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68章、虎娃的信物(下)

虎娃定是使用了秘宝,他本人应没有那般大神通法力,但他什么时候竟身怀这等秘宝,少务也是暗暗心惊不已。总算少务能沉得住气,没有在人前相问,待到此刻才开口。

虎娃答道:“师兄还记得我去年滞留西荒数月吗,曾派九灵报讯,而九灵之师青先生则是一位当世高人,修为高超法力深厚。他曾赠我三枚符叶,我已用掉了一枚,今日又用掉了剩下的两枚,也算是物尽其功了。”

……

少务攻占了相都城,命人安抚民众、抚恤阵亡者、收拢整编战俘,那些逃入都城的附近各村寨族人,见并无兵祸且还能免一年之赋役,已经纷纷回家,他们原先所携带的粮食财货,也都手提肩挑运回家去了。都城中的集市,不久后又重新开张、恢复了热闹景象。

少务任命了一位总抚民大人来负责这些事务,便是原相室国的采风大人西岭。少务在各城廓皆新设了抚民之职,比如鸿元就担任了飞虹城的抚民大人,而西岭是各城廓的总负责人。关于这项任命,少务还做了一番解释。

西岭也是相都守城主将之一,在城破之时正打算以身殉城,却被少务大军及时赶到夺了兵器。后来少务劝他留有用之身,以一身才学安抚国中万民,而彭铿氏大人亦在旁开口,劝说巴君少务行仁德之政、勿将万民卷入宗室战祸。西岭这才接受了任命。

其实在少务心目中,西岭不仅是占领相室国后的总抚民大人,将来如果继续攻打郑室国、占领其城廓,西岭也是新占领区的总抚民大人。但是这个打算他暂时还没说,不论是否完全信任西岭,这样重要的战略计划也不能提前泄露。

对于西岭的才华,少务当然很看重,对这种人此刻的心态,少务也拿捏非常准。西岭与子谦尚不同,既然要用这个人,就要先使其心折。

西岭为何如此博学?除了天资出众,其人用功之勤勉也是超出想象,他并非出身贵族,却不放过任何求学的机会,每到一处,将有价值的信息几乎全记在心里,还会向各地长者请教所传承的知识。

平常人就算好学,也不会像西岭这般用心。其人必定胸怀大志,希望有机会一展才华抱负。而他确实得到了任用,但相穷对他却不够重视与尊重。如今赤望丘弟子梁易辰欲泄私愤,让舆轩设局害他,将来不论相室国能否保得住,西岭恐怕都不会再再受到相室国的任用了。

那么在巴原上,谁还会再用他,他哪里还有施展才华抱负的机会?对于西岭来说,这是他的人生所遭遇的最大打击。如今少务是给足了西岭面子、委以重任,也知道这种人会怎样做,一点都不担心西岭不尽心尽力。

西岭私下里曾问过少务:“如今我开罪了赤望丘在相室国的主事之人梁易辰,主君若起用我,是否会让赤望丘不满?”

少务摇头道:“我用你抚民,若你做得好,赤望丘对你不满,那便是与万民之心相悖了;若你做得不好,各城廓之风闻就能将你催折,也不必赤望丘来对付你。假如赤望丘连这种事情计较,谈何大派宗门气度,那么我倒不必担心他们会干涉什么国事了。”

少务攻占相都城之后,下一步当然是顺势攻占龙马城、彻底截断相穷大军的归路。西岭曾向少务献了一计,请虎娃拿出一件信物派人送给龙马城守将公山虚,少务便听了他的建议。

这次少务和虎娃并没有跟随大军亲王,只是派盘瓠领军攻伐龙马城。当兵临城下之时,盘瓠遣一位使者在城下叫门,说是小先生派来,有件东西欲请公山将军一观。

公山虚见巴室国的军阵暂时没有攻城的意思,便下令开门让使者进了城。使者送来的是一个木匣,打开之后里面是一支尺许长、银光闪闪的兽角。

公山虚一眼就认出了此物的来历。他出身于龙马城中的公山村,想当年小先生路过公山村,救了一位在山中受駮马惊吓而摔伤的村民。后来小先生又在村外看见那头駮马的追袭村民,便出手折断其银角并当场斩杀了这头异兽,又引出了君女宫嫄。

虎娃将宫嫄及其卫队都教训了一顿,仓煞先生随即现身,与小先生饮酒畅谈,又与小先生一起行游数月。相穷事后责罚了宫嫄,无论怎么说,都是宫嫄纵容异兽伤人、率车驾卫队践踏青苗,已公然违犯国中礼法,而且把事情闹大了。

公山虚当时就在场,在内心深处,他是非常感激小先生的,因为小先生出手救助了他的族人。

公山虚本是驻守龙马城的戍边将军,平日负责操练边关的精锐军阵。相穷这次出征,调走了公山虚麾下的野战军阵,却没有带着公山虚本人,显然就是不再重用也不再信任他。龙马城虽很重要,但地处相室国境内的大后方,只是各种军需物资的囤积与中转之地,后勤的功劳是归城主的,就算前方大军获胜,公山虚这位将军亦无什么战功可言。

可是战况的发展出乎意料,少务并没有在边关直接阻挡相穷大军入境,而是在相室国腹地兜了个大圈子,竟从国都方向杀到龙马城来了。龙马城中不缺军械,此刻却没有守城之兵,相穷留下的大部分守备军阵,前不久也被舆轩抽调到国都城外参加决战了。

公山虚何尝不知龙马城的重要性,少务一旦攻占此处,不仅能得到兵库中的大量军械,也彻底断了相穷大军回师归国的指望。可是公山虚率领区区几支军阵守城,相穷大军短期内根本无法回师赶至,这是必死之局啊。

公山虚拿着这支银角回忆往事,不禁长吁短叹。而龙马城的城主以及城中诸位大人、各支军阵的队长,见少务大军尚未攻城,却先有人给公山将军送来一件东西,纷纷前来询问是怎么回事?公山将军也不隐瞒,拿出这支银角讲述了当年往事。

小先生之名,龙马城一带几乎无人不知,看见这支银角,便是当年的事迹的物证。听公山虚这位亲历者讲述亲眼所见,想到龙马城今日的处境,厅中顿时叹息一片。城主大人站起身来道:“公山将军,要不,您就把我绑了献城吧。”

公山虚苦笑着摇头道:“又何必如此呢?我自捧这支银角出城投降,城中守军欲战,可在城上将我射杀,不欲战,便自解兵甲离去。我已闻少务所颁布的政令,守备军阵若不战,可遣散归乡;迎战之将士,阵亡者可受抚恤;阵前被俘者,再服兵役三年。”

说完这番话,公山虚便捧着银角独自出城了。守城军阵站在城墙上看着他,竟没有一人放箭射杀。

公山虚来到大军之前,自报身份说明了来意。盘瓠上前问明情况,公山虚又将这支银角还给了盘瓠,请他派人送回给小先生。接着盘瓠下令攻城,军阵不是冲进去,而是走进去的,前方的城门还没关呢。守城将士解下了武器兵甲,根本就没有作战。

攻占龙马城没有伤亡,也没有抓住任何战俘,主动出城投降的只有公山虚一人,而城中其他人并没有抵抗。公山虚和城中众将如此选择,当然是形势所迫,可是消息传扬出去难免成了另外一种说法——彭铿氏大人将当年在此地亲手折断的駮马银角送入城中,龙马城便不战而降。

少务大军占领龙马城之后,获得了大批军械物资,得了太禾城的粮仓、得了龙马城的兵库,还有相都城中大批来不及运走的其他财货,大军的后勤补给,就不必再从巴室国内调运了。

大军已推进到原先巴室国与相室国的边境,再往前便是已被相穷攻占的望丘城了,少务大军绕了一圈又打回了巴室国。

龙马城落入少务之手,相室国中又有见鹤、山阳两座城廓不战而降。这两座城廓不投降都不行,因为它们的位置在泯水以西、九樟城以南、龙马城以东,北面便与巴室国接壤,完全已成了两座孤城。

见鹤城、山阳城亦投降后,少务大军所攻占的相室国东境城廓,已完全与巴室国连接成片,成为稳固的大后方。

除国都之外,不算山水城这种尚未实现真正统治的地方,相室国原有十八座城廓。如今已有白驹城、古雄城、飞虹城、高城、九樟城、见鹤城、山阳城、太禾城、龙马城这九座城廓被少务占据。

恰在这时,孟盈丘送来消息——相穷身亡,相室国大军已撤出彭山与丈人山之间的关防隘口。第二天,巴都城的消息也到了。伯劳告诉少务,北刀氏将军奇袭得手,焚毁了相穷的大批军粮,相穷大军攻打巴都城受挫,如今已从巴都城下回撤。

少务攻占龙马城之后,就已经打到孟盈丘群山的东麓了,因此孟盈丘来的消息比巴都城更快。伯劳尚不知相穷已死,命煞宗主却已经知道,看来孟盈丘另有打探消息的途径。少务开怀大笑,在王宫中设宴犒赏众将,当众宣布了这一“喜讯”。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