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75章、后计(下)

听见这个回答,剑煞很感慨地点了点头道:“少务未辜负我的期望,他能得你之助,亦是巴原之幸!……小路,为师还想问你,你怎么看待如今的各派修炼宗门,看待战场上的你自己,还有北刀、芮川等人?”

虎娃答道:“如今的各大修炼宗门,不仅是世外指引秘法传承之地,亦是世间各部族人之学宫,为天下培养人才之地。”

他指出了各派宗门在现实中存在的两个意义。其一当然是指引传承秘法,领弟子入门修炼,就算无法迈过登天之径而飞升成仙,但修行是人生无尽的追求,迈向更完美的超脱之境,并能获得常人无法想象的大自在享受。神通修为可不是白说的,是否拥有它,人生大不相同。

而另一方面,各派修炼宗门也是当今世上最为集中的、有组织的知识传承之地。在民间,各种有用的知识是代代口口相传,与人们所熟悉的生活以及平常所用到的技艺有关,比如农人如何耕作谷物、匠人如何制作各种用具、巫医如何医治疾病。

这些都是无数代人经验的总结,哪怕只是非常微小的常识,都是弥足珍贵,但它们是零碎的不成体系的,而且未必是正确的,还会因为各种原因而被遗忘、消失,等待后人的重新发现。比如一个老巫医去世了,后人并没有学会他的技艺或者没有全部学会,那么至少在这一片部族生活的地方,再出现某些疾病时,人们就不会治了。

传说当年神农天帝,曾以百草鞭抽打天下草木辨其物性,寻找到各种灵药。其实神农天地之所以有此尊号,最重要的并不是在于寻找灵药,而是观察世间生长的各种草木,研究有哪些可以种植、又该怎样培育,因此有了各种谷物、果蔬,并将这些知识告知族人、流传天下。

神农天帝留下的大器诀,是分辨、凝炼物性的秘法;但他创出与修炼大器诀的过程中,发现的各种对世人有用粮食与药物,便是流传后世的知识。世人很难有神农天帝那样的修为成就,甚至也不必去修炼大器诀、重复这一过程,直接去种植庄稼就行,而且还能越种越好。

而世间那些修炼宗门,尤其是始终有大成修士传承的宗门,其弟子能获得一代代人积累并传承的各种知识,他们在宗门中的收获,不仅在于那些修炼秘法。比如武夫丘的杂役弟子,每年都有学艺不成而下山的,但他们都会带回在武夫丘上所学到的各种技艺。

世间总有人才出现,比如西岭,在他没有遇到若山、得其指点修炼入门之前,就已经是难得的博学之士;又比如灵宝,此人先前没有从军的经历,更没有上武夫丘学过兵法,却能成为一名出色的将军。但这样的人才太难得了,他们的学习过程更艰难,简直堪称天才。

所以各派修炼宗门的存在,实际上也是起到了为世间传承知识、培养人才的作用,尽管这么做也许是无意的。想当年巴国也设有学宫,据说学宫的主要任务就是指引各宗族的年轻才俊入门修炼,从而使国事尽量少地受到各派修炼宗门的把持与操控。

但在虎娃看来,学宫存在更重要的意义,却是积累与传承知识、培养各城廓所需要的人才。武夫丘离山弟子,之所以会受到各国的重用,在世人看来是他们修为高超,并拥有深厚与神秘的背景。而虎娃认为,这是因为他们掌握了世间所需要的知识与技艺,至于其本人的神通修为究竟有多高,那是另外一回事。

相室国与郑室国,如今不约而同地都选择了一派修炼传承宗门为依托,保住最后的国境,这不仅是想找一个有力的靠山,也是要拥有一个能为国中培养人才的基地,否则谈何守住一隅?——虎娃能有这样的见解,多少也是受到了仓颉的影响。

剑煞微有些动容,眯起眼睛点头道:“当年仓煞先生曾到访武夫丘,是二长老接待的他,他也曾这样说过。武夫丘既在世外亦在世间,就看弟子怎样选择,赤望丘与孟盈丘也是如此。如今的巴室国已非当初的巴室国,少务自己该知道怎么做。”

说话的同时,剑煞悄然发来了一道神念,回答了虎娃最初的问题。当初后廪寿元将尽,少务刚刚继承君位、国中形势不稳,对外还要防止郑股暗中的动作以及相穷的虎视眈眈,所以他需要尊长的智慧、帮他制定最适合的战略。

而如今的形势完全不同了,少务已拥有了半壁巴原。剩下的四国,无论哪一方都不能单独对抗巴室国,巴室国也解决了处于四国包围的不利处境。少务在继承前人积累的基础上,已拥有了前所未有的最好形势,而且他的意图已经完全暴露了。

在这种情况下,已没有什么奇思妙想或者奇谋妙计去帮助他获得更大的成功,但却总有世人相信这些。比如一件事原本做不成,谁谁谁出了一条妙计之后,便做成了。这所谓的奇谋妙计在很多时候,其实是不存在的。

智慧当然很重要,少务能够成功,就因为他足够明智,既有前人的积累又有自己的决心,看清了形势尽量少犯错误,利用了一切有利的条件。那么现在的剑煞,已无所谓给少务更多的战略指点了,少务已经拥有了这个局面,那就去经营巩固这个局面。

少务是剑煞的亲传弟子,此事已天下皆知;孟盈丘让少务在孟盈丘亲传弟子中立一人为正妃,少务居然用天大的胆子选了命煞本人,这一点剑煞也是知情的。这就是少务已拥有的有利条件,尽管武夫丘或孟盈丘从宗门角度,不会直接插手巴原各国的征杀。但其离山在世间的众弟子,或者说各种人才,应该更能为少务所用。

虎娃点头道:“多谢师尊,我明白了,会如实转告少务师兄的。”

这时盘瓠突然插话道:“方才三长老说,让我们别进山门,免得在这个时候遭人非议,说不定就有人躲在哪里窥探武夫丘的动静……难道有什么人,还敢跑到这里来窥探武夫丘吗?弟子看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异常啊!”

剑煞突然现身之后,盘瓠一直瞪大眼睛向四周张望呢,还不时吸着鼻子。武夫丘上的长老虽爱和晚辈开玩笑,但话从来都不会乱说。三长老究竟是什么意思,这时候有谁会非议武夫丘,还有什么人敢躲在暗中窥探?

火伯伸手敲了他的脑袋一下:“就算有,也不是你能发现的!”

瀚雄:“难道有什么高人最近来过武夫丘吗?”

剑煞亦环顾四周道:“赤望丘的志节长老昨日千里迢迢飞临此地,与武夫丘商量要事,他刚走,你们就来了,所以三长老会守在登径峰观望周围的动静……嗯,他是真走了。汪汪,你不用再到处闻了。”

虎娃诧异道:“赤望丘派长老来这里,所为何事?”

剑煞叹息一声道:“当然是为了巴原之事。小路,你回去告诉少务,不用他来见我,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去见他了。而你们,在这里也呆不了多长时间,恐怕随即就要赶回巴都城。”说话的同时伴随着神念,讲了一件出乎意料的事情,与赤望丘有关——

谁都知道赤望丘欲插手巴原各国的争端,而且已经以一种超然的姿态出面干涉了,但也没料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前段时间白煞宗主正在闭关修炼,一切事务都由星煞负责,为巴室国和相室国之间的调停,赤望丘使者虽然是以白煞的名义,其实都是星煞的决定。

就在前不久,白煞宗主出关了,恰逢郑室国派使者求助。赤望丘应郑室国的请求,再为两国之战调停,所说的话和上次差不多。但是白煞又做了另一个决定,派使者将他的意思送到了巴原五国,哪怕是已经战败的相室国与郑室国亦不例外。

虎娃等人跟随大军来到红锦城,已经是远离巴原腹地的蛮荒边缘,因此还没有得到巴室国中的最新消息。赤望丘弟子在巴室国中的主事者齐星衡,接到宗门的最新命令后,又一次找到了少务,传达了白煞宗主的一个邀请。

如今巴原五国之君,都自称继承了巴国正统,包括少务攻伐相室国与郑室国时,也自称是解决宗室之争、不想为巴原子民带来战祸。而无论是少务还是另外四国之君,他们确实都是盐兆的嫡系后人,直至如今也都承认出身于同一个宗族,巴原纷争是宗族内乱。

所以白煞宗主抓住他们自己说的话,顺势指出,平息巴原上的战祸,首先就是要解决宗族内乱。他将这五支族人的首领,也就是五位国君都邀请到一起,让他们自己协商解决宗族之事,不要让他们的纷争牵连到巴原各地的民众。

其实象煞曾经就做过类似的事情,如今白煞也这么做,从大义上挑不出任何问题。但谁都清楚,如今的形势,与象煞百年前为两国调停时是完全不同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