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68章、虎娃的信物(上)

星煞时往相室国和巴室国下达了同样的命令。就在相穷猛攻巴都城之后,都城守卫形势看似危危可及,赤望丘在巴室国的主事者齐星衡,也曾找到工正大人伯劳。齐星衡言称如今巴都城很可能被攻破,巴室国是否要向赤望丘求助?假如这样,他愿意赶往赤望丘禀告宗主。

当时巴都城正被相穷大军围困,只有齐星衡的车插着白节才能出得去,齐星衡还善意地表示——他还可以带走后廪的一个儿子。

伯劳何尝不知赤望丘的企图,很客气地向齐星衡以及赤望丘表示了感谢,并表示尚不必高人费心,相穷大军不日便将退去。齐星衡认为伯劳只是不敢轻易做这样的决定,便说若形势不妙可以再来找他,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府中。

不料形势果如伯劳所言,相穷大军并未继续攻城,过了几天竟然自动解围退走了。伯劳又登门送上了份厚礼,以感激齐星衡在危急之时主动援手之情。而星煞布置的任务,齐星衡是没法完成了。

就在齐星衡找到伯劳的当天,伯劳就写了一封信,用岩鸽送到了太禾城。少务率大军进入相室国后,并不是在什么地方都能收到岩鸽传讯的,但是太禾城可以,这是早就做好的安排。巴室国一直暗中派人到这里养岩鸽,开战前又悄悄带回了巴室国。

少务在攻打相都城之前,便接到了伯劳的信,已知赤望丘曾有这种打算。结果是相室国是都城被破,赤望丘使者带走了相穷之子,少务对此倒不是很意外。

梁易辰之所以能这么做,只因相室国战败了。而在这种时候,只要赤望丘不是公开站在与巴室国敌对的一方,少务也不想主动得罪,同时亦不想被其左右国事。越是这样,表面上的尊重便越要有,面子也是必须要给的。

说完了这些,又聊了一些闲话,少务以请教的语气,询问了西岭一些相室国中的事情,越听越是暗暗心惊,不得不赞叹西岭是位人才。相室国各城廓的山川地貌、桥梁道路情况,西岭是了如指掌。每座城廓下辖多少村寨,历年统计是多少人口、多少赋税,都有什么物产,西岭是对答如流。

各地有哪些重要宗族以及部族,其历史源流以及现状,史上曾出过什么人物甚至有过什么传说,他们在相室国中的地位以及处境如何、对相室国宗室的态度怎样、彼此之间的关系又怎样,西岭了解得也非常清楚。

这是一个尚无成体系文字的年代,当然更没有记录各种复杂信息的书册,各种知识都依靠口口相传、记在人的脑海之中。西岭的天资,已是相当惊人了,难怪他拜在若山门下之后,很快就迈入初境得以修炼,短短三年时间,便已突破了四境修为。

更难得的是此人的见闻学识如此渊博,对相室国甚至巴原各国的各种情况都很了解,假如能得到此人效命,对少务的帮助实在是太大了。西岭出身寒微,因才华受任用,能拥有今天,在很多人眼中已经算是成功地身居高位,可是在少务看来,相穷还是没有真正重用这位人才。

想到这里,少务又问道:“先生在相室国任采风大人,而采风亦称风正,从您的遭遇来看,在朝中似乎人微言轻,那么先生又是如何看待风正之职呢?”

西岭答道:“风闻不正,民心何顺?世风不正,礼法难行。舆论风闻,国之要事,可成人之美,亦可毁人之誉,甚至可为攻心之师。巴君大军未到,相室国各城廓传言先起,我想巴君比相君更明白这些。对于贵国的采风大人,西岭是既羡慕又佩服!”

在巴室国担任风正的那位老大人,确实是个厉害的角色,深受后廪与少务的器重。他平日的任务不仅是搜集各种消息、传达国中发生的要事,还是军方重要的情报来源,并配合大军将各种有利于巴室国的讯息传扬到巴原各地。

少务点了点头道:“风不正,将如何?”

西岭答道:“国不正,则风不正。风评传于万民之口、用于万民之心,有德者掌之,有心者用之。但邪风可催折秀木,难免有居心叵测者兴风作浪,风闻未必为真,而真在于理。所以国中有风正更有理正,理正之责职在于查问是非,不为风所动。”

少务笑道:“好、好、好,先生是博学之人,我还想请教一个问题。如今相都城已破,我将取龙马城,为万民免遭兵祸之苦计,先生认为该如何做?”

这实际上是在问,接下来该如何攻打龙马城,但少务若直接问出来,西岭恐怕不太好开口。西岭看了虎娃一眼,答道:“我久仰小先生之名,前不久方知小先生亦是巴室国中的彭铿氏大人。如今守卫龙马城的主将名叫公山虚,此人出身于龙马城公山村,想当初小先生救助过公山村的族人,也曾与公山将军有旧。舆轩与巴君决战之时,就已将龙马城大部军阵调至国都。如今龙马城防备空虚,若巴君举兵攻城,公山将军当然是守不住的。巴君若不欲有将士伤亡,可遣大军前去,但开战之前,先命人送一件彭铿氏大人的信物入城。公山将军见到信物,便知该如何决断。”

少务又点头道:“好、好、好,就这么办!”

几人聊的时间也不短了,林枭主动在屋里点亮了一盏灯。西岭见这么长时间都没人来打扰,不禁有些意外地问道:“巴君今日刚刚破城,便来到寒舍,诸般事务繁杂,为何不见有人来请命?”

少务刚刚进城就跑这里来了,而大军还在向整座城廓推进,占领王宫、廪仓、官署、兵库,清点战利品、收拢战俘、安抚民众,有这么多事情要做,怎么没看见有人来向少务汇报并请示呢?

少务笑着答道:“我已下令,拜访先生之时,诸事暂勿打扰。况且攻城之前,诸事皆有安排,领命者各司其职,若无意外状况,自不必再行请示,依原先的君命照办便是。此刻看来,攻占都城很顺利,并无什么意外。”

西岭动容道:“久闻巴君之贤名,如今看来,相穷确不如巴君远矣。”

少务在攻城之前已制定好了详细的计划,只要不出意外,各路人马入城后就照命令执行便可。有什么事就办什么事,有条不紊尽在掌握,这才是真正的高明。假如总是碰到问题需要临时解决,就说明事先准备和谋划得不够充分,或者是对情况的预计出现了偏差。

少务一进城,便来拜访西岭聊天,并命人不得打扰,这也是给足了西岭面子。但假如真有什么紧急状况,相信其属下不会不来汇报,到现在都没什么人来,就说明一切顺利,这也让西岭不得不佩服。

凡小事皆认真、决大事若无事,说起来简单,可是有几个人能真正做到呢,更何况是攻占一国都城这么重大的事情。

眼看天色也不早了,少务确实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不能在此久留,终于开口道:“西岭先生,本君很钦佩您的学识与才华。我攻占了相室国大片城廓,如今又攻破了国都为安万民之心、消战祸之苦,能否请西岭先生出面,抚恤相室国阵亡之将士、遣流散之民众归家安居?”

西岭对少务进军以来颁布的政令已经很了解,比如免民众一年之赋役,抚恤阵亡将士,被俘之将士不为奴、整编继续服兵役三年。假如少务现在让西岭为他效命做别的事情,西岭可能还不好答应,但这种事情却是难以推辞的。

西岭起身跪拜,表示愿意从命,并代表万民感谢少务之仁德。少务与虎娃便告辞离去,在卫队的簇拥下赶往相室国王宫,那里如今已成为少务的行宫。

在行宫中召集臣僚议事之前,少务与虎娃还有一段私下的谈话。坐下之前,少务突然向虎娃行了一礼,且是拜伏于地的大礼。虎娃赶紧伸手,隔空施展法力将少务扶了起来,没有真的让他拜倒于地,惊讶地问道:“师兄,你干嘛突然对我行大礼?”

少务:“今日必破相都城,早在我的预料之中,但我亦知高城坚墙难攻,早就准备好付出伤亡代价,国中精锐军阵不得不有所折损。不料师弟在阵前来了那样一手大神通,不仅打开城防缺口,且震惊了相室国守军,攻城之战意想不到地顺利。今日之伤亡,与我原先的预计相比,几可忽略不计,而大军的收获则远超预料,我当然要替巴国军民拜谢师弟。若非师弟出手,双方大军不知要死伤多少,我也绝不会如此从容入城。我白天看得清楚,师弟应是使用了秘宝,如此威力强大的秘宝却不像得自武夫丘,不知是从何而来?”

今天攻城,双方的伤亡都不大,至少比少务的预计要小得多。守城大军溃败得太突然,很多将士都成了战俘,还有一些人放下武器跑掉了,又成了普通的民众,少务也懒得再去追查,这样的结果是最完美的。

少务同意虎娃跟着盘瓠上阵,也是因为担心对方会使用噬魂烟,虎娃本人不怕噬魂烟,可施法尽量减少攻城军阵的伤亡。但少务事先也没想到虎娃的手段竟然如此高超,化最不利的局面为最有利的形势,帮助大军用最完美的方式完成了攻城之战。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