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69章、命与运(下)

虎娃又想到另一个问题,修士证入梦生之境,也等于掌握了一门大神通,可以拥有一个元神中自然演化的世界,那么这门大神通有何用处呢?首先,就算未曾堪破,也能使很多人生出离尘隐修之心,因为世间的一切大享受皆可以在定境中获得了。

更重的另一方面,假如堪破它,便是一种不可思议的手段。进入梦生之境中,元神世界与现实世界一般无二,去观察某一事件的发展,甚至能得到很久之后的演化结果,这便是仙家推衍大神通的缘起。

可是这样的手段,就算是大成修士也不能轻易动用,梦生之境会消耗寿元,假如想借此推衍某事件很多年后的结果,那么就在定境中耗去这么多寿元。除非有十分的必要才能偶尔一试,若经常为之,谁也受不了。

只有那些已迈过登天之径、寿元无尽的仙人,才可以从容使用这种手段去推衍世事。虎娃接着又在思考,仙家运用这种大神通手段,所推衍出的结果一定就是准确的吗?答案是也不尽然!

就算梦生之境与现实一般无二,但这个世界所呈现出的是修士本人所知的一切,在此基础上再自然去演变,人总有未知,所以推衍的结果与现实相比总有偏差。仙家对世间诸事所知越多,预测的事情越简单,运用这种大神通手段推衍的结果可能就越接近于事实。

除了未知因素的干扰,梦生之境的推衍所受到的最大干扰就是施法者本人。因为这是一个随着本人意愿出现的世界,就算想让它已现实的样子为起点去自然演化,但有意无意间还是会符合自己内心深处想要看到的结果,推衍难免出现偏差。

假如施法者置身事外,这种影响还小些。假如施法者就在这个世界中经历、推衍有关自己的事情,对结果的影响便不可避免,甚至是决定性的。因为人们做出的选择本身,就决定了未来的变化,所以这样的推衍并不仅是在预见未来,实际上也是本人在这个定境世界去创造尚未确定的将来。

虎娃一念及此,便没有再继续参详更多,以他目前的修为境界,在尚未亲身迈入那扇门户、闭关求证梦生之境前,对梦生之境的玄妙也只能领悟到这么多。这已经算是窥见了一线天机,连仙家推衍手段都有所得,只可惜这尚不是他如今所能掌握与施展的大神通。

但虎娃却悟出了一个道理,或许与神通法术无关,却是在世修行的印证。人们常谈命数与运数,所谓命数,其实就是这个世界中一切的既成事实;所谓运数,就是每个人自己的所作所为。那么未来的结果,便是命运同演;由此可知,每个人如今的现状,亦是过往的命运相合。

如果就将现实人世间就看做一场梦生之境的推衍,现实的状况是其起点,对这种推衍结果的干扰与影响,便是每个人自己的行为,运数会不断成为新的命数。

虎娃在王宫中参悟大道玄妙,仍然没有闭关进入梦生之境,而是趁此机会回顾此前所修的种种秘法,总结出其中清晰的道路。有些修炼法门,是永远达不到五境九转圆满、证入梦生之境的,比如开山劲,哪怕修炼到极致,也掌握不了三境御物之功。

但是脱胎于开山劲的武夫丘剑术,通过御剑、炼剑、剑符、剑阵的修炼,却谙合虎娃已求证的层层境界。在突破六境大成之前,不同的修士证入梦生之境异因人而异,既与修炼的秘诀有关,也与本人的内心深处的妄念有关。

虎娃之所以没有去修炼梦生之境、却能窥得其玄妙,也是因为他这个人,有愿却无妄。

虎娃也在修炼不印证久前刚刚悟出的凝炼阴神之法,行宫是一个比较合适的地方。他已经试过了,假如是在军营中,那无数将士的肃杀之气甚至能伤害到他的阴神。而军营还算好的,假如是武夫丘那种地方,妄自凝阴神出游,说不定就会被锁山剑阵中无处不在的剑意锋芒给斩灭了。

……

虎娃在相城行宫中参悟大道,其他人也没闲着。前方捷报连连传来,半个月后,相室国的镇国大将军悦瑄,率领残兵在平谷城投降了。这时盘瓠已经率军从龙马城推进到了望丘城,而北刀氏将军奉兵正伯劳之命,率领巴都城守军反攻,越过彭山与丈人山一线,收复了野凉城。

悦瑄率领的相室国大军只剩了平谷城这么一座空城,外无援兵内无存粮,军士们连过冬的衣物都没有,有很多伤兵陆续死去,能撑半个月已是极限。北刀氏将军收拢战俘,与盘瓠率领会师,将这一批俘虏都交给灵宝重新整编,又来到相城拜见少务。

少务大悦,隆重嘉奖了北刀氏,并恢复了他镇北大将军一职。北刀氏被革职贬到彭山已经有两年多了,但巴室国一直没有任命新的镇北大将军,而虎娃清楚其中的门道,后廪父子早就安排好了后手,北刀氏如今也该风风光光地官复原职了。

在少务看来,击败相穷大军后最大的收获,其实就是这些投降的战俘,他们都是相室国最精锐的野战主力。这些人随相穷杀入巴室国,当然不能轻易赦免放归家乡。少务采纳了灵宝的建议,重新整编令这些人继续服役三年,用于对郑室国的攻伐,那是再好不过了。

少务大军在此之前抓到的战俘数量并不多,所过之处,沿途很多守备军阵是主动投降的,按少务的政令只是解除其武装让军士们自回家乡。就算在与悦耕以及舆轩的两番战斗中抓了一批战俘,但数量亦有限,且大多并非相室国的精锐主力。

这些战俘听说自己不会成为奴隶,而且已阵亡的战友还会得到抚恤,当然也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接受灵宝的整编。但有一个人却不太好处置,便是镇国大将军悦瑄。他可是相穷大军中的二号人物,曾率领军杀入巴室国,尽管最后投降了,也不能轻易放过。

少务在朝会时召见了悦瑄,当面问他道:“大将军,我想问问你本人,本君该如何处置你啊?”

大将军这个称呼,此刻在悦瑄听来是那么刺耳,他拜伏于地道:“败军之将无话可说,任凭巴君处置吧!”

这时有一少年从殿外走来,殿中群臣皆不以为异,只听此人笑道:“悦瑄大将军,上次见面实在匆忙,未及好生打招呼,直到今日,才有缘相谢当年大将军当年一路护送之情。”

来的是虎娃,是少务特意派人去行宫后面请他过来的。闻此言,少务开口道:“大将军,我也要感谢你,当您将彭铿氏大人自龙马城一路护送至望丘城,后来他见到了我父君,乃有今日缘法。”

悦瑄本已做好了必死的准备,就算在少务面前,他也不想失了骨气让人看轻,此刻却满面愧色,低头道:“小先生休再提当年之事,悦瑄惭愧。我奉君命追击的并非是小先生,而是公子宫琅。宫琅在休兵寨外擅用噬魂烟,我还要感谢小先生收了毒烟救了在场军民……”

当初宫琅私拿了一枚噬魂烟去找虎娃的麻烦,悦瑄奉命去将宫琅以及噬魂烟都追回来,结果晚到了一步,亲眼看见了宫琅将噬魂烟打出、被虎娃当场斩杀的一幕,他当时不得不去追虎娃,否则无法向国君复命。

其实悦瑄本人并不想为难这位小先生,却一路将虎娃追到了边关,看着他闯关进入巴室国。如今巴原上传颂的有关虎娃的诸多事迹中,悦瑄也有份啊。

虎娃笑道:“大将军不必道歉,我知你当日职责所在,不得不将我追到边关、目送我离去。方才你说败军之将任凭处置,那为何又要不战而降呢?”

悦瑄:“我此前并非未战,只是战败无奈、不可再战。就算我一人可死战到底,却不想那么多相室国战士皆送命他乡。如今不求巴君饶我之命,只求巴君能够放过这些被俘的将士。穷已死,巴君心中就算曾有怨恨,大胜之后亦可稍消。”

少务点头道:“我可以不为难被俘之将士,视他们同为我的子民,亡者家眷可得抚恤,被俘者不必为奴,只需继续服兵役、为国效命三年。”

悦瑄再度叩首道:“我此前听过传闻,没想到竟是真的,多谢巴君之仁德,悦瑄可以安心受死了。”

少务摇了摇头道:“我还没说要杀你,你自己何必这么着急呢?……请问相穷之临终之时有何遗言,大将军可否详细告知?”

相穷临终之时,悦瑄并不在场,但他是相穷指定的继续领军之人,当然也知道详细的情况。而在场见证相穷遗言者,大半已成为少务的战俘,少务当然早就问清楚了,但由悦瑄在这种场合当众说出来,意义显然是不同的。

悦瑄没什么好隐瞒的,详细说了一遍。少务眯起眼睛道:“相穷临终遗言——灭郑股者,主巴国之祀。这究竟是何意?”

悦瑄答道:“我亦不解其意,但这的确是主君所说的最后一句话。想必主君临终之时,可能与巴君一样痛恨郑君吧。”

少务:“相穷遗言,尚有谁知?”

悦瑄:“我率众退至平谷城后,已全军皆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