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75章、后计(上)

虎娃也从怀中取出一物,双手奉上道:“这是我和汪汪师弟孝敬师尊您的礼物!”他刚才见瀚雄掏了金锭,反应很快也很乖巧,做出伸手入怀的姿势,却从兽牙神器中取出了一件东西。此物很轻薄,就算揣在怀中也很正常,展开却是一件坎肩,表面带着流转的光泽。

这是火幻兽皮制成的裘衣,是件没有袖子的背心。火幻兽是出没在北荒深处的异兽,生活在寒冷的高原上有温泉分布的地带。它极其耐寒又能在滚烫的温泉中潜水,少数火幻兽甚至有天赋的异能,其光滑致密的短毛表面能反射光线,从而与环境融为一体,非常难以捕捉。

虎娃说这是他和盘瓠一起送的礼物,倒也不是信口胡编。在他们离开蛮荒之前,盘瓠猎到了一只火幻兽,将毛皮剥下之后,虎娃又以法力炼制了一番。火幻兽的裘皮非常薄,比普通的麻布厚不了多少,经过法力处置后却水火不侵,甚至能起到掩饰神气的效果。

虎娃离开家乡前将它做成了一件坎肩,刻意做得比较大,按照水婆婆的说法,再过几年穿着正合适。他当初不太清楚此物的贵重,如今才明白这件衣服的珍稀。但他自己从来没有取出来穿过,一直留在兽牙神器中。此刻看师尊的身材恰好合适这件衣服,于是便拿了出来。

剑煞接过礼物,脸上的皱纹几乎笑成了一朵花:“火幻裘?好东西呀!此物南荒可没有出产,看来你走过很远的地方,也有心要孝敬师尊!……只是这么华贵的火幻裘,我今后在集市上卖山货,穿着它是不是太显眼了?”

盘瓠在一旁小声嘀咕道:“师尊,您可以穿在里面。”

剑煞很满意地看了一眼盘瓠,点头道:“嗯,好主意!……我方才看见你变成人的样子了,很俊。修为高了,人也变聪明了。”

盘瓠又往那堆衣物上一滚,再站起身时已是人模人样的盘元氏将军,躬身道:“多谢师尊夸奖!”

剑煞信手一挥,那火幻裘就不知被收于何处,又看着几人道:“你们大老远跑来,又送金子又送衣服的,不会专门就为了办这么点事吧?”

虎娃:“主要就是为了看望尊长,而少务师兄亦想请教师尊,平定巴原之后计。”

……

大军攻伐郑室国、假如打到了红锦城,少务也清楚虎娃和瀚雄、盘瓠一定会顺道去武夫丘拜望尊长。少务身为国君,当然也会专门派人到武夫丘送上厚奉。

但后方的准备需要时间,巴室国大军来到红锦城是不战而下,巴室国还没有来得及派使者专程送供奉。虎娃等人几乎没有停留,直接以私人身份先到了武夫丘。

有些事情,少务不可能交代给别的使者,他本人坐镇巴都城也实在脱不开身,所以暗中嘱托过虎娃,假如有机会见到师尊剑煞,一定要向他老人家请教。巴室国下一步的战略安排,少务希望能得到剑煞的进一步指点。

在这番大战开始之前,后廪、剑煞、命煞等人,都从不同的角度推测了形势的变化,包括相穷或郑股可能的各种反应都在预料之中。少务在此基础上制定了巴室国的战略,提前利用了各种有利的因素,所以这场战事进行得相当顺利。

少务原先的战略,目前基本已经完成,就是先灭相室国、再灭郑室国,在三国一统的基础上,才可图谋整片巴原。现实的结果与最佳的预计相比,还是有一点小小的差距,停战之时,少务并没有彻底灭了这两国。

相室国还在,仅余三座城廓,被四面围困。郑室国亦还在,尚余四座城廓,被三面围堵在南荒边缘。除此之外,帛室国也趁机抢占了郑室国的三座城廓,将国境趁机向西延伸。也就是说,原相室和郑室两国加起来,还有十座城廓未被少务攻占。

原先的巴原五国目前都还在,但不再是五分巴原的形势。巴室国相当于开拓了一倍半的新国土,占据了整片巴原的二分之一。至于另外的一半,仍在其他四国的治下,主要是樊室与帛室两国。

真正的国势,不能纯粹按地盘来计算的,还包括物产、人口、生产发达程度以及能有效动员和组织的整体力量。巴室国短期内新占领了相当于其原先国境一倍半的地盘,需要花很大功夫去安抚消化,才能彻底将其纳入治下。

目前看来,相室国占领区的形势比较稳定,各项政务的实施很顺利。但攻打郑室国的过程就没有攻打相室国那么轻松了,不仅有帛室国的插手,而且英竹岭主动出面。郑室国及时后撤,也保留了更多的力量。

香木城之战的惨胜,也使少务看到了真正硬碰硬的国战,无论是哪一方,付出的代价都是巨大的。如今情况下,少务于不可能再挑起与帛室国或樊室国的正面冲突,把国内的形势收拾好就已经很不简单。况且仗打到这个程度,再面对帛室国或樊室国时,已没有了先前那样出奇兵致胜的可能。

在这些堪称世间最睿智的尊长与高人的建议与帮助下,少务的第一步战略已经成功实施,虽然留下了那么一点不完美的遗憾,但目前的结果也完全可以接受。谁也不可能让现实完全按照自己的愿望演变,总要及时对目标做出合理的调整。

无论是后廪还是剑煞、命煞,曾经对少务的指点也就是到这一步为止,并没有谈及击败相室与郑室两国之后的事情。那么少务想请教师尊的,便是在如今的新形势下又该怎么办?这种话不能委托别人去问,要么他亲自来见剑煞,要么只能嘱托虎娃。

……

剑煞听见虎娃之问,却没有直接回答,抬头望着远方的天空,很突兀地反问道:“香木城之战,你等可曾见尸横遍野?”

虎娃当然看见了,他的车就跟随前方获胜的大军进入了香木城。当他进城的时候,战场还没有完全清理好,香木城内外仍是一幅大战之后的惨烈场景。

但师尊这话是什么意思呢?身为远在武夫丘上清修的当世高人,看着世人的征杀而叹息吗?武夫丘的祖师武夫大将军,必然也不愿见到盐兆的后人如此。各大派修炼宗门不直接插手巴原列国之间的征杀,当然也是有原因的。至于弟子出师离山后的世俗之事,那也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香木城大战中攻防双方的主帅,皆是武夫丘弟子出身。弟子离山在尘世间行事,就无法避免这样的遭遇,武夫丘恐怕也不希望山中清修的弟子也被牵扯其中,成为那遍野横尸的一员。所以今天三长老挡在山门前,向虎娃等人强调门规,也是在表明武夫丘的宗门态度。

虎娃答道:“弟子看见了,这就是身在人世间的见证。但此番征杀,不因少务而免,亦不因少务而起。究其根源,是百年前的巴国内乱延续至今,无论少务是否为巴君,征杀仍会出现,只是结果可能不同。既然祸端百年前已起,少务师兄只是想了结它,用他所希望的方式。就我亲眼所见,少务进兵已尽量在消弥战祸,连败相室、郑室两国,真正惨烈之战并不多。天下无事当然最好,可世人总是自生事,少务既为巴君,亦不得免。”

虎娃指出了一个很无奈的事实,五国之间表面上平静了几十年后,冲突迟早再起,不论巴室国的新君是否为少务,战乱都无法避免。在位四十年的后廪早就看清了这个形势,一直在做准备,将自己的继承人少务送到武夫丘学艺,目的也是为此。

从少务本人的角度,冲突也不是他先挑起来的。少务从武夫丘归国,隐匿身份只求平安顺利,是郑股派人在半道刺杀,从情理上来说,无论是谁都不可能也不应该不报仇。至于相室国举兵,是在少务发兵之前,一旦有机会,相穷都会攻打巴室国的,不论巴君是谁。

很多事情的发生,是少务没法选择的,他只能选择去怎样解决,而他的成功之处,便是提前料到了各种形势的变化。其实少务所做到的,已经比绝大多数人所预料的都要完美了,巴原上并没有爆发太多惨烈的大战,更没有给各城廓民众带来太多的战祸。

真正的大型激战只有三场,就是巴都城的守卫战、在相室国中与舆轩大军决战、郑室国中的香木城战役。而这三场大战都是少务不得不打的,尤其是最后的也是最惨烈的香木城之战,到了那个地步已经没法避免了。

假如没有少务,情况恐怕只会更糟,那么空谈少务一统三国带来了多少战祸,其实没有多大意义。但很多世人不会这么思考,他们只看到了已经发生的一切,然后去假设没有发生这些事该有多好,却不去若没有这件事的发生,情况又会怎样?

虎娃最后又说道:“师尊当初指点少务师兄如何一统三国,不正是因此吗?”他倒是看得很明白,武夫丘既然不愿见巴原上的战祸,剑煞当初为何又要指点少务怎么打这一仗,这就是原因。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