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73章、太上不知有之(下)

郑股禅位之后,享十爵之尊,并被新君任命为守卫都城的主帅。英竹先生将郑股留下守都城,自己却带着兵正兴竹等一干朝臣,收拢从前线及时撤回的精锐主力军阵,离开国都向英竹岭方向撤退,实际上是同时放弃了国都以及郑股。

最终是谁杀了郑股不重要,反正郑股不论落到谁的手里都是死定了。少务听说郑股禅位、郑室国大军主力西撤,给前线的北刀氏和威芒大将军紧急下了命令,让他们集合主力全速行军,一定要赶在帛室国之前占据郑都城。无论如何,打下一国之都便是大胜的象征。

激战之后,北刀氏正率大军在香木城休整,接到命令集结全军火速南进。他离郑都城的位置最近,麾下众将如狼似虎,率先攻占了郑都城,第一个冲进城的便是瀚雄。

正向郑都城逼近的帛室国大军听说消息,便没有继续西进,也没有与齐头并进的威芒大军发生摩擦,只是顺势回师趁机又打下了另一座城廓。

从越过西界山进兵到攻占郑都城,这场国战打了半年,时节已是盛夏。与攻打相室国时虎娃的一连串惊人功绩相比,大军进入郑室国之后,虎娃竟默默无闻、没有任何消息传出。前线发回国都的战报中,提到的也都是杀敌立功的将领之名,威望鼎盛的彭铿氏大人仿佛消失了一般。

虎娃并没有消失,他一直就跟随大军行进,乘着少务特意为他留下的那辆白马之车。车座前并没有御手,他以隔空法力控马,就像牵住了无形的缰绳,这也是他的修炼印证。那两匹白马到后来也几乎成精了,无需虎娃再施展什么精妙的法术,只要卷起一阵微风在身上轻轻一拨,便知道虎娃想让它们往哪个方向走、走多快。

车上只坐了虎娃一个人,但另有一个尊位却是空着的,上面立着一杆金杖红节,既代表虎娃掌握的权柄,又代表了少务的存在。虎娃虽然大权在握,可他一条命令都没有发布,对于战事也没有任何干涉,从来没有行使过监督之权,因为没必要。

大军主帅北刀氏大将军,绝对忠于少务,也获得了后廪与少务父子绝对的信任,否则这几年他不会有那么多事情,若论领军作战,北刀氏也不需要虎娃插手。在大军行进的大部分时间内,虎娃只是坐在车上微闭双眼,甚至都没有说一句话,看上去仿佛在入境修炼。

而虎娃确实也是在修炼,放形神于天地之间,而端坐在车上的神形,仿佛又是天地之元神所凝炼的存在。他并未迈入梦生之境闭关入定,但这现实的天地,就如一场真切如常的大梦,即使进入了梦生之境,他要做的事情也没什么不同。

这样的虎娃仿佛是不存在的,也没必要存在,大军有没有他监督好似都没什么两样,起到象征作用的,只是他身边插的那杆金杖红节而已。然而彭铿氏大人真的没必要出现在这里吗?就算他不动也不说一句话,全军将士只要看见他的身影,便坚信大军必将获胜。

虎娃当然知道将士们是怎么想的,此时他已没必要再多做什么。虎娃甚至在暗暗感叹,他的修行所求,就是印证大道本源。有些东西你看不到它,甚至意识不到它的存在,它却是真真正正地无处不在。

虎娃就是在这样的沉思中,坐车进入了郑都城,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打扰。因为巴室国大军已控制了全城,此刻最后的厮杀只在王宫里。王宫里有郑股,虎娃就是冲着郑股来的。

……

郑股退位之后,英竹先生就带着国中群臣和大军主力离开了。郑股仍然住在原先的王宫里,身边仍是原先的侍从和亲卫,仿佛没什么改变,但他已经不再是国君。外面的厮杀声越来越近,忠于郑股的死士亲卫纷纷倒下,来敌军将领终于冲进了他的寝宫。

虎娃在王宫门前下了车,与北刀氏大将军并肩走了进去,沿途皆可见厮杀后留下的痕迹。攻破郑都城之战,进城倒不是太困难,最激烈的厮杀就发生在王宫中。当虎娃走进后殿时,终于第一次亲眼看见了郑股。这位被废之君手持宝剑站在厅堂中央,披头散发面目狰狞。

虎娃本以为郑股是个其貌不扬、形容猥琐之人,没想到这位国君的身材竟十分魁梧壮硕,看上去也是相貌堂堂,但再细察其五官神气,总觉得有那么一点不对劲,越看越令人不舒服。

此时的郑股神态癫狂,手中的宝剑染血,在他的身后倒下了好几名妇人,应是其最宠爱的妃子,而他的身前和左右倒下了很多卫士,那是被闯入寝宫的大军所斩杀。

瀚雄、盘瓠、灵宝、悦瑄等人都站在殿中,堵住了各个方位,而郑股正狞笑道:“你们不是都想要我的命吗?连相穷都想让我与他一起死!那么就过来吧,只要杀了我,便是立了大功。拿我的脑袋去少务那里去领赏吧,然后再去相穷那里领赏!……怎么了,难道你们都不敢吗?”

众人各持武器戒备,却没有答话,只听郑股又发出了一阵狂笑。恰在这时,虎娃与北刀氏走了进来,堵在殿门前的将士们赶紧让开了。虎娃冲着殿中人喝道:“你就是郑股吗?我是武夫丘弟子小路。当日你派人行刺我师兄少务,却在善川城外屠灭了一支商队、杀了我的结义兄弟大俊,我今日特来取你性命!”

郑股闻此言,目露凶光道:“你就是彭铿氏?来得正好,那就为我陪葬吧!”说着话提着宝剑冲了过来,挥手斩出一道凌厉的剑光。这剑光擦过屋顶伴随着碎木断瓦卸落,看来势简直要将这座殿堂凌空劈开。

事先谁也没想到,郑股居然身手不弱,至少有四境修为,而且法力深厚剑术精妙。在巴室国此前所掌握的各种情报中,都没有提到过这些。方才众将士已经将郑股困住,但此人挥剑顽抗,一时竟然无法将之拿下,还让郑股趁机伤了好几个人。

并非是这些人合力拿不下郑股,至少以悦瑄的修为,想斩了郑股都行。可是在郑股挥剑殊死顽抗中,一时却很难将之生擒活捉。奇怪的是,谁都没有想将之当场击毙,大家反而保持了诡异的沉默。

瀚雄也在殿中,他当然也想为大俊报仇,就连他自己的命差点都断送在那场刺杀中。瀚雄进殿后与郑股过了几招,两人竟斗了个旗鼓相当,他于是便退后不再强攻,也没有号召其他众将联手格杀郑股。盘瓠当然也深恨郑股,本想冲上前去拼命,却被灵宝悄悄拉了一把,暗中提醒了他一番。

众人就暂时将郑股困在了殿中,郑股几次提剑想拼命都被挡了回来,就这样一直等到虎娃和北刀氏到来。众人之所以会这么做,其实多少与相穷的临终遗言有关——灭郑股者,主巴国之祀。

这既是一句遗言也是一句预言,相穷临终时仍是相室国君,继承相穷的政治遗产者,便有义务完成相穷的遗命。但这句话的意思太敏感了,巴国主祭者是当年的盐兆以及后世的历代巴国之君。而如今的巴原五国,皆自称继承了巴国正统,其国君也兼任祭正、主持各自的国祭。

相室国之外的人,名义上可以不在乎这句话,但心里难免都会犯嘀咕啊。若相室国将来复国,那么杀了郑股的人,就将拥有主持国祭的地位吗?作为少务手下的将领,也不敢亲手了郑股——这明显会犯忌讳。

所以在场者无论是谁,对郑股的态度都是尽量活捉,而不能把他杀了。所以瀚雄见活捉不成,便没有勉强;而盘瓠欲上前和郑股拼命,却被灵宝暗中拉住。

郑股是否愚蠢,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就算他是个蠢材,绝对也是个精明的蠢材,他知道自己难逃一死,但同样也看出了问题所在。听说进来的少年便是彭铿氏,他在世上最恨的人之一,立刻就提剑杀了过去。

若彭铿氏不敢杀他,弄不好会被这一剑所伤,只能避其锋芒让他冲到殿外。当着在场这么多将士的面,见郑股欲冲出大殿却主动退让,事后恐怕也不好解释。如果彭铿氏有那个本事竟能把他当场杀了,那么也会给自己带来麻烦。郑股就不信,如今巴室国中没有疑忌彭铿氏之人。

这只是一转念间的想法,那凌厉的剑光已向虎娃当头劈落,北刀氏就站在虎娃身边,眉头微皱似想出手竟然没动。而虎娃却动了,只见他身形一晃,竟迎着那尚未劈落的剑光已到了郑股身前,手中挥起一道金光打落。

只见那剑光碎灭,连屋顶差点都塌了下来,殿中众人都落了个灰头土脸,好在他们皆身手不弱,倒也没被断木碎瓦砸伤。郑股手中的宝剑落地,人已经被虎娃打成了肉泥。虎娃用的武器就是少务所赐的那根金杖红节,他连想都没想,挥手就把郑股给拍死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