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71章、金玉满堂(上)

虎娃当初炼制这件法宝时,只是刚刚突破四境,受修为所限,只能炼成下品法器,不能赋予它材质物性之外的神通妙用。但他想了一个非常笨、但又非常绝妙的法子,弥补了法宝妙用单一的不足,便是用同样材质的石头蛋合器,使法宝可分化合击。

后来他突破了五境修为,对炼器有了更多的感悟,可以赋予法宝材质物性之外的妙用,源自于对天地间物性纹理的掌握和运用,而不局限于原先的天材地宝本身。每枚石头蛋皆融合了一枚特异剑叶,采炼剑意锋芒,故此可以展开为剑阵。

虎娃如今炼成的石头蛋法宝,祭出之后可以化为宝树、莲花、飞剑,还一化三十六、布成种种阵法。这些阵法并非得自师传,是虎娃观天地万物气息流转、观大军战阵变化、观自身的神气运行而悟,各有种不同妙处。

他曾经拿了炼枝峰弟子小洒姑娘的一根损毁的空桑枝,如今不仅将法器修复,而且也干脆融炼入石头蛋法宝中。手中一道光华飞出,可化为一根碧枝,洒下光雨润物,同时亦可封困对手,这是在演化象煞所赠那几枚符叶的手段。

更玄妙的是,这枚石头蛋寄出后还可为一支长鞭,首尾相连共三十六节,能布成锁困之阵,可攻亦可守。当然了,它还可以像最初那样就是当一枚石头蛋打出去,威力却比当年不知大了多少倍。

虎娃以炼器印证修为境界,又通过赋予法宝的种种神通妙用,去印证所见证的天地纹理以及各种神通手段,这枚石头蛋可谓千变万化。但它的妙用无论怎么变化,平时都不能随意变换器形,平时不祭用的时候,还是一枚石头蛋的样子。

虎娃若想让器形可以随着祭炼变化,那它就是一件上品法器了。但如今他还做不到,看来必须还要等到突破大成修为之后。

将三十六枚石头蛋合炼为一器,并赋予各中神通妙用,已是虎娃现在能做到的极限,他也不再继续强求。这天他正在行宫后院演练这件法宝,弟子猪三闲忽来禀报,赤望丘使者梁易辰到达相城,带着赤望丘宗主的口讯,派仆从请他相见。

虎娃皱眉道:“那梁易辰是赤望丘弟子在相室国主事之人,但如今这里已非相室国之地,他的职责应该是到舆轩那里去传讯,路过此地,居然还让我主动去见他?但看星煞前辈的面子,我还是见他一面吧。你去告诉来人,说我今日有空,可在行宫接见易辰先生。”

西岭是若山的弟子,其人虽不知虎娃和若山的关系,但在虎娃心目中,已将西岭当成自家师弟了。若论在若山门下受教的时间,虎娃当然比西岭早得多。就算没有这层关系,西岭曾帮过山水城的忙,当然也很得虎娃的好感。

虎娃知道梁易辰是怎么构陷西岭的,此人差点要了西岭的命,他对梁易辰很是反感。梁易辰既然是赤望丘弟子在相室国的主事之人,那就去找舆轩好了,虎娃完全可以不见他。这个人自以为面子很大,居然还派人请虎娃登门相见。

……

梁易辰派了仆从去找虎娃,便在家中等着虎娃前来,不料仆从很快就自己回来了,并带来了猪三闲的回话——彭铿氏大人今天有空,可以见他。

虎娃的架子不小,差点将梁易辰给闪着了,听这口气是让他爱来不来。梁易辰这才意识到彭铿氏如今大权在握,其人亦是武夫丘宗主剑煞的亲传弟子,在相室国中更是受万民敬仰,并不给他这个过路使者的面子。

但梁易辰身后代表的可是赤望丘啊,本以为虎娃会客客气气登门,不料对方竟是这种态度,有心想负气而走直接去找舆轩,但毕竟话已经传过去了,连彭铿氏的面都没见着岂不是更难堪,于是便沉着脸来行宫拜访虎娃。

虎娃倒是客客气气地接见了梁易辰,为他此番数千里奔波道了一声辛苦,又问他的来意。梁易辰以赤望丘弟子在相室国中的主事者自居,如今赤望丘为巴室、相室两国之战事调停,他当然要来找在相室国占领区主持军民事务的虎娃打声招呼,传达赤望丘的意见。

虎娃摇头道:“先生此言差矣,我非巴君派驻相室国主事之人。如今之相室国,只余西境三城,而你我所在之地,已是巴国之境。至于两国停战之事,赤望丘贵使齐星衡日前已在巴都面见主君,主君亦下令前线大军停止攻伐。易辰先生可告知相君并回复宗门,巴国已停战,情相君遣使和谈。”

这番话在明示梁易辰,他跑错地方了。巴室国新攻占的原相室国各城廓,如今皆是巴室国之地。虎娃也不是受少务的委托在相室国主持事务,而是代表国君于巴室国的新疆域内监督军民诸事。

然后他又说道:“我国既已停战,主君也希望先生您早日赶到相室国,才好促成和谈。为两国之大计,恐怕要辛苦先生赶紧继续上路了。”

虎娃催梁易辰别在这里耽误,赶紧去找舆轩传话,两国之间才好接着商谈。梁易辰见气氛不对,又聊了几句闲话,嘿嘿笑道:“我到相都城之后,亦得各地赤望丘弟子私下回报。各大宗族皆对彭铿氏大人赠以重礼,大人此番在相都城中坐镇,收获不小啊!”

梁易辰在暗示虎娃,虽然巴室国占据了相室国各城廓,但赤望丘弟子仍遍布各地,他依然掌握各宗族的动态,知道虎娃利用坐镇相城期间、私下收了无数的好处。假如虎娃知趣的话,此时就应客气点了,最好拿出足够的诚意与足够贵重的礼物对他表示表示。

不料虎娃却坦然答道:“此地已是相城,非复相都城。我最近确实收到各宗族送来的大批财货,已在行宫中堆积如山。易辰先生消息灵通,不妨帮我宣扬——我多谢诸位之厚赠!”

梁易辰见虎娃根本就不在乎被挑破此情,皱起眉头又说道:“前相室国风正西岭,曾向相穷进言挑拨相室国与赤望丘的关系,为相穷弃用,又为监国者舆轩所恶。可我听说少务已命其为总抚民大人,巴君怎可用这种人呢?”

虎娃亦微微皱眉道:“这是赤望丘的欲问之事,还是先生欲问之事?齐星衡先生见巴君之时,未何只字未提呢?我想白煞宗主必不会如此小肚鸡肠吧,连这种事都要过问?”

梁易辰不得不答道:“非宗门所问,只是我想提醒彭铿氏大人与巴君,此人不可用。”

虎娃仍然摇头道:“我不知先生与西岭有何私怨,亦不知西岭曾对您在相室国中行事有何微言。若诚如先生所说,相穷乃巴国之敌,巴君反倒应该感谢西岭了。主君爱惜西岭之才,用之抚民,西岭大人亦十分尽职。我多谢先生为巴君分忧之心,但请不必多虑了。如此非是对赤望丘不敬,赤望丘为调停两国之战,远隔数千里派使传音,我亦十分敬佩。想当年我与星煞前辈曾有一面之缘,蒙其赠予信物。此物曾帮过我的大忙,若先生在宗门中见到星煞前辈,请替我转达谢意。”

说着话虎娃取了一个牌子,正是星煞当年所赠的信物。梁易辰赶紧起身行了一礼,不再多言。他回到府中之后便匆匆收拾行装,驱车赶往西境去找舆轩。

梁易辰走后,虎娃命人叫来了西岭,转告了刚才的事情,并在猪三闲的陪同下将他带到了行宫中的一处地方,这里各种贵重财货堆积如山,皆是相室国各宗族贿赂虎娃的礼物。

虎娃这段时间闭门修炼不见外客,但收东西可一点都不手软,只要有人敢送他就敢收,都是猪三闲经手的。猪三闲这位出身蛮荒妖族村寨的小族长,何曾见过这么大场面,看着这么多贵重财物,眼睛都直了。

而虎娃叮嘱猪三闲,将什么人送来了哪些东西,都清楚地记住。有人送重礼贿赂彭铿氏大人,当然不能公开行事,前段时间少务在时便不太好办,如今大家找的都是猪三闲这条门路。

虎娃这次把西岭叫来,让猪三闲将这些财货的来历一一告之,然后说道:“西岭大人领总抚民之职,廪库需用甚多。如今恰有这些进项,总抚民大人便拿去吧。还请您不要忘了告知民众这些财货的出处,哪支宗族的哪位贵人所赠,皆应向万民公告,以谢其慷慨、成就其名望。”

那些贵族世家给虎娃送上重礼,就是希望在少务占领相室国后,得以保全身家。虎娃便成全了他们一把,将这些财货都交给了西岭、用于安抚民众与补给战事,并将是那些人所赠的消息,都在国中公开。

这样一来,事情的性质就变了。他们不再是私下贿赂彭铿氏大人,而是出重金资助少务安抚各城廓、亦是在支援巴室国前线大军作战。那么从巴室国的角度,少务肯定不能为难这些人,只会下令嘉奖,这便是他们保全身家地位的手段。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这些人也等于绑在巴室国这条船上了,公开表明了对少务的支持态度,他们反而会担忧相室国再打回来。

西岭早就听到风声,据说彭铿氏大人私下里收了各大宗族的不少好处,但没想到竟会有这么多,见到行宫中堆积如山的财货,也是一阵愕然。

听见虎娃之言,他才回过神来,由衷赞道:“彭铿氏大人高明,西岭佩服万分!您心底无私,才能有这等妙计。我这就命人将这些财货收入廪仓,并命各城廓抚民大人将此事向万民公告。就说是各宗族贵人送上财货,委托彭铿氏大人您这么办的。”

虎娃笑了:“这不是我有私或无私,而是我根本不在意这些东西。你也不必总叫我彭铿氏大人,山爷亦是我的长辈,林枭叫我师兄,你也叫我一声师兄吧。”他的年纪比西岭小了十多岁,但让西岭称呼自己为师兄,语气却十分坦然。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