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70章、金杖红节(下)

少务倒是巴不得虎娃收下这些重礼,就算是他想赏赐虎娃,以巴室国官方的名义,恐怕一时也拿不出那么多东西,既然有人愿意给虎娃送上好处,那便不要白不要!临行之前他还特意对虎娃说过:“原相室国各大宗族,都想向师弟送上财货、以求保全身家。师弟不妨都收下,也好教他们放心。至于那些东西,您想怎么处置皆可。”

至于少务的内心深处究竟是怎么想的,没有人清楚,但他绝不会接受这样的挑拨,哪怕是私下里都不允许!而少务本人则很清楚,虎娃的修行已到了重要的关口之前,再迈出一步可能就将面临突破六境修为的考验,若是此时闭关清修,那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露面了。

虎娃之所以答应少务,愿意接过金杖红节,一方面是因为他也知道要有人来镇住相室国的场面,另一方面,按少务的战略计划,大军开春之后便要打入郑室国。虎娃恨郑股,早就下定决心要为大俊报仇,所以这一战他当然要参加。

……

国都失守,舆轩弃城西走;悦瑄全军投降,相穷的死讯传开;巴室国大军攻占相都城后并未收兵,在彭铿氏大人的监督下继续西进。相室国的军心民心皆乱,在北刀氏接管军权之前,少务大军又连下两城,北刀氏成为主帅之后,继续率军推进又打下了四座城廓。

这些城廓几乎没怎么抵抗,谁看出相室国如今大势已去。少务也得感谢鸿元的创举,继续攻占西境的六座城廓时,其中有四座城廓的城主是主动被人绑出来的。

相室国全境的十八座城廓,如今只剩下最后三座未克,被舆轩收缩力量盘踞固守。这最后三座城廓守备森严,占据地势有利的关防隘口严阵以待,看架式是打算死战不降了。据北刀氏估算,攻克这最后三座城廓,恐怕比攻破已占据的相室国去全境其他各城廓都要困难。

恰恰就在这个时候,赤望丘的使者找到了少务,劝阻少务勿灭相室之国。来者并不是带着相穷之子赶回赤望丘的梁易辰,而是一位就住在巴都城中的修士齐星衡。齐星衡就是巴室国人,早年被外出行游的赤望丘五老之一的志杰长老看中,指点其秘法迈入初境得以修炼。

齐星衡如今是赤望丘传人在巴室国的主事者,身为巴室国人,他对后廪与少务父子也很敬重。此番是奉宗门之命,接到赤望丘传讯后,立刻到王宫求见少务。少务不仅在朝会上公开接见了齐星衡,而且是降阶相迎,亲自将其迎进了大殿。

赤望丘是世外修炼圣地、大派传承宗门,表面上当然也不好公然干涉巴室国的国事,所以齐星衡是以白煞的名义、用劝说的语气,请少务止兵与相室国和谈,话说得倒是很漂亮——

相君与巴君皆是盐兆后人,兄弟之间何必手足相残。相穷举兵犯境,是不义之行,如今其人已死,当属咎由自取。而巴君举大军反攻相室国,亦已占其大半国土,若说给予教训,教训早已足够。

兄弟宗室之间,何必置人于死地,且留保身之地以供养其族人之身。况且宗室之争,不必卷入万民受兵祸之苦,两国再战必是死战,因相室国中如今未降者,皆是忠于相穷之人。可让相室国新君遣使请罪,割地求和以平巴君之怒、谋万民之福。

赤望丘的意思不复杂,就是劝巴室国不要再打了,给相室国宗室留最后一片地方、让他们继续过日子。盐兆的后人之间,何必非得你死我活相见?而且仗打到这个程度,接下来继绝不像先前那么轻松了,最后还没有投降的城廓,集中了忠于相室国的各股势力。

少务想继续打下去,必然会付出比先前大得多的代价,而且会导致太多人的伤亡,赤望丘也不想在巴原上看到这一幕。如果说欲报相穷之仇、收拾相室国,少务如今做的已经足够了,攻占了那么多城廓、开拓了那么大的国境、新拥有了那么多的人口,得到的好处已足够多。

现在就应停战和谈,让相室国新君派使者来道歉,少务可以提出自己的和谈条件。

得知梁易辰携相穷之子赶往赤望丘之后,巴室国群臣早就知道这一天会来,赤望丘的调停劝阻好似并不过分,所属各种理由皆是事实。可如今前线形势一片大好,相室国只剩下了最后三座城廓,假如趁胜一举攻占,俘获新君、令其拜少务为国主,那么就能彻底灭掉相室国。

在这个时候停战谈和,便是给了敌人喘息的机会,留下了极大的隐患,相室国将来说不定还有翻身的可能啊。就算此战灭掉了相室国,仍要防备相穷后人为复国发动叛乱,更何况不彻底灭其国、擒其君呢?

齐星衡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见巴室国群臣的脸色都不太好看,他自己心里也有些没底。他很担心少务会在表面上接受与感谢赤望丘的建议,但在实际上又提出很多无法现实的要求来。

但令他意外的是,少务不仅对赤望丘表示了感谢和敬意,而且很痛快的就点头答应了停战。对于和谈,少务提出了两个条件,首先是相室国正式割让十六座城廓与巴室国,其中包括已被少务改名为相城的原国都。

其次,少务同意在相室国中划出三座城廓,在相穷诸子中选定一人为其继承者,封其为相君、享十爵之尊,这三座城廓便是这位相君的封地。

至于割让城廓,没什么好的,无论相室国同不同意,这些城廓都已经被少务打下来了,断没再还回去的道理。划三座城廓为相君的封地,便是巴室国尚未攻占的那三座,从地形上来看既不好攻打,对方守军表示将死战到底,那是最后的也是最难啃的硬骨头。

但是由少务封相穷之子为“相君”这一条,却是舆轩不可能答应受的。因为这样一来,从礼法上将,这位新任相君便失去了收复国土的依据。

更重要的是,所谓的相君是少务所封,那么在地位上他便是少务的臣属。虽然所谓的相室国还在,但其封地只剩三座城廓,且不可再自称巴国,彻底沦为巴室国的属国,并在名义上要接受少务的统治。

其实谁都清楚,少务管不了那三座城廓,新封建的相室之国,将是巴室国中一个独立的国中之国。但少务要的就是这个结果,让相室国从此成为真正的相室国,不能再以继承巴国正统自称,从礼法上成为巴室国的属国,而少务则会成为原相室国全境之国主。

少务在朝会上接受了停战和谈的建议,齐星衡也大松了一口气。既然要谈判,当然需要讨价还价,接下来就看舆轩那边是否接受少务的条件?假如接受不接受,少务又会怎么办?谈来谈去恐怕需要很长的时间,来回协商好几年都说不定。

接下来赤望丘又派一名使者来到了相室国,这位使者当然还是梁易辰。但如今的相室国已不复当初,大半国土皆被巴室国所占,就连国都都已改名为相城。梁易辰的府邸在相城,所以他首先还是来到了此地,然后派人去通知虎娃——意思是让虎娃主动来见他。

虎娃持金杖红节、代国君视事,两国既然和谈,首先要让前线大军停战,所以梁易辰会找他打声招呼、以示确认,然后再去找舆轩传达最新消息。

……

虎娃这段时间一直就呆在相城,并没有跟随北刀氏率领的大军继续西进,他甚至什么事都没管,就躲在行宫里修炼。

虎娃虽能节制前线军民,但他并不直接掌握军权,也不想干涉北刀氏怎么指挥大军作战。至于安抚民众的事情,都教给西岭去办了,而西岭处置得非常好,更没必要他再来指手画脚。假如是在前线军营中,不仅修炼阴神不便,做很多其他的事情皆不方便,还是行宫里好。

趁着这段空闲,虎娃又做了一件他一直以来都在做的事情,就是继续祭炼他的石头蛋法宝。想当初离开武夫丘之前,虎娃已经将十二枚石头蛋合器成功,并且赋予这件法宝以剑意锋芒,展开之后可以演化为剑阵。炼器到这个程度已是他当时的极限,便没有勉强继续。

如今虎娃的修为已是五境九转圆满,要一一印证自己所悟的各门秘法,炼器也是其中之一。

炼器只是手段,要想成功炼成各种法器,必须拥有相应境界的层层修为,炼器成功是外在的结果,所印证的是本人修为境界。虎娃当初找了八十一枚石头蛋,打算合炼为一器,如今他的修为更高,在王宫中这段时间,已合器至三十六枚。

将一新的枚石头蛋与原先的法宝合器,不仅相当于炼制了一件新的法器,而且难度会越来越大。虎娃等于是连续炼器三十六次,在越来越难的考验中从未失手,且自然而然亦从不勉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