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76章、阅万里千年(上)

百年前相室国与郑室国在西界山一带交战,持续数年相持不下,谁也无法获胜却又不甘心退却,西界山一带几乎村寨尽毁、生灵遭殃。象煞这才出面请两位国君罢手,而两位国君也等于是找了个台阶各自收兵。

可如今少务刚刚大获全胜,先后击败了相室国与郑室国,且这一战打得是有理有节、站得住大意名份。在这样的形势下,却要少务与另外四位国君一起,尤其是已战败的相君和郑君一起,以平等的地位协商宗族之事,他当然不情愿。

但赤望丘使者是最后找到少务的,在此之前,帛君、樊君、相君、郑君都已经答应了赤望丘的邀请,且坚决赞同赤望丘的提议。

赤望丘召集这次诸君相会的地点,也经过了慎重的选择,就在樊室国境内的百川城。樊室国是唯一没有参与这番大战的国家,表面上一直处于中立的地位。而且百川城的位置很特别,它的西边与巴室国交界、南边与帛室国交界。

相君与郑君且不说,若是巴君与帛君有所忌惮,完全可以在边境布置大军做好准备,一旦有所不测,当天就能越过国境打到百川城去。而另一方面,赤望丘也做出承诺,定会保证各位国君的安全,并让他们来去自由,不限制与勉强任何人。

除此之外,赤望丘还邀请了巴原上各大修炼传承宗门,共同到场见证。各派高人皆承诺遵守共同的约定,都会保证诸位国君的安全、并让他们自主地做出决定。

所谓各大修炼传承宗门,并非所有的宗门或宗派都有资格位列这场聚会,除了赤望丘之外,当然首推武夫丘与孟盈丘。至于其余有资格接到邀请的宗门,至少也要有大成高手坐镇、拥有完整的秘法传承、真正代表了一方势力。

比如巴室国中,凉风顶与长龄门当然是接到了邀请,像鹅公包这样的小宗门,就没有凑热闹的资格了。而相室国中的古雄川、步金山,郑室国中的英竹岭当然也会派高人参与这场盛会。这场聚会并不是为五国之间划地盘,首先是要促使他们停战休兵。

如果仅仅是为了停战,其实已不必如此,少务已经停战了,各国之间正在和谈。少务短时间内根本就没打算再掀起新的战事,而帛室国和樊室国目前也没计划与巴室国之间发生冲突。但这场聚会需要五位国君当众正式确认停战,别谈着谈着又打起来了。

另一方面更重要的事情,是让他们推选出一位族长。

巴原上各个部族都是有族长的,如今只有一个部族例外,有五人皆宣称自己是族长,当然就是同为盐兆嫡系后人的这几位国君。他们代表的是巴国王室宗族,各自率领了一支宗室,因此才有宗室之争的说法。

至于这位族长怎么选,应采遵循自古以来各部族推选族长的传统。

对于新继位的相君与郑君而言,他们就算当不上族长亦无什么损失,当然很高兴地接受了邀请、赞同赤望丘的决定。而对于帛君和樊君来说,其国事本就受赤望丘的操控,而且如今巴室国势大,会对他们构成了压力,当然也赞同赤望丘的决定。

如此一来,这场聚会亦可以视作就是针对少务的。少务在巴原的战场上,可以击溃相室国与郑室国,但短期内也无法承受将这两国彻底消灭的代价,更无法掀起新的大战。那么在宗族内部的聚会上,他能否成功夺得族长之位呢?

虎娃又问道:“按赤望丘的提议,这位族长究竟该怎样推选呢?”

剑煞答道:“孩子,这些年你也去过了不少地方,应知各部族的传统都是一样的。自古以来,都是推选部族中最出色、能保护与率领族人安居乐生之人。话虽这么说,但实际上是怎么做的、结果又如何,变数却越来越多。究竟要怎样推选出这位族长,要等五位国君都到场之后才能确定,但既然要使结果令大家都能信服、并愿意接受,无外乎是遵循自古以来传统。我虽不知届时具体会以怎样的方式,但却清楚当年的巴君盐兆,是怎样当上族长的。”

剑煞的神念中介绍了一段久远的历史,虎娃等人亦是第一次听闻。

盐兆是太昊天帝所属的一支部族后人,在炎帝时代,他们自中华之地渡过云梦大泽、穿过高山峡谷、绕过东海进入巴原。在来到巴原之前,有两个人都是部族中最出色的首领,他们都有资格成为族长,便是盐兆与武夫。

在全体族人的见证下,两人采取比斗的方式来决定谁是族长。盐兆和武夫各自带了一名助手,比斗了两场。第一场是射箭,双方不分高下。第二场是造船渡泽,现场取材打造船筏,谁能在规定时间内,将更多的族人平安运过指定的水面,便可获胜。

盐兆胜了第二场,所以成了全体族人的首领,而武夫信守承诺,成了盐兆的辅佐者。这支族人进入五百年前尚是一片蛮荒的巴原,后来建立了巴国,盐兆也由族长而自然成为开国之君。

盐兆与武夫当初皆有大成修为,而后来武夫的修为迈过了八境九转七十二阶登天之径,据说已飞升成仙,应在盐兆之上。但根据这段往事,在这支族人尚未进入巴原之前,武夫的本领与手段并未超过盐兆,而且大家也都认为盐兆更适合担任全体族人的首领。

虎娃闻言皱眉道:“当年是当年,那时巴原无国,尚是一片蛮荒,盐兆身为族长率领族人来此,立国后自然为君。可是如今之巴原五国,谁能成为一统巴原之君,怎能凭国君个人的比斗而定?”

剑煞摇了摇头道:“这不是在推选国君,只是同一宗族的各支宗室,共同推选一位族长。如此推选方式,才能得到巴原万民的认同。”

虎娃说的对,假如将五位国君叫到一起,他们个人之间来一场较量、确定谁是巴原之主,未免太过儿戏。若事情能这样决定,还要经营城廓、治理臣民、建立国家、整顿民生与军事干什么,更不必像今日这般举大军攻伐了。

但剑煞说的也对,赤望丘召集的诸君相会,并非是在推选一统巴原的君主,只是让他们共同推举一位族长。这个宗族分裂成五支宗室,但偏偏这五支宗室都号称继承了巴国正统,谁都不否认他们的身份,那么要推选出一位宗族内部的首领,也是名正言顺。

虎娃虽然年纪不大,但他自幼生活在蛮荒,又走过这么多地方,没人比他更清楚一位族长是怎样产生的。

在原始的蛮荒年代,一个部族的首领,理论上当然就是族人中最有本事的。比如族人以狩猎为生,那么箭射得最准、最优秀的猎人便会成为族长的候选者,除了个人能力出色,更擅长率领与指挥族人者也更容易服众。路村的山爷、花海村的蛊辛莫不是如此。

但虎娃的经历非常特殊,他在蛮荒深处长大,如今却又行遍巴原各地,他经历的不仅仅是路途上的空间,也是年代相隔的时间。

在他的家乡、在他出生前后,越过清水氏的城寨再往深山中走,很多部族还是巴原上五百年前的面貌。假如没有外来因素的干涉,让这些部族就在原先的环境中自然发展,变化会非常缓慢,哪怕再过百年,情况也差不了多少。

但是清水氏一族的生产与生活,却要比深山中的各部族先进得多,那是理清水当年从巴原上带来的族人所建立的城寨。到了虎娃离开家乡时,因为与巴原腹地的交流越来越多、受到的影响越来越大,山爷已受封设立山水城,模仿的就是巴原上的城廓。

从部族到部落联盟,从部落联盟到稳固的城廓,从各城廓再到一个统一的国度。人们成为首领的方式不再是仅凭个人实力,更多的是凭借所代表的部族、部落联盟、城廓的综合实力,以及个人在其宗族内部的才干与手段。

哪怕在最基本的部族中,当私有财产出现后,特别是人能成为奴隶也当成一种私人财产后,族长的产生往往不再因为个人的武力或才干,而是他所继承与拥有的地位和势力,比如白溪村原先的族长白溪英。

但在这样的年代,民众的意识仍然认可传统,他们仍然认为——能成为族长者,其个人的能力应是宗族中最出色的。正因为如此,外来的灵宝娶了薇薇姑娘定居在白溪村,一样能够得到族人的支持、成为当地的族长。

百年前清水氏城寨的建立,以及如今山爷的出现,加速了虎娃家乡那一带蛮荒的历史演变进程。而五百年前盐兆的到来,则是加速了巴原上世事演变的进程。对于虎娃而言,他从出生至今的历程,是从一个时代走到了另一个时代,不仅走过了万里之路,也等于走过了千百年的时光,所以他能够看明白太多普通人根本不会去想的事情。

在虎娃看来,让五位国君个人之间来一场比斗,以此推选一位名义上的族长,其实是不合适的。但是在加速演变的历史进程中,巴原各地民众的内心中仍认可古老的传统,这也是不可否认与回避的现实情况。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