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76章、阅万里千年(下)

就拿少务来说,巴国民众肯定更愿意相信他是如今五位国君中最出色者,不仅治国最出色,个人实力也是最出色的。少务本人也在刻意营造这种声名,甚至去神化之,不然的话,当年他为何要登上武夫丘、成为剑煞先生的亲传弟子呢?

假如没有意外情况,就是五支宗室坐在一起推选一位族长,到了这样的历史阶段,就不是看个人的武力或技艺了,其实是比较五支宗室的整体实力,少务最有可能成为族长,他也有资格不认可其他的人选。

但赤望丘这样的安排,却剥夺了少务所代表的巴室国的整体实力,让五位国君以宗族中的个人身份去竞争宗族首领的位置,显然是压制了少务最大的优势。想到这里,虎娃问道:“师尊,依您看,少务师兄可以不去吗?”

剑煞又摇头道:“他可以选择不去,却不能不去!”

神念中也有解释,赤望丘只是发出了这个倡议和邀请,已经得到了其他四位国君的支持和响应。少务自可以选择不去赴会,谁也不能强迫他,但这样一来,对少务很不利。

首先,少务不去争夺这个族长,会让巴室国的全体民众失望,也会影响到他在巴原各国民众心目中的地位。这件事甚至会被人刻意利用,让他成为被嘲笑和奚落的对象,少务这些年来苦心经营的各种神化光环,恐会黯然失色。

而另一方面,如果他去了,且争到了这个族长,那么对他将来成为一统巴原之君会有极大的帮助,再做很多事情都将名正言顺。就拿眼下来说,攻占相室国和郑室国的大片国境后,安抚各城廓民众都会省了不少事。

最严重的不利后果就是,少务去了,却没有争到这个族长的位置。这对他的声望也将是不小的打击,可能会影响他在民众心目中的地位,令支持与崇敬他的人失望。

但剑煞却强调,少务若真有一统巴原、恢复当年巴国之雄心,就不可能不去赴会。在一统巴原过程中,巴室国以及少务本人必将迎来很多挑战与考验,这就是其中之一。假如少务能够成功夺得族长之位,这简直就是天赐的良机,让人们相信他若一统巴原便是天命所归。

赤望丘恐怕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提议,表面上是送给了少务一个机会,就看他自己能不能抓住。而且另一方面,就算少务没有成为族长,也不影响他表面上的国君地位,巴原五国还是巴原五国,五位国君依旧各为国君。

族长名义上是宗族的首领,但在如今的实际情况下,这也仅仅是一个名义。比如相君或者郑君夺得了族长之位,恐怕说的话也不如另外几位国君好用。少务若不成功,损失的并非是国土和臣民,而是一种名义和名望、一种无形的影响力与号召力。

权衡得失,对少务这样一位有着雄心壮志的君主而言,他是一定会尽全力抓住这次机会的。剑煞最后又说道:“世人皆知少务是我的亲传弟子,剑煞之传人,遇此事怎可畏缩而退!”

剑煞传人这个身份,代表的不仅是一种威名,同时也是一种风范,武夫丘的剑术讲究的就是锐意锋芒,那么武夫丘传人遇到这种事情,怎可因患得患失而退缩。假如少务真的不去,恐怕连其师尊剑煞的脸都给丢了,也不太好意思再自称是剑煞弟子了。他既然利用了这种身份带来的好处和威望,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做出必须的选择。

况且就算少务不去,另外四位国君也会推选出一位族长,并在天下人面前嘲笑少务。所以少务还想要脸、并以剑煞弟子的身份自居、以一统巴原为志,根本就没法退缩。赤望丘的宗主白煞身为当世高人,对这一点看得非常清楚。

虎娃又问道:“赤望丘既派长老来到这里,请师尊届时亦到场见证。既然是当众商议、以大家都能认可的方式推选出一位族长,以师尊的身份,完全可以开口提出建议,孟盈丘宗主命煞先生亦可以。那么依您看,届时将会比斗什么、又会怎么比?”

剑煞看着虎娃,意味深长道:“虽不知届时会商量出什么结果,但以国君之尊,定然不会是彼此直接相斗,以免不慎出现死伤。若是我开口建议,采用巴国先君盐兆与武夫祖师当年的比斗之法,则名正言顺,恐怕谁也没有理由反对……但如此一来,你就要赶紧回去找少务了,到了百川城,你恐怕还要出手助你少务师兄。”

当年盐兆和武夫,先后比的是射箭与造船,而且各带了一名助手。就算是剑煞先生,也不知道五百年前那两名助手的名字了,他们在传说中是被后人无意间忽视的角色,但起到的作用却是不容忽视的,定是盐兆与武夫身边关系最亲近、本领亦最高强的同伴,在比斗中起到的作用,可能比盐兆或武夫本人都要大。

盐兆和武夫为决定谁是族长而比斗,为何还要各带一名助手?他们不仅是帮忙的,也是很重要的象征。比如今天的五国之君,各代表了其身后的一支宗室与一个国家,他们不可能把整支宗室或全国的人都拉到场上。那么选出怎样一名助手,便象征着除了个人实力之外,他能够借助的支持力量。

剑煞若当场提出建议,就按照当年巴国祖先的方式推选族长,恐怕是在场所有人都无法否决的,假如再得到命煞的支持,几乎就可以确定了。那么剩下来的事情,就看少务能否获胜了,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便是选择一名怎样的助手。

假如是这样,少务其实没有别也的选择,这个助手就应该是虎娃,或者说小先生、彭铿氏大人。这并不仅因为是虎娃的修为高超,而是少务迄今为止的经历、尤其他所发动的这场巴原之战中,虎娃起到的作用几乎是他人无可取代的。

如果少务选择的助手不是虎娃而是他人,难免会引起猜测与非议,有人可能会说彭铿氏大人并非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得到少务的信任与重用,或者少务已在疑忌虎娃、或者虎娃已不愿意再继续帮助少务。

虎娃点头道:“弟子明白了,这就赶回巴都城将您的意思转告少务师兄,若师兄需要我出手相助,我当然不会推辞。但以弟子的手段,不说赤望丘星煞前辈,就算是遇到英竹先生那样的高手,都难有希望助少务师兄取胜。不知另外几位国君,会请什么样的帮手?”

剑煞摇了摇头道:“这一点你倒不必担心,自古以来,大成以上的修士往往都不会直接插手人间俗事。按你的说法,若是英竹先生会出手,那么老夫是否也可以亲自动手呢,假如是这样,还有几位国君什么事?所以这次比斗,各派宗门皆是到场见证,同时也是保证各位国君的安全、确认最终的结果。几位国君就算带一名助手比斗,这名助手也不能是大成修士。所以巴室国中的伯劳大人、长龄先生,皆是不可能参与比斗的,让你出手帮忙,便是为师的意思。其实为师对你是绝对放心,真正会吃亏的,是你的少务师兄。”

若是各派宗门中的大成修士不出手,以虎娃的修为手段,倒是不惧怕任何对手。就算那几位国君也能找最出色的臣属相助,恐怕也找不到比虎娃更厉害的人物。

可是既有虎娃相助,少务为何又会吃亏呢?虎娃不解地问道:“师尊,少务师兄亦是您的亲传弟子,修为虽尚未突破五境,因国事繁忙耽误了修炼。但他也得到了武夫丘上的剑术真传,又得不死神药离珠相助,如今修为至少也有四境三转,并不怕与人争斗啊。”

剑煞却叹了口气道:“孩子啊,就因为他是少务,也是我的亲传弟子,所以他必须亲自出场。”

这话好奇怪,既然是从五国之君中推选族长,少务当然要亲自出面了,剑煞为何有此叹息?但叹息中自有神念,剑煞反问虎娃,除了少务之外的其他四国之君,到时候谁知会是什么人呢?

国君也能随便换人吗?在正常情况下当然不可能,比如在这番大战之前,巴君是少务、相君是相穷、郑君是郑股,这几人的地位都是不可动摇的。但如今可就说不定了,相君是兵正舆轩新立的相穷之子宫羊,而郑君是英竹先生新立的郑股之弟泓竹。

泓竹是英竹先生的亲传弟子,不问俗务常年在山中清修,如今已有五境九转修为,据说他一心只想突破大成之境,欲在有生之年踏过登天之径。此人继位新君之后,并不过问国事,郑室国干嘛要立这样一位国君?

这可以说是英竹先生只想立一个傀儡,而自己则继续把持郑室国朝政。也可以认为郑室国提前得到了消息,有意立泓竹为君,就是为了应对百川城之会。但是从长远的角度,毕竟国君要做的事情并非是在山中清修,而是治理国家。

但这没有关系,如今巴原各国之君,名义上还是公推禅位。尽管除了宗室指定的继承人之,外别人不可能取得受禅的资格,但毕竟还有禅让的名义在。英竹先生既然能立泓竹为君,那么在百川城之会后,也可以再选择另一位更合适的新君,命泓竹禅位于他。

至于相室国新君宫羊,虽不知此人的本领与手段如何,但他也是舆轩新立的。假如此人不合适在百川城之会上比斗,舆轩也完全可以请示三水先生,在宗室中挑选另一个人临时继位,大不了事后再换一位国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