的人在误国,更为万民带来祸乱。他是平民出身,在武夫丘上当了好几年杂役,终于登上主峰得到真传,出师离山后一步步凭着自己的打拼成为镇国大将军,没想到最终却落得这样的下场。早知如此,他宁愿在战场上战死,也不愿意以这个样子站在虎娃等人面前。

瀚雄感慨道:“我在战场上与大将军交过手,当时虽各为其主,亦知将军乃国之栋梁。我等来此,绝非是为了嘲笑师兄,只是感叹世事。巴君举大兵攻伐,只为讨郑股之不义,此事之前因后果,恐怕师兄应比我更清楚。如今郑股已死,巴国亦休兵停战,英竹先生与兵正兴竹裹协郑室国宗室,逃到英竹岭困守一四城,并另立新君泓竹。但是大将军你呢,在武夫丘上学得一身技艺,半生为郑室而战,却落得如此下场。难道余生就要在这里,做个山林野人吗?”

芮川面现挣扎之色,终于还是叹息一声,向虎娃躬身行礼道:“多谢彭铿氏大人,报我满门之仇!……只可惜如今巴原之大,已无我芮川容身之地。”

芮川当日发动那场政变,既是为了挽救郑室国的败局,其实也是为了自救,因为他知道兴竹已经弹劾了他、而郑股也准备拿下他查问。郑股被废是在镇压这场政变之后,斩杀芮川家眷与亲信,当时还是郑股下的命令。

虎娃亲手打死了郑股,也算是为芮川报仇,所以芮川才会道谢。而芮川当然不是笨蛋,虎娃等人受武夫丘尊长的指点来到这里找他,当然有其目的。芮川自出师离山之后,一步步成为镇国大将军,如今怎能甘心搭个窝棚老死山野。

刚才乍见到昔日的敌人,他心中还是有疙瘩难以解开。但虎娃等人并非以胜利者的姿态来此,芮川终究还是低下了头。他感叹天下无处容身之时,其实也在请求虎娃等人指点一条出路。

虎娃很了解芮川的心态,不紧不慢地说道:“大将军何出此言,巴原之大,你又何处去不得?郑股自寻死路,英竹岭操控郑室残国,而将军却野居于此。你有没有为你麾下的那些将士想过?巴君的政令想必你也清楚,若在战场上被俘,只要继续服役三年便可免除为奴之罚,但这三年之中,他们又将听何人号令?”

芮川抬头道:“彭铿氏大人的意思,是想让我为巴君效命,整编被俘之将士,让他们掉转刀枪继续攻打郑室国吗?我曾为郑室国之大将军,就算深恨英竹师徒,如今亦不愿这么做。”

发动政变废掉郑股是一回事,但是投降少务、号召昔日麾下的将士倒戈而战又是另一回事,芮川不愿为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