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千里之行
第067章、少务入相都(上)

城墙上同时施法打出噬魂烟的十二名四境修士,猝不及防间也被光雨扫中、封印了一身神通法力受缚倒地。他们若是及时结阵施法倒也能抵挡片刻,以虎娃的本事,亦不可能离得这么远、举手间便能拿下这十二名四境修士。

可他们方才打出噬魂烟就是偷袭,本以为可大范围杀伤攻城军阵,完全没料到竟会出现这种状况,丝毫未防备虎娃施展符叶反攻,反倒好像是送上门让对方偷袭似的。而虎娃依仗的并非是本人的神通法力,那符叶是象煞几十年前炼制的秘宝。

象煞太乙的修为虽未迈入化境,但早已达到七境九转圆满百年,更有八百年的修为根基、法力极为深厚。每一枚符叶的威力,都相当于象煞当年神通鼎盛时全力出手一击,故此才能化为清辉卷住同时爆开的十二枚噬魂烟,又能化为光雨封困城墙上的守军。

本是喊杀阵阵的战场,一时间却变得鸦雀无声。虎娃所面对的这段城墙,上面的守军当然已经无法开口,就连攻城军阵都惊呆了。他所施展的法术,简直是传说中才有的仙家大神通啊!很多人甚至根本就没有发现虎娃,只看见半空突然出现一道光影凝成的身形,就这么连续挥了两下手,便收了噬魂烟的威力、镇压了城墙上的守军。

相室国的副兵正宇光将军站在城楼上,他一直在注意离城门不远的北侧城墙,方才集中十二名四境修士打出噬魂烟的狠绝一击,便是他下的命令,本以为抓住了绝佳的时机、能重创少务投入主攻的精锐军阵,不料竟是这个结果!宇光也是目瞪口呆,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攻城的巴室国将士们当然知道这是彭铿氏大人在施法,但他们也万没想到彭铿氏大人竟有此等手段。绝大多数人都没看清虎娃是怎样祭出那两枚符叶的,只道是他本人所施展的神通法术,皆震憾万分!

战场上诡异地安静了几个呼吸的时间,忽听攻城战阵后方有鼓声响起,国君少务的声音大喊道:“彭铿氏大人神威!”

在后方督战的少务刚才也被惊呆了,他还算比较了解虎娃的修为,知道自己这位师弟没这么大本事,定是借助了某种秘宝的威力。见此情形他的反应倒是很快,从车上飞身跃起冲到中军阵前,亲自擂响战鼓并高声大喝。

鼓声是进攻的命令,所有人都回过神来了,盘瓠亦大喝道:“彭铿氏大人神威!”指挥登城坡趁机靠上了城墙,率领精锐军阵冲了上去。所有冲锋的战士皆跟随盘元氏将军齐声大喝,声音震彻云霄。

攻城大军瞬间士气旺极,军阵冲上城墙时没有遭遇到抵抗,因为这段城墙上的守军都已经倒下了,而远处的守军还没反应过来呢。他们顺势向城杀去,又有源源不断的后续军阵如潮水般冲上了城墙。

虎娃却没有跟随军阵攻城,方才那两枚符叶的威力很大,他控制起来也很吃力。守军是倒下了,可噬魂烟仍被清辉笼罩、尚未化散。符叶仅仅是一击之神通,只要清辉一散,那灰雾黑云仍会自然沉降、飘落弥漫。

虎娃咬牙挥袖祭起一片白蒙蒙的光幕,如风旋转卷起即将要散开的毒烟,向城外北侧远离战场的方向走去。只见他大步而行,挥出一道龙卷风般的白幕笼罩上空灰黑的毒烟,并不断将偶尔逸出的少量毒烟化散。

虎娃借助五色神莲的妙用,融合五色光华化为白色光幕,竟然将飘在半空的毒烟都给带走了。少务见状也及时下令,后方军阵朝南侧移动,右翼战阵尽量避开。虎娃大约走出了千余丈之远,终于收了法术,毒烟缓缓沉降弥漫,笼罩了很大一片区域。

这天并没有风,毒烟散逸的并不快,周围已是无人的旷野,故此没有造成什么伤害,虎娃没有让它落入战阵亦没有让它落入城中。此时他可以施展五色神莲的妙用缓缓将之化去,但已没必要那么做,这毒烟飘散稀释到一定程度便无妨了,就让它在这里慢慢飘吧。

一次收拢十二枚噬魂烟爆发出的灰雾黑云,并施法将之带离到这么远的地方,虎娃也感觉颇为吃力,需要稍事涵养恢复一番,而那边的攻城之战大局已定。

宇光麾下的守军本就战意不足,眼见城墙已失守,尤其是对方莫名施展出那么厉害的大神通手段,早就慌了心神、乱了阵脚。盘瓠率军阵沿着城墙冲上了东门上的城楼,亲手斩杀了宇光,随即又冲进了城内、打开了城门。

主将身亡、东门失守,守城大军接连溃阵,很多人主动放下武器投降或逃命去了。宇光早先的军令已失去了约束力,原先未及出城的诸多权贵听闻大军已入城,而西门外并无敌军,急忙组织家眷仆从收拾细软,打开西门仓惶逃离。

宇光曾在城中散布谣言,说是都城若被少务攻破、满城军民将皆受屠戮,众人只有死战才能求存。可是在此之前,相都城中亦早有各种流言,说少务大军所过之处与民丝毫无犯,甚至还会抚恤相室国这边的阵亡将士。

反正各种说法都有,都城中的民众是将信将疑,很多实在逃不掉或者不愿意逃的人,便留在城中忐忑不安地等待着未知的命运。少务并没有派兵去追那些逃出城的人,这些人都抓起来处罚也不太合适,但想一一安抚亦很牵扯精力,不如就让他们走吧。

相都城规模不小,从攻破东门到全部占领、完全控制住局势也不短的时间。但少务并未纵兵劫掠,军阵所过之处派出大嗓门高喊抚民政令,也令国都中的民众安心了不少。早有前锋精锐军阵去占领王宫和廪仓、兵库,封存宫室以及库房,清点各种战利品。

虎娃在仪仗卫队的簇拥下与少务同车进城,一路都在微微闭目调息。耳边忽听少务悄然道:“师弟,我们先去王宫吗?”

虎娃终于睁开眼睛道:“师兄可先去王宫,我想先去见一个人,山爷和欣兰先生皆有嘱咐。”

少务:“师弟是说相室国采风大人西岭吗?他若未随舆轩而去、仍留在城中,我必不会为难。若他肯为我所用,我也必会量才任位……只是不知他住在何处?”

虎娃:“林枭知其府邸所在,曾去过他家好几次。”

少务:“那我也先不进王宫了,便与师弟同去拜访此人吧。”

……

舆轩带走相穷诸子,是打算指定一座城廓为陪都、立新君继位,陪都中当然要有相应的官署建制,朝中重臣除随相穷出征的镇国大将军悦瑄之外,辅正、仓正、理正等大人当然一同带走了,单单却留下了采风大人西岭。

舆轩可以带走这些大人,但其亲眷仆从和他们在国都中的家财物资却带不了那么多。城破之时,从西门趁乱逃走的,大多都是这些朝臣的亲眷及仆从。

可是西岭想逃都逃不掉,舆轩撤走之前以监国者的身份下令,同时任命宇光与西岭为守城主将。西岭名为主将之一,却根本不掌兵权,实际上是被软禁在府邸中了,还被两小队军阵看押。

今天他独自坐在后厅中,品饮欣兰亲手炼制之茶,也不知能喝出什么滋味,隐约听见东门方向传来的战鼓及喊杀之声。但战鼓声持续的时间比他预计的要短得多,随即就听见屋外的街巷上有人呼喝:“东门已破,少务大军杀进城了!”

西岭吃了一惊,他早料到若少务下定决心强攻,相都城定然守不住,但没想到少务破城竟会这么快,那副兵正宇光可是忠于相穷的死士,没有道理主动开城投降啊。就在这时,屋外传来脚步和兵甲碰撞声,有一人推门而入,手中宝剑已出鞘。

西岭站起身道:“红康将军,我方才听人呼喊东门已被攻破,您怎会出现在这里?”

来者亦是舆轩的心腹手下、相室国军中的一位将军,西岭当然认识他。红康长叹一声道:“东门确实已被攻破、都城即将失守。西岭大人身为守城主将,以身殉城的事迹,将激励举国民众奋战的决心。我是来为大人送行的。”

西岭亦长叹道:“原来将军是来杀我的。”

红康板着脸,却低下头未敢直视西岭的眼睛:“若大人肯自己了断,也免得我动手。只是请大人快点,我还要从西门撤离呢。”

西岭眯起眼睛道:“舆轩命我为守城主将之一,却又暗中命宇光将我软禁家中。如今少务大军已杀入东门,红康将军不上阵杀敌,反倒跑到这里来杀我?西岭不解,就算你们想让我死,也得让我死个明白吧?”

红康沉声道:“西岭大人不可怨我,如今舆轩大人有求于赤望丘,而赤望丘的易辰先生恼你进谗言蛊惑主君、对赤望丘不敬。我相室国若想保全,还得仰仗赤望丘的支持,所以就不得不委屈大人您了。”


阅读www.yuedu.info