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74章、至山门不入(上)

纯金打造的长杖沉重异常,在虎娃手中挥出更是像一座山压了下来,郑股就算有修为在身,毕竟也是血肉之躯,哪还有什么挣扎的余地。

众人见彭铿氏大人这么干脆,惊骇之余也皆露出佩服之色。北刀氏反应最快,赶紧向虎娃行礼道:“彭铿氏大人手持主君所赐之金节,代君伐,立下斩灭郑股之大功,全军将士敬佩万分!”

众将也上前行礼祝贺,瀚雄过来抱住虎娃的肩膀,红着眼睛道:“师弟,你终于为师兄报仇了!”

虎娃也拍了拍瀚雄的肩膀没有说什么,他手中拿的那杆金杖红节挥出时以法力包裹,没有沾上郑股的一点血肉痕迹,再看看地上的那滩东西,便是一代国君的残骸。

虎娃当初立誓要杀郑股,但也清楚凭他一个人想斩杀一位国君,几乎是不能想象的。但世事演变至今,随大军杀入郑室国后,他什么都没干,就是坐在车上一路来到王宫;而走投无路的郑股,就等在这里被他一杖打杀。

郑室国之战,虎娃只出手一次,便是亲手斩郑股。但就是这么一下,却立了最大的功劳,谁也没跟他抢,大家都“谦让”了。少务赐虎娃金节之时,恐怕已想到了这一出。

……

占领郑都城之后,巴室国大军继续向前推进,却没有追击撤退到西南方向的郑室国残兵主力,而是向东南进军,又接连攻占了奔岭城与红锦城,恰好挡住了帛室国大军继续推进的路线。如今郑室国连同国都在内的十七座城廓,包括白果城已被巴室国攻占了十座。

帛室国趁机捞便宜,也攻占了其东境的三座城廓,如今与白果城羽屏山屏障交界的不再是郑室国而是帛室国了。在英竹先生的指挥下,郑室国新君以及国中残余的顽抗力量,皆集中在西南境的最后四座城廓中。

巴室国大军推进到这一带便主动停止了强攻,将这四座城廓三面包围。这一带的地势很特殊,西北方毗邻蛮荒群山,而英竹岭道场就在蛮荒边缘,面朝巴原的这一侧,被四座城廓环绕。所以巴室国大军只能封其三面、阻止其势力再进入巴原腹地。

论郑室国的残余实力,比如今龟缩在三座城廓内的相室国更强,毕竟他们不像相室国那样整支远征大军都投降了。这四座城廓的地势更加易守难攻,在帛室国已经从另一个方向插手的情况下,少务暂时也不想付出更大的代价去死磕,堵住这四座城廓、将已取得的胜局稳定便可,等待郑室国主动要求停战和谈。

果不出乎少务的预料,郑室国随即就派使者要求停战和谈了,声称郑股已死,巴君有仇也应该报了,此刻应退兵了。这是英竹先生废掉郑股时就已做好的决定,他主动找到了赤望丘弟子在郑室国中的主事之人,请之带走郑股的一个儿子,前往赤望丘请求白煞宗主出面调停。

表面上看,郑室国与相室国做出的是一样的选择,但在做法上却有区别。同样是依靠国中最重要的大派修炼宗门为依托,利用地势建立关防隘口,守住最后一片国境、保住一口元气。但步金山宗主三水先生是被动的,英竹岭的英竹先生却是主动插手操纵了国事。

帛室国的朝政素来就受赤望丘的操控,帛让也率军打入了郑室国抢占了三座城廓,其背后何尝没有赤望丘的意思,就算阻止不了少务大胜,也要尽量防止巴室国与巴原其他各国间的力量对比失衡、最终完全失去控制。

所以英竹先生主动向赤望丘求助了,反正郑股如今已非国君、他的儿子也有不少,别等赤望丘主动挑,干脆先送一个过去。

……

郑室国向赤望丘求助,提出要与巴室国和谈,而少务主动停止了对围绕英竹岭外围四座城廓的进攻,几乎发生在同一时间。由于郑股已死,少务对郑室国的求和没有提出太多要求,甚至也没有要求其他的赔偿,因为他已经占了十座城廓,是不可能再还回去了。

少务提了两个条件,第一仍然是交出凶手。据前年那场刺杀中的幸存者瀚雄回忆,凶手总计有七十人左右,目前只抓到一个,郑室国只将责任推到一位已不知下落的副兵正头上,那么剩下的六十多名凶手,也要郑室国给交出来。

这其实是一个不可能满足的要求,长龄先生就推断,那刺客队伍中出现了一位手持神器的大成修士,很可能就是英竹岭的宗主英竹先生。而且郑室国已被杀得大败,完全可以推说那些人早已死在战乱中,连查实都不太可能。

少务提的第二个条件,与对相室国的要求没什么不同,就是让郑室国的继位新君受封为郑君,且是受少务之封,那四座城廓便是其封地,将来的郑室国亦成为巴室国的属国。这个条件亦是郑室国不能接受的,因此需要讨价还价。

少务很清楚这两个条件都不可能得到满足,先停战后和谈,可以慢慢谈上很长时间,他一点都不着急。经历了香木城那么大的战役,大军又趁胜一直打到了红锦城,巴室国虽然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但持续了整整一年的国战也是巨大的消耗,必须休养生息。

况且又新占据了大片国土,各城廓都需要好生安抚经营,巩固巴室国的统治,暂时也不宜再起刀兵,大战之后人心思安,如果少务给原相室国和郑室国民众带来的只是战祸之苦,恐怕也得不到最广泛的支持。

和谈的结果怎么样不重要,重要的是已经在和谈。少务及时休兵,不仅无损于他在国中受到的赞誉,反而令他在巴原上声望大增。此番出兵口号就是讨伐郑股不义,少务说要杀郑股便真的杀了郑股,哪怕对方是一国之君也照斩不误,是说到做到;而且杀了郑股之后便休兵停战,亦是言出必诺。

而进入郑室国后,从来没有上阵杀敌、从未指挥军阵作战,却手持少务所赐的金杖红节亲手打死了郑股、立下头功的彭铿氏大人,此时已远离了巴原纷争的中心,来到了南荒边缘。巴室国大军没有去打英竹岭周围的四座城廓,从郑都城顺势向东南方向推进,接连攻占了奔岭城与红锦城。

北刀氏大将军留在郑都城坐镇,率军一直打到红锦城的是瀚雄与盘瓠,虎娃也跟着去了。在巴室国所攻占的十座城廓中,红锦城是唯一一座没有发生任何战斗的地方。城主听闻大军来到、又得知领军者是谁,率军民主动打开城门投降,就差搞个欢迎仪式了。

红锦城最早叫做红锦关,是当年武夫大将军为镇压蛮荒叛乱建立的军事要塞,在此基础上发展成一座城廓。当武夫丘这派宗门建立之后,其军事意义便渐渐不存在了,巴原上几乎没人会跑到这里来捣乱。它虽不在武夫丘道场内,但很显然就是武夫丘的势力范围。

红锦城离其他城廓都有点远,离武夫丘却很近,当地的民众与各妖族杂居。武夫丘每年冬至开山门之时,巴原各地来的登山者都会先在红锦城中聚集。这次攻伐郑室国的巴君少务,是剑煞先生的亲传弟子,领军北刀、瀚雄、盘元氏,包括监督全军的彭铿氏,皆是武夫丘弟子。

郑室国大势已去,红锦城尽管地势险要,城主也没有再坚守的必要了。虎娃等人也没有将红锦城怎么样,仍然是实行少务既定的政令,他们甚至没有在红锦城中停留,只是穿城而过,次日便前往武夫丘。

没有带任何随从,只有师兄弟瀚雄、虎娃、盘瓠这三个,故地重游心中皆感慨无限。人生好像经历了一个奇异的轮回,想当初他们三个也是结伴登上武夫丘学艺,先为杂役弟子后为正传弟子,在山中和大俊、小俊结为兄弟。

如今他们再度踏上了当年的路,虎娃名震巴原、瀚雄先为城主后为将军、盘瓠甚至已不再是一条狗。而大俊和小俊如今亦不在山上等着他们,其中一人已成为巴君,另一人则惨死在善川城外,他的死甚至成为了巴原混战的火种。

兄弟三人在路上谈及往事喟叹不已,他们正行走在当年的路上,但身后的巴原已不复当年。或许是因为巴原大战的关系,许是因为一年一度的武夫丘开山门之日还比较远,从红锦城南郊前往武夫丘的这条路上一个人影都没有。

地势越来越高,崎岖的道路突然变得开阔,山地密林间出现了一大片平整的广场,他们已来到了武夫丘的山门前。当年第一次来的时候,这里曾经热闹得像个集市,还有摆摊卖各种东西的,但如今抬头只看见登径峰下空荡荡的山门。

所谓山门其实不是一座门,而是一柄插在山石中的巨剑,迈过这块山石,便进入了武夫丘锁山大阵笼罩的范围内。山石后是一条陡峭的长阶,想当初他们登山时,长阶旁也有不少乡民打扮的人摆摊卖东西,瀚雄还买了一位老者的瓜果。

而今天那位老者仍站在山门前,看上去好像他一直站在这里,面前的地上仍然摆着瓜果。虎娃等三人赶紧上前行礼拜见三长老,盘瓠行礼时很乖巧地打了个滚,再站起身时衣衫已落地,化为了一条狗的样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